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791章 食尸鬼
  在灯光摇曳的警戒线里,两队净化者和清扫者正在对峙。

  虽然同属异端审问局麾下,一个针对魔物的净化,一个针对魔人的清扫,但有魔物往往就有魔人,反过来说,有魔人存在的地方,肯定也有大量沾染着魔气的物品,所以净化者和清扫者的工作范围多有重叠,为了权限和指挥权的问题,也会发生冲突——他们可不是毫无自主思维能力的“工蜂”,在长期接触魔物和魔人的过程中,多多少少都会受到一些影响,产生类似思维和情感的东西,至少,为了工作需要,要用计算力模拟出类似的东西。

  不过,见到楚之晓出现,净化者和清扫者的争执瞬间停止,不约而同用一种很诡异的目光盯着她,就像她是某种……浑身上下沾满了病毒的异类。

  对这样的目光,楚之晓早就习以为常。

  她拉开警戒线,径直朝血腥味最浓烈的地方走去。

  “楚少校——”

  一名清扫者步履僵硬地上来拦截,“只是一次常规的‘食尸鬼事件’,已经有四五队净化者和清扫者在这里了,似乎不用劳烦你们……夜叉小队兴师动众了吧?”

  “常规‘食尸鬼事件’吗?”

  楚之晓看都不看这名清扫者,冷冰冰道,“常规的食尸鬼事件,爆发速度可没有这么快,短短二十四小时内,就诞生了上千头食尸鬼,甚至连身为至善族的祭司阶层都牵扯到里面,这不是你们能够对付的局面,走开。”

  她伸手想要推开挡在面前的净化者。

  但还没等她的手接触到对方,对方就像是触电般跳了开去。

  楚之晓的眼眸深处,荡漾出了一抹微乎其微的波澜,面无表情,大步向前。

  前面的净化者和清扫者都像是水流被岩石分开,自动给她让出了一条道路,来到血流满地的第一现场。

  这里是助燃剂的混合室,狭小的半开放式舱室中,横七竖八躺着近十具尸体,所有尸体的咽喉、手臂甚至胸口都有明显的野兽撕咬痕迹,最惨的一具尸体甚至被掏空了五脏六腑,肋骨就像是折断的长矛般戳向天穹。

  无比血腥、令人作呕的场面,却没有令楚之晓的睫毛颤动哪怕半下,她冷漠的目光扫过了所有残缺不全的尸体,厚底军靴在血泊中满不在乎地踏了过去,一步一个血脚印,朝后面的舱室走去。

  后面的舱室中,似乎关押着一头凶悍绝伦的野兽,不断发出残暴的吼叫声,还有“咣咣”的撞击声,厚达数寸的舱壁,都被它撞出了一块块凸起。

  “情况如何,是‘食尸鬼’吗?”

  楚之晓还没跨进第二间舱室,忽然问道。

  “没错,的确是中了‘饕餮病毒’,变成食尸鬼的可怜虫,而且从他们的力量增幅以及凶性来看,还是某种升级版本的饕餮病毒,传染性、致命性以及威胁性,都大幅提升了。”

  第二间舱室内,传来一道异常醇厚的声音。

  如果人的长相是由声音来决定,那这把声音的主人,一定是个俊美无俦的绝世美男了。

  然而,从四周净化者和清扫者活见鬼的表情和如临大敌的姿态来看,仅仅十秒钟之前,第二间舱室内,根本不该有人的。

  楚之晓走进第二间舱室时,首先看到的是被手臂粗细的锁链死死捆绑住,封印在角落里的一头……怪人。

  它——他身上依旧穿着破破烂烂的战舰兵制服,但制服下面的皮肤已经变成滚滚发烫的深红色,一条条粗大的青筋隆起,从四肢向他的腹部聚集,令他的腹部畸形膨胀,就像是怀胎十月的孕妇。

  他混浊的眼睛里再没有半点虔诚和服从的味道,却像是退化成了饥肠辘辘的野兽,大脑被原始欲望彻底占据,龇牙咧嘴,喷出口水。

  看他垂涎三尺的样子,似乎对楚之晓散发出来的“肉香”非常感兴趣,想要扑上来狠狠撕咬一口,但他偏偏被锁链捆住,百般挣扎都无法逃脱,急得他狂性大发,嗷嗷乱叫,一头头朝舱壁的钢板上撞去,撞得头破血流,一塌糊涂。

  令人头皮发麻的一幕发生了!

  他在舱壁上撞出大团血浆之后,竟然被自己鲜血的味道吸引,伸出舌头,无比贪婪地舔舐着自己的血液,将每一滴鲜血都舔得干干净净,兀自不满足,再次把脑袋一甩,“咣”一声,重重撞在墙上,撞出大团血浆,继续舔舐。

  看样子,倘若无人阻止的话,他可以这样一直撞击,一直舔舐,直到活活把自己撞死或者吞噬殆尽为止!

