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792章 鲜血迷宫

第2792章 鲜血迷宫

  以往“饕餮病毒”的传染,仅仅局限在普通的“兵蜂”和“工蜂”群体中。

  这些大脑被多次“净化”到一片空白,如稚童般天真和单纯的家伙,最容易遭到各种精神毒品的侵袭。

  但随着“傀儡王”的多次实验和变异,“饕餮病毒”的毒害对象渐渐从普通圣盟人升级到了特殊职业者,如清扫者,净化者,潜伏者和神佑军的中低阶指挥官,统统无法幸免。

  而这一次,蜕变成食尸鬼的最高级别圣盟人,竟然是一名祭司。

  几乎所有祭司,都是由血脉纯净,信仰坚定,思想圣洁的至善族担任,负责为大量圣盟人进行“圣光仪式”,监控成千上万人的思想动态,防范无孔不入的天魔,是一个作战单位的核心。

  以追光号为例,偌大一艘战舰上,总共只有一名“大祭”和两名“小祭”,他们的地位甚至比舰长、大副和火控官更高,属于真正的管理者。

  现在发生的案件却是,其中一名“小祭”感染了饕餮病毒,堕落成某种……强化变异版本的食尸鬼,并且将他的顶头上司,唯一一名“大祭”的手指和整张脸都啃噬殆尽,又一路播撒病毒,逃窜到了动力舱的深处。

  这是十分罕见的至善族被感染事件。

  亦是“夜叉小队”这支轻易不会出动,被诅咒的黑色战队,第一时间降临“追光号”的原因。

  “要我说啊,还是你们这些圣盟人,实在太蠢了。”

  依旧保持着修仙者的骄傲和帝国人的记忆,“黑梦”云海心醇厚的声音里,无时无刻不带着冰冷的讥讽之意,“有道是‘食色性也’,又有句话叫‘堵不如疏’,食欲和品尝鲜美食物的享受,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本能,怎么可能禁止得了?就算你们从一出生就只吃这些味如嚼蜡的糊糊,但也只能勉强压制住你们的味蕾而已,一旦味蕾被打开,就像是洪水泛滥,一发不可收拾,根本阻挡不住的。

  “什么至善族,什么祭司,呵呵,一品尝到人肉甘美的滋味,还不是把所谓信仰和忠诚都抛到九霄云外?

  “如果一开始就和我们修仙者一样,尝过了所有珍馐佳肴的滋味,有了‘免疫力’,再怎么感染饕餮病毒,也不可能对人类的血肉,如此痴狂了吧?”

  几名净化者和清扫者的小队指挥官,正好跟在后面挤进狭小的舱室,云海心肆无忌惮的大逆不道之言,令他们纷纷呆滞起来,不知该如何应付。

  他们的呆滞,令云海心更加兴奋。

  就好像他以一名修仙者的身份陷落在圣盟深处,全部的乐趣,就只有“欺负”这些傀儡了。

  “何必故作震惊?”

  云海心笑得愈发灿烂,就连遮蔽在眼前的黑色迷雾都短暂稀薄,露出一双清澈见底又愤世嫉俗的眼睛,“难道你们心里不是这样想的吗?‘信仰最坚定的至善族,无时无刻不被圣光祝福的祭司,怎么会被血肉吸引,沦为可悲的食尸鬼,我们的信仰,我们的圣光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啊’!难道你们没这么想过?难道你们就不想品尝一下……鲜血的滋味?”

  那几名净化者和清扫者对视一眼,眼底纷纷涌动出了惊诧和恐慌的光芒,不由自主倒退了半步,挤到门口。

  “哈,你们害怕了,这说明你们不但拥有思想,更拥有细腻的情感。”

  云海心眯起眼睛,眼前的迷雾化作两道漩涡,醇厚温和的声音,充满蛊惑和邪恶的味道,“这是一个悖论——知道悖论是什么吗?你们的首领没办法用一群大脑空空如也的白痴来控制整个圣盟,进而控制整个宇宙,他们不得不启用一些……稍稍聪明些的人。

  “但只要是稍稍聪明些的人,面对错综复杂的环境,吸收了大量信息和数据,总会产生自己的思想和情感,进而对周遭一切都产生怀疑。

  “所以啊,异端审问局明明应该是对付异端的机构,但进入这个机构的笨蛋们却最容易变得聪明,变得富有情感,变得学会在圣光面前隐藏自己,变得……怀疑整个世界,‘堕落’成新的异端。

  “我能感觉到,你们就快变成异端,甚至是食尸鬼了,在这方面我很有经验,真的,我能嗅到你们大脑中传来的味道,那种竭力隐藏的,脑电波涟漪的味道——你们确定自己没有被饕餮病毒感染吗?”

  那几名净化者和清扫者脸上不断抽搐的表情,已经强烈到无法掩饰了。

  “过去三年,异端审问局的成员堕落成异端的几率是11.4%,远远超过圣盟内部任何一个机构。”

  云海心兀自不放过这些可怜的净化者和清扫者,嘴角的讥笑愈发浓烈,将那张俊美无俦的脸都撕扯得有几分扭曲,“这究竟是‘异端审问局’,还是‘异端培养学校’,真是可笑!

