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745章 使命和真相

第2745章 使命和真相

  “滴滴滴滴滴滴!”

  熊熊烈焰将每一名孩子的脸都映照得格外亢奋和狰狞,他们的随身晶脑发出此起彼伏的尖叫,除了楚之云和唐卡之外的所有人,生理指数变化都大大超标,特别是副班长廖猛,他的随身晶脑一边尖叫一边发出危险的红光,示意他正处在失控的边缘。

  那就像是有几十条小小的灵魂,在烈焰中炙烤,不断挣扎,发出尖叫一样。

  尖叫声持续了足足三分钟,孩子们的情绪才稍稍稳定下来。

  “我失控了?”

  副班长廖猛看着自己颤抖的双手,不可思议地喃喃道,“我竟然失控了?”

  其余孩子们都有些做贼心虚,不敢看彼此的眼睛。

  又像是很有默契地一同隐藏着什么东西,对自己刚才的表现闭口不提。

  他们原本想将这里设置成集结点,但面对黑黢黢的建筑和烧成骨架的旋转木马,所有人都不愿意多逗留半秒,结果还是又往前走了一段,将旁边一座大厦设置成集结点。

  然后,所有人都逃也似地离开了彼此,去僻静无人的角落里,独自面对更深层次的自己。

  “班长,你不觉得大家刚才的表现非常古怪吗?”

  再次回到昨天那间超市,刚刚用手臂粗细的铁链锁好大门,唐卡就迫不及待对楚之云道。

  其实他很想向楚之云分享从昨晚到今天,发生在他身上的一系列古怪,包括黏糊糊的裤裆,从天而降的“耀老”,还有刚才面对幼儿园里孩子们留下的玩具和画作时,自己那种近乎于……羞愧的心情。

  现实世界的幼儿园在火焰中焚烧殆尽,但另一座五彩斑斓的幼儿园却在他的脑海中拔地而起,又将根系深深扎入他的每一束神经和每一个脑细胞,无论如何都挥之不去。

  有句话是怎么说的?

  “我原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光明。”

  唐卡觉得,内心深处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蠢蠢欲动,正如耀老所说,是“咔嚓咔嚓”皲裂的冰层和破土而出的嫩绿,让他渐渐无法忍受眼前的事物,既包括刚才的幼儿园,也包括现在五彩斑斓,眼花缭乱的超级市场。

  他的眼睛总是忍不住往这些花花绿绿看起来就非常好吃的食物上瞟,脑子里仿佛有一个罪恶的声音在呢喃:“没事的,拿一块吃吧,没事的,整座超市里所有的东西都是你的,你可以尽情享受,嘻嘻嘻嘻……”

  “等等。”

  唐卡在心中默默道,“耀老,不会真是你在说话吧?”

  “是啊,我看你忍得这么辛苦,没必要嘛!”

  李耀的声音传来,“想吃就吃呗,专家研究表明,多吃点儿碳水化合物,有助于保持心情愉快和精神专注,真的!”

  唐卡:“……”

  “别人古怪不古怪,和我无关,反正我本来也不想成为‘净化者’,别人越古怪越好啊,那就没人会注意我们在这里的事情了。”

  楚之云满不在乎地说,她比唐卡主动得多,早就抄起一罐蜜饯,啧啧有声地品尝起来,一边用舌尖灵巧地翻滚着蜜饯,一边道,“我只要能发掘出自己的天赋,证明至善上师是错的,就可以了——张嘴!”

  她不由分说,将一枚蜜饯塞到了唐卡的嘴里。

  “唔,唔,不要!”

  唐卡面红耳赤,心跳又开始加快,结结巴巴道,“我们,我们不能这样!”

  “没用的东西,如果区区一枚蜜饯就能把你打败的话——”

  楚之云冷哼一声,“那你对众神的忠诚,似乎也太薄弱了吧?不许吐出来,给我用力咀嚼然后吞下去,你胆敢吐出来一颗,我再往你嘴里塞十颗进去,酸死你!”

  “我……”

  唐卡的脸更红,李耀一个晚上的训练早就抛到九霄云外,脑海深处不知怎么,又浮现出胆大妄为的班长,身穿红色连衣裙,被人五花大绑,用荆棘条狠狠抽打的画面。

  “等等,咱们确认一下啊——”

  李耀说,“你的心愿究竟是在班长被五花大绑的时候去英雄救美,还是单纯想看班长被五花大绑然后狠狠抽打?”

  “什么啊!”

  唐卡真是羞得无地自容,“吭哧吭哧”了半天才道,“班长,为什么你非要这么执着于指出至善上师的错误不可呢?”

  “因为——”

  楚之云踮起脚尖朝女装区走去,“这就是我存在的意义,这就是我感应到的,众神交给我的使命啊!

