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749章 夜幕下的逃亡

第2749章 夜幕下的逃亡

  伴随着夜幕降临,淅淅沥沥的雨点越下越密。

  或许是前几天刚刚诞生的硝烟还积郁在天空中久久不散,雨点被侵蚀,变成浓稠如墨的黑色,溅落在大地上,笼罩得四面八方更加模糊和混乱。

  城市就像一具腐臭的尸体。

  东倒西歪的高楼大厦就是它犬牙交错的骨头。

  残垣断壁中,孩子们像是饥肠辘辘的鬣狗,在雨点和闪电之间狂奔。

  所有人的姿态都带着几分焦虑,恨不得由自己亲手抓住两名叛逃者而不是别人。

  但又有几分仓皇,不知道有人叛逃的事情,会不会影响到他们,令净化者对整一批“圣光之子”都留下不好的印象。

  雨点如瀑,渐渐封锁了十米之外的视野。

  “哗哗”的雨声,亦阻断了大部分声音,包括随身晶脑的警报声。

  滂沱大雨给孩子们带来了虚幻的安全感,令他们以为自己可以尽情伸展意志,不会被任何人发现。

  而他们的路线,也早就偏离了导师们设定的“安全区域”,进入了城市最深处的未知区域。

  有些孩子迷失了方向,一脚失足跌落到了残垣断壁的深处,脱离了大部队。

  也有些孩子在黑色的雨点中偶尔发现彼此,静静地对峙,直到闪电照亮了他们惨白的面孔,才发现对方并非狩猎的目标,纷纷失望而去。

  更有些可疑的流言蜚语,在孩子们短暂的接触中,如病毒般飞快传播着。

  有人说,逃跑的两个同学是一男一女,在执行任务时触犯了极其严重的法则,必须被逐出考场,送到圣殿去净化,和昨天偷巨神兵模型的那个孩子一样,所以,他们才铤而走险,悍然逃亡。

  有人说,整颗黑堡星在短短几十年内被帝国和圣盟来回占领了两次,绝大部分区域都化作一片焦土,而圣盟的兵力又严重不足,眼下只控制住了占星球表面1%面积的拓殖城镇、星港以及采矿基地,而剩下99%的面积,都是广袤无垠的无人区。

  只要能逃到无人区里,就是赢了,圣盟不可能抽调大批人力物力,进入无人区去抓两个无名小卒的。

  还有人说,在黑堡星的地底,仍旧遍布着无数帝国军的密道、武库和地下城,还有成百上千股帝国的游击队在坚持抵抗,这些人非常欢迎圣盟少年的“投诚”,一方面可以为他们带来最新的情报,另一方面也可以彰显天魔侵蚀的“功效”,所以会给圣盟人非常优厚的待遇,估计这两名逃亡的少年和少女,就是想逃出城外,深入地底,去找帝国游击队。

  他们只要和帝国游击队一起待在地底龟缩不出,坚持一年半载,如果帝国军可以卷土重来,再次占领黑堡星的话,那就达到了“从圣盟到帝国”的目的,说不定还会成为帝国方面的宣传对象,被吹捧成“投奔自由”的英雄。

  这些传言,就像是阴暗的鬼火,在黑夜中幽幽燃烧着,无论暴雨怎么肆虐,都无法将他们剿灭。

  至于“有人说”究竟是谁说,孩子们晕头转向之间,却是谁都说不清楚。

  整整半夜的搜索,唐卡都没发现两名叛逃者的影子,甚至在一个趔趄,摔进泥坑之后,和自己的同学失散了。

  四面八方都是横着飞过来的雨点,大雨溅起的泥浆糊住了他的防毒面具,摘下面具,又一团团飞到他的眼睛里和嘴里,令他怎么都睁不开眼。

  就连随身晶脑都“吱吱”作响,呈现出来的三维立体图像混乱和扭曲,灵网被狂风暴雨和电闪雷鸣严重干扰,无法和同学们联络,也接收不到导师和院长的指令。

  “班长!”

  “你们在哪里!”

  唐卡跌跌撞撞,只觉得自己仿佛是一只小小的蚂蚁,而四周高大巍峨的剪影,都是一块块黑色的墓碑,一连走了十多分钟,越来越分辨不清方向和区域,也没有看到半个同学的存在。

  唐卡心中,忽然生出一道诡异的念头。

  整座城镇,好像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

  而所有同学、导师还有净化部队的士兵,都在搜索那两名逃亡的同学,或许在背道而驰的方向越跑越远。

  如果自己也趁这时候逃跑的话,岂不是很有可能逃出这座废弃城市,深入无人区里,甚至是找到一处帝国游击队的地下据点?

  不是“有人说”,帝国人很欢迎这样主动投奔过去的圣盟人,他们会成为帝国宣传口径中的“英雄”吗?