  “喂,你们有没有想过,其实你们仅仅是某种‘实验体’,上头把你们征召到异端审问局,就是要看你们究竟挣扎多久才会变成异端?”

  那几名净化者和清扫者,满脸玻璃碎裂,几乎崩溃的表情。

  “哈哈,骗你们的,11.4%的数字是我随口胡诌的,根本没这么回事,只是和你们开个无害的小玩笑而已。”

  云海心的笑容不变,却是用手指指自己的大脑,又放到喉咙上比划了一下,轻声道,“不过,你们在这个玩笑里的表现可不怎么样,这就意味着,你们在不久的将来,就会被我们‘夜叉小队’清扫掉了,就像是你们的前任一样。

  “看看这次,你们这些菜鸟能坚持多久吧!”

  那几名净化者和清扫者终于承受不住,彻底崩溃,从喉咙深处发出了呜咽,目光满是迷茫、怀疑和绝望。

  看样子,就算云海心不去“清扫”他们,他们都很有自我了断的意思。

  “够了,别玩了。”

  楚之晓冷冷看着云海心戏弄这些普通清扫部队的“菜鸟”,直到此刻,才淡淡道,“七星已经将详细情报、作战计划和底层反应炉区域的地形图都发送给了红猪,那名受到感染的小祭应该就躲在底层反应炉区域的核心处,不过他身边还有至少两三百条食尸鬼,注意,那是星舰真正的动力输出区域,尽量不要大动干戈。”

  “我什么时候‘大动干戈’过了?”

  云海心看着自己又细又长的十指,道,“我向来是只动口,不动手的,这句话你应该和‘巨灵’说。”

  “少废话,行动吧!”

  楚之晓扫了那几名呆若木鸡,微微颤抖的净化者和清扫者一眼,冷冷道,“你们的部队留在外面警戒,不要放任何人进出,同时屏蔽里面的一切信息和波纹传送出来,以免饕餮病毒进一步扩散,明白吗?

  “红猪,黑梦,我们走!”

  楚之晓轻轻一拍圆滚滚的蜘蛛战车,向动力舱深处掠去。

  “喂喂喂,别把我和这台傻头傻脑的蜘蛛战车相提并论好吗?”

  云海心半真不假地嘟哝着,紧随楚之晓的脚步,“你以为我也是你的宠物?”

  越往动力舱深处前进,灯光就越昏暗,破裂管道中喷射出来的蒸汽就越浓密,而蒸汽中的血腥味也越浓郁。

  他们就像是进入了被大雾笼罩的钢铁森林,很快分不清东西南北,也看不到半个净化者和清扫者的身影。

  四周传来“呼哧呼哧”的喘息声,还有又尖又细的哭泣声。

  “滴答,滴答,滴答。”

  偶尔有些水珠从高空跌落,溅射在他们的头盔和晶铠上,用手一摸,是黏糊糊的鲜血。

  楚之晓忽然停下。

  拨开前方的迷雾,半躺在地上的是一具残缺不全的尸体,半边身子几乎被啃噬殆尽。

  “啊!”

  然而,就在她蹲下去准备检查时,这具“尸体”忽然睁开眼睛,发出刺耳的尖叫,朝她扑了过来。

  “唰唰唰唰!”

  楚之晓眼都不眨,右手扬起几十道细若发丝的光影,瞬间将这头食尸鬼切割成了几十份大小均等的尸块,散落到了地上。

  “啊!

  “啊啊啊啊!”

  更多食尸鬼从迷雾中,从扭曲变形的动力管道后面,从锈迹斑斑的反应炉底下蹿了出来。

  这种“兵蜂”和“工蜂”转化而来的食尸鬼,即便用强烈的食欲将力量提升了几十倍,依旧不足以对楚之晓这个级数的“终极兵器”造成任何麻烦,只是稍稍阻碍她的视线和脚步而已。

  楚之晓在腥风血雨中闲庭信步,如同呼吸般释放着自己的杀戮本能。

  但就在她连续斩杀上百头食尸鬼之后,四周的环境却不知何时变得诡异起来。

  原本由白色蒸汽组成的迷雾,变成了鲜艳欲滴的血色。

  四周浅灰色的管道和锈红色的反应炉,则变成了某种血赤糊拉的巨兽的五脏六腑。

  她的双脚深陷在尸山血海中,还有一双双没有皮肤,只有肌肉和骨骼的手,从血泊中伸出来,拼命拽着她的双腿,甚至像是蟒蛇般游动上来,缠绕住了她的四肢,手指则用力扒着她的晶铠缝隙,妄图钻到晶铠里面。

  “饿啊,饿啊!”

  楚之晓听到了无数鬼哭狼嚎。

  无数双猩红的眼睛从迷雾中浮现出来,直勾勾地盯着她,眼睛下面是惨白的牙齿,发出森冷的光芒。

  数千头食尸鬼从上下左右四面八方将她包围。

  甚至有些食尸鬼拖曳着自己的肠子,从半空中倒挂下来,对她露出了逆转的狞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