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744章 天魔滋生的巢穴!

第2744章 天魔滋生的巢穴!

  早餐在十分钟内结束,孩子们再次穿上了据说能隔绝细菌、病毒以及天魔侵袭的防疫服,以班级为单位集结,准备再度进入满目疮痍、天魔缭绕的城镇里。

  这也是李耀第一次通过唐卡的眼睛,看到了驻扎在营地旁边的“净化部队”,看到一队队身穿晶铠、全副武装的士兵,以及不时从头顶呼啸而过的超音速战梭,还有一座黑色大山般的浮游战堡,漂浮在营地上空,黑洞洞的炮管和劈啪作响的磁轨,监控和镇压整片城市废墟。

  与此同时,李耀也感知到了上千名孩子中,不少人略显急促的呼吸,和并不均匀的心跳。

  “我越来越觉得,这次‘终极测试’有问题了。”

  李耀淡淡道,“昨天晚上你告诉我,因为刚刚占领黑堡星,兵力严重不足的缘故,才让你们这些‘学生兵’投入实战,顺便进行毕业考试——这和我之前得到的情报相符,在我的情报里,你们的兵力也的确是匮乏到了极点。

  “然而,兵力如此匮乏的情况下,还驻扎了一支规模这么大的净化部队在旁边,整整七天就无所事事地围观你们,这也未免太……浪费宝贵的兵力了吧?

  “要知道,帝国军占领厚土界也有好几年了,这里是前线的交通枢纽,帝国人花费了大量人力物力来建设黑堡星,地底遍布着纵横交错的暗堡、密道和军武库,即便你们占领了所有的星港和重要地面设施,谁能保证地底没有隐藏着零星的帝国抵抗分子呢?在这紧关节要的时候,每一名士兵都恨不得掰成两半来使用,这样一支战斗力颇为强大的净化部队,没理由不投入搜索和绞杀,却陪你们这些小家伙在安全区玩无聊的游戏。

  “即便净化部队的指挥官要遴选新人,也没必要将整支部队都驻扎在这里,派一些部队主官加上连排级基层指挥官,足够了。

  “所以说,倘若这支净化部队并不仅仅是单纯的‘围观’,那他们一定是在防备或者警戒着什么,对吗?”

  唐卡朝净化部队的驻地——那杀气腾腾的剑戟丛林望了一眼,疑惑道:“整个厚土界都回归了众神的怀抱,帝国人一时半会儿是不可能攻进来的,就算攻进来,这里似乎也没什么特别有价值的东西,值得兴师动众来保护和警戒啊!”

  “没错,我思来想去,也不觉得这支净化部队是在防备帝国军,那答案似乎只有一个了。”

  李耀平静道,“他们防备和警惕的——就是你们。”

  “我、我们?”

  唐卡不敢相信,甚至感到万分委屈,“为什么?我们可是未来的净化者啊,我做梦都想成为他们的一员!”

  “这恐怕就是问题所在了。”

  李耀叹了口气道,“因为据我所知,一般的圣盟人是很少会‘做梦’的,而净化者的要求只会比普通圣盟人更高,怎么能容许会随便乱做梦的不稳定因素渗透进去?”

  “这,这是净化者的职业要求啊!”

  唐卡的情绪再次像是狂风席卷的海面,即将掀起波澜,“我们必须拥有一定的情感和思想,也就是做梦的能力,才能辨识出危险品!”

  “不,你错了,只要有足够详尽的危险品列表,以及对危险品的描述,99%的危险品都可以被冰冷的程序识别出来的。”

  李耀冷冷道,“净化者根本不需要知道什么是‘艺术品’,只要看到‘一团色彩斑斓的图画’,就予以销毁,岂不是很方便又很可靠吗?退一万步说,即便真需要你所谓‘拥有细腻情感和敏锐思维’的净化者,数量也不用太多,那样的高级兵种,只要负责1%难以识别的危险品,就足够了。

  “你们这里有上千人,我相信他们不会是‘圣光学院’唯一一批接受终极测试的毕业生,在别的地方一定也有类似的测试,是吧,数量太多了,没有这个必要。”

  尽管昨晚才修炼了一夜的情绪控制,唐卡的呼吸还是不自觉地急促起来,眼前仿佛出现两团渐渐黯淡下去的火焰。

  “您想说什么?”

  唐卡喃喃道,“您究竟是什么意思,这不是我们的毕业考试,不是净化部队在遴选新人,那又是什么!”

  “我不知道,还需要更多的信息才能进行下一步分析。”

  李耀道,“我只知道,这里的上千名孩子,大多和你一样,拥有浓烈如火的情感和犀利如电的思想,就算蛰伏在你的身体里,我都能感觉到他们和普通圣盟人的不同,如果普通圣盟人就像是一片冰封的湖泊,那你们脑中的冰层就正在发出‘咔嚓咔嚓’的炸响。

  “不单单是你,而是所有孩子们,你们脑中的‘冰层’都裂开了,有什么东西正在不可遏制地涌动出来,又像是春暖花开时突破而出的嫩芽,你们的……人性正在苏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

  “想想也不奇怪——此前的十几年,你们一直居住在单调乏味的星舰上,面对银白色的四面墙壁,接受最严酷的训练,将所有欲望和思想都压缩到了极限,就像是被压缩到极限的弹簧一样。

  “但是,忽一日,你们被投放到了一颗可居住行星上,面对一座……物资还算丰富的帝国城镇,虽然这座城镇是被战火侵袭,但你们的人数毕竟不多,剩下的物资足够你们尽情释放自己的天性,肆无忌惮、开开心心地玩上七天七夜。

  “在这七天七夜里,你们就是这座城市的主人,想做什么小动作都可以,所有大人,那些导师和官兵们都远远离开你们,只是在一旁默默观察着——这算什么,这简直是将一个饿了是三天三夜的人,丢到一家热气腾腾的自助餐馆里,任由他为所欲为一样!

