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780章 无所不在!

第2780章 无所不在!

  现在,他已经能借助附近一些晶脑或者星舰内的计时器,来确定时间了。

  他用了好几天来思考自己究竟身在何处,又是什么形态——如果说他的意识依旧存在,那支撑这意识的物质究竟是什么,是单纯的一束波纹,还是某种更坚固,更实在的东西。

  他很快发现,自己处在两种十分奇妙的状态中。

  在第一种“展开”的状态下,他的意识能随机出现在方圆几公里的某一台晶脑,某一具法宝或者某一枚晶眼中,并搜集、吞噬和消化随之而来的大量信息。

  但这种状态往往只能维持一瞬,一瞬间后,他的意识又会飞快“坍缩”,凝聚成一个五感断绝,无穷小的点,什么都看不到也听不到,除了千丝万缕的异梦依旧萦绕心间之外,他简直不知道自己是否还算真实存在。

  而这个“方圆几公里”的范围,却是以浮空战堡的残骸,更确切说,是以浮空战堡残存的主控晶脑为中心,也就是说,他的意识极有可能还藏匿在晶脑残片里。

  李耀反复尝试了很久,才搞清楚其中的奥妙。

  要维持意识处在“无所不在”的展开状态,是一件非常消耗神魂的事情,把意识投射到距离中心越远的位置,侵入结构越复杂,蕴含信息和数据越多的法宝,就越消耗神魂之力。

  如果仅仅是侵入三五十米开外的某一枚晶眼,那他就能在意识清醒的展开状态维持比较长时间,比如十几二十秒钟。

  但如果是侵入几公里之外,被虚拟防御墙重重保护的某一艘星舰的主控晶脑,那往往只能侵入进去0.1秒,读取一小段工作日志,就会耗尽神魂,陷入坍缩的黑暗。

  在他半睡半醒,似梦非梦的几天内,他的“身体”也被移动了很长一段距离。

  一开始,他通过侵入四面八方的晶脑发现,浮空战堡的残骸依旧滞留在黑堡星的新乐城和无人区之间,硝烟弥漫的战场上。

  但是在一次长达三天两夜的塌缩之后,他发现浮空战堡的残骸已经被大卸八块,主控晶脑的残片都被搜集起来,装上了几辆重型履带车,发出“隆隆”的轰鸣,往远处的星港运去。

  这时候的主控晶脑,彻底失去了外部能量供应,李耀的神魂就像是饥肠辘辘的饿死鬼,亦被削弱到了极限,稍稍扫描外界的情况,就支撑不住,再次沉睡过去。

  当他又一次睁眼时,发现“自己”或者说主控晶脑的残骸已经被运送上了一艘大型穿梭舰,或许还经过一两次星海跳跃,跳跃到了一片完全陌生的星域。

  他隐隐可以感应到四周浩浩荡荡的圣盟舰队存在,更看到前方的浩渺星空中出现了一座恢弘壮阔,气象万千的星空战堡,其规模比飞星界的首府天圣城和后来星耀联邦的交通枢纽百花城更庞大三五倍,从四周密密麻麻排列的上万具推进器来看,这质量超过几万亿吨的庞然大物,竟然还拥有极其强大的动力输出,可以像普通星舰一样,以常规巡航速度快速推进!

  “真是不可思议的技术,这就是洪荒文明的真正实力吗?”

  李耀啧啧惊叹,在陷入沉睡之前,看到自己所在的穿梭舰,像是一只小小的蚊子,朝这头星空巨兽的血盆大口中,缓缓飞去。

  下一次苏醒时,他的感觉格外不同。

  就像是神魂刚刚饱餐了一顿饕餮盛宴,说不出的充盈和爽快,每一道念头都像强壮有力的触手般蠢蠢欲动。

  圣盟人似乎初步维修了这具浮空战堡的主控晶脑残骸,并且将它接驳到了一套更加庞大、计算力更强的晶脑阵列之上,给予了它源源不断的能量和信息,同时,也把李耀这个混世魔王喂了个酒足饭饱,又从一口小小的池塘,释放到了波涛汹涌、无边无垠的大海上。

  李耀觉得自己这一觉,仿佛美美睡了整整一个纪元,彻底清醒过来时,整个世界都和过去不同。

  不,或许不是世界,而是自己的神魂发生了妙不可言的变化,开启了一扇通往全新境界的大门,能从更高的层次,俯视整片宇宙。

  他和过去的身体失去了联系,但四面八万,天地万物,只要意识所及,似乎又无一不是他全新身体的延伸。

  晶脑是他的大脑,晶缆是他的神经,甬道是他的血管,动力符阵和工质推进器是他的双腿,武器库中沉甸甸的宇宙水雷和晶石炸弹都是他的拳头。

  他好像可以自由侵入机库内的每一架星空战梭和维修车间内的每一具晶铠,他甚至隐隐产生一种感觉,只要给予他足够多的能量和时间,他的意识可以无限膨胀,膨胀,膨胀到将这座硕大无朋的星空战堡,都一口吞噬下去的程度。

  而且这一切,都像是呼吸般简单,就好像正常人根本不用操纵自己的心跳,也不用去在意五脏六腑的蠕动以及肌肉束的弹跳一样,他也根本不用烦心具体的侵入和控制过程,一切就那么,就那么自然而然地发生了!