  那他就可以彻底摆脱现在的生活了。

  这个念头如犀利的闪电,在脑海中一闪而过,令唐卡深深打了个哆嗦,简直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的想法。

  “耀老——”

  唐卡颤声问道,“是您引导我这么想的吗?”

  “不是,我没这么卑鄙,这是你自己的想法。”

  李耀沉默一阵,继续道,“或许是有人引导你这么想,但并不是我。”

  “什、什么意思?”

  唐卡越来越糊涂了。

  周遭的世界就像是一头黑色凶兽的血盆大口,将他连皮带骨吞噬下去。

  行星上的空间虽然比星舰上广阔亿万倍,他却感到窒息。

  定了定神,唐卡很快粉碎了这个荒谬的念头。

  最主要是班长并不在身边,就算他真要逃走,也要跟班长一起,对不对?

  不对!当然不对!他怎么能逃走呢?他对众神无限信仰,他对至善上师无比忠诚,他怎么能产生这么荒唐而邪恶的想法,这是亵渎,这是耻辱,这是最深最重的罪孽!

  “哗啦!”

  就在这时,一道蛟龙也似的闪电划破长空,照亮了方圆百米的街道。

  唐卡见到有一名同学弯着腰,在前面蹒跚前行。

  “喂!”

  唐卡大叫,追了上去,“我在这里,你是几班的,等等我!”

  或许是雨声太大,这名同学并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依旧一瘸一拐地前行,速度还加快了几分。

  只不过,他的腿伤十分严重,很快就被唐卡追上。

  “邵杰?”

  唐卡开启了随身晶脑的照明模式,在对方脸上一晃,发现那竟然是自己班的同学,兴奋道,“你怎么在这里,其他同学在什么地方,班长呢,你看到班长了吗,还是你也和大家走散了?”

  “我……”

  名叫邵杰的男孩儿结结巴巴,“我也和他们走散了,正在找他们,不如,我们分开找找?”

  他被副班长廖猛揍得鼻青脸肿,五官扭曲变形,显出几分既狰狞又可怜的表情。

  唐卡眨了眨眼,亮光从邵杰脸上移到了身上,发现邵杰背了一个极大的登山包,手上还提着两个小包,里面满满当当都是吃的——不是学院为他们配发的合成食物,而是从城里捡来的帝国食物,还是以压缩饼干和能量棒为主的高能营养剂。

  再看邵杰闪烁不定的眼神,唐卡什么都明白了。

  “你也想逃跑?”

  唐卡后退两步,喃喃道,“你怎么能这样,背叛至善上师,背叛众神!”

  “我没有!”

  邵杰的脸像是又被无形的拳头重重捶了一拳,尖叫道,“我没有要逃跑,没有!”

  他的叫声瞬间被暴雨撕碎,整个人就像要溺死在暴雨里。

  “那你捡了这么大一个背包干什么,里面还装满了我们决不允许吃的高能食物!”

  唐卡义正辞严,浑然忘却了自己白天在超市里还胡吃海塞来着,“我们随身携带有紧急补充剂,足以支撑一个晚上的临时任务,如果不是要长途跋涉,你偷偷拿这些东西干什么!”

  邵杰和唐卡一样,也只是十三四岁的大男孩,谎言被戳穿,立刻变成泄了气的皮球。

  “放过我吧,唐卡,我不能回去!”

  邵杰哭丧着脸,可怜兮兮道,“你知道,我刚才和廖猛打架了——他是副班长,有管教同学的权力,但我绝没有权力和他打架的,我,我堕落了,我违背了至善之道,我一定会被送到圣殿里去净化的,我不想那样,不想变成浑浑噩噩的底层矿工或者战士。

  “你,你就当没看到过我好不好,唐卡,求求你了!”

  唐卡沉默,脑子乱成一团,喃喃道:“你,你实在不该哼唱帝国的靡靡之音的。”

  “我不是故意的,我发誓不是故意的,只是,那些声音莫名其妙就从我的鼻腔里跑了出来!”

  邵杰叫道,“本来什么事都没有,廖猛非要揪着我不放,他自己都控制不住情绪,还说我?我,我无路可走了,唐卡,放我过去吧,没人会知道的!”

  唐卡从来没有在邵杰的眼睛里,见到过如此软弱和可怜的眼神,或者说,他在任何同学的眼睛里都没有见到过。

  他的心理防线在一步步后退和崩溃,双腿颤抖起来。

  “你不能放过他。”

  李耀叹了口气,“上去阻止他。”

  “什么?”

  唐卡愣住,不明白为何身为“天魔”的李耀,会说出这样的话,“您不希望他‘投奔自由’?”

  “他逃不了的,你也一样。”

  李耀冷冷道,“有人正在盯着你们,这是‘终极测试’的一部分,滂沱暴雨只是假象,你们的一举一动都在聚光灯下,被人严密监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