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740章 所谓觉醒!

第2740章 所谓觉醒!

  “这个非常简单,虽然我还没到年龄,但也略知一二。”

  唐卡说,“所谓‘爱情’和‘愉悦’都是天魔的诱惑,应该绝对禁止,但为了众神的事业,生产出数量足够多的人类充当奴仆和战士——这又另当别论,乃是神圣的使命。

  “每当资源足够丰富,而环境又相对稳定的时候,那些成年人就会定期执行‘繁衍任务’,如果是底层农夫、工人和战士,大多是随机配对吧,就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基因匹配号码’,放到一个大的数据库里,抽到谁就是谁了。

  “如果是‘净化者’,‘导师’,‘祭酒’,‘潜伏者’,‘指挥官’之类的特殊职业者,因为我们拥有相对丰富的情绪波动和高级逻辑思维能力,自然不能随机配对了,专门有负责基因传承的工作人员,分析我们的基因、性格以及行为模式,为我们确定最合适的匹配对象以及受孕几率最高的时间,我们只需要在特定的时间,去特定的房间,采用特定的姿势,就能生产出最聪明,最强壮,也最忠诚的后代啦!”

  “这么……”

  李耀想了半天,都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种做法。

  特别是当这番话从一个十三四岁的男孩儿嘴里,理所当然说出来时。

  他想了半天,只能道,“这么神奇?”

  “您不觉得,这是最好的办法吗,这样孕育后代,才最稳定、可靠、干净和节约各方面的资源啊!”

  唐卡道,“我们不是白痴,对帝国人的做法也略有耳闻——听说帝国人之间非要产生什么‘爱情’甚至是‘欲望’才能配对,甚至不为了繁衍后代,仅仅为了获取那种无聊而罪恶的快感,就沉溺其中,不可自拔。

  “我们还听说,无数帝国人都变成了这种罪恶快感的奴隶,就像是重度上瘾者,一天不找别人匹配基因都不行;还有些人为了根本不合适的基因匹配对象而大打出手,放纵自己的傲慢以及暴虐倾向,极大扰乱了社会治安和秩序;甚至有很多人在匹配基因的时候,既不做健康检查,也不做保护措施,结果染上了一身脏病——我们看过那种不堪入的照片,导师说,那就是天魔肆虐留下的痕迹,实在太恶心了。

  “耀老,您能告诉我,这都是真的吗,帝国人繁衍后代的方式,真的这么……丑恶,混乱,无序,又浪费大量资源?”

  “呃……”

  李耀只能实话实说,“好吧,是有这样的人存在,数量还不少。”

  “真是不可理喻。”

  唐卡喃喃道,“他们怎么能够这样,将众神赐给他们的身体如此糟蹋和污染掉,白白浪费自己宝贵的生命?”

  “你说的对,在这件事上,我和你的看法是一致的,我们都不该太过放纵自己的原始欲望,而应该有更高层次的精神追求,实在不行,还有双手嘛!”

  李耀道,“那什么,我们还是换个话题吧,所以,你也是这样‘基因匹配’的产物喽,你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吗?”

  “知道,我的基因提供者都是众神最虔诚的奴仆和最勇猛的战士。”

  唐卡有些骄傲地说,“我看过他们的资料,他们都为众神的事业尽到了最后一点责任。”

  说着,他又意识到自己不该“骄傲”,神魂再次产生一缕微妙的涟漪。

  “看过他们的资料?”

  李耀道,“就是说,你从未见过他们,你不是他们抚养长大的?”

  “是的,我没有见过他们本人——有什么理由非要见他们不可呢?我的生命是众神赐予的,他们只不过是执行众神的旨意,为我的肉身提供了一丁点的基因而已,除去这层关系,我们都是平等的兄弟姐妹,是众神的羔羊、奴仆和战士,没必要过多纠结‘父母’的问题。”

  唐卡说,“我从小在保育院长大,和千千万万同龄人一起,这样比较节约资源,也能通过合适的刺激,让我们尽早觉醒众神赐予的天赋,早日成长到足以侍奉众神的水平。”

  “保育院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李耀继续问道,“你还记得自己小时候的事情吗,你们在那里干什么呢?”

