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758章 自己决定的道路!

第2758章 自己决定的道路!

  两名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导师同时点头,其中一名导师的眼睛深处放出了淡青色的光芒,在廖猛脸上扫描起来。

  说来奇怪,被他青色的目光映照,廖猛脸上的一根根血管全都浮现出来,仿佛戴上一副纵横交错的血色面具。

  现在,谁都能看清楚,廖猛沸腾的鲜血,正在身上,脸上甚至大脑皮层之上,飞速流窜着。

  “廖猛同学,你出局了。”

  这名拥有青色目光的导师,冷冰冰地说。

  “我出局了?”

  廖猛足足愣了十秒钟,才咀嚼出这四个字意味着的后果,他的瞳孔几乎收缩成了针尖大小的两点,死死盯着楚之云和唐卡不放。

  有那么一瞬间,唐卡简直怀疑他要不顾一切朝自己扑过来。

  但最终,廖猛却是在发出一声鬼哭狼嚎之后,猛地向后一窜,试图跳过几排货架,向超市外逃去。

  “滴滴滴滴,嘟嘟嘟嘟,吱吱吱吱!”

  他的随身晶脑发出撕裂空气的尖啸声,就像是一副烧红的镣铐,束缚着一头冲动、暴怒而不甘的神魂。

  “我不会出局的,我一直是那么信仰众神,我——”

  他一边跳跃,一边嚎叫,整个人就是“野蛮”二字的化身,眼看即将跌跌撞撞冲出超市,却被两名净化部队的战士用电击枪打倒,“稀里哗啦”撞翻了一大排货架,整个人埋入乱七八糟的货物里。

  电击枪释放出的电流虽然不至于置人于死地,却可以瞬间电晕一匹烈马。

  但廖猛却以惊人的生命力和意志力,从电弧缭绕中站了起来。

  他的头发根根竖起,眼眶完全炸裂,甚至连瞳孔都变得有些发白,仿佛看不清周遭的世界,只是伸出皮肤支离破碎的双手,颤巍巍摸索周围环境,想要顺着新鲜的空气,逃到外面去。

  自然,他再一次被打倒,被两条伸缩锁链钩住了皮肉,硬生生拖了回来,将地上都拖出一条触目惊心的血痕。

  “这不可能,我不相信,一定是搞错了!”

  廖猛痛彻心扉,被拖曳得血肉模糊,流下两行血泪,兀自哀嚎道,“我对至善上师,对众神都忠心耿耿,我是净化者,我绝不会被天魔入侵的,你们都被骗了,你们都搞错了!救救我,上师救我,众神救我,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满地打滚,愈发像是一个张牙舞爪的血人。

  “众神正在救你,所以请保持安静。”

  那名青色目光的导师蹲了下来,伸出一根手指,在廖猛额头轻轻一点。

  廖猛猛然间抽搐一阵,喉咙深处发出“咯咯咯咯”好似齿轮卡死的声音,一下子不动了,手脚僵直,恍若一条死尸。

  青色目光的导师打了个手势,和士兵们一起拖曳着半死不活的廖猛,离开了超级市场。

  剩下还有一名鼻子特别大的导师,却是深深凝视着楚之云和唐卡。

  他忽然靠近两人,伸出又大又尖的鼻子,在两人身上仔细嗅探了起来,像是一条人立起来的猎犬。

  他嗅了楚之云整整一分钟,接着又嗅了唐卡半分钟。

  “楚之云同学,过去三年来,你一直是圣光学院最优秀的学生,这一次的‘终极测试’,你的表现都十分出色,我们甚至在期待,你在成为真正的‘净化者’之后,还会有多么精彩的表现了。”

  这名猎犬一样的导师皮笑肉不笑道。

  虽然是夸奖,但字里行间却听不出半点热度。

  紧接着,他又将玻璃球一样的眼珠转向了唐卡,“至于唐卡同学,你身上有恐惧的味道,为什么?完全没必要恐惧,你在‘终极测试’中的进步很大,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记住,众神在看着你,在指引你,在庇护你,只要你发自内心顺从众神,就永远无所畏惧。

  “好了,请继续你们的测试,日落之前,我们在营地,揭晓最终的答案。

  猎犬一样的导师又耸了耸他又大又尖的鼻子,一步步倒退着走了出去。

  直到这群不速之客离开很久,唐卡和楚之云才忍不住垮了下来。

  这一次,就连楚之云这个貌似冷漠,如同冰块般的大女孩,都禁不住冷汗涔涔,濡湿了背脊,扶着唐卡,几乎失去了站立了力气。

  “好险。”

  喘息了很久,楚之云才盯着洞开的超市大门,幽幽道,“唐卡,你怎么知道有危险?”

  “我,我也不知道,直觉吧,就是从昨晚开始,一直心惊肉跳,眼皮就没平静下来过。”

  唐卡道,“班长,你不是说过,当一名净化者最重要就是‘直觉’吗?”

  “好小子,真不简单,看来刚才导师说的没错,你这几天的进步,真的很大啊!”

