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790章 饕餮之城

第2790章 饕餮之城

  “就是这个了吧,灵磁对抗加强型蜘蛛战车,灵活机动,体型适中,参与了几乎每一次夜叉小队的行动,又拥有足够强大的晶脑,足以暂时承载我们的神魂。”

  “但它是圣盟最尖端的实验型号,侵入难度一定很高,也极容易被人察觉。”

  “难度越高才越刺激,不然呢,难道真的去入侵全自动抽水马桶吗?”

  “也是,那现在夜叉小队在什么地方,他们日常使用的蜘蛛战车又在哪里?”

  “啊,夜叉小队刚刚在一次任务中遭遇大爆炸,好像全员都有些受伤,正在清扫者组织的总部休整,他们的蜘蛛战车也在维修车间里强化升级,距离这里,并不太远。”

  “太好了,计将安出?”

  “首先,我们要找到普通型号的蜘蛛战车设计图和其晶脑结构图,并搞清楚它的操作系统和防御体系,进行数百次虚拟演练,破解其中的漏洞;然后,我们要在这具晶脑残骸中设置一些故意暴露的‘蛛丝马迹’,因为圣盟人知道我们曾经通过主控晶脑,控制了整座浮空战堡,我们必须让他们误以为,我们是使用普通的晶脑入侵技术办到的,而且在浮空战堡坠毁的瞬间,我们的神魂就逃之夭夭了;最后,我们还要设置几道陷阱,一些‘逻辑炸弹’,让对方在将这具晶脑残骸大卸八块的时候,引发短暂的数据溢出、防御崩溃甚至灵能过载之类的问题——这些问题不足以致命,却可以掩盖我们‘跳荡’的痕迹,当对方手忙脚乱解决我们布设的‘逻辑炸弹’时,就是我们移形换影,更换全新‘载体’的最佳时机!”

  “很好,那就开始吧!”

  一瞬间,李耀和血色心魔的两道神魂,犹如蝴蝶的两扇翅膀般舒展开来。

  随着神魂涟漪一圈圈地扩散,一片全新的天地缓缓呈现在他们的视界中,无数声音,无数画面,无数淡金色和赤红色的信息流,犹如细微的沙粒组成了绚烂多彩的大千世界,他们仿佛可以“看到”自己所处的晶脑研究室,在研究室和外面甬道上进进出出的研究员,以及这些研究员不断散发出来的脑电波涟漪,还有研究室之外,由灵网波纹组成的,更加宽广和精彩的新世界。

  “网络无比浩瀚。”

  李耀微笑着,心中想到,“又有谁能够……阻止我?”

  ……

  三天前,圣盟主力战舰“追光号”的尾部,底层动力舱。

  追光号是一艘拥有五百年历史,老掉牙的古董战舰,放在联邦或者帝国,早就应该报废掉,或者移交给地方武装以及运输舰队。

  但是,洪荒技术的高效可靠,以及圣盟人对星舰居住环境近乎于零的要求,令它在无数次修修补补之后,依旧顽强挣扎在冰冷的星海中,为了“众神的光辉”而战。

  为了推动它超过五千米长的庞大身躯超高速冲刺和灵活转向,在它周身遍布着密密麻麻的工质推进器,再加上灵能护盾和各种能量武器要消耗的天文数字的能源,多次维修和强化的动力舱几乎占去了它尾部的所有空间,那些直径几米到几十米粗的管道错综复杂地纠缠在一起,既像是一窝钢铁巨蟒的巢穴,又像是冰冷的森冷,更像是一座长满了铁锈的立体迷宫。

  因为材料老化,年久失修,从无数管道的拐角处“嗤嗤”喷射出高热的蒸汽,令动力舱终年沉浸在若有若无的迷雾中,又像是一片寂静的山岭。

  而这些蒸汽在冷冻凝结之后,又会化作一滴滴的小水珠,从重力场塑造出来的“上方”落下,恰似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

  小雨和迷雾,铁锈色的迷宫,还有迷宫底下穿着灰色雨衣,佩戴着防毒面具,即便摘下面具也同样面无表情的战舰兵和维修工们,构成了追光号,不,是所有圣盟古董战舰的动力舱中,永恒不变的“风景”。

  “少校”楚之晓蹲在最高处的一根横向管道之上,怔怔看着闪光的“雨丝”不断落入下方灰色的深渊,落到那些小灰点一样的“兵蜂”和“工蜂”身上。

  她喜欢这种感觉,喜欢小雨轻轻散落在她的皮肤上,让她感觉到滴滴答答、淅淅沥沥、淋淋漓漓的感觉,这感觉让她觉得自己真真切切地活着,所以,即便不是真正的“小雨”,又有什么关系呢?