  “如果这就是测试净化者的方式,我不得不说,这样的测试实在太浪费,也太复杂了。”

  唐卡沉默了很久。

  “我……”

  他无声地呜咽,“我想成为净化者,做梦都想!”

  “别激动,你越激动,距离净化者的梦想就越远了。”

  李耀放出一道暖流,安抚着少年剧烈颤抖的神经,“唯一的好消息是,你并不是上千个孩子里最激动、最亢奋、最‘异常’的一个,事实上,修炼了我教你的小技巧之后,你的表现还相当镇定,别人比你更不堪呢!

  “我原本以为,你是唯一的‘异类’,竟然拥有这么丰富的思想和细腻的情感,却被我碰巧撞上,现在看来,所有人都一样,你们这上千人,极有可能是按照某种标准筛选出来的,或者……”

  “或者什么?”

  唐卡问。

  “没什么,出发吧,看看再说。”

  李耀原本想说,这上千名思想丰富,情感细腻到不像是圣盟人的孩子,或许是用某种标准“生产”出来的。

  想了想,没有确凿证据之前,这种话还是不要乱说,以免扰乱了小家伙的心神,令他更加迷失。

  在班长的带领下,唐卡这个班的孩子们再次搭乘着导师驾驭的晶石战车,来到城镇边缘,徒步进入自己的净化区域。

  不知是否被李耀心理暗示的缘故,唐卡的确感觉到,今天所有人都有些古怪,和昨天不同。

  昨天进入城市时,他们大多像是冰冷的机械,只是按照步骤执行净化任务。

  但今天,他们的目光,他们的呼吸,他们脸部肌肉的颤动,他们颇不自然的步态……

  唐卡想了半天,才知道该如何描述同学们的古怪。

  所有人都和他们一样,既期待着眼前的城镇,也恐惧着眼前的城镇,或者心中的自己。

  跨过昨天被震成碎片的跳舞雕像,他们重新设定了更深入的集结点,这是一栋花花绿绿的三层小楼,还带着一个小巧玲珑的院子,院子里摆放着一具旋转木马和滑滑梯什么的。

  “这里是……”

  唐卡的目光像是胶水般,紧紧黏住了所见一切,“一座幼儿园,帝国人培养后代的地方,和我们的保育院一样?”

  “是的。”

  李耀说,“这是‘手掌树’,就是所有孩子们都把手沾满五颜六色的颜料,按到雪白的墙壁上,就像是大树的树叶一样。

  “那是旋转木马,孩子们坐上去之后,老师就在旁边缓缓推动,啊,这具旋转木马好像还会唱歌的。

  “这个布袋可以将孩子们的双脚装在里面,然后孩子们就提着布袋蹦蹦跳跳,比赛谁跳得更远更快。”

  “……我不明白。”

  唐卡说,“这么拙劣的训练,究竟能训练什么能力呢?”

  “不训练什么能力。”

  李耀道,“就是寻开心而已。”

  “他们好像,真的很开心。”

  唐卡的目光穿过空空荡荡的幼儿园,投射到对面的墙上,墙上贴着上百张孩子们的画,用最绚烂的色彩和最拙劣的手法,捕捉到最开心的瞬间和最幼稚的希望。

  “是啊,我想他们是有理由开心的。”

  李耀解释道,“第一批万里迢迢奔赴前线参与星球重建的拓殖者,大多是在家乡走投无路的破产者甚至奴隶,他们处在原本社会的最底层,他们的孩子自然是没能力更没资格上什么幼儿园的。

  “只有冒险来到这里,一片百废待兴、充满希望的全新乐土之上,他们的孩子才有机会过上做梦都想不到的生活,像你所见到的这么开心,我想,这就是拓殖者将这座城市命名为‘新乐市’的原因吧?

  “只可惜,这些拓殖者没有考虑过其中的风险,或者他们别无选择,这里就是唯一的希望之地。

  “现在,这座幼儿园里的孩子们又在哪里呢?”

  “我,我不知道。”

  唐卡忽然有些不敢看周遭的一切,特别是孩子们用手掌胡乱拍下的五彩缤纷的希望之树,他说,“城里并没有发生大规模交火,孩子们应该没事的,只是被送到后方去——”

  “去接受净化了?”

  李耀问道。

  不知怎么,唐卡连回答一个“是”的勇气都没有,“净化”二字,流淌着岩浆和毒液,狠狠灼痛了他的灵魂。

  唐卡沉默,李耀沉默,在沉默中,听到周围少年——或者说,大孩子们急促的喘息和沉重的心跳。

  “一级危险区域!”

  班长扯着嗓子叫道,“这里是天魔滋生的巢穴,立刻、彻底净化这里!”

  没人动作,所有“圣光之子”们都沉默地站着,或恍惚、或深思、或迷惘地看着周围一切,看着另一种人类的生活方式。

  “还愣着干什么,都听到了吗?”

  班长提高声音,叫声愈发刺耳,“净化,净化,净化这里的一切!”

  “啊!”

  副班长廖猛大吼一声,黝黑的脸上滚下惨白的汗珠,神色狰狞到了极点,端起火焰喷射器朝孩子们的手掌画和玩具和旋转木马扫射过去。

  “啊啊啊啊啊啊!”

  所有“圣光之子”都狠狠扣下扳机,摧毁目力所及的一切,不一时,五彩斑斓的幼儿园就陷入一片火海和浓烟里。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