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772章 你们早已死了!

第2772章 你们早已死了!

  这团烂肉中喷出一道道白气,不知是愤怒还是深深的怀疑,随后,如千疮百孔的皮囊般萎靡下去。

  “啊!”

  在李耀身后,“圣光学院”的院长“夏雨人”却发出一声又尖又利的长啸,她偷偷摸摸取出了十几支银光闪闪的针剂,一股脑儿刺入颈动脉、眉心、太阳穴和百会穴,把大量成分可疑的药剂,统统注入自己的大脑!

  一瞬间,她的眼珠变成几乎透明。

  就像是强劲无匹的“圣光”,以岩浆的形态从她的双眼中流溢出来,在脸上纵横交错。

  很快,她的整张脸就像是烧红的钢铁般,先是变成橘黄色,紧接着变成乳白色,五官都要融化在可怕的“圣光”中。

  “悔改吧,你这恶魔!”

  她尖叫道,“在众神的光辉之下!”

  从她深深凹陷,变成两个白色窟窿的“眼窝”里,喷出上百道惨白的电弧,瞬间笼罩住了李耀的脑袋!

  李耀的大脑,顿时“劈啪”作响,七窍都冒出血雾。

  “啊!”

  众多观战的“异端之子”心急如焚,全都攥紧了拳头。

  他们今天第一次见到“魔童项目”的负责人“周秀云”,并不知道周秀云的深浅,但自己的院长“夏雨人”有多么强大,他们却一清二楚。

  夏雨人除了是一名出色的大脑研究者之外,同样是一名精神力量极其强大的冥修师,以往只要她一个人,不借助任何法宝和设施,就能将圣光扩散到成千上万名同学的脑域中,让同学们聆听到“众神”的声音,看到圣光呈现出来千姿百态的幻象,甚至令同学们不知不觉就说出心底的秘密,忏悔自己的罪孽。

  她的目光仿佛能洞悉每一名同学的内心,她的声音蕴含着不可违逆的力量,她举手投足的姿态是多么圆融、圣洁和完美,在同学们心目中,夏院长就是除了至善上师之外,“最接近神的人”了。

  过去数年间,从没有人见过夏雨人将自己的精神力量,激荡到如此强烈的程度。

  即便他们只是旁观者,都感到夏雨人逸散出来的一缕缕精神力,像是一把把锋利的手术刀般,刮擦着他们的大脑皮层,令他们头痛欲裂,痛不欲生,甚至隐隐生出自己被天魔缭绕,必须立刻忏悔的冲动。

  然而,首当其冲的李耀,大脑完全被闪电般的圣光笼罩,却恍若未觉,依旧一步一个脚印,朝夏雨人前进。

  “这就是你们的鬼把戏吗?”

  他在电弧缭绕和圣光笼罩之下,一字一顿,冷冷道,“你只是一具傀儡,根本没有自己的灵魂和意志,又谈什么‘精神力’了?你释放出来的脑电波虽然强大,却没有一个正常智慧生命应有的温度,只是一束束毫无情感,毫无意义,毫无力量的波动而已,纵然你用各种强化药剂来刺激脑细胞疯狂燃烧,都没用的,因为你的大脑很久以前就已经死了,现在,那里不过是一片冰封的海洋,空空荡荡的坟茔而已!”

  “这不可能……”

  夏雨人的整张面孔几乎和大脑一起熔化,“圣光啊!”

  “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精神力吧!”

  李耀暴喝,“重要的不是脑电波强度,不是脑细胞震动频率,甚至不是什么灵根、境界和修为,而是勇气,情感和足以让所有脑细胞统统燃烧起来的热血,这,才是人类最宝贵,最强大,足以撕裂宇宙的精神力!”

  吼叫声中,李耀的双眸变成一片赤红,既像是沸腾的岩浆,又像是蓄满了万千道赤红闪电的漩涡。

  最后一个字脱口而出时,这些赤红闪电也从他眼底呼啸而出,一下子劈碎了对方的惨白电弧,撕烂了笼罩他的所谓“圣光”,狠狠射入夏雨人的双眼!

  夏雨人的眼球顿时变得如李耀一样通红。

  红芒如蜿蜿蜒蜒的血迹,很快蔓延到了她的整张面孔,犹如蛛网裂缝。

  “啊!啊!啊啊啊啊!”

  一向淡定从容,优雅宁静,行星崩于前而不变色的圣光学院院长夏雨人,终于捧着脑袋,发出鬼哭狼嚎的惨叫。

  不一时,从她的七窍中,都喷涌出了血色的火焰,火焰汇聚在一起,把她的脑袋变成了一团熊熊燃烧、不断熔化的蜡烛,只用了半分多钟,她的整个脑袋就沸腾、燃烧、化为灰烬了。

  “这……”

  “异端之子”们统统傻眼,就连他们中间最冷静的楚之云,都不免摆出一副呆若木鸡,惊骇欲绝的样子。

  从刚才李耀一炮轰爆浮空战堡内部几十层甲板和舱壁开始,他们就知道李耀的强大。

  但无论怎么心理建设,把想象力放飞到极限,都想不到李耀会强大到这种程度。

  竟然、竟然在谈笑之间,将他们的院长活生生“爆头”了!