  “你想想看,至善上师也是人,是人就会犯错误,那么总要有人来指出至善上师的错误,才不至于让错误越来越严重,甚至导致整个圣盟的崩溃,对不对?但你以前是否听说,谁指出过至善上师的错误了?没有,从来没有,所以,那个人为什么不能是我呢?”

  “我,我不知道,我还是觉得……”

  唐卡鼓起勇气,说了出来,“你被天魔附体了,才会产生这么奇怪的想法。”

  “是啊,天魔狡诈,千变万化,我们每个人稍不留神,都有可能被天魔附体的。”

  楚之云冷冰冰的面孔稍稍活动了一下,似乎做出了一个“微微一笑”的表情,“如果我们被天魔附体的话,导师会负责帮我们驱魔,如果是导师被天魔附体的话,院长会负责帮导师驱魔,这样一层一层往上,总有更高层会为下面的人驱魔,但你想想看,如果是至善上师被天魔侵袭而不自知,又有谁可以为他们驱魔呢?”

  “嘶——”

  唐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敢相信班长竟然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周身血液几乎凝固,愣了半天才道,“亵渎,你这是最严重的亵渎!”

  “我以为,只有怀疑众神才是亵渎。”

  楚之云冷冷道,“至善上师无论如何都达不到众神的程度吧?”

  “就算达不到,也相差无几了。”

  唐卡又一次强调,“至善上师是众神流淌在人间的最后一滴鲜血凝聚而成,是众神的‘第一使徒’,他们怎么会被天魔侵蚀呢?”

  “就连众神都会被天魔侵蚀的啊,众神当中的女娲族不就是被天魔侵蚀,才酿成了洪荒大战的悲剧,绝大部分神灵纷纷陨落,幸存下来的所有神灵都陷入沉睡吗?”

  楚之云反问道,“至善上师最多拥有众神1%的神力,为何不会被天魔侵蚀?”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

  唐卡把头摇得和拨浪鼓一样,“洪荒大战的结局早就在众神的预料之中,他们是故意为之,是用这种方式来考验和度化我们人类。”

  “没错,那你又如何知道,众神赋予我的考验究竟是什么呢?说不定,就是让我指出至善上师的错误。”

  楚之云深吸一口气,张开双臂道,“难道你从来没有哪怕一秒钟产生过疑惑,对我们所处的世界产生疑惑?你看,我们熟知的一切都是别人告诉我们的,包括我们的父母——基因提供者究竟是谁,也只是寥寥可数的几行资料,而我们每天要怎么修炼,要执行什么任务,有什么理想,全都是别人告诉我们,而这个‘别人’,又有另一个更高层次的‘别人’告诉他究竟该做什么。

  “就这样,一层层‘别人’垒砌上去,直到最上面就是至善上师,据说至善上师每分每秒都在看着我们,在殚精极虑为我们指引方向,并庇护我们不受天魔的侵袭,但说到底,我们见到的至善上师都是虚无缥缈的幻象,我们根本连真正的至善上师都没见过!

  “我对众神的虔诚无人可及,但信仰众神,是否就意味着要信任号称‘第一使徒’的至善上师?而信仰至善上师,又是否意味着要绝对信任自称是至善上师的一堆三维立体幻象呢?

  “唐卡,看着我的眼睛,动动你的脑子想想,假设,我是说假设,很久很久以前的某一天,域外天魔早就入侵了五位至善上师的身体,篡夺了他们的神魂,假冒至善上师的形象向我们发号施令——那怎么办?”

  唐卡的骨髓深处,冒出一股股阴冷的寒意。

  “这,这种想法太荒唐,也太危险了!”

  唐卡几乎是哀求楚之云,“别胡思乱想了,班长,这不是我们应该思考的问题。”

  “不是我们应该思考?”

  楚之云冷笑道,“那应该由谁来思考呢?”

  唐卡脱口而出:“至善上师。”

  话一出口,少年就意识到荒谬,果然,楚之云冷冰冰道:“你要至善上师思考自己有没有被天魔附体,这不是要一个人揪着自己的头发拔地而起吗?”

  “但是——”

  唐卡终于说出了心底话,“我很担心你,我担心你的想法一旦被别人知道,别人就会把你抓到圣殿里去,彻底净化你的思想和情感,你就……再也不认识我和你自己了!”

  “如果至善上师是众神最忠诚的使徒,就绝不会这么做。”

  楚之云自信满满道。

  “……如果他们不是呢?”

  唐卡都被自己的问题吓了一跳,不明白自己如何也这么胆大妄为了。

  “那我更应该挺身而出,指出这一点啊,这是我的使命,也是我的义务!”

  楚之云理所当然地说。

  “班长,你究竟想要什么啊,我怎么觉得你想要的,远远不止是当‘潜伏者’这么简单呢?”

  唐卡喃喃道。

  “真相,我只要真相,关于众神的一切真相。”

  楚之云尝试了好几次,终于成功在脸上浮现出一抹最完美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