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776章 神魂共鸣,烧尽一切!

第2776章 神魂共鸣,烧尽一切!

  “你走开!”

  血色心魔用力甩着大腿,但李耀的神魂却像是一滩黏糊糊湿哒哒的鼻涕一样,死缠着它不放,气得它哇哇乱叫,“我没你这么不要脸的人格,快放手,快放手啊!”

  “我是不会放手的,现在放手的话,就前功尽弃了,楚之云和唐卡和小天天他们就完蛋了,希望就没有了,你究竟明不明白?”

  李耀一拱一拱,奋力往血色心魔身上爬去,“我一定要用自己热情四射的真心和高大伟岸的人格魅力感动你,真的,和我一起留下来,把那些该死的杂碎统统轰成肉酱吧!

  “再说了,你不是号称以杀戮为能量来源的血魔吗?你不是要给整个世界都带来血腥毁灭的吗,我记得你最初就是这样说的啊!现在岂不是最好的机会,再没人能阻碍你大杀四方,你可以尽情释放内心最深处,最狂暴的杀戮欲望,来吧,不要再畏首畏尾当缩头乌龟了,释放吧,咆哮吧,杀戮吧!”

  “杀你个头,‘杀戮’和‘自杀’区别很大的好不好?”

  血色心魔不为所动,嗤之以鼻,“看你这副没羞没臊,没脸没皮的样子,还在那儿挤眉弄眼引诱我尽情杀戮,我实在怀疑,我们两个究竟谁是主人格,谁是从属人格,谁是真正的李耀,谁是心魔了。

  “哼,或许,我才是真正的李耀,却在不知不觉、潜移默化之间,被你这头卑鄙无耻又阴险下流的心魔渐渐取代,以至于你呈现在世人面前的模样,从最初那个纯真善良的少年,变成今天这般……不堪的程度!”

  李耀愣了半天。

  “也……有可能啊!”

  他无所谓地笑着,“人性的光明和黑暗之间,原本就是互相转化,不分彼此的嘛,黑夜过后是白天,白天过后又是黑夜,所以,或许你才是真正的李耀,而我只是一条小小的心魔,那也未可知。

  “只不过,如果你才是李耀的主人格的话,遇到这样的场面,一定不会轻易抛弃那些无辜的孩子,自己拍拍屁股走人的吧?

  “只要你能留下来和我并肩作战的话,你当主人格就你当主人格喽,就算我是心魔又怎么样呢?大不了我就认你当大哥,我当你永远的小弟弟好了,既然你都是大哥了,还不应该帮小弟弟一把吗?”

  “哇……”

  血色心魔目瞪口呆,“你不是吧,为了这些、这些几乎素不相识的少年,竟然能堕落到这种程度?”

  “也不算素不相识。”

  李耀道,“咱们不是还无意间看到过唐卡上下其手吗?”

  “……”

  血色心魔道,“那又怎样,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方面的癖好。”

  “不是,我的意思是说,在见到那一幕之前,或许我可以单纯将唐卡等等少年都当成冷冰冰的圣盟人,毫无情感的机器,单纯完成任务的踏脚石。”

  李耀苦笑道,“但是,当我发现他们也和我们一样,是有感情,有灵魂,生命之火熊熊燃烧的人类之后,我就再也没办法不负责任地一走了之,他们不是‘异端之子’,而是‘人类之子’,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他们就像是我们的过去,就像是我们的孩子一样,我必须保护他们!

  “如果就这样一走了之,即便神魂能安全退回到金晶塔底的躯壳中,我的道心也会在身体苏醒的瞬间崩溃,你我本是一体,如果我的道心崩溃了,你又能独自坚持多久呢?失去我的制约和平衡,你只会沦为杀戮欲望的奴隶,而不是战斗意志的主人,不是吗?”

  李耀这番话,让血色心魔沉默了半天。

  “什么狗屁‘道心’,真是天底下最最麻烦的东西!”

  它喃喃道。

  “是啊,但那也是我们之所以这么强大,在短短百年内就成为盘古宇宙第一高手的原因!”

  李耀含笑道。

  “拜托你别再提什么‘盘古宇宙第一高手’的话了好吗,你这算是自吹自擂的最高境界,吹着吹着连自己都深信不疑了吗?难道你没有意识到,每次我们的牛皮吹得越大,接下来就会死得越惨吗!”

  血色心魔放弃了徒劳地挣扎,扶住了额头。

  “梦想总是要有的嘛,如果连想都不敢想‘第一高手’的事情,又怎么可能成为真正的第一高手呢?”

  李耀笑得愈发灿烂,淡金色和赤红色的神魂紧紧纠缠在一起,“所以,你是答应了吧?”

  “哼!”

  血色心魔狠狠瞪了他一眼,一言不发往浮空战堡的主控晶脑里钻去。

  李耀欢呼一声,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钻进主控晶脑的刹那,只感觉到血色心魔将他狠狠一拽,“唰唰唰唰”,眼前的世界顿时斗转星移,面目全非,变成了一片数据和信息的海洋!