  “简直,简直太神奇了!”

  李耀的神魂扩散出了微弱的涟漪,上下起伏的波纹就像是忍不住手舞足蹈,“化身千万,随心所欲地入侵和控制,难道这才是‘分神境界’的真面目?可是,我怎么会一下子突破分神境界,我明明才突破化神境界没多久啊!即便我是盘古宇宙上万年来天赋最佳的超级修炼天才,这样的升级速度,也太骇人听闻了吧?

  “不管了,先试试看,我是否真能控制这座星空战堡内的某些法宝单元再说。”

  李耀小心翼翼伸出一条神魂触手,好似不断延长的透明神经,朝附近的舱室探去。

  沉吟片刻,他还是决定,先找到最近的厕所,侵入其中的全自动抽水马桶再说。

  这并不是李耀把十分严肃的渗透和入侵任务当成儿戏,更不是他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特殊癖好,而是有很深刻道理的。

  首先,自己拥有天劫战体,老婆又算是半个“原武者”,对身体的修炼和掌控强大到无以复加,李耀深深知道,境界再高的超一流高手,只要尚未摆脱肉身的束缚,就离不开“吃喝拉撒”四个字。

  而且,因为修炼者每天吞噬的食材是正常人的数倍、数十倍甚至上百倍,又会在修炼过程中产生大量毒素和废弃物,这些东西,都要通过大小肠的蠕动和排挤之后,排泄出来,所以修炼者在这方面产生的肥料,亦是常人的好几倍。

  有些装神弄鬼,荒诞不经的古修笔记中,经常会将古修描绘成餐风露宿,甚至辟谷绝食,当然也不用排泄的存在,那只不过是为了在愚昧的民众中,维持自己高高在上的神秘形象,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不可能。

  又有些奇谈怪论,说强大的修炼者可以通过皮肤将废弃物分解和排放出来,所以也不用经常去五谷轮回之所这么不雅,但继续用脚趾头想想就知道,皮肤本来就不是排泄器官,毛孔才多粗多大呢,整天用毛孔来排放废弃物,弄得臭不可闻,邋遢不堪,这才是不雅到了极点。

  人体本身就具备极其强大的消化和排泄器官,当然是不断强化它的能力,而不是将它彻底废止啦!

  总之,李耀的结论是,在上厕所这件事上,是所有修炼者人人平等的,不管你是炼气期、金丹期还是化神期,也不管是修真者、修仙者还是圣盟傀儡,总有三急,都要拉屎屙尿的嘛!

  即是说,无论是这座硕大无朋的星空战堡的最高指挥官,还是研究这团晶脑残骸的最高级别的专家,亦或者比周秀云更高一个层次,“魔童项目”的幕后黑手,只要他们具备肉身,都会上厕所,就都有一定可能,被李耀捕捉到。

  另一方面,无论什么人,即便心志坚毅如铁,大脑一片空白的圣盟傀儡,在括约肌不断松弛的刹那,脑神经也免不了会稍稍松懈一些,比平时更容易露出破绽。

  比方说——李耀仅仅是打个比方,他真能入侵附近某一台全自动抽水马桶的话,趁着某一名圣盟重要人物在上厕所时,偷听对方的谈话,甚至用马桶偷袭对方,岂不是癞蛤蟆跳脚背上,咬不死人也能吓人一跳?

  抱着这样的想法,李耀的神魂朝附近的厕所流窜过去。

  岂料,就在他的神魂即将展开入侵之时,意识的另一面忽然传来声音:“住手,不要轻举妄动,会被对方察觉的。”

  是血色心魔的声音!

  李耀愣了一下,简直要欢呼雀跃:“你,你竟然没有消失?我还以为你彻底魂飞魄散了!这,这实在太好了,太好了!”

  “废话。”

  血色心魔没声好气道,“你我本是一体,是一枚硬币的两面,既然你没有烟消云散,我当然还存在着啦,又怎么可能,真的分开呢?我早就醒了,一直在研究这座星空战堡,发现这里的防御网络十分密集而隐秘,我们的状态又极其特殊,还是不要鲁莽行事比较好。”

  “是吗?”

  李耀道,“既然你早就醒了,怎么不和我说话,甚至半点儿声音都没有?”

  “因为……我并不是很想搭理你。”

  血色心魔道,“我只想一个人静静,思考我们生命的形态,以及存在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