  “圣盟有许许多多不同的保育院,专门负责培养不同兵种和职业者。”

  唐卡说,“我们一出生时,自然有工作人员会检测我们的强壮程度和潜在天赋,根据我们基因呈现出来的特点,将我们送到不同的保育院去——这决定了我们将来究竟是成为数量众多的低级农夫和战士,亦或者成为数量稀少的特殊职业者和指挥官。

  “我很幸运,众神非常眷顾我,赐予了我敏锐感知情绪波动以及脑电波异常的能力,还给了我一双灵巧至极的手,令我能行云流水地拆卸以及组装各种复杂多变的法宝,综合这些天赋以及我基因提供者的信息,我就被送到了一处专门培养‘净化者’的保育院。

  “当然,就算是进入了这样的保育院,也不意味着能进入专门培养净化者的‘圣光学院’,我仍旧要日复一日地训练,觉醒更多的天赋,并通过一重难过一重的测试,才能继续留在那里,不被淘汰掉——淘汰到星舰的底层。”

  “星舰的底层?”

  李耀道,“你们的保育院,是在一艘星舰里?”

  “是啊,我们圣盟人受到诸神的恩赐,拥有远远凌驾于帝国人之上的星舰炼制技术,我们绝大多数人都是生活和工作在星舰上的。”

  唐卡道,“从我有记忆以来,就一直生活在星舰上,放眼望去,四周都是银白色的舱壁和幽暗深邃的甬道,从一艘星舰到另一艘星舰,大多如此,我们很少到星球上来——这种天魔缭绕,黑暗侵袭的地方,蕴藏了太多的不结和丑恶,也没什么好的。”

  “所以,你一直待在保育院里,从有记忆以来就一直在修炼和测试,尝试着‘觉醒天赋’了?”

  李耀沉吟片刻,再次问道,“我知道你们的修炼和帝国人不同,似乎不太讲究‘学习’,更讲究‘觉醒’,能告诉我所谓‘觉醒天赋’究竟是怎么回事吗?你们的导师怎么确定你的天赋,怎么知道你是金族,怎么知道你比较适合当‘净化者’?”

  “天赋是众神的恩赐,勉强学习自然是学不来的,只能觉醒。”

  唐卡皱了一下眉头,神魂荡漾出了一抹自己都没注意到的痛苦涟漪,他飞快道,“觉醒天赋的方法有很多,导师从我们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帮助我们,看到众神的画面,聆听众神的声音。

  “有时候,导师会用一些又细又长的银针插入我们的穴道,再通上微弱的电流,然后有些人就能在恍惚间看到很久很久以前,洪荒时代,众神辉煌的画面,并从这画面中得到启迪,觉醒某种天赋。

  “还有些时候,会采用更加……激烈一些的手段,比方把我们推到漂浮着冰块的冰水里,在上面盖上盖子,让我们在冰冷的黑暗中冥想,也有人能从这种方式里得到启示。

  “又或者,让我们和凶兽搏斗啦,尝试极端的痛苦啦,承受烈焰的烧灼啦,诸如此类的方法,包括我在内,很多人都清楚看到了众神的存在,听到了神的声音。”

  “……是吗?”

  李耀的声音变得比最深邃的冰海更冷,“我不明白,你今年也才十四岁,接受这种……觉醒训练的时候,应该还不满十岁吧,如果你和同龄人没有觉醒天赋的话,会不会受到很严重的伤害呢?”

  “的确有很多人受伤了。”

  唐卡轻描淡写地说,“这说明他们没资格从事‘净化者’的工作,不足以承受逻辑思维能力和情绪波澜的双重诱惑,只能淘汰到星舰底层别的保育院去,以后从事更基础的工作——这也没什么,无论什么职业和方式,都是为众神尽忠。”

  “那,有没有人死于这样的觉醒训练呢?”

  李耀沉默一阵,问出了一个并不想问的问题。

  “也有。”

  唐卡道,“这也是众神的旨意,众神赐予了他们生命,又将他们的生命收了回去,小到尘埃,大到星辰,众神自有安排,无需我们多虑。”

  “……明白了。”

  李耀深吸一口气,道,“总之,你就这样一路过关斩将,升上了这个什么‘圣光学院’,并且一路坚持到了快要毕业,只要通过最后的‘终极测试’,就能成为一名‘净化者’?能和我具体说说‘净化者’吗?”

  唐卡将关于“圣光学院”和“净化者”的一切,都告诉了李耀。

  最后他说:“净化者的工作是至关重要的,因为绝大多数圣盟人都缺乏足够的逻辑思维和情感波动能力,一方面,他们能更加专注和忠诚地效力于众神,但另一方面,纯洁如婴儿的他们也更有可能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被天魔诱惑和玷污。

  “净化者就是阻挡在普通圣盟人和天魔之间的一道防线,是绝大多数圣盟人的保护神!”nt

  记住手机版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