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766章 毒如蛇蝎!

第2766章 毒如蛇蝎!

  周秀云张开双臂,和颜悦色,仿佛要将所有少年都揽入怀里。

  倘若忽略她说话的内容,仅仅看她慈祥的神色和背后散发出来乳白色的“圣光”,还真像是要赐予少年们莫大的“福音”。

  然而这“福音”,却令所有少年都不寒而栗,出离愤怒。

  “太、太、太可笑了!”

  楚之云终于忍不住,气得掉下了两行眼泪,大声道,“这究竟算是什么样的‘恩赐’啊,就算九幽深处的魔王也不会如此卑鄙和邪恶!还说我们是‘异端’?不,我们仅仅想知道至善上师的真面目,想亲耳聆听到众神诉说的真理,没想到,你们的真面目竟然是这样!

  “依我看,你们才是异端,你们才是恶魔,你们才是背弃了众神,打着众神的旗号却干着恶魔的勾当的魑魅魍魉,你休想得到我的配合,我——”

  少女拼命挣扎,手脚上的镣铐“哗啦哗啦”作响,闪电流纹瞬间闪亮,电弧再次流窜到她全身,狠狠抽打着她娇嫩的肌肤,令她的眼泪变成粘稠的血色,接下来的话也变成一声声的呜咽。

  “如果你不是异端的话,何妨接受一番小小的测试呢?”

  面对楚之云咬牙切齿的咒骂,周秀云皮笑肉不笑的脸上并没有半点情绪波动,依旧淡淡道,“这是很简单的道理——倘若你真的信仰众神,相信一切命运都是众神的安排,那就该坚信眼下发生的事情,亦是众神对你的考验,你应该心平气和甚至欢欣鼓舞地迎接这份考验,用最极端的痛苦来检测自己对众神的虔诚。

  “你要相信,众神对你的考验越严格,越痛苦,越漫长,说明众神将要交付到你手中的使命越重要,越神圣,越关键。

  “然而,看看你自己,看看你上蹿下跳,咆哮如雷的样子,你根本不敢面对众神对你的考验!这样的你,不是异端,又是什么呢?”

  “鬼扯淡!”

  楚之云怒极反笑,“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们的鬼话了,如果是一般的考验,哪怕上战场面对帝国的钢铁洪流,我都无畏无惧,血战到底!但现在,你们却要抹杀我的情绪、记忆和思想,甚至要把我的大脑切片研究,谁会认同这样荒谬、这样疯狂的‘考验’?换成是你,难道在这种情况下,你还可以保持绝对的冷静,以及对众神的虔诚吗?”

  “是的,我知道你不相信,但不用‘换成是我’,我的的确确,经受过和你一样的考验。”

  周秀云的嘴角精确勾起到了一个标准的弧度,平静道,“我的……好妹妹。”

  “什么?”

  楚之云一时失神,千言万语都堵在喉咙口,瞠目结舌道,“你,你说什么?”

  “你即将经历的一切痛苦和磨难,我统统都经历过——以超过你十倍的强度。”

  周秀云道,“事实上,我是第一代‘魔童’,在那时候甚至还没有‘魔童项目’这个名称,那时候的研究者们都称呼我和我的八百四十七个兄弟姐妹为‘异种’。

  “我诞生于一百多年前,‘异端’最猖獗的岁月,那时候,即便最虔诚的祭司和最高明的脑科专家,在如何研究‘异种’或者‘魔童’的问题上,都没有太有效的手段和太丰富的数据,他们只能……一次又一次,进行简单粗暴的实验,将我们的大脑不断剪裁、切割、拼凑、融合、撕裂、腐蚀和修复,相信我,比起那些实验项目,你们刚才见到的一切,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了。

  “在漫长而痛苦的实验中,我的几百名兄弟姐妹统统承受不住,无论往他们的大脑里注射多少修复药剂,他们的神魂仍旧渐渐枯萎,陆续凋零了。

  “唯有我,即便在最黑暗和最痛苦的时候,都未曾忘却众神赐予我的使命,即便我的大脑浸泡在黑色深渊底下的黑色沼泽中,我都能依稀看到一道圣光,从半空中照射下来,轻轻抚慰着我的大脑皮层和神魂。

  “依靠众神的庇护,我在几十年的漫长实验中坚持了下来,被彻底‘治愈’了,并且‘久病成良医’,激活了脑域最深处的天赋,成为了圣盟最优秀的脑科专家之一,‘魔童项目’的负责人。