  “一万四千五百二十二,一万四千五百二十三……”

  楚之晓在数,究竟有多少枚雨点,滴落到自己身上。

  “少校,救救我,少校,救救我,救我……”

  那个声音又一次在她脑域深处浮起,说不出的哀怜和绝望,眼前纷纷扬扬的雨点和迷蒙的雾气,似乎凝聚成了一个身穿白裙的小女孩,向她张开了无助的臂膀。

  楚之晓微微皱眉,幻觉和幻听都烟消云散,犹如水滴消融在雨幕里。

  她看着雨丝,愣了很久,轻轻骂了一句——她忘记自己究竟数到哪儿了。

  “少校!少校!”

  这一次,耳道深处的超微振动晶片,真的传来了缺乏抑扬顿挫,如金属摩擦般的声音,“我们已经抵达现场,你在什么地方,是否监控住了全场,我这就把动力舱的全部地形数据和追光号的所有舰载人员信息,统统传输到你的蜘蛛战车上,请准备接收。”

  是“七星”,这七个烦人的小鬼。

  楚之晓扭头看去,她身边的管道上还趴着一台颤颤巍巍的蜘蛛战车——虽然号称“全地形”,既有三百六十度转向的反关节肢体,又有转速奇快的滑动轮,但这种辅助用灵能傀儡仍旧不适合如人类般灵巧地在立体迷宫内爬上爬下,这长得圆滚滚如马桶般的家伙使劲收缩着六条肢体,试图抱住滑溜溜的管道,背后的指示灯还急促闪烁,表明它正在接收大量数据,一副手忙脚乱,一不留神就会掉下去的样子,别提多么滑稽。

  楚之晓的嘴角,勾起一抹冷冷的弧度。

  “走吧,红猪,休息够了。”

  代号“少校”的女人从上百米高的通风管道上方站了起来,眯起眼睛,张开双臂,尽情感受着动力舱上方毫无规律的冷风乱流,随后,轻轻一跃,跳了下去,还没忘用脚尖一勾她的蜘蛛战车“红猪”,和她一同跌落,灰色的迷雾里。

  蜘蛛战车明明是冰冷的机械,却在半空中显露出某种比圣盟人更加鲜活的“情绪”,它的六条肢体拼命颤动着,似乎要抓住身边随便什么东西,镶嵌在头部纵横交错的九条导轨中的晶眼,更是一个劲儿乱转,一副被吓到六神无主的样子,叫人忍俊不禁。

  就在他们即将落地的刹那,楚之晓仿佛在虚空中踩到了某种坚实的东西,十分诡异地一个旋转,顺带提了蜘蛛战车一把,加起来质量超过半吨的一人一车,犹如枯叶般轻飘飘地落地,没发出半点声息。

  蜘蛛战车的六条肢体依旧轻轻颤抖着,不知是从高空坠落,突然的失重干扰了它的平衡系统,还是某种“心有余悸”的反应。

  楚之晓却立刻进入了“夜叉小队队长”的角色,脸上凝结起一层灰色的冰霜,冷冷打量着周遭一切。

  从上百米的高空看,聚集在动力舱的战舰兵和维修工们和平常并没有什么两样。

  深入他们中间时,楚之晓立刻感受到了那种惶恐不安和浓烈的血腥气息。

  几乎所有战舰兵和维修工的五官都扭曲到了极点,脸上写满了惊慌失措和极度恐惧——在圣盟人而言,这是极不正常的现象。

  四周已经被神佑军、净化者以及清扫者封闭,楚之灵看到清扫者组织出动了第二和第四调查行动队,两支行动队同时出现,现在又加上他们“夜叉小队”,说明这是一起严重的异端犯罪。

  情感扫描的结果,也的确如此。

  楚之晓根本不用抬起手腕,通过随身晶脑的剧烈颤动就知道,聚集在这片狭窄空间内的情绪波动已经超过了临界点,足以引发大规模的群体性癔症,令所有宁静祥和、纯洁虔诚的战舰兵和维修工,都感染名为“情感”的病毒。

  尽管他们现在,仅仅感知到了“恐惧”这一种情绪,但这就好像大坝崩溃一样,放任不管的话,别的情绪很快会接踵而至,将他们彻底吞噬的。

  “动力舱里所有的人,无论是否接触到异端,都只能进行大规模的‘深度净化’了。”

  楚之云暗自琢磨着,目光从大队穿着防疫服的净化者身上掠过,“所以,才会有这么多净化者都聚集在这里。

  “只不过,如果不将感染的源头找出来的话,无论做多少次净化都是没用的。

  “血腥味越来越浓了,还隐隐夹杂着一股甜到发腻的味道,不过对于吃惯了合成食物的普通人而言,还真是无法遏制的香甜,这是……‘饕餮’的味道,是你吗,傀儡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