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796章 无法忍受的伪装!

第2796章 无法忍受的伪装!

  血色心魔在李耀的神魂中,徐徐展开一卷视频,是过去某一天,楚之晓和蜘蛛战车单独相处时的画面。

  虽然在爆炸中受到强烈冲击,蜘蛛战车的记忆晶片大多破损和融化,但仍旧有一小部分数据被保留下来,只是令画面变得朦胧和虚无,更像是一段斑斑驳驳的记忆。

  画面中,“少校”楚之晓坐在窗口,外面是星星点点的灯光,似乎极高的样子,不知道是某颗星球的高楼大厦之间,还是超巨型星舰的钢铁脏腑之中。

  她的半边脸庞被阴影笼罩,另外半边脸庞则陷入袅袅烟雾的缠绕中,身旁还摆放着一个炮弹壳截断,打磨光滑的巨大烟灰缸,里面塞满了兀自燃烧的烟头。

  “她还抽烟?”

  烟草这种东西,毋庸置疑,当然是“天魔的诱惑”。

  如果圣盟人要追求心灵的平静,肯定是接受圣光的照耀,而不会寻求烟草的帮助。

  圣盟本身并不产烟草,楚之晓抽的烟也是战场上缴获的帝国货色,这位夜叉小队的队长,还真是特立独行,有恃无恐。

  然而,这并不是重点。

  重点是,那台圆滚滚,肉呼呼,看上去既笨拙又滑稽的蜘蛛战车,像是一头宠物猪一样趴在楚之晓的面前,竟然还用非常天真烂漫,好像七八岁,最多不会超过十一二岁的小孩子的声音,嗲声嗲气地问道:“少校,少校,你好像很难过的样子,究竟怎么了呢?”

  “轰!”

  李耀感觉一个霹雳在自己的神魂深处炸开。

  他感觉自己的每一道意识上,都爬满了鸡皮疙瘩!

  “为什么——”

  李耀难以置信,“这个女人,要把她的蜘蛛战车,设定成这么幼稚的声音!换言之,如果我要伪装成这台蜘蛛战车的话,也要发出这种好像是小学生的声音吗?”

  “还不止。”

  血色心魔道,“看下去。”

  画面中,楚之晓并没有理会蜘蛛战车的关心,依旧满脸忧郁,一支接着一支地抽烟,时不时看着袅袅升起的烟雾发怔。

  “少校,少校……”

  蜘蛛战车的声音愈发甜腻,还笨拙地蠕动着身体,伸出两条前肢搭住了楚之晓的小腿,“不要难过啦,来陪人家玩吧,人家好无聊哦!”

  “人家……”

  李耀的神魂涟漪几乎冻结,就像是遭受极度震惊,人脸上不自觉抽搐的肌肉一样。

  “要不然,我来给少校跳一支舞吧!”

  画面中,蜘蛛战车后退两步,四条前肢高高翘起,仅凭两条后肢支撑,像是狗熊般人立起来。

  它摇摇晃晃地旋转着,但没有旋转两圈,就掌握不住平衡,在一阵“哎哎哎哎”的惊呼声中,摔了个四仰八叉,光溜溜的腹部朝天,六条肢体乱抖。

  “救命啊,少校!”

  蜘蛛战车发出夸张的呼叫,“人家翻不过来了,快帮帮人家啦!”

  楚之晓终于忍不住,嘴角微微翘了一下,将烟头掐灭,走了过来。

  “哈哈,我看到少校笑了!”

  翻过身来的蜘蛛战车高兴地说,“少校笑起来真好看,你应该多笑笑!”

  画面到此结束。

  其实后面还有,但李耀已经受不了了。

  尴尬的沉默,近乎凝固的涟漪,在他和血色心魔的对视中荡漾着。

  “这他妈……究竟是什么情况!”

  李耀压低了声音,却无法压抑住自己的不解和愤怒,“为什么,这个异端审问局的超级精英,堪称‘终极兵器’的存在,曾经在战场上杀死无数帝国强者的毁灭者,号称‘杀戮天女’的女人,要把她的随身法宝,设定成这个样子?”

  “这个,这个就很难说了。”

  血色心魔道,“首先,这一型号的蜘蛛战车并不是真正的人工智能,就是说,它所有的行为模式和交互界面,都是按照主人的意志来设定的,它能说出‘少校笑起来真好看,你应该多笑笑’这种话,也就意味着楚之晓在潜意识里,知道自己笑起来很好看,希望自己多笑笑。

  “你可以简单把楚之晓和蜘蛛战车之间的关系,理解成我们之间的关系,蜘蛛战车的交互模式,反映出了她的另一种人格,和‘杀戮天女’截然不同的人格,一个,呃,天真烂漫的小姑娘。

  “这也很好理解,她本来就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体内又流淌着异端的血液,只是被过早剥夺了童年,压制了真正的自己,所以,在掌控了一小部分的权限之后,她就为自己创造了这样一件‘大玩具’,来缓解内心的痛苦和压抑,很正常啊!

