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787章 杀戮天女,楚之晓!

第2787章 杀戮天女,楚之晓!

  虽然长达百年的剖析和研究,都无法彻底弄清楚“异端失控”的起因,但至少神心会这个组织,伴随着楚之灵的陨落,也灰飞烟灭,销声匿迹了。

  整整百年,它都是圣盟高层的重点防控对象,稍有复苏的苗头,立刻投入大量资源和最精锐的力量,狠狠镇压,彻底斩杀。

  因此,百年间圣盟内部产生了林林种种不下一百个小型异端结社,但神心会从未东山再起过——直到两三年前。

  两三年前起,百年的平静被打破,神心会死灰复燃,变得更加狡诈和隐秘,不但逃过了异端审问局一次又一次的搜索和围剿,甚至有隐隐将几十个不同的小型异端结社凝聚到一起,演变成叛乱狂潮的迹象——或许是在帝国反击战中,圣盟一口气丢掉了几十个大千世界,即便是“准蜂群文明”,亦对整体结构造成重创,在肌体内部引发动荡,给予这些异端可趁之机吧?

  圣盟高层急于在和帝国人展开战略决战之前,就彻底解决死灰复燃的神心会,但这一次,白费了整整两年时间,却连神心会新一代的首领究竟是谁都不知道。

  有人说,神心会的新首领正是当年的楚之灵,当年她根本没死,只不过是躲起来闭关修炼,接受真神的教导,在百年后“重生”了。

  还有人说,神心会的新首领是楚之灵的后裔,甚至是一名悄悄逃跑的“魔童”,是“魔童项目”出了纰漏,自酿苦果。

  然而,李耀从“魔童项目”的机密文件中,却找不到支持这两种猜测的证据,一百年前的神心会首领楚之灵肯定是死得干干净净,而在李耀大肆破坏之前,“魔童项目”也没有出过任何纰漏。

  万般无奈之下,负责调查和消灭神心会的“清扫者”,只好给神心会这位神秘莫测的新首领取了一个代号。

  他们称呼他为——“傀儡王”。

  “傀儡王吗,真有意思。”

  李耀喃喃自语,“能够潜伏在圣盟内部至少两年,策划和煽动了一系列的骚乱事件,却始终没有被圣盟人追查到真正的身份,依旧在黑暗中逍遥快活,这家伙都算是盘古宇宙的顶级强者之一了,真想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

  “如果你是抱着和‘傀儡王’狼狈为奸,一起祸害圣盟的话,那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

  血色心魔道,“敌人的敌人,未必是朋友,就好像联邦的敌人是帝国,帝国的敌人是圣盟,但圣盟绝不可能成为联邦的朋友,一个道理。

  “如果说,百年前楚之灵的神心会,还带着几分革新和进步的色彩,是可以沟通以及合作的对象,那百年后的神心会,已经被‘傀儡王’改造得面目全非,手段更加隐秘、卑劣和血腥——看看‘傀儡王’宣告神心会卷土重来所制造的一系列案件,这家伙为了某些不足为外人道的目的,是绝不吝啬将整整一艘星舰的人,无论‘工蜂’、‘兵蜂’还是祭司阶层,统统干掉的!

  “所以,如果你以为心急火燎找到‘傀儡王’,就能说服他赞同你的大道,大家一起轻松愉快地对抗至善上师,这么一厢情愿,就未免太幼稚了。”

  “唰唰唰唰!”

  一幅幅鲜血淋漓,惨不忍睹的画面从李耀的神魂上空掠过。

  都是神心会这两年在圣盟内部造成的各种破坏。

  的确如血色心魔所言,“傀儡王”和“楚之云”完全是不同风格的两个“教主”。

  傀儡王为了彰显自己和神心会的存在,是绝不吝啬大开杀戒、血流成河的。

  “这家伙……”

  即便李耀强迫自己变得铁石心肠,习惯圣盟人极端到“非人”的手段,但一副副血肉模糊、触目惊心的画面,仍旧引发了他神魂最深处的不快。

  如果说,至善上师惨无人道的虐杀,还是为了某种“实验”和“研究”的目的,那“傀儡王”制造的尸山血海,就真不知是为了什么。

  或许,百年前后的神心会,根本是截然不同的两个组织,只不过是傀儡王冒用了楚之灵的名义而已。

  这不是一个可以结交的盟友。

  但李耀始终都要找到一个“借力点”才行。

  沉吟许久,他的神魂波纹再次跳跃起来。

  “把你搜集到有关‘魔童项目’,‘清扫者’以及‘傀儡王’的所有资讯都排列出来,然后寻找其中重叠的数据。”

  李耀对血色心魔道,“咱们找找看,有没有什么资讯,是和这三者都有密切关系的!”

  “……好主意,可以试试看。”

  这一次,血色心魔出奇地没有反驳李耀,而是将自己赤红色的神魂涟漪释放到极限,从一缕缕荡漾的波纹中,溢出了无数符文和数据。

  唰唰唰唰!

