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753章 周秀云
  无论唐卡和楚之云再怎么假装冷酷和成熟,终究只是十三四岁的少年和少女,在这个蓬头垢面如母兽般的女人面前,简直是丢盔弃甲,完全招架不住。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楚之云愣了老半天,才深吸一口气,勉强恢复冷若冰霜的面孔,强装镇定道,“里面还有谁,就你女儿么?”

  “是,就我和女儿两个,再没有别人了,饿,我们饿了好久都不敢出来,大人还可以忍,小孩子实在忍不住,我出来给女儿找点儿吃的,找点儿吃的。”

  这女人高举双手,可怜巴巴地说,“饶了我们吧,放过我的女儿!”

  她蹒跚着朝冷库深处退去。

  唐卡和楚之云端着矢爆枪,架着匕首,死死盯着她,一步步逼近。

  冷库之中,臭气熏天,容易腐坏的冰冻海鲜早就变成一滩滩混浊可疑的液体,令人半秒钟都不想多待,怪不得小孩子都忍不住哇哇大哭起来。

  听到母亲的声音,从角落的一堆冰冻肉类后面,爬出来一个最多两三岁的小女孩,破涕为笑。

  这个小女孩长得和她母亲完全不同,即便在阴暗潮湿和腐臭败坏的冷库里待了好几天,依旧称得上“粉雕玉琢”四个字,小女孩还处在浑浑噩噩的年纪,不怎么会说话,只知道叫“妈妈”和“肚子饿饿”,并不知道自己处在何等危险的状况中,“咯咯”笑着,手脚并用,十分欢快地向母亲爬了过来。

  中年女人一把将孩子搂在怀中,亲了又亲,忍不住流下两行热泪,却不想吓着孩子,一边默默流泪,一边挤出难看的笑容,在女儿耳边轻声呢喃:“囡囡乖,没事的,妈妈给你找吃的来了,我们等会儿就吃饭饭,囡囡乖,别哭,别哭……”

  “妈妈……”

  小女孩瞪大了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目不转睛看着唐卡和楚之云,她尚且不知道人世间的丑恶,只觉得这两个大哥哥大姐姐穿的衣服很好看,“花,花!”

  “救救我女儿吧!”

  中年女人再次哀求道,“求求你们了!”

  唐卡和楚之云同时深吸一口气,尽量平息大脑中的惊涛骇浪。

  “你到底是谁,怎么会躲在这里,你躲了多久了,看到些什么!”

  唐卡冲女人晃了晃匕首,装出凶神恶煞的样子,“一五一十说出来!”

  “咯咯!”

  匕首反射的光芒映照到小女孩的眼睛里,小女孩对这闪闪发亮的玩具很感兴趣,一边笑着,一边伸手来抓。

  唐卡的脸顿时烧红了,不知所措地将匕首放下,两只手都不知道该摆到哪里。

  幸好中年女人没注意到唐卡的慌乱,老老实实将自己的身份说了出来。

  她说,她叫周秀云,这是她的女儿小天天,孩子的父亲是厚土驻防军的一名低级军官,她是跟着丈夫一起来到厚土界的。

  周秀云是一个命运多舛的女人,她出生在真人类帝国的某个边陲世界,虽然也算是修仙家族出身,但并没有觉醒灵根,而且家道中落,入不敷出,因此也找不到什么像样的婆家,连续嫁了两个丈夫,都是低阶修仙者,不得不过着好勇斗狠,刀口舔血的日子,接连命丧黄泉。

  幸好修仙者在婚姻方面没什么迷信,虽然她没有觉醒灵根,但出身修仙世家就证明她拥有足够强大的基因,后代成为修仙者的几率总比普通人稍微高一点点,凭着这一点,她很快找到了第三任丈夫,当然也不是什么豪门贵胄,只是个凭借一腔血勇和好运气,立下战功的暴发户而已。

  第三任丈夫对她倒不算太坏,只不过夫家没什么根基,娘家也帮不上太多忙,没有背景和势力,纵然立的功劳再大也升不上去,她丈夫在当地的军阀部队中厮混了几十年,依旧被玻璃天花板牢牢锁死,只能在几个基层岗位之间兜兜转转。

  正好这时候,传来远征军招募人手的消息,周秀云家乡的界主也野心勃勃组建了一支半商贸半拓殖的部队要到前线去分一杯羹,要招募大量经验丰富的军官,这种风险和收益同在的职位,简直是为周秀云的丈夫度身定制,他想都不想就报了名。

  此去前线,极有可能是要待几十年甚至一辈子的,绝大多数军官都是在老家郁郁不得志的寒门子弟,并没有太多牵挂和眷恋,却是托儿带口,将全家都搬到了厚土界、黑堡星,军官就驻扎在军事基地中,这些随军家属则成为了“新乐城”这样的平民城镇的市民。

