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754章 李耀的狂怒!

第2754章 李耀的狂怒!

  “好吧,你是班长,你说了算。”

  唐卡嘟嘟囔囔,去找药物和加热器。

  他们最后还是没有将周秀云两母女留在冷库里,主要是那里的环境实在太恶劣,空气腥臭和污浊到了极点,两三岁的小女孩继续待在里面,说不定明天真的会一病不起。

  这还是半个月来,小女孩第一次呼吸到外面的新鲜空气,能自由自在在超级市场的通道之间爬行和奔跑,她别提多么高兴,就像一条撒欢的小狗,就差没有摇晃着尾巴,将“咯咯”的笑声洒遍整座超市。

  尽管唐卡和楚之云都在炫光幻影中见多了帝国孩童天真烂漫的模样,但一个“真正的”,“有血有肉的”孩子出现在他们面前,感觉还是格外不同。

  两人就像是见到了一种和自己截然不同的生物,对这个名叫“小天天”的女童投入了极大的好奇。

  小天天在“咕嘟咕嘟”喝光了楚之云亲手为她调制的奶粉之后,对这两个“大哥哥和大姐姐”愈发亲热起来,一个劲儿往楚之云的身上爬,在她怀里拱来拱去。

  楚之云就像是捧着某种极容易碎裂的水晶一样的东西,表情既尴尬又困惑,发自内心地微笑起来。

  “别爬,乖乖的,小心!”

  她自然而然地放低了声音,有些笨拙地哄着小家伙。

  超市里原本就有一片极大的儿童区,里面不但售卖琳琅满目的各种玩具,还有一座小小的海洋球池和塑料城堡,更是成为小天天的乐园,她一会儿将五彩缤纷的海洋球丢向唐卡,一会儿又邀功似地将一个玩具苹果双手捧给楚之云,还煞有介事凑到自己鼻子底下深深吸一口气:“香,香!”

  唐卡和楚之云完全入迷了,被这个小精灵弄得魂不守舍。

  周秀云一直在旁边怯生生看着,一副任由他们摆布的模样——这个可怜的女人,也的确是无路可走。

  两个大孩子和一个小女孩玩了足足半天,直到太阳西沉,黄昏将至,残酷的现实,才伴随着冷冰冰的空气,从他们心头升起。

  “班长,该决定了。”

  唐卡看着玩疯了之后,终于在母亲怀里沉沉睡去的小天天,犹豫道,“我们……究竟该怎么办呢?”

  “明天,是‘终极测试’的最后一天。”

  楚之云心烦意乱地说,“明天再说吧。”

  这绝不是一个好答案。

  甚至是自欺欺人,毫无意义的做法。

  但唐卡却非常理解楚之云的心境,因为这同样是他想说的话。

  和小天天相处的越久,他就越不愿意把这个懵懵懂懂好似肉团子一样的小家伙抓到圣殿里去,变成……和他们一样的人。

  唐卡又想起这些日子在帝国的炫光幻影、连续剧和各种宣传片中看到的人,那一个个看起来健康、强壮、清爽、心情愉悦的人,他们或是放声欢笑,或是全神贯注,即便痛苦和悲哀时,也可以肆无忌惮地尽情吼叫和哭泣,发泄自己的情绪。

  他们似乎活得比圣盟人更加“真实”和“鲜明”,唐卡渐渐迷失在这些充满诱惑的幻影中,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要成为“净化者”,还是渴望成为这些,需要被净化的对象了。

  “今天晚上,你们就留在这里,尽量多准备一些吃的东西,还有净水芯片,明白吗?”

  楚之云蹲下,一边摸着小天天的脑袋,一边对周秀云道,“明天,明天我们再决定,究竟该怎么做吧!”

  周秀云连连点头,混浊的眼泪再次流淌出来,轻声道:“谢谢,谢谢你们,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

  好人么?

  唐卡不知道。

  如果按照圣盟的法则,他们现在应该算是被天魔诱惑,堕入深渊而不自知,罪孽深重的恶人吧?

  两人心情复杂地离开超级市场,再次回到集合点。

  经过六天的“终极测试”,已经有一半同学都被淘汰,剩下的人稀稀拉拉,分别蹲在一边,似乎极不愿意和旁人接触。

  每一名同学都心事重重,若有所思的样子,脸上和眼睛里笼罩了一层若有若无的迷雾,就像是……大家都有了秘密。

  “短短六天时间,所有同学都像是脱胎换骨,变成了一个新人。”

  唐卡暗自思量,“不知道他们在各自的净化任务中,又遇到了一些什么事,会不会也遇上了自己的‘周秀云’,只是都不愿意对旁人说呢?”

  偌大一座城镇,才刚刚占领十天半个月,有几条漏网之鱼是很正常的事情,唐卡觉得自己的猜测非常合理。

  唯有副班长廖猛还是老样子,一副疯狗要咬人的架势,恶狠狠盯着唐卡看。

  这家伙在连续两次情绪失控之后,竟然能一直坚持到现在都没有被淘汰,还真是咄咄怪事。

  回营地的路上,所有人都格外沉默——包括蛰伏在唐卡脑域深处的李耀。

  直到营帐的照明灯统统关闭,唐卡合上双眼,终于忍不住呼唤李耀:“耀老,您还在么,您怎么一路都不说话,而且我感应到您的神魂波动非常剧烈,您似乎很……愤怒,这是我的错觉吗?”

