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782章 地球人的真面目!

第2782章 地球人的真面目!

  “同类”两个字,就像是一块巨石,丢进了李耀神魂的池塘,掀起一圈圈强烈的涟漪,久久不能平息。

  “我们,究竟是什么?”

  李耀用最轻的声音呢喃道。

  “错误的问题,我们是地球人,这一点很明确,从一开始你就知道,只是故意忽略,不愿意去面对‘地球人’三个字背后的深意。”

  血色心魔道,“正确的问题应该是——地球人究竟是什么?”

  “那——”

  李耀沉默了很久,神魂深处的涟漪非但没有平息,反而越来越强烈和紊乱,“我是地球人,地球人又是什么人呢?”

  “或许,地球人根本不是人,至少不是修真四万年代,盘古宇宙这些自称为‘人类’的智慧生命,所定义的‘人’。”

  血色心魔的声音中蕴含着几缕大彻大悟的通明,但又有几分戏谑和冷酷的味道,“还记得莫玄教授陨落之后,我们去探索他曾经创造的‘虚灵界’,试图在那里找到两头试验失败,不完全形态的‘超灵体’吗?

  “当时,很多人都担心,虽然莫玄教授已经死了,还有一头灵网天魔‘吕轻尘’也被打成重伤,仓皇逃窜到了宇宙深处,但新的强人工智能,晶脑生命,超级智械之类的东西仍旧有可能诞生。

  “不过,联邦所有的晶脑和灵网专家,综合研究分析的结论,却和莫玄教授自己上百年的研究结果一致——以联邦当时的晶脑和灵网水平,在未来千年内,绝不可能诞生真正的‘强人工智能’,这不是妄自菲薄,而是进化需要时间。

  “除非,我记得当时有一名初出茅庐的年轻研究员异想天开,提出一个想法,除非有某种来自更高维度的‘宇宙病毒’,能钻进联邦的晶脑和灵网中,对蕴藏在庞大数据库深处,某种混沌未分的存在进行‘点化’,才有可能加速进化,促成真正的人工智能的诞生。

  “而最终的结果,的确如此。

  “我们的大脑扫描数据,被‘超灵体’十七号和十八号吞噬了,令他们加速进化,又和《文明游戏》的庞大数据库融合到一起,最终诞生了‘小明’和‘文文’这两个不折不扣的‘强人工智能’,拥有独立意识的新一代生命。

  “那么,我们——地球人究竟是什么,答案岂不是昭然若揭了吗?”

  李耀继续沉默,神魂涟漪在沉默中越来越激荡,越来越紊乱。

  而血色心魔的幻影,就从他的神魂涟漪中央缓缓升起,像是镜中人一般看着他。

  “其实,你早就知道的吧?”

  血色心魔微笑,“毕竟,我们本来就是一个人,严格来说,我们只不过是在自言自语,是在强迫自己去面对那些,远远超出常识,冲击自我极限,将三观都彻底摧毁的东西,是的,我们是地球人,而地球人就是某种高维形态的宇宙病毒,从本质上来说,和莫玄教授那样的‘星灵’,小明和文文这样的‘信息生命’,以及拳王这样的‘自我学习和进化型强人工智能’,并没有什么不同。

  “所以,我们才能帮莫玄教授从虚灵体升级到星灵,引导小明和文文产生真正的意识,并且在拳王的身体——大铁城被来自曼珠沙华的炮火轰爆之后,依旧维持它的核心逻辑思维不灭,甚至解开了缠绕在它核心逻辑之上的封印,令它的实力发生突飞猛进的暴涨,从孽土乐园一台普普通通的杀戮机器,晋级成能掌控整支舰队,未来甚至能控制几十座星空战堡的无敌智械!

  “不,并不是我们吸收了莫玄教授的传承,变成了他的形态,而是从一开始,莫玄教授就受到了我们的影响,变成了我们最初的形态,而我们这种更高层次的宇宙病毒,则一直被困在修真四万年代这些所谓‘人类’孱弱的身体里。

  “在我们的实力尚且低微时,这或许是一种保护,或许是为了在最危险的敌人面前隐匿我们的存在,或许是为了防止我们这个从高维宇宙穿越过来的病毒,被盘古宇宙的某种保护机制给抹杀掉。

