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798章 形形色色的病毒

第2798章 形形色色的病毒

  “没事就好,答应我,下次不要做这种傻事了好吗?”

  楚之晓在李耀面前蹲了下来,轻轻拍着李耀的脑袋,含笑道,“傻瓜,我有晶铠和灵能护盾,就算整艘星舰统统炸光了,也杀不死我的,你却傻乎乎扑上来,极有可能被冲击波和烈焰彻底熔化,你知不知道?”

  “嗯!”

  李耀十分乖巧地点了点头,趴在楚之晓的脚边,“可是,人家担心少校嘛!”

  楚之晓和蜘蛛战车抱在一起。

  “不行了。”

  李耀的神魂在蜘蛛战车内对血色心魔道,“撑不住了,对白要不要这么恶心,这是什么烂鬼交互模式啊,这个女人好歹是出生入死几十年的女煞星,为什么能幼稚到这种程度!”

  “忍一下,为了联邦,为了帝国,为了宇宙和平!”

  血色心魔道,“嘻嘻嘻嘻,不好意思,我又走神了,又想到了一件很好笑的事情,别多心,和眼前发生的事绝对无关,嘻嘻,嘻嘻嘻嘻。”

  “你再这样,我暴起伤人了啊!”

  李耀咬牙道,“喂,查看一下历史记录,看看这个女人会不会对蜘蛛战车做什么更过分的事情,比方说……抱着蜘蛛战车一起洗澡之类,这个绝对不行啊,我可不想自己的百年清誉,毁于一旦!”

  “呃,暂时倒没发现,她有这么古怪的癖好。”

  血色心魔道,“不过,蜘蛛战车的记忆晶片在大爆炸中损坏了好多,历史数据只保留下来不到10%,在其余90%缺失的时间段里,少校和蜘蛛战车究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故事,我就不知道了。”

  李耀暗暗骂了一句脏话。

  又扮出很天真很可爱的样子,眨巴着水汪汪的晶眼,看着少校。

  他是没有机械尾巴,要是有尾巴的话,这会儿保准晃得和花儿一样了。

  幸好,楚之晓暂时还没想到要做什么“很过分的事情”。

  她仅仅单膝跪地,依靠指纹、虹膜还有脑电波识别,揭开了李耀背后的一块金属盖板,射出一道三维立体光幕。

  这是蜘蛛战车的调试和控制界面。

  楚之晓双手运转如飞,检查着蜘蛛战车的记忆晶片和交互模式数据。

  李耀的神魂蛰伏在晶脑深处,自然不会被她发现。

  但她看了半天,还是发出一声幽幽的叹息:“红猪,你似乎在前天的大爆炸中,失落了90%的记忆。”

  她脸上的表情有些恍惚,不太像是仅仅在说蜘蛛战车,更像是在说她自己。

  “少校”楚之晓,堪称“终极兵器”的存在,无数次残酷实验的幸存者,经过一次次的洗脑,岂非也失落了大量记忆?

  她对自己的过去,真的一无所知吗?

  还是隐隐能感觉到,某种如蟒蛇般紧紧纠缠的宿命,在一刻不停地吞噬着她呢?

  “来吧,我赋予你和我一样的权限,将你和异端审问局的主控晶脑接驳到一起,传输所有关于‘傀儡王’的资料给你。”

  楚之晓顿了一顿,又道,“对了,还有‘秃鹫李耀’的资料,你把这两份资料分析一下,看看是否能发现什么共同点,待会儿就和黑梦、巨灵还有七星,召开新一次的作战会议。

  “这一次,我们距离傀儡王已经很近了。

  “下一次,我们非把他抓住不可!”

  楚之晓和李耀同步权限之后,就离开休息室,回到了医疗舱——她的伤势尚未彻底复原,还需要定期回到医疗舱去检测身体状况。

  李耀稍稍松了一口气,随后又忍不住笑起来。

  如此忍辱负重,还是有好处的,这不,轻而易举就弄到了访问异端审问局主控晶脑的最高权限。

  虽然血色心魔也可以破解这样的权限,但一来太浪费时间,二来容易留下蛛丝马迹,哪有现在这样,大摇大摆,登堂入室来得轻巧?

  “傀儡王,傀儡王,你究竟是个什么东西,竟敢冒用我‘秃鹫李耀’的名义,把我逼到这么……没羞没臊的程度?”

  李耀的神魂虚拟出了两只大手,使劲揉搓着,喃喃道,“就让我把你的伪装,都扒个一干二净吧!”

  “唰唰唰唰!”