  “不,不是错觉,我的确很愤怒,不得不竭力控制自己,不让怒火瞬间从你的三万六千个毛孔中喷射而出。”

  李耀一字一顿,冷冷道,“以免将整座营地,都夷为平地。”

  “这——”

  唐卡吃了一惊,“为什么?”

  虽然和神秘莫测的“耀老”接触并不太多,但六七天下来,唐卡觉得“耀老”一直都是嬉皮笑脸的,仿佛天塌下来都不放在心上,只要他打个喷嚏就能补上。

  “因为,四点。”

  李耀的神魂深处,传来了尖锐的磨牙声,“第一,前面整整五天,我都没有感应到超市的冷库里有人存在,虽然我依附在你的身上,五感削弱到了极限,但这个自称周秀云的女人并不是能随心所欲控制呼吸和心跳的修仙者,作为一个普通人,她的心跳,即便隔着厚实的冷库墙壁和大门,我也应该能听到。

  “所以,一个可能是我的感知真的被削弱了太多,但另一个可能则是,她是前一天才刚刚躲进去的。”

  “这——”

  唐卡瞪大眼睛,呼吸都急促起来,“您是什么意思,冷库里原本并没有人,她、她是昨天才躲进去的?”

  “第二——”

  李耀没有理会唐卡,顾自分析道,“你有没有注意到,小天天出来之后喝的第一样东西,就是你的班长给她泡的奶粉,我不知道你们圣盟人能否理解母女之间那种微妙的感情,总之,无论在帝国还是……别的什么地方,只要是真正的母亲,在这种情况下,肯定不会假他人之手,会自己为女儿调制食物的。

  “第三,还有一件非常蹊跷的事情,你还记不记得周秀云最开始撞翻货架时,你们在干什么?当时,你和班长穿着帝国人花花绿绿的衣服,正在超市里走来走去,并没有展开所谓的‘净化’。

  “换位思考,如果你是‘周秀云’,一个在冷库里躲了半个月,惶恐不安的普通女子,你实在忍不住,偷偷跑出来为孩子找热水和药物,结果无意间看到了两个打扮很像帝国人的大孩子,你会怎么想?

  “你会认为,这两个孩子是和自己一样,躲在超市里的平民呢,还是猜到帝国人会在这里搞一场‘终极测试’,而这两个孩子竟然突发奇想,想要自学成才,变成‘潜伏者’?

  “别忘了,按照这个自称是‘周秀云’的女人,自我介绍的设定,她是厚土驻防军的随军家属,那她一定接受过相关的拓殖训练,绝不可能对圣盟人一无所知,她知道典型的圣盟人是什么样子——绝不会是你们的样子!

  “但是,她见到你们的第一句话是什么呢?‘别杀我,求求你们’,换言之,即便你们并没有穿着圣盟制式的防疫服,而且显露出了鲜明的情绪,她也知道你们并非帝国平民,为什么?”

  唐卡的心脏先是冻结,然后粉碎,最后被吸入一个无底的黑洞中。

  “这,这是什么意思?”

  少年快要哭出来了,“这,这只是您猜测的吧,您并没有证据,万一,万一她当时太紧张了呢?”

  “第四,最重要的真凭实据——”

  李耀叹了口气道,“她拿出来的地图,所谓的‘随军家属专用避难所’,根本是子虚乌有的幻影,是一处并不存在的地方,是故意骗你们上当的。”

  “您怎么知道?”

  唐卡脱口而出,“您怎么知道,地图是假的?”

  “因为我掌握着真正的,黑堡星上所有军用避难所的坐标。”

  李耀淡淡道,“这个‘周秀云’所说的避难所,并不在我所知的范围之内。”

  李耀背后可是站着整个真人类帝国,无论通过雷成虎将军,还是厉灵海太后,亦或者小皇帝本人,弄到黑堡星的军用基地、避难所一览表和详细的信息介绍,都不是难事。

  --------

  谢谢大家关心啊,很多朋友听说老牛住院了,都非常着急,还在QQ和微信上询问情况,老牛精力有限,大部分时候又打着吊针,无法一一回复,还请大家见谅!

  也有很多朋友让老牛身体第一,不妨停更几天,养好了再说。

  这个,老牛倒也不是故意要装什么拼命三郎的样子,只是现在精神还好,整天躺在床上也没事,能写,还是写点儿吧,都算是消磨时间了。

  算算《修真四万年》也快和大家一起,走过三年光阴,三年将近一千万字,写东西早就成为一种习惯,一天不写就心里难受,手上发痒,倒也算不得多么辛苦,要是精力实在不济,老牛肯定也不会勉强,这个大家还请放心。

  总之,真的很感谢大家的支持了,老牛是真恨不得为大家再写三五千万字啊,真的,当然不可能是《修四》这一本书,总之,老牛这双手,是绝不会停止燃烧的,哈哈哈,我们一起加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