  之后的事情,不用她说,唐卡和楚之云也知道了。

  圣盟舰队大兵压境,帝国方面的厚土驻防军一触即溃,就连新乐城也在三天之内被圣盟人扫荡干净,绝大部分平民都被俘虏带走。

  不过,偌大一座城镇,高楼大厦鳞次栉比,地下管道又四通八达,偶尔有几个漏网之鱼,倒也不足为奇。

  周秀云告诉唐卡和楚之云,她原本就是这家超级市场的员工,听到郊区传来隆隆炮声时,就急忙找到女儿想要逃跑。

  那时候绝大部分平民都想着往城外跑,几条主干道都被挤得水泄不通,周秀云原本也想逃出城去,结果半路上摔了一跤,把腿摔坏了,实在走不动路,慌张无措之下,只好逃回了自己最熟悉的超级市场,躲到了冷库里。

  她原本是从货架上拿了不少吃的搬到冷库里,只可惜惊慌失措之下,却忘了拿水,而且光有冷水,孩子吃的奶粉和米糊也化不开,再加上冷库中的环境恶劣无比,孩子隐隐有生病的迹象,娘俩在冷库里熬了几天,她实在受不了,就冒险到外面来拿几个加热器,再找点儿药品,没想到,就撞上了唐卡和楚之云。

  这番介绍,说得唐卡和楚之云面面相觑,将信将疑。

  “就算我们肯放过你,这里被大军合围,你又能走到哪里去呢,难道想在这间冷库里躲一辈子么?”

  楚之云眯起眼睛,冷冷问道。

  “不,不,我原本是想等腿伤养好之后,逃出城去的。”

  周秀云拉起裤管,给两名少男少女看自己的腿伤,她腿上果然有骨折的痕迹,却是用凝胶和敷料牢牢固定住,在骨细胞速生剂的作用下,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

  周秀云告诉唐卡和楚之云,帝国军在城外有一座极大的避难所,就是专门为了突发情况而装备的,只有他们这些军官的家属才知道,里面蕴藏着丰富的物资,空气和净水循环系统也一应俱全,别说三五年,就算在里面躲三五十年都不成问题。

  她原本早就该躲到避难所里去,但一方面是腿脚不便,另一方面她也不知道外面兵荒马乱,究竟是什么情况,是以,一直拖延到了现在。

  “真的,我说的都是真的,不信你们看!”

  周秀云说着,从怀里摸出一枚小巧精致,如指南针般的法宝,“我有地图,我有去避难所的地图!”

  唐卡和楚之云对视一眼,唐卡接过“指南针”,摸索片刻,不得其法。

  “啊,这是要我的指纹才能开启,只有随军家属的指纹才能打开的。”

  周秀云说着,将自己的中指按在“指南针”的背面,顿时,一道三维立体光幕从“指南针”上方升起,勾勒出立体迷宫般的城镇地形,并且精确定位到了他们所处的方向,还瞬间规划好了最合理的线路。

  一条蜿蜿蜒蜒的红线,将他们带出城镇,一直通往无人区中的某个地方。

  距离虽然不算近,但也并不是很远,属于物资准备充足,长途跋涉应该可以抵达的范围。

  倘若能找到一些交通工具的话,那就更加方便了,一天之内,就能抵达。

  “怎么办?”

  唐卡低声问楚之云,后者正看着地图上熠熠生辉的避难所,若有所思。

  “班长,我们应该……向导师汇报的吧?”

  见楚之云沉默许久,唐卡又试探着问了一句。

  “不要!”

  周秀云提高声音,满脸惊恐,“求求你们,放过我们吧,我们只是平民,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

  “妈妈,妈妈!”

  粉雕玉琢的小娃娃见母亲惊惶无措的样子,也紧张起来,小脸皱到一起,再次“哇哇”哭起来。

  楚之云的眼底闪烁着神秘莫测的光芒,看着嚎啕大哭的孩子,怔怔出神。

  “真奇怪。”

  楚之云忽然对唐卡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我们圣盟的小孩子,好像很早以前就不会哭的。”

  “哎?”

  唐卡不明白,“班长,你在说什么呢!”

  “把地图拿过来。”

  楚之云咬着嘴唇道,“让他们先留在冷库里别动,加热器和药品都拿给他们。”

  “这……”

  唐卡有些为难地说,“好像不符合‘净化流程’,万一被发现的话?”

  “少废话,我发现你越来越不听我的话了。”

  楚之云眯起眼睛,眼底放出危险的光芒,瞪着唐卡,“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