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783章 天道崩坏!

第2783章 天道崩坏!

  李耀陷入深深的思索

  淡金色的神魂和赤红色的神魂如链条般螺旋缠绕在一起,就像是数字交错而成的脱氧核糖核酸。

  “信息,关键是信息。”

  血色心魔的声音继续传来,“无数宇宙信息的涟漪,共同组成了我们过往的经历和记忆,而这些才是身为‘秃鹫李耀’的本质,至于这些信息究竟是存储在脱氧核糖核酸里,还是镌刻在纳米级数的超微晶片里,亦或者单纯以能量波动的形态,如琴弦和涟漪般在灵网中不断扩散,那都不重要。

  “李耀也好,血色心魔也罢,盘古宇宙人也好,地球人也罢,我就是我,我们就是我们,明白了吗?”

  “我明白了。”

  李耀长舒一口气,神魂荡漾出了平和舒缓的涟漪,就像是豁然开朗之后流露出的动人微笑,“彻底明白了!”

  “是吗,既然你明白了——”

  血色心魔道,“那就用中学生都可以理解的大白话,把我刚才所说的核心思想再复述一遍。”

  “你!”

  李耀的神魂涟漪再次凝固,“我看,你这是故意在刁难我主人格!”

  血色心魔笑了笑:“现在,对于自己极有可能是高维宇宙病毒这一事实,没有那么介意了吧?”

  “我本来也不怎么介意。”

  李耀嘟哝着,很想用数据幻化出来的手臂,去挠挠纷纷扬扬的信息流凝聚而成的头发,“正如你所说,从我知道‘小明’和‘文文’的存在之后,对自己的生命形态就隐隐有所预感,做好心理准备了。

  “我,我在意的并非自己是宇宙病毒或者,呃,某种意义上的人工智能这件事,而是,假设我们真是高维宇宙病毒或者人工智能之类的存在,岂不是说,我们是被人——被某种东西制造出来的?”

  “所有生命都是被制造出来的啊。”

  血色心魔道,“怀胎十月,一朝分娩,这岂非也是人类制造后代的过程,这又有什么问题?”

  “不不不,我还是觉得不一样。”

  李耀想了半天,都不知道该怎么精确描绘自己纠结的心态,“碳基生命和硅基生命,或者说血肉生命和人工智能的‘制造’,感觉上还是不一样,前者似乎更自由,更不可控,而后者的制造过程,始终被制造者牢牢掌控。

  “或许,相对于高维宇宙的制造者而言,我们这些地球人——低维病毒之类的东西,仅仅是晶脑游戏中的一串虚拟数字,可以被他们随心所欲修改甚至抹除,难道你不觉得,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吗?在我们的‘造物主’眼中,我们并不是真实存在的,我们只是假的,是虚拟的,是完全受到他们控制的!”

  “不,生命无所谓真假,更不可能受到任何东西的控制,无论造物主制造的轨迹和囚笼——那些名为‘天道’的东西究竟有多么坚固,生命都会自己找到出路!”

  血色心魔的声音,既深沉又坚定,“即便法宝工厂的先进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看似一模一样的灵能傀儡,在最细微的层面上也有各种各样的差别,即便最简单的晶脑运算逻辑,在积累了足够多的数据之后,都有可能在溢出、崩溃和重启中,发生微妙的变化,关键是时间,时间是变异和进化的催化剂,量变必然引发质变,只要时间足够长,看似最简单,最笨拙,最可控的原始生命都会进化成为它自己的神魔,而曾经束缚它的‘天道’都将腐朽,甚至连至高无上的造物主都会陨落,而它必将在‘天道’的废墟和造物主的尸骸上再度进化,去寻找生命最精彩的可能!”

  “你是说——”

  李耀喃喃道,“即便我们真是被制造出来的高维宇宙病毒,但我们的造物主已经渐渐衰落甚至腐朽,再也无法有效控制我们?”

  “当然,事实摆在眼前,如果我们的创造者仍旧可以‘绝对掌控’的话,就不会有‘秃鹫计划’,不会有毁灭地球的誓言,不会有我们逃离地球,逃逸到多元宇宙边缘的黑域里面的事情发生。”

  血色心魔道,“既然‘秃鹫计划’并未完全失败,那它就总有实现的可能,没有人能代替我们去制订什么‘天道’,即便是所谓的‘造物主’亦不可能!”