  “唰唰唰唰!”

  无数信息流就像是纵横交错的洪流般,冲击着李耀的神魂。

  而他的感知仿佛化作千丝万缕的触手,通过一条条晶缆和管道,蔓延到了浮空战堡的每一个角落。

  这种感觉,和操纵巨神兵时的感觉有些相似,都是将神魂彻底融入到机械中,和机械彻底融为一体。

  只不过,浮空战堡感觉上更加冰冷和坚硬,令李耀觉得,自己真的变成了一座直径好几公里的钢铁城池!

  “哇!”

  “看着”一道道目不暇接的信息流,如瀑布般滚滚而落,李耀不由发出惊叹,“原来真的可以随心所欲操纵浮空战堡里的全自动抽水马桶啊,太神奇了!”

  “你的重点究竟放在哪里啊?”

  血色心魔没声好气地说,“看到四周的灵能反应扫描数据和金属反应数据了吗,在我们西南和西北方向,分别有两团密密麻麻的高能反应点阵,以超过三百公里的时速滚滚而来,十分钟之内,就将和我们发生接触,那应该就是圣盟人在黑堡星上的驻军主力吧?

  “哼,这些家伙来得好快!

  “我是真的筋疲力尽,没办法激荡出浮空战堡100%的战斗力,你不是要助我一臂之力的么,那还玩什么抽水马桶,快来吧!”

  “明白!”

  李耀将三万六千条思绪,从浮空战堡上的几百只抽水马桶上收了回来。

  他的神魂收缩到了极限,变成一枚小小的,却光耀万丈的金色光点,随后狠狠炸开,辅助血色心魔的滔天血焰,不断膨胀、蔓延、扩散,在浮空战堡的每一条晶缆和管道中,熊熊燃烧起来。

  “啊啊啊啊啊!”

  李耀和血色心魔的神魂,同时激荡出惊天狂澜,彼此刺激,共振,一浪高过一浪。

  “即便、即便倾尽整片星海的冰冷海水,都休想浇灭我们不屈的火焰!”

  李耀在神魂激荡中哈哈大笑,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叫,几乎将整座浮空战堡都掀开,“就算封印着我们的黑墙再高再厚,都会被我们一拳轰碎掉!凝聚我们全部的生命和意志,勇闯前无古人的极境,终有一日——”

  “等等。”

  血色心魔忽然道,“你在干什么?”

  “我在和你一起激荡神魂,产生共鸣,叠加力量啊!”

  李耀理所当然地说,“有什么问题?”

  “不是,我是指你鬼吼乱叫些什么?”

  血色心魔道,“什么‘倾尽整片星海的海水’,什么‘不屈的火焰’,这么尴尬的台词究竟是怎么回事,激荡神魂需要这么羞耻吗?”

  “呃,这些台词是我自己写的,因为我觉得当前这个局面,我们很需要一些非常热血和慷慨激昂的台词来活跃一下气氛,更好有助于我们的神魂共鸣,将隐藏在神魂最深处,从未发现的力量都逼出来!”

  李耀道,“如果这些台词无效的话,我还准备引吭高歌,在歌声中射爆上千艘星舰和上万台晶铠,那场面想想都很壮观吧?”

  “……不用。”

  血色心魔皱眉,“闭嘴,从现在开始,别说话更不要唱歌,就默默激荡神魂,产生共鸣就好,你再多说半个字,我撒腿就跑,留你在这里慢慢玩抽水马桶吧!”

  李耀:“……”

  血色心魔:“……”

  李耀:“……”

  血色心魔:“……”

  李耀:“……”

  血色心魔:“……你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

  李耀非常委屈,“你让我不要说话,默默运功,那我的确整整三分钟都一言不发,只是拼命激荡神魂,燃烧意志啊,我又错了?”

  “好吧,是我错。”

  血色心魔噎了半天,不得不承认,“你突然这么沉默,的确比日常聒噪起来更加诡异,而且我们两个这样一言不发地大眼瞪小眼,神魂还纠缠在一起超高速摩擦,呃,气氛的确有些怪怪的,你还是说点儿什么吧。”

  “看吧,我就知道,其实在你看似冷漠的外表之下,在神魂最深处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也还隐藏着一缕永不冷却的热血吧?”

  李耀咧嘴笑起来,“毕竟,你也是李耀的人格之一,怎么可能真的冷酷无情呢?不用不好意思,这里又没外人,承认自己的血还未冷,又有什么错?

  “那么,来吧,尽情燃烧我们的一切,让光芒照亮整个宇宙,让这些行尸走肉和藏匿在行尸走肉背后自称神魔的杂碎,瞪大他们的狗眼看清楚,这就是‘秃鹫李耀’,这就是修真者,这就是真正的——人类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响彻天穹的咆哮声中,李耀一红一金两道神魂疯狂膨胀到了极限,甚至挣脱了浮空战堡的束缚,释放出了长达数公里的火焰触手,乍一看,就好像整座浮空战堡都被烧成几千度的高温,变成黑暗大地上一颗冉冉升起的,长着翅膀的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