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794章 差之毫厘

第2794章 差之毫厘

  楚之晓充满警惕地观察四周。

  她从不相信傀儡王的动机和行为模式会如此简单。

  每次,傀儡王都是将自己真正的动机,包裹在重重叠叠、鲜血淋漓的迷宫里。

  四周只有无数被“巨灵”元寇砸得稀巴烂的尸体,以及兀自“嗡嗡”作响的反应炉。

  谢天谢地,这一型号的反应炉拥有极其坚固的外壳和非常严密的保护装置,别说从外部很难用暴力破坏,即便破坏,通往反应炉的能量输入管道也会瞬间切断,让反应炉里的高能反应缓慢衰减和停滞,绝不至于发生剧烈的爆炸,对整艘星舰都造成不可挽回的影响。

  否则,傀儡王只要控制一批食尸鬼,就能引爆整艘星舰了。

  “引爆星舰……”

  楚之晓眯起眼睛,她嗅到了阴谋的气息。

  来回检查食尸鬼的尸体,可惜所有尸体都被轰成烂泥,根本没有查探的价值。

  “七星,把外面尸体的三维立体图像发送给我,不管食尸鬼还是受害者的尸体都要,每一个细节都别错过!”

  楚之晓通过蜘蛛战车,向外面的同伴发出命令。

  不一时,蜘蛛战车背后的指示灯飞快闪烁,一束束无影无形,犹如透明神经般的细线接驳到了她的太阳穴上,一副副栩栩如生、触目惊心的画面,凭空出现在她的视网膜上。

  楚之晓聚精会神,用凌厉的目光,扫描着一具具尸体。

  扫描了几十具尸体之后,她发现了蹊跷。

  “有不少尸体的眼珠和手指都不见了。”

  这是理所当然的。

  既然浑身上下都被啃噬得千疮百孔,眼珠和手指又怎么能幸免。

  而且,在食尸鬼而言,眼珠是滋味最“鲜美”的食物,手指又是最容易啃噬的部位之一。

  绝大多数“食尸鬼事件”的受害者,首当其冲,都会失去他们的眼珠和手指。

  “这里绝大多数食尸鬼的照片,也都缺失了眼珠和手指,虽说他们可能是被啃噬掉这些部位才受到感染,转化成食尸鬼的,但我还是觉得不对。”

  楚之晓沉吟道,“倘若我们将思维的局限性从‘食尸鬼事件’中抽离出来,不要将这起案件当成普通的饕餮病毒爆发,那么,又该如何看待这些眼珠和手指消失的原因?”

  “少校,你这是什么意思?”

  “黑梦”云海心道,“不是‘食尸鬼事件’,那又是什么?”

  “假设,血赤糊拉的‘食尸鬼事件’仅仅是掩饰,傀儡王真正的目标就是那些眼珠和手指呢?”

  楚之晓凝视着黑暗深处,喃喃自语道,“一下子抢夺几十个关键人物的眼珠和手指,无论如何都会引人注目的吧,除非用‘饕餮病毒大爆发’作为掩饰,将所有受害者的尸体都弄得残缺不全,就看不出眼珠和手指的问题了,而事实上,这些眼珠和手指,究竟是被人吃掉,还是用在别的地方呢?”

  “别的地方?”

  “黑梦”云海心眯起眼睛,“你是说,星舰的控制权限?”

  “没错,如‘追光号’这样的老式战舰,除了舰桥之外,很多地方都可以用高级权限来手动控制,但就一定需要权限拥有者的指纹、虹膜、血液以及大脑扫描。”

  楚之晓道,“而权限拥有者,往往是老式战舰上地位最高的祭司,在加上要控制区域的主管,在追光号上,就是那名被啃噬到面目全非的大祭,以及动力舱的主管,或许还有反应炉的操作员,我想,这些人都已经死了,而且眼珠和手指统统不翼而飞了吧?”

  “不止眼珠和手指。”

  “黑梦”云海心道,“很多尸体都被吸干,所以鲜血样本也有了,还有大脑扫描图,呃,模拟脑电波是傀儡王的强项,而且很多关键权限者的大脑也都不翼而飞,所以现在,指纹、虹膜、血液样本以及大脑扫描程序,都不是问题。”

  “七星——”

  楚之晓的声音,像是从真空中传来那么冰冷,“告诉我,如果傀儡王通过手动控制,接管了动力舱的最高权限,他能做什么?”

  “……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百无禁忌,为所欲为。”

  过了很久,“七星”略微有些颤抖的声音,才从空气中传来。

  楚之晓轻轻骂了一声。

  整个人纵身而起,如离弦之箭,射入黑暗。

  在“巨灵”元寇和“黑梦”云海心跟上之前,她就已经消失在动力舱的最深处。

  只有蜘蛛战车“红猪”还亦步亦趋地跟随着主人的脚步,略显笨重的身形也依靠六条肢体末端的高速滑动轮,朝动力舱的最底层失驶去。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动力舱最底层是专为维修和改装而预留的空间,残留着大量扭曲的管道、废弃的反应炉和各种维修用的构件,就像是一片死气沉沉的金属墓地。