  楚之云说着,挽着唐卡的胳膊微微用力,低声道,“看来,今后很有必要多听听你的意见了。”

  唐卡脸上的笑容一闪而过,轻声道:“只可惜你想成为‘潜伏者’,而我最多只是一个‘净化者’,不,说不定我们两个都没办法成为自己渴望的那个人,只会落到和廖猛一样的下场。”

  楚之云一阵沉默。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

  少女迷茫道,“我不想回去——我既不想变成廖猛这样,却更不想变成导师那样,难道你没发现吗,我们有这么多导师,他们的五官和体型不同,但看起来又分明是一个样子,就像是同一副模板的不同副本,最多细节上有所差异而已。

  “倘若我的人生,仅仅是成为一副模板的亿万个副本之一,这究竟有什么意义呢?”

  “你想逃跑,对吗,班长?”

  唐卡终于鼓足勇气,道,“从昨天发现‘周秀云’和‘小天天’开始,你就想要逃跑了。”

  “我……”

  楚之云眼底同时荡漾着坚定和迷茫的波纹,深吸一口气,喃喃道,“我真的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干什么了。

  “真可笑,在‘终极测试’之前,我自信满满一定能抵御住一切天魔的诱惑,修炼成为一名真正的‘潜伏者’,但是不知不觉中,我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被天魔入侵,总之,我成为‘潜伏者’的渴望竟然淡漠了。

  “我,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干什么,只知道自己再也无法忍受过去的生活,无法忍受自己变成导师、院长、净化者、潜伏者、‘工蜂’、‘兵蜂’中的任何一员。

  “逃跑,我真能逃出去吗,唐卡,你又该怎么办呢?”

  楚之云松开唐卡的胳膊,无意识地走了几步,脚底忽然踩到了一枚硬硬的东西。

  捡起来一看,是一枚圣光学院的徽章,徽章表面有明显的刮痕,还沾染着浓重的血迹。

  这是廖猛的徽章,是他刚才满地打滚和被人拖曳的时候,无意间掉落的。

  “就,就让这枚徽章,来决定一切吧!”

  楚之云咬牙道,“如果正面朝上,我会完成净化任务,回到营地去;如果背面朝上,我就……走自己的路!”

  她深吸一口气,将徽章弹上半空,发出“嗡嗡嗡嗡”的声音。

  她的目光随着徽章的轨迹移动,但是徽章在划出一道银色的轨迹之后,却被突然出现的一只拳头攥在掌心。

  这只拳头的主人——唐卡小心翼翼将徽章正面朝下,摆在地上,随后冲楚之云露出了灿烂的笑容,雪白的牙齿。

  “看,班长,背面朝上。”

  唐卡道,“那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我们走吧!”

  “唐卡,你……”

  楚之云一阵失神,简直有些认不出这个从小纠缠到大的“小跟班”,“你要和我一起走,唐卡,你知道后果吗?”

  “后果?大不了就是被送到圣殿去接受净化啊,和现在又有什么不同呢?”

  唐卡主动抓住了班长的手,轻声却坚定道,“我从第一次睁开眼睛就看到了班长,这么多年我们一直是在一起的,所以,班长永远都不会丢下我一个人,对不对?”

  “这……”

  楚之云的眼里再次荡漾出了迷茫的波纹,想了想,却是坚定地点头,“没错,只要你愿意,我永远不会丢下你一个人的,我们——走吧!”

  两个大孩子盯着彼此,看了很久,到最后都笑起来,紧紧攥着自己的武器,大步向前。

  “唐卡,众神会继续眷顾我们的吧?”

  跨出大门时,楚之云问道。

  “呃,众神会不会眷顾我们,我不知道。”

  唐卡扬了扬拳头,道,“但我很确定,一定有某个‘东西’,会狠狠眷顾我们的!”

  ------------------

  和各位亲爱的兄弟姐妹们通报一下老牛的最新情况。

  托大家的福,当然也是医生高明的医术,老牛的病情是“咻咻咻”地减轻啊,今天脚已经不怎么痛了,肿也基本都消了,预计很快就能出院啦!

  就是每天消炎补液活血的吊针要从早挂到晚,打吊针的时候实在不方便码字,所以只有早晚能尽量赶一下,赶出两章来帮大家过过瘾,咱们还是等出院回家了再提速吧,大家见谅啊!

  另外,今天还发生了一件很惨绝人寰的事情,令老牛的心灵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有个小护士来给老牛查体温,她说:“叔叔,量体温啦!”

  这,老牛感觉自己的世界一瞬间崩塌了,真的,虽然自称“老牛”,但这个只是谦虚啊,其实内心深处我一直和李耀一样,觉得自己是风华正茂的青少年来着,原来我真的已经是“叔叔”了吗?

  这一刻,老牛百感交集,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只能黯然神伤,到我最亲爱的书友们这里来寻求安慰啦,请大家狠狠抚慰老牛饱经沧桑,千疮百孔的心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