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751章 逐渐滑向深渊

第2751章 逐渐滑向深渊

  “这只是我的推测,毕竟我依附在你身上,五感迟钝到了极点,没办法扫描到方圆几十里内所有的监控晶眼和窃听晶片——如果是我的本体,只要轻轻咳嗽一声,什么都知道了。”

  李耀认真道,“但我依旧怀疑,你们班长和副班长是对方的‘特殊关照对象’,因为我刚才观察了好几个班的同学,发现所有班级的班长和副班长,都是那种……神魂之火燃烧特别旺盛甚至狂乱,情绪相当鲜明,或者大脑铁板一块,很难被旁人窥探的类型。

  “就像你们副班长廖猛,属于特别冲动易怒,情绪如火焰般张牙舞爪的品种;而你们班长楚之云,大脑皮层之上,却像是筑起了一座水泼不进的高墙,就算她真的产生了强烈的情绪波动,外人也未必看得出来。

  “如果仅仅是这两个特殊体质的小朋友当了班长和副班长,还能说是巧合,但所有班级都是这样,一定有问题。

  “所以,我怀疑像你们班长和副班长这样的人,一定是特意挑选出来的‘特殊试验体’,对他们的监控,或许比你这样的普通同学,要严密十倍,你们在超级市场里的小动作,怎么可能逃过别人的眼睛?”

  “原来是这样……”

  唐卡恍然大悟。

  “当然是这样,所以我才问你和班长在超市里有没有干什么出格的事情啊!”

  李耀没声好气道,“我只是想确定,你们有没有太过分,促使对方对你们的监控升级而已,要不然呢,你以为我是那种喜欢窥探青少年隐私的老流氓吗?”

  “对不起,耀老,是我错怪您了。”

  唐卡红着脸,小声道,“那些人故意要班长和廖猛这样……要么特别不稳定,要么特别封闭的人当班长,又带给我们如此之大的诱惑,究竟要干什么呢?”

  “还不止诱惑这么简单。”

  李耀冷冷道,“他们故意放出‘逃出去就能改变命运’的消息,甚至安排了两个先行者,又让你们举报彼此,在你们心中植入了猜忌,背叛和惶惶不可终日的种子,你看着吧,之后几天,一定陆续会有人逃跑的。

  “他们的具体目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一次‘病菌培养实验’结束之后,无论每一个培养皿的情况如何,都是要彻底清洗和销毁掉的。”

  唐卡一阵沉默。

  “就是说,我永远都不可能成为‘净化者’了吗?”

  男孩儿幽幽道。

  “那也未必,别这么沮丧。”

  李耀放松了语气,安慰唐卡,“我昨天不是和你说过吗,真正的‘净化部队’,未必需要什么独立意志、自由思想和敏锐的情绪感知的,他们只需要按照‘危险品列表’上的记载,按部就班完成工作就好。

  “所以,说不定等‘终极测试’结束,你被送到圣殿里去,彻底破坏大脑皮层,洗去所有的记忆和情感,变成一具冷冰冰的血肉机械之后,还是能成为一名光荣的‘净化者’呢?世事无绝对嘛!”

  “……您这是在安慰我吗?”

  男孩儿快哭出来了,“我不想这样,不想丢掉我的思想、情感和记忆,不想……忘掉班长,忘掉过去十几年的自己。”

  “即便这是众神的命令呢?”

  李耀故意道,“你不是对众神最虔诚的吗,如果这是众神赐予你的命运,你也要拒绝甚至……反抗吗?”

  唐卡沉默了很久,脑海剧烈波动,掀起万丈狂澜。

  “但是——”

  男孩儿想了很久,终于咬牙道,“谁可以肯定,这就是众神赐给我的命运?就算,就算是至善上师说的,但谁能保证至善上师的话一定是对的?我,我不相信!”

  “很好,看来你终于觉醒了。”

  李耀的声音蕴含着无限欣慰,“那么接下来,就想办法扼住命运的喉咙,证明自己有资格当一个大写的人吧!”

  “帮我,耀老。”

  唐卡攥紧双拳,眼底放出一往无回的决意,脑海中的惊涛骇浪凝聚成了锐不可当的刀枪剑戟,“我,我需要力量,我需要知道……真相!”

  “我很想帮你,但还需要更多的准备以及信息。”

  李耀叹了口气道,“我原本只需要你当一块简简单单的‘跳板’,能通过你找到什么院长或者净化部队的指挥官就可以,但是,哎,如果是我的本尊降临,直接带你和班长杀出去都没问题,但现在的我仅仅是一道投影,一缕虚无缥缈的神魂,我不知道,我们的配合究竟能协调到什么程度,又能激发出多么强大的力量。”

  “没关系,您想怎么开发和使用我的身体都可以。”

  唐卡咬牙道,“我忍得住,我只想要真相!”