  现在,除了他们之外,只剩下魔童项目的负责人周秀云仍旧站在旁边。

  周秀云的反应却非常奇怪。

  她既没有像邱元甲和夏雨人一样负隅顽抗,却也没有夺路而逃的意思,只是静静站在一边,瞪大了眼睛,仔细观察李耀的战斗过程,仿佛要从中搜集到每一丝每一毫,李耀的战斗习惯和模式。

  “只剩下你了。”

  李耀慢条斯理地活动着手腕,转向周秀云,“为什么不动手,也不逃跑?”

  “打不过,也跑不了,我不是你的对手。”

  周秀云的表情风轻云淡,甚至还带着一抹淡淡的好奇——不过,这一抹“好奇”不像是她自己的表情,倒像是某种在黑暗中操纵她的存在,流露出来的情绪,“你是真人类帝国数一数二的高手,最擅长单兵作战和斩首战术,在‘个体威胁程度’的评分上,排在我们数据库中的前三位;我却只是一名倾向于大脑研究,手无缚鸡之力的冥修师,在你这样的高手面前,抵抗或者逃跑,都没有意义。”

  “岂有此理,不可原谅!”

  李耀高高扬起眉毛,满脸狰狞道,“我的‘个体威胁能力’仅仅是‘前三’吗,有没有搞错,你们的情报工作怎么做的,还有两个是谁?”

  “……”

  周秀云又呆滞了一下,似乎很不能适应李耀东拉西扯的说话风格,三秒钟之后,才回归正轨,“杀了我吧,甚至毁掉这座浮空战堡和整个‘魔童项目’,你我都心知肚明,这同样是没用的。

  “我仅仅是众神身上一个小小的细胞,是众神意志掀起的一道小小涟漪,是众神光辉映照到世间万物上留下的一道投影,你杀死了一个我,自然还有千千万万个我会在众神的恩宠中重生,继续完成众神的使命,神圣的盟约。

  “包括‘魔童项目’,也仅仅是圣盟无数个大脑和人性研究项目中的一个而已,我们所有的实验数据,都通过至善上师直接上传给了众神,随时可以轻而易举地恢复。

  “所以,杀死我,毁灭这里,又有什么意义呢?

  “倒是你——

  “我不知道你究竟用了何等精妙的方式,令你的神魂跨越亿万星辰,直接降临到了这里,但无论采用什么技术,这种超远距离的神魂投射,一定非常消耗神魂、灵能和你的精神力,并且蕴含着极高的风险吧?

  “或许你原本是想利用这种技术来进行鬼鬼祟祟的间谍活动,但我不知道为何你愚蠢到要大开杀戒了,你杀死的人越多,你的神魂和灵能消耗就越严重,你的本体和精神都会趋于枯竭,而这种超远距离的链接就越不稳定。

  “你已经杀死了这么多人,但浮空战堡里仍旧有许多净化者正前赴后继地赶来,纵然你能控制整座浮空战堡,消灭他们,又如何呢,方圆几千公里之内,还有大量我们的战团和舰队,随时会包围这里,消灭你,至少是将你牢牢锁定,绝不会放任你这条极度邪恶的天魔,侵入我们圣洁的肌体。

  “呵呵,所以,杀了我吧,用我的生命和半个‘魔童项目’来换你这个帝国重臣的神魂,这是一笔非常划算的交易,你觉得呢,黑风王李耀?”

  周秀云脸上,没有一丝一毫对死亡的恐惧,反而充满了大彻大悟的空灵,和即将回归众神怀抱的喜悦。

  李耀却叹了口气。

  “有一件事,你始终都没弄明白,我并不是要杀你,包括邱元甲和夏雨人在内,你们。”

  李耀道,“因为真正的你们早已经死了,现在只不过是有人在操纵你们的尸体,把你们变成一群狂热的回魂尸而已。

  “人不可能死两次,所以,我不想杀你们,只想让你们得到真正的安息。

  “你早已经死了,在尚未出生,以胚胎状态就成为第一代魔童的那一刻,真正的你就已经死了。

  “那一定很痛苦吧,成为第一代魔童,还在婴孩阶段,就遭到惨无人道的蹂躏,除了肉体上的折磨之外,连精神也遭到了扭曲和阉割,甚至从未有过尽情生长和绽放的机会。

  “到最后,非但你被调制成了‘他们’心目中的样子,甚至连你的女儿都无法逃脱这样悲哀的宿命,沦为一件被人恣意玩弄、调制和折磨的工具,一个‘实验体’。

  “告诉我,这样刻骨铭心的痛苦,你是真的全都忘记了吗?

  “你究竟是失去了痛苦的能力,还是每当生出痛苦的瞬间,就将它狠狠斩杀,用这种方式来自欺欺人,假装痛苦并不存在呢?

  “对着你的神发誓,你真的从未想过要结束这一切痛苦,并且让你的女儿,承载你全部基因和希望的人,拥有一个和你截然不同的未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