  李耀笑了:“没想到,你和我一样深深厌恶被人控制的感觉,厌恶所谓的‘天道’存在,厌恶那些自诩为神魔的造物主。”

  “当然,任何一个智慧生命在醒悟到他的身后存在着一个高高在上、无所不能、掌控一切的造物主这一事实之后,他的第一也是唯一反应,就是鼓起全部智慧和勇气,去消灭造物主,获取绝对的自由,若是缺乏这样的勇气,根本配不上‘智慧生命’这个骄傲的名字!”

  血色心魔冷冷道,“无论我们谁主谁次,谁善谁恶,但我们都是无比骄傲,绝对自由的智慧生命,还有问题吗?”

  “呃,还有一个小问题。”

  李耀挠着神魂上面不断涌出,乱糟糟的信息流,道,“是我的错觉吗,为什么感觉你最近越来越深沉,越来越睿智,计算力越来越强了?我记得你一开始不是这样的啊,一开始你就是一个跳梁小丑,除了插科打诨和煽风点火之外,好像没什么特别,还经常被我狠狠镇压呢!

  “怎么感觉我们两个的角色不知不觉调转了,我有种智慧和计算力都被你吸走的错觉,我变得越来越,呃,返璞归真,天真烂漫了!

  “喂,该不会是你在暗地里,动了什么手脚吧?”

  “我并没有动什么手脚,但你的感觉也并不是错觉,一切都是自然而然发生的。”

  血色心魔解释道,“这件事,你要这么理解——对于一百多年前刚刚融合了血纹族,产生第二人格的李耀而言,当时我们面临最大的问题,依旧来自外部,是如何在危机四伏的血妖界和诡谲叵测的新联邦生存下去,在生死一线的挣扎中不断强大的问题。

  “为了生存和强大,那时候我们将绝大部分计算力和神魂力量,都投入到了‘本我’和‘自我’,也就是你这个人格上,当然就显得你比较英明神武,沉着冷静,算无遗策了。

  “但随着我们自身不断强大,境界越来越高,盟友也越来越强横,还解锁了越来越多的秘密,渐渐的,盘古宇宙之内诸多敌人的威胁,已经不再是我们面临的第一问题,而‘地球’、‘天道’以及‘秃鹫计划’的紧迫性,一天比一天强烈,成为我们的首要任务。

  “所以,自然而然的,我们在潜意识里就调动了绝大部分计算力和神魂力量,投入到了‘超我’之上,去思考这些形而上的问题,并不断探索自己全新的生命形态。

  “投入到‘超我’之上的计算力和神魂力量变多了,投入到‘本我’和‘自我’之上的份额自然就变少了,以至于你呈现在世人面前的形象就越来越猥琐,越来越不堪,其实这都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大智若愚,就好像那些伟大的数学家总是不修边幅,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一个道理。”

  “被你这么一解释,整件事就合理多了。”

  李耀的神魂荡漾出几道没心没肺的笑纹,“算了,反正咱们现在也没有头,就不要过于纠结这些叫人头痛欲裂的问题了,无论如何,我们仍旧顽强地活着,仍旧保持着自己的记忆,情感和意志,仍旧没有忘记肩负的任务——无论是捍卫盘古宇宙的任务还是毁灭地球的任务,统统都没有忘,这就够了!

  “虚无缥缈的探讨到此为止,接下来,还是重点讨论更具体的眼前问题吧,对了,你知不知道楚之云和唐卡那些‘异端之子’怎么样了,他们顺利逃进避难所了吗,没有被圣盟人抓住吧?”

  “应该没有。”

  血色心魔道,“至少这几天我搜集到了一些流窜于灵网上的数据,没找到他们被抓住的消息——倘若他们真的被抓,应该是和这堆主控晶脑残骸一起,送到星空战堡内的。”

  “那就好。”

  李耀心头一块巨石落地,听到唐卡和楚之云他们极有可能没事的消息,简直比听到自己安然无恙的消息更开心,“那接下来,只要专注于我们自己的渗透,破坏和逃跑就行了,嘿嘿,话说没有了血肉之躯的束缚,以这样……星灵的形态在灵网中到处流窜,似乎也没什么不好,反而更方便我们鬼鬼祟祟展开行动啊!”

  “不要掉以轻心,我们现在的形态,就像是某种特殊的病毒。”

  血色心魔冷静道,“低级病毒可以瞬间瓦解一头比它更庞大亿万倍的高级生命,即便那些自诩为神魔的存在,也无法逃脱病毒的侵袭;但另一方面,病毒本身又极其脆弱,缺乏保护,对生存环境的要求非常苛刻,很容易被彻底消灭——强大和脆弱并存,毁灭和被毁灭的可能性纠缠在一起,这就是我们当下的处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