  无穷无尽的数据凝聚成三个巨大的漩涡,漩涡一边高速旋转一边互相吸引,当他们终于重叠在一起时,其中互相关联和几乎一致的数据便跳跃出来,像是浪潮般涌入了李耀的神魂中。

  李耀的视界之中,立刻出现飞流直下三千尺的信息瀑布,而他也在漫长的数据检索中,捕捉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

  那是一个身穿军装的女人的三维立体虚影。

  如同终日佩戴着冰霜面具般毫无表情的脸,即便眼珠也像是黑白两色,看不出半点情绪波澜,叫人一眼望去,分不出她究竟是真人,还是覆盖着一层仿生皮肤的灵能傀儡,垂挂到耳边的紫色短发或许是她身上唯一彰显个性的东西,除此之外,她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进的毁灭气息。

  然而,令李耀感兴趣的却不是她的气质,而是她的样子。

  “这不是楚之云吗?”

  这个三维立体虚影塑造出来的女人,和唐卡心爱的班长楚之云几乎长得一模一样,当然,更加成熟和健美,就像是一个加大号的班长。

  伴随着三维立体虚影滚滚而出的,还有大量她的身份信息,以及血色心魔搜集到所有数据中,和她相关的一切资料。

  楚之晓,第十九代魔童,魔童项目的子项目——杀戮天女计划,神佑军少校,清扫者,夜叉小队。

  一个个词条在李耀的视界内浮现出来。

  原来这个名叫“楚之晓”的女人真是唐卡他们班长生理意义上的姐姐,她和周秀云、楚之云一样,都拥有同一个母亲,也就是百年前的神心会长楚之灵,他们都是魔童。

  楚之晓比楚之云大好几十岁,她是第十九代魔童,而楚之云则是第二十九代魔童,但这并不意味着她的“型号”就比楚之云落后,两者的诞生,是为了截然不同的两个研究方向。

  在唐卡的班长楚之云身上,研究者希望她能100%模拟昔日楚之灵的一切,从思维模式到行为习惯,能成为“楚之灵复制体”就再好不过。

  而在第十九代魔童身上,研究者却将楚之灵的生命种子,和圣盟最忠诚也最强大的战士的基因结合,希望能制造出一个“战斗力最大化”版本的楚之灵出来。

  身为“圣巡使”,楚之灵的个体战斗能力原本就极其强悍,而再植入大量战斗基因,并且用各种丧心病狂的方式来激活和调制,究竟会产生何等毁天灭地的怪物,实在很难想象。

  李耀不知道“魔童项目”那些疯子,究竟为什么要培育出这样的怪物来。

  想破了脑袋,也只想到两个可能。

  要么,研究者想知道“在最坏的情况下,出现一个武力和蛊惑能力都达到极限的异端,究竟是什么样子”,并且根据第十九代魔童所制造的破坏,拟定相应的防控预案。

  要么,研究者在尝试,“用圣盟最忠诚、最强大的战士基因,是否能抑制住楚之灵基因中潜在的失控因素”。

  总之,“杀戮天女”项目,的确是魔童项目的无数子项目中,最危险的一个。

  以至于第十九代魔童在测试出战斗力的峰值之后,从第二十代魔童开始,就不再强行要求战斗力,甚至有意无意削弱魔童的战斗力。

  或许,当年曾经发生过十分可怕的失控事件,即便研究者早有准备,依旧造成了惨重的破坏。

  而绝大多数代号第十九代魔童,也在“成熟”之后不久,就因为力量过载等等原因,纷纷报废和销毁掉,甚至还在胚胎状态时,就承受不住过于狂暴的力量,直接枯萎了。

  直到今天,只有一名第十九代魔童幸存下来。

  那就是在李耀的视界内缓缓旋转的三维立体虚影的主人,异端审问局下属,清扫者组织,第九调查机动队,“夜叉小队”的队长,代号“少校”的楚之晓。

  “和楚之云一样,在圣光学院中以‘班长’的身份不断成长,在渐渐暴露出‘杀戮天女’的特质之后,又被送到浮空战堡内进行惨无人道的研究,几乎所有同伴都在研究中凄惨地死去,或者力量失控,在瞬间燃尽了璀璨的生命力,化作一团灰烬,唯有她侥幸活了下来。

  “一次次被洗去记忆,又一次次接受更残酷的强化实验,试图刺激更深层次的洪荒基因觉醒,最终,成为类似‘终极兵器’的存在。

  “这一次,再度被洗去记忆之后,进行各大范围内的实验,被送到圣盟的正规军‘神佑军’中,以‘少校’的军衔,活跃在帝国反击战的战场上,给帝国人制造了无数麻烦。

  “等到帝国反击战后期,双方没什么硬仗可打,又从前线召唤回来,再度清洗了部分记忆,解除军籍,加入异端审问局,成为一名‘清扫者’,还是臭名昭著的‘第九调查行动队’的队长,专门负责追查神心会和傀儡王的案件。

  “等等,楚之晓自己不就是神心会上一代首领楚之灵的女儿,随时都有可能失控的‘实验体’吗,用上一代首领的女儿去追查这一代的首领,这算什么,以毒攻毒,新的实验?

  “总之……这女人的人生,还真是烂透了啊!”

  李耀的神魂波澜,从未如此尖锐,尖锐如同链锯剑上疯狂颤抖的锯齿。

  这个名叫“楚之晓”的女人,岂非也是另一种形态,生不由己的“缸中之脑”?

  人类的命运,不该被如此设计,如同伤痕累累的傀儡一般,任人摆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