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797章 一世英名……

第2797章 一世英名……

  在爆炸产生的熊熊火光中,李耀目瞪口呆!

  他翻来翻去把这段短短的视频看了十几遍,确认自己没看错也没听错,神魂的波峰骤然尖锐起来。

  “这,这是什么鬼!”

  他咬牙切齿,怒不可遏。

  “这就是夜叉小队最近一次和傀儡王交手的画面,当时楚之晓都快抓住傀儡王了,只可惜傀儡王早有准备,侵入主力战舰‘追光号’的控制系统,强行启动了自爆模式,几乎炸掉了大半艘战舰。”

  血色心魔好心好意地解释,“楚之晓他们,包括这台蜘蛛战车,就是为了这个,才身受重伤,不得不回到基地来休整的。”

  “我知道那个长得像咸鸭蛋一样的家伙就是傀儡王,我的意思是,他自称什么?他叫李耀,秃鹫李耀!”

  李耀怪叫,“不会是你干的吧?”

  “我倒是想呢,但前几天我还晕晕乎乎,没能完全适应自己信息生命的全新形态。”

  血色心魔道,“更何况,傀儡王在一两年前就在圣盟内部崛起,那就是说,他潜伏到圣盟内部至少也有两三年,三五年的时间了,而两三年前咱们还待在真人类帝国,三五年前还在星海边陲的星耀联邦呢,我哪来这么大的神通,能从联邦直接跳跃到圣盟!”

  “所以说,这个卑鄙无耻的傀儡王,竟然冒用我的名字,妄图要我来背这口乌黑发亮的黑锅了?”

  李耀气得神魂直哆嗦,一个劲儿道,“太无耻了,实在太无耻了,怎么可以这样,假冒一个纯洁无辜的身份,鬼鬼祟祟潜入别人内部,还妄图用卑鄙的伎俩,去引诱楚之晓这样一个身世悲惨的小姑娘,哎呀……”

  “呃,听上去傀儡王和我们的目的一样。”

  血色心魔道,“就连手段都如出一撤呢!”

  “谁说的?当然了,我们被逼无奈的时候,也会干点冒名顶替,潜形匿迹,花言巧语的勾当,但我们是用一颗纯真善良的真心,去深深地感动别人,再用我们高大伟岸的人格魅力,去彻底地征服别人,让那些深陷黑暗泥淖中不可自拔的人们看到光明,掌握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我们是最温文尔雅,讲究以理服人的,和傀儡王这种制造食尸鬼来达成邪恶目的的卑鄙小人,怎么能相提并论?”

  李耀义正辞严,沉吟片刻,又道,“不过,话说回来,真人类帝国声名显赫的超卓人物数不胜数,为何这家伙谁都不选,偏偏要选我的身份来冒名顶替呢?难道是我最近风头太劲,威压帝国,连潜伏在圣盟内部的大魔头,都认为我的名号比较能吓唬人?”

  “我有不同看法。”

  血色心魔道,“我隐隐有种感觉,这个傀儡王应该认识咱们。”

  “认识咱们?”

  李耀微微一怔,“傀儡王应该在两三年甚至三五年前就潜伏在圣盟,而咱们却是一两年前才跳跃到星海中央的,换言之,如果我们真的相识,不应该是在真人类帝国,而是联邦的老熟人!”

  “有可能,你没听他说么,他来自‘星海的彼岸’,很明显,就是联邦了。”

  血色心魔道,“看他面带微笑就把这么大一口黑锅扣在咱们脑袋上,总不见得是什么至交好友,肯定有很深的仇怨,想想看,咱们在联邦时期有多少仇家?”

  “哎呀……”

  这个问题,让李耀大感头疼,“自从我致力于匡扶正义,捍卫和平以来,就有不知道多少宵小之辈,将我当成眼中钉,肉中刺,仇家的数量足以绕天元星一圈,怎么数得过来?”

  “没错,肆虐星海百余年,依旧活蹦乱跳,你的仇家自然不少。”

  血色心魔道,“但其中能像傀儡王这样,潜伏在圣盟内部好几年都没有被发现,甚至研发出‘饕餮病毒’这样的精神毒品,还能不动声色侵入楚之晓、云海心和元寇这些高手的脑域——如此强悍绝伦的仇家,似乎也不多。”

  “这倒也是。”

  李耀心思电转,想了半天,还是想不出确凿人选。

  不过,发现自己被傀儡王栽赃陷害,刚刚想要换一具躯壳的计划,自然要再议。

  “怎么样?”

  血色心魔忍着笑问道,“还要改变计划吗?”

  “这个……”

  李耀很想使劲挠挠自己的神魂,真是纠结到了极点,“傀儡王这条线索,看来是非抓住不可了——不单单是顺藤摸瓜找到至善上师的问题,这里还有可能涉及到星耀联邦!