  任何一个正常人,见到如此诡异的场面,都应该发出刺耳尖叫。

  但这间舱室中除了怪物之外的两个人,无论“少校”楚之晓还是另一名面若冠玉、目似朗星,比声音更加“俊美”的中年男子,距离圣盟、联邦和帝国三股势力的“正常人标准”,都有十万八千里的距离。

  楚之晓只看了那头“食尸鬼”一眼,就失去了兴趣,扭头看着英俊潇洒,长发飘飘的中年美男子——此君正是夜叉小队的四大核心成员之一,以头脑清醒、记忆完整的姿态,加入圣盟的修仙者,“黑梦”云海心。

  “我刚刚潜入这家伙的大脑中去过了,看到了过去二十四小时内,在动力舱中发生的事情,的确是‘饕餮病毒’爆发的典型场景,只不过比以往的病毒爆发更快速和凶暴。”

  云海心的双眸之间,始终萦绕着一团淡淡的黑雾,令他真正的眼眸和情绪都藏匿在黑色的梦幻中,他道,“而且,追光号上的三名祭司之一,也的确变异成了‘食尸鬼’,以往的饕餮病毒,可没有这么致命的传染性,连你们最‘圣洁’,最‘坚定’的祭司阶层,堂堂的至善族,都沦为了它的奴隶,哈哈!”

  楚之晓忽略了云海心话语中浓到毫不掩饰的讥讽之意,陷入了沉思。

  最近一两年间,才在圣盟的各个星球和各支舰队上大肆传播开来的“饕餮病毒”,并非一种真实存在的病毒,而是直接作用于人脑的“精神毒品”。

  相对于真人类帝国的“魔人”而言,圣盟人拥有奇妙的心电感应和脑电波共振能力,每天早晚都会定时敞开自己的脑域,沐浴在圣光之下,包括大量简单的命令,都是通过脑电波直接传输。

  这样的沟通方式和社会结构,也意味着他们的大脑更脆弱,更容易遭到居心叵测之辈的入侵和干扰,只要有一名圣盟人的大脑遭到了入侵,在圣光仪式上,所有人都开放脑域,就极有可能交叉感染,演变成大规模的情感和病毒爆发。

  “饕餮病毒”,就是直接作用于大脑,刺激神魂深处原始欲望的精神毒品,更准确说,它刺激的是人类的“食欲”。

  当这种隐秘而致命的精神毒品,通过灵网或者心电感应或者直接催眠等等方式,被植入人脑之后,就会开启圣盟人被压抑许久的食欲。

  一开始,“饕餮病毒”会欺骗人的味蕾和味觉神经,令人从味如嚼蜡的合成食物中品尝出龙肝凤髓,珍馐佳肴的味道。

  可想而知,对喝了一辈子没有味道的浆糊的圣盟人而言,这种味蕾突然爆炸的感觉,是多么销魂蚀骨的感受。

  这些可怜的圣盟人往往在一瞬间就被“饕餮病毒”俘虏,沦为了食欲的奴隶,但是和所有毒品一样,这种精神毒品同样存在着越来越“不过瘾”的问题,他们食髓知味,越陷越深,越是吞噬,越是不满足,越是不满足,就越要吞噬越来越多的食物,到最后,精神毒品的刺激渐渐消退,无论吞噬多少合成食物,都无法从里面再品尝出半点甘甜鲜美的滋味,而这时候,嘴巴已经被“饕餮病毒”惯坏了的人们,是绝对无法再忍受合成食物的单调乏味的。

  此时,他们对众神的信仰和对至善上师的敬畏,早已被肚子里的饕餮摧毁和吞噬,他们再不顾忌一切法则和教诲,不择手段都要找到更加新鲜和甘美的食物——真正的食物,而不是一坨坨黏糊糊的排泄物!

  很不幸,在绝大多数资源匮乏的星球和星舰上,特别是在底层“工蜂”和“兵蜂”能接触到的范围内,只有一样东西,称得上是“鲜美的食物”。

  那就是彼此的血肉之躯。

  就这样,“食尸鬼”诞生了。

  大脑被“饕餮病毒”深度侵蚀和麻痹,意识被强烈的食欲控制,见人就咬,见肉就吃,吮吸鲜血,咀嚼骨头,吞噬内脏,在鲜血淋漓的吞咽中获得无与伦比的快感——这就是饕餮病毒的可悲受害者,食尸鬼的典型形象。

  毫无疑问,“饕餮病毒”就是神心会的新首领“傀儡王”制造出来,用来颠覆圣盟的邪恶武器。

  而且在短短一年内,傀儡王还在不断改造和升级“饕餮病毒”的破坏力。

  从最初仅仅令人食欲大增,嗜血如命,到后来能瞬间引爆人体的肾上腺素分泌,令几十年的生命力都在短短瞬间燃烧殆尽,将人变成力大无穷,速度奇快,爪牙锋利的怪物,一次次触目惊心的“食尸鬼爆发事件”,都是傀儡王的杰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