  “至于圣盟高层究竟知不知道这件事,肯定也是知道的吧,从‘夜叉小队’的设置来看,他们本来就是某项庞大试验的一部分,这种事怎么会不知道呢,但只是创造一件玩具这样的小事,应该还在高层的容忍范围之内。

  “结果,就变成我们看到的这样了。”

  “所以——”

  李耀不管什么起源啊,压抑啊,人格投射啊乱七八糟的,直指问题的核心,“如果我们要以蜘蛛战车的外形,潜伏到楚之晓的身边,就必须捏着嗓子像个小学生一样说话,自称‘人家’,甚至在她不高兴的时候,还要为她翩翩起舞?”

  “这个舞蹈的难度倒不是很大。”

  血色心魔说,“我已经解析了蜘蛛战车的全部声纹数据,用词习惯,以及这种舞蹈的运动轨迹,可以100%模拟的,放心好了。”

  “放心个鬼啊,问题根本不是能否100%模拟好不好!”

  李耀终于爆发,“我可是堂堂星耀联邦的至尊国父,真人类帝国的黑风之王,盘古宇宙的第一高手!联邦议长都要给我打洗脚水,真人类帝国的皇帝陛下都要毕恭毕敬喊我一声‘大哥’,什么萧玄策、吕醉、骸骨龙魔、复活的盘古族包括黑星大帝武英奇,统统被我轰得支离破碎!我‘秃鹫李耀’就是这么强势、霸气和无敌的男人,结果我纵横星海百余年,到头来还要伪装成这么、这么白痴的样子,太丢人了吧!”

  “联邦议长什么时候给你打过洗脚水?”

  血色心魔道,“说反了吧?”

  “住口,谁给谁打洗脚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有身为联邦国父、黑风之王、盘古宇宙第一高手以及高维宇宙病毒的尊严啊!”

  李耀恶狠狠道,“是可忍,孰不可忍,以我今时今日的身份和地位,若是做了画面中的……这种事,传出去还怎么做人?”

  “但潜伏到楚之晓的身边,通过‘追捕傀儡王’来顺藤摸瓜,是最方便快捷,也最有希望锁定圣盟高层的途径了。”

  血色心魔道,“你想清楚,从我们这几天搜集的数据来看,圣盟主力舰队正在不停集结和转移,一支又一支来自圣盟核心世界的舰队纷纷加入了钢铁洪流,他们是真的倾巢而出了。

  “决定星海中央命运的大战近在眼前,我们没多少时间可以浪费的。

  “你不是最喜欢说‘为了人类文明的未来,为了星海中央的平静,为了星耀联邦的命运’之类冠冕堂皇的话吗?那,为了这一切,小小牺牲一下形象,也没那么不可接受吧?更何况,你本来也没什么形象可言啊!”

  “你说什么?”

  李耀的神魂像是电弧般尖锐起来。

  “本来就是,连当着整片星海播放武英奇的小视频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你以为自己还不够臭名昭著吗?”

  “……好吧。”

  李耀沉吟很久,泄了气,“有没有更多楚之晓和蜘蛛战车相处的画面,放来看看,我再考虑一下。”

  “有的。”

  血色心魔又放了几段视频。

  其中一段视频,是楚之晓在和几头食尸鬼厮杀,而蜘蛛战车则在后面摇旗呐喊。

  “加油,加油,少校好厉害,少校好棒哦,人家好崇拜少校!”

  还有一段视频,是蜘蛛战车用油彩笔,在自己的外壳上画出了一张嘴歪眼斜,大大的笑脸,忽然跳到楚之晓面前:“少校!”

  其余几十段视频,莫不如是。

  李耀:“……”

  血色心魔:“……”

  李耀:“我意已决,放弃渗透,换第二个目标,你别劝我,再劝我的话,连兄弟都没得做!”

  血色心魔:“好,好吧,这次渗透计划的难度是稍微高了一点点,咱们还是寻找第二个入侵目标,稍微浪费几天时间,也是,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很好,那就悄悄撤走吧。”

  李耀道,“趁蜘蛛战车还没有被送到楚之晓那里去之前。”

  “等等。”

  血色心魔的声音忽然变得比刚才古怪一百倍,“我又发现一段新的视频。”

  “那又如何?”

  李耀说,“这样的视频我已经看够了,我是宁死不屈的!”

  “不是,你看看这个。”

  血色心魔读取了蜘蛛战车最近拍摄的视频资料,在李耀的神魂中展开了新的画面。

  画面中,又瘦又高,脸像鸡蛋一样光滑细腻,身穿工具雨披的男人,对着楚之晓和蜘蛛战车微笑。

  “我叫李耀,‘秃鹫李耀’。”

  男人笑得很开心,“来自星海彼岸,很遥远的地方,初次见面,请多关照,不过眼下,要再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