  “这不是你忍不忍得住的问题。”

  李耀沉吟片刻,道,“没错,倘若我开发了你的每一束神经末梢和每一颗脑细胞,或许我的神魂和你的身体,‘同步率’是能达到99%以上,就像我的本尊降临一样,施展出移山倒海、毁天灭地的神通。

  “但你的身体终究太弱,而我的本尊距离又太遥远了,结果很可能是,我们在威风了三五分钟之后,你油井灯枯,当场暴毙,而我则魂飞魄散,化作支离破碎的孤魂野鬼,很快被人捕捉,或者被太阳风暴撕碎。”

  “这……”

  唐卡没想到,后果竟然这么严重。

  “当然,这只是最坏的估计,按理说我的运气没那么坏吧……”

  李耀的神魂再次像是八爪鱼般在少年的神经网络里舒展开来,帮男孩儿一缕缕打通奇经八脉,四肢百骸,从每一个穴窍中冒出一道道淡红色的气息,又从男孩儿头顶的百会穴涌入进去,“不管怎么说,我先助你修炼,争取在最短时间内,把你的身体强化几倍再说!”

  之后几天,情况果然如李耀所言,人心惶惶,一团诡异的气氛,萦绕在营地和城镇的上空。

  随着净化工作的越来越深入,孩子们也分得越来越散,有时候一名孩子就要负责一座大厦或者一条街道的净化,要独自一人,面对五花八门,光怪陆离的诱惑。

  孩子们的情绪越来越不对劲,有人变得越来越暴躁易怒,时不时就触犯至善之道的第三法则,和别的同学打架斗殴。

  也有人变得越来越深不可测,经常坐在角落里怔怔地出神,看似古井无波的眼神,却是长久凝视着远方的地平线——那是无人区的方向。

  虽然第一次逃跑的两个孩子都被抓了回来,但流言却没有一刻停止,反而还愈演愈烈。

  有人说,接下去几天又有不少孩子逃出城去,只不过这次上面再也不敢派大批孩子参加搜索,生怕出现大量孩子一起逃亡的事件,仅仅让净化部队单独搜索,以至于真有一些孩子逃出封锁线,进入了无人区。

  还有人说,在距离新乐城不远处,就有帝国游击队的活动,他们已经做好了接应孩子们的准备,只要逃到无人区就安全了。

  更有人说,帝国游击队掌握了一座极大的地下武库,里面的物资十分充裕,支撑三五年都不成问题。

  谁也不知道,这些流言究竟是从何而起,但孩子们身边的同学越来越少,却也是事实——有些人是情绪剧烈波动的次数太多,触碰了“逐出考场”的红线;还有些人是直接违反了至善之道、三大本源法则,绑上行刑台狠狠鞭挞之后,直接送到后方的圣殿;更有些人是莫名其妙,谁都不知道原因,就在一觉醒来时消失,就连铺盖都整理得干干净净,仿佛此人从来没有存在过。

  剩下的同学越来越惶恐不安,每个人都想揪出别人的问题,以便得到院方的奖励,让自己“安全上岸”。

  但这样的心态,只会使他们的情绪更加失控,就像是一群遍体鳞伤,饥肠辘辘,死死盯着彼此的鬣狗。

  在所有人都渐渐堕入深渊的时候,楚之云和唐卡,倒是变成两个异类了。

  唐卡心无旁骛地跟随李耀修炼,打通一条条神经束和肌肉纤维,让李耀对他的身体控制更加精妙而且细腻。

  另外就是注意搜集新乐城的地图,不断在脑中构建一座晶莹剔透的虚拟城镇——从高楼大厦之间,到地底纵横交错的排水管道,全都一清二楚。

  楚之云则一如既往借着“净化超级市场”的借口,学习如何当一个有血有肉,生机勃勃的人。

  他们这几天看了无数帝国流传过来的连续剧和炫光幻影什么的,打扮得千姿百态,模仿那些剧集中的经典段落。

  楚之云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纯真自然,双眸也越来越明亮灵动,将帝国人的说话方式和举止做派模仿得惟妙惟肖——她或许真有当“潜伏者”的天赋,短短几天,谁都看不出她竟然是一名圣盟少女,是一具“冷冰冰的血肉机械”了。

  就连唐卡和李耀都不知道,楚之云仅仅是在扮演某个角色,还是在这场诡谲叵测的“终极测试”中,渐渐觉醒了真正的自己。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