  “希望我的故事,能给你们这些迷失于黑暗漩涡中的‘异端之子’们一些小小的慰藉和鼓励,或许,只要你们永远不放弃对众神的信仰,那你们也能像我一样,被彻底‘治愈’,在新的岗位上,做出更大的贡献。

  “当然,我也有可能尚未被治愈,让我成为‘魔童项目’的负责人,亦是测试和实验的一部分,是一场针对我的‘终极测试’,但无论治愈不治愈,又有什么关系呢?我知道自己正以某种方式,为众神,为苍生,为宇宙的和谐以及秩序,贡献一份小小的力量,这就够了,我的心灵无比平静,对即将来临的一切都甘之如饴。”

  “你,你……”

  楚之云倒退两步,下意识向去抓唐卡的手,但自己的双手却被牢牢束缚住,怎么都扯不开。

  她原本想说周秀云彻底疯了,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因为对一个疯子大声咆哮“你疯了”,原本就是白费力气。

  她只是弓着背脊,喘着粗气,喃喃道,“你刚才叫我什么,你叫我‘妹妹’?”

  “是的,从毫无意义的血缘关系来看,我们拥有同一个母系基因提供者,也就是同一个母亲。”

  周秀云淡淡道,“我们的母亲是一百多年前圣盟最邪恶的‘异端’,甚至是圣盟成立千年来,最危险,最邪恶,最能迷惑人心的一名‘异端’,虽然她早在一百多年前就被神罚击灭,但她的遗毒至今还在侵蚀着圣盟的肌体,她一手组建的异端组织甚至大有死灰复燃的迹象。

  “‘魔童项目’最初就是为了研究她的思维形态和行为模式才创造出来,整整一百年,我们尝试将她的基因和各种各样正常或者危险的基因结合,培养出了一代又一代全新的‘魔童’,我是第一代,而到你已经是第二十九代,非常接近她的一代。

  “我们在创造你的过程中,已经尽可能剔除了父系基因的影响,仅仅保留母亲方面的基因特征,令你和她的相似度达到了97%以上,从某种角度来看,你不但是她的女儿,甚至,你就是她。

  “所以,我们很早就开始观察你,并惊讶于你不可思议的能力,我们知道你拥有自由控制脑电波和激素分泌的能力,并且能用超卓的计算力模拟出极其冷漠的脑电波模型,形成一层惟妙惟肖的‘伪装’,外表看起来,你天生冷漠,没有情感,和别的圣盟人无异,但实际上,你却是一个热情似火而且自以为是的人,你天生不相信权威,不相信别人告诉你的任何事情,你拥有自己的一方小世界,你就是……自己的神!

  “这是一种基因缺陷,甚至是洪荒时代由域外天魔植入人类体内的‘觉醒炸弹’,那些域外天魔正是用这样邪恶的基因,才撺掇女娲族以及人类背叛盘古联盟的,只不过你体内的‘基因炸弹’,迟了几十万年才爆炸而已。

  “看,我们什么都知道,现在我们已经精确定位到了这种基因缺陷,下一步只要找到治疗基因缺陷的方法,或者将所有携带这种基因缺陷的人都筛选出来销毁掉,就彻底断绝异端再起的可能了——这就是你肩负的神圣使命,亦是我们姐妹两个,为我们那受到天魔侵蚀,永堕九幽不可自拔的母亲,那个可怜女人赎罪的方法。

  “还有什么问题吗,我的妹妹?”

  “你——”

  楚之云心乱如麻,刚刚冻结成冰块的上下两排牙齿,终于撞击到一起,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惨白的嘴唇哆嗦了半天,她才问出口,“我想知道,小天天和你究竟是什么关系,她真是你的女儿吗?还有,我们明明误触路边炸弹,跌入下水道,被一路冲到城南,连我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你们怎么可能这么快锁定我们?”

  “小天天的确是我的‘女儿’,不过这样的身份毫无意义。”

  周秀云冷冷道,“所谓的‘母女亲情’不过是动物本能在我们体内的残留,为了全身心投入到神圣的使命中,应该被毫不犹豫地斩断,对我而言,小天天亦不过是‘魔童项目’的一具试验体,甚至是用来测试我是否‘痊愈’的工具而已。

  “至于锁定你们的问题,很简单,我并没有在你们身上动半点手脚,但是我在小天天的血管内注入了一种特殊的示踪剂,在二十四小时内,能伴随她的热量消耗,源源不断释放出极其特殊的气息和波动,只有我——她生理意义上的母亲才能感应到,只要你们还没逃出方圆五百里,无论中间有多少高楼大厦阻隔,都会被我精确锁定!”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