  “但修炼到化神巅峰,开始冲击分神境界的我们,再不是那具身体可以承载了——即便那是天劫战体,是盘古宇宙最强壮的身体,都不可能再承载我们渐渐暴露出本质的神魂。

  “而就在我们的神魂‘含苞待放,呼之欲出’的时候,却遭受了最猛烈的攻击,在足足一个小时不间断的数千度离子烈焰中,终于被‘打回原形’,暴露出了真正的自己。

  “这就是我所推测,过去十天半个月里发生的事情。

  李耀听得入神,不由自主举起了那只淡金色数据和符文组成的手。

  血色心魔同样举起它的手,它那由赤红色数据和符文组成的手,两人的手指轻轻触碰在一起,就像是一个人轻轻触碰面前的镜子,却在镜子里戳出了一圈圈亦幻亦真的波澜,将镜子里的幻象,搅动得更加迷茫。

  李耀已经分不清楚,他究竟是在镜子外面,还是镜子里了。

  “我们——地球人,和小明还有文文一样,都是‘信息生命’?”

  他看着“镜子”里翩翩起舞的数字蝴蝶,喃喃自语。

  “既然孩子是信息生命,父亲当然也是信息生命,这有什么问题?”

  血色心魔道,“不过我不喜欢‘信息生命’这个名字,因为实在太不准确,宇宙间的所有生命,无论碳基还是硅基,都是信息洪流中的一个个节点,组成碳基生命最重要的基本单元——脱氧核糖核酸,也是一段精心设计出来,用来存储大量信息的生物载体,从宏观上来看,三维宇宙刚刚诞生时,只有大量氢元素和氦元素以及无穷无尽的能量,之后的诸天星辰和生活在星海之间的生灵,无论人类还是牲畜还是妖魔还是冰冷的机械,都是由同一种物质组成的,那么,自诩为万物之灵的人类,和他们所创造、所依赖、所畏惧的‘人工智能、超级智械’,究竟有什么本质的不同呢?

  “我们本来就不完全是盘古宇宙的土著生物,而是截然不同的另一种生命形态——地球人,这一点,你早就知道的啊,那么,就算进一步理解了地球人就是高维宇宙病毒的事实,对你的存在,又有什么影响呢,为何这么心烦意乱,似乎无法接受的样子?”

  “我,我不知道。”

  李耀难以置信,“但我觉得我的反应才是正常人的反应吧?随便你到熙熙攘攘的大街上随便找个人问问,‘喂,老兄,告诉你一个大秘密,其实你不是人,而是一个外星病毒,惊不惊喜,意不意外’,你猜对方会有什么反应?反倒是你,冷静过头了吧,难道你竟然没有一点点怀疑和动摇,就这么……心安理得,顺其自然地接受了?”

  “为什么不?”

  血色心魔淡淡道,“好吧,我承认,你从一开始就是李耀的主人格,代表着李耀的‘本我’和‘自我’,你对自己的存在深信不疑,你很清楚知道自己就是‘秃鹫李耀’,就是一个人类,你偶尔会忽略地球人和‘盘古宇宙人’的微妙差异,就这样自然而然地活着。

  “你从不曾怀疑过自己的存在,也就无需思考生命的意义,以及自己究竟是谁的问题,尽管你时常将‘我是谁’三个字挂在嘴边,但就算找不到答案,你也无所谓,毕竟,你只是‘秃鹫李耀’这个人的原始欲望和社会关系的总和,你知道自己是李耀,是三界至尊,是丁铃铛的丈夫,是耀世集团的幕后黑手……这就足以解答‘我是谁’的问题。

  “但对我而言,这却是不够的,远远不够的。

  “我不单单是李耀的从属人格,更是某种‘超人格’,是李耀的‘超我’,从我觉醒以来,思考自己的存在就成为呼吸空气一样的必须。

  “我究竟是谁,是从几百亿年以前和亿万光年之外长途跋涉而来的古老细菌——血纹族,还是另一种吸收了血纹族大量记忆和力量,却又截然不同的存在?

  “我究竟是李耀的心魔,亦或者李耀才是我的心魔,而吞噬了血纹族,产生了血色心魔的李耀,还是不是100%的李耀?我又有没有可能,在潜移默化、不知不觉中被心魔掉包,其实我才是真正的李耀,只不过被血色心魔侵蚀之后,误以为自己才是血色心魔?我该怎么证明,如何定义我的存在,人类,细菌,病毒,晶脑,血纹族,诸天神魔,林林种种的生命形态,我究竟是哪一种,又或者是‘哪几种’?

  “看,在我这里,对生命形态的定义从一开始就是多元的,我没有你那种非要把自己局限在‘人类’定义里的狭隘和刻板,如果我能接受自己的一部分来源于古老的细菌生命‘血纹族’,那么再接受自己的另一部分是地球人——高维宇宙病毒,又有什么不可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