  这里半头食尸鬼都没有,却也没有哪怕一丁点光芒和活人的气息,一片死寂,比刚才食尸鬼逡巡的区域,更令人感到恐惧。

  楚之晓心中却没有半点恐惧的感觉,依旧有条不紊地发布着命令:“七星,将动力舱最底层的原始结构图也发送给我,对,要上一次改装之前的样子,我怀疑这里有很多隐秘的区域,没有在最新版本的地图上显示出来。

  “还有,要切断舰桥的命令,强行用手动控制的话,操作间应该是在这里吧,随时注意监控和追踪。

  “另外,让‘巨灵’就老实待在上面,‘黑梦’也是一样,你们谁都不要下来,这里太——”

  楚之晓的声音戛然而止。

  她忽然意识到耳边实在太安静了,晶脑和追踪专家“七星”并没有回应。

  这不正常,这么短的距离,她和“七星”之间,不应该存在任何阻隔或者屏蔽。

  唯一的答案,她再一次陷入幻境,被傀儡王侵入了脑域,劫持了她的视觉和听觉神经。

  这家伙,果然如“七星”所言,是在用一次次邪恶的情感和欲望大爆发,来修炼自己的神魂,令他在短短一年半载内,飙升到了无法想象的恐怖境界!

  不过……这样就想困住她,未免太可笑了吧?

  楚之晓的心灵一片清澈透明,神魂凝聚成了一柄华丽无双的战刀,战刀扬起万千银辉色的线条,将四周的黑色空间切割得支离破碎,轰然崩溃。

  她的眼前,再次出现暗红色的微光,那是蜘蛛战车“红猪”散发出来的光芒。

  而在光芒的尽头,一条又细又高的身影,双手随随便便插在衣兜里,正笑嘻嘻地看着他。

  这是一个相貌平庸的年轻男人,长年累月面无表情,令他的脸光滑得就像是一颗鸡蛋,但现在鸡蛋上,却有了极深的笑纹。

  他穿着一件动力舱维修工惯常穿着的工作专用雨衣,上面布满了口袋,所有口袋都鼓鼓囊囊,透出血渍。

  一种难以言喻的危险感觉,穿透了楚之晓的大脑,令她瞬间知道:“傀儡王?”

  “楚少校,你好。”

  年轻的维修工微笑道,“这似乎是你我距离最近的一次,不是吗?”

  “好像是,别动,也别激荡出哪怕一丝一毫的脑电波,否则我会直接把你斩成一蓬血雾,在把血雾烧成灰烬。”

  楚之晓按住腰间的电弧长剑,朝傀儡王逼近,“你究竟是谁,目的是什么?”

  “我的目的,不是都在‘神心会’的宗旨上阐明了吗,我追求人性的解放,想让所有人都回忆起真正的人类是什么样子,哪怕以人类的身份生活短短一秒钟,都好过以奴隶和工具的姿态存活一百年。”

  傀儡王笑眯眯道。

  “那些食尸鬼,就是你所谓‘真正的人类’吗?”

  楚之晓嗤之以鼻。

  “矫枉必须过正,圣盟人已经在欺骗和蒙昧中沉沦太久,若非这样强烈的刺激,如何能真正唤醒他们——你们?”

  傀儡王眨了眨眼睛,“至于我的名字,一般是不告诉别人的,但如果是楚少校你的话,倒要另当别论,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绝不把我的名字告诉第三个人知道,这是你我之间的秘密。”

  “秘密?”

  楚之晓愈发感到荒谬,“你相信我的保证?”

  “并不太相信,但何妨一试,为了‘唤醒’你,付出一些小小的代价也很值得。”

  傀儡王道,“你知道吗,‘秘密’是构成人生一个极重要的部分,倘若一个人没有任何秘密可言,所有一切都暴露在他人面前,那也不算真正的人了。

  “所以,从这个小秘密开始,建立真正的你的人格吧,楚少校。”

  楚之晓轻轻哼了一声:“你不妨先说说看,自己的名字。”

  “我叫李耀,‘秃鹫李耀’。”

  傀儡王笑得很开心,“来自星海彼岸,很遥远的地方,初次见面,请多关照,不过眼下,要再见啦!”

  楚之晓听到身后传来“巨灵”元寇和“黑梦”云海心猛扑上来的声音。

  而傀儡王脸上的笑容也像是刚才那名变成食尸鬼的小祭一样,越来越浅,消失不见。

  她的瞳孔骤然收缩,不顾一切朝傀儡王扑了过去。

  然而在她扑倒傀儡王之前,从傀儡王背后,黑暗深处却爆出一团无比耀眼的光球,横扫整艘星舰的舰尾,吞噬一切

  楚之晓唯一能做的,就是及时升起灵能护盾,又将晶铠调节到防御力最强的“防爆炸模式”。

  而她的蜘蛛战车“红猪”则奋不顾身地扑到了主人面前,挥舞着笨拙可笑的小短腿,想要保护主人的安全,最终在强烈的光和热的冲击下,支离破碎,几乎熔化。

  这就是楚之晓在陷入黑暗前,看到的最后一幕。

  “李耀……”

  楚之晓在黑暗中咀嚼着这个名字。

  然后,狠狠咬碎,连渣滓都没吐出来,统统吞到肚子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