  “假设,傀儡王真是来自星耀联邦的某种……‘存在’,而他又被夜叉小队抓住,送到至善上师面前的话,至善上师就极有可能从他脑子里,挖出关于星耀联邦的信息。

  “到时候,真人类帝国能不能扛得住圣盟的大举进攻还不好说,但联邦肯定会‘殃及池鱼’,遭到毁灭性打击的!

  “不行,我必须潜伏在夜叉小队里,和他们一起抓住傀儡王,搞清楚他的身份,必要时,在他吐露出关于联邦的坐标信息之前,先干掉他灭口!”

  李耀的神魂波澜,显得格外锋利。

  “我同意。”

  血色心魔道,“那就别浪费时间了,快来仔细学习一下,如何扮演这台蜘蛛战车的个性化交互模式吧,对了,楚之晓还给蜘蛛战车去了名字,从这一刻起,你叫‘红猪’。”

  “红猪……”

  李耀又是一阵沉默,“要不然,再好好研究一下,咱们还有没有第二个选择?”

  “恐怕没有。”

  血色心魔道,“你没得选,这是最快,也最接近真相的选择,除非你想眼睁睁看着傀儡王冒用你的名字,大摇大摆,胡作非为。”

  “等等,什么叫‘我的名字,我没得选择’。”

  李耀叫道,“那不是‘我们的名字,我们没得选择’吗,你也是李耀啊,这会儿又不和我抢了?我明明记得,前几天才刚刚认你当大哥!要不然还是你来吧,当楚之晓对这台蜘蛛战车提出某些……过分的要求时,就由你接管它的控制系统,随你怎么载歌载舞唱滑稽戏都好!”

  “我不要。”

  血色心魔断然拒绝,“我还要更重要的工作。”

  李耀道:“什么工作?”

  血色心魔道:“入侵伏羲系统更高层次的灵网;掌握更多的控制权限;探索关于圣盟更多的秘密;同时,争取和帝国方面取得联系,传输一些加密信息过去——这些工作会消耗掉我全部的计算力,所以无力执行和夜叉小队互动这么鸡毛蒜皮的任务,要不然咱们换换,你来入侵伏羲系统?”

  “呃……”

  李耀道,“算了,你来吧。”

  “那就是了。”

  血色心魔道,“那你就认认真真扮演好‘少校的宠物’的角色,争取抓住傀儡王吧!”

  “……好。”

  李耀沉默了很久,咬牙道,“但我只有一个要求!”

  血色心魔道:“什么要求?”

  “这件事绝对,绝对,绝对不能传出去。”

  李耀道,“一旦传出去被第三个人知道,我们就把他灭口,好不好?”

  “好是好,但我觉得你太敏感了,就算你真的用八九岁小学生的口吻说话,还跳舞跳到四脚朝天,我们也都知道你是为了祖国,为了文明,为了非常崇高的目的。”

  血色心魔道,“这又不是什么丑事,绝对没人会笑话你的,嘻嘻嘻嘻。”

  李耀:“……”

  血色心魔:“不好意思,我没有笑你,只是碰巧无意间想到了另一件很好笑的事情,别说这么多了,检测已经完成,我们要被送回去了!”

  李耀心中一凛,顾不上和血色心魔扯皮,却是将自己的意识上升到蜘蛛战车的表面,全身缩成一团,警惕地扫描四周。

  它被摆放在一张浮空碟上,按照自动设定好的坐标,在甬道中缓缓漂浮前进。

  不一时,他被送进了“九号舱室”,这里正是夜叉小队的驻地,而最里面一间休息室中,刚刚完成治疗的“少校”楚之晓,正在等待他的“回归”。

  李耀已经很久没这么紧张了。

  他争分夺秒,飞快吞噬着记忆晶片中的数据,以超卓的计算力模拟楚之晓过去一点一滴为蜘蛛战车培养出来的交互习惯,也就是虚拟人格。

  越是吞噬,越生出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哎呀,好羞耻。

  浮空碟在休息室的舱门前停下。

  李耀还在犹豫不决,没做好进去的准备,舱门却自动开启,楚之晓穿着一身利落的短装,正在蹂躏角落里的凝胶拳靶,见他回来,猛然回头,看似冰冷的眼底,满是跳跃的欣喜。

  李耀把心一横,挥舞着六条肢体,硬着头皮进去。

  “少校,你没事吧,实在太好了,你都不知道……人家,人家有多担心呢!”

  李耀模拟出小学生般稚嫩的声音,软绵绵地说。

  然后在神魂深处仰天长啸,苍天啊,大地啊,宇宙啊,星辰啊,我“秃鹫李耀”的一世英名啊!

  “我当然没事,你也没事吧?”

  楚之晓微微一笑,目光在李耀身上扫了一圈,见“它”和过去毫无二致,稍稍松了一口气。

  “我也没事,太好了,又可以和少校在一起了呢!”

  李耀人立起来,依靠两条后肢的滑轮,跳起了圆圈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