  异端审问局的主数据库中,关于傀儡王和神心会的所有数据——从他们第一次重新出现在世人面前,到一连串匪夷所思,破坏性极大的案件,再到最近感染一名至善族的祭司,引爆一艘主力战舰的案件,统统呈现在李耀面前。

  李耀对傀儡王,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他发现血色心魔是对的,敌人的敌人未必是朋友,还有可能是更加邪恶的敌人。

  当然,圣盟本身已经邪恶到了极致,很难再找到比圣盟更加邪恶的存在,倒不如说,傀儡王的行事手法和圣盟高层如出一撤,都是肆无忌惮将人类当成某种……‘实验体’,随心所欲地玩弄和蹂躏吧?

  这家伙大约是冥修师之类的职业,极其擅长入侵人类的大脑,更十分“天才”地发明了各种基于人性的精神毒品。

  这些精神毒品一旦生效,就会令人类七情六欲的某个侧面都激发到极限,和圣盟人形成十分鲜明的两个极端。

  懒惰,贪婪,傲慢,暴食……人性所有的弱点,都会被他以不可思议的方法放大,放大,放大到极致,放大到足以毁灭自己和他人的程度。

  傀儡王研发的第一种精神毒品,叫做“幻灭”。

  一旦感染了“幻灭病毒”,就会自动激活人类神魂深处“懒惰”的因子,并放大到极致,彻底控制人的行为模式,令人什么都不想干,除了吃饭睡觉之外,就是那么四仰八叉,舒舒服服地躺着,或者斜倚着舱壁,呆呆看着穹顶上的灯光。

  在幻灭病毒大规模扩散的地方,真有整整一个矿洞或者一艘星舰的底层舱室,所有底层圣盟人,那些“兵蜂”和“工蜂”都停止工作,呆呆看天,闷吃傻睡的情况。

  一开始,圣盟高层并不知道“幻灭病毒”,以及傀儡王和神心会的存在,还以为是这些底层圣盟人在洗脑时出了什么问题。

  但随着大规模消极怠工甚至彻底停工的情况,在四面八方的不同星球和星舰上都有出现,自然引发了圣盟高层的重点关注,并发现了“幻灭病毒”的存在。

  这自然是动摇圣盟根基的事情。

  但无论他们怎么用“圣光”为受到感染者洗脑,又或者用暴力逼迫这些人复工,中了病毒的人就是懒洋洋躺在地上,像是一滩鼻涕或者烂泥般,起都起不来。

  最终,使出浑身解数,消耗了无数资源,幻灭病毒的治愈率都只有70%,而且治愈之后,“兵蜂”和“工蜂”的工作效率也会大大降低,还有30%的人,根本无法治愈。

  幻灭病毒严重消耗了圣盟的实力,亦令傀儡王和他的神心会刚一出现,就登上了舞台中央,成为圣盟的心腹大患。

  李耀很难评价“幻灭病毒”的作用。

  当然,圣盟对普通人的压榨无比残酷,甚于帝国十倍,至少在帝国,人们还有反抗的能力至少是想法,而在圣盟,连“反抗的想法”都被彻底剥夺和抹杀。

  所以,底层圣盟人若是能用消极怠工和彻底罢工的方式来反抗,自然不是什么坏事。

  但是,这种利用“幻灭病毒”将人彻底变成什么欲望和动力都没有,任何工作都不愿意碰,甚至在皮鞭抽打和死亡威胁下都绝不工作的……废人,这仍旧太可怕了。

  李耀很难想象,幻灭病毒大规模扩散到帝国和联邦去的景象。

  倘若所有人都不工作的话,文明还何以进步,甚至凭什么存在呢?

  更重要是,圣盟可不是什么慈悲的所在,那些中了幻灭病毒无法工作的人,最终都被毫不留情地“净化”掉了,这是傀儡王一早就能预见的结果。

  “这家伙,还真是从一开始,就将人性践踏到尘埃里了啊!”

  李耀发出了冰冷的评价,继续看下去。

  傀儡王研发的第二种精神毒品,叫做“荣耀”。

  和简单粗暴的“幻灭病毒”以及“饕餮病毒”比起来,“荣耀病毒”的隐蔽性和欺骗性就要强得多了。

  “过去的圣盟人没有七情六欲和自我意识,只知道浑浑噩噩地服从,极度缺乏主观能动性,太过僵硬和死板——这是我们上千年都没能战胜地上魔国——真人类帝国的原因。

  “我们对诸神虽然忠诚,但忠诚的程度还远远不够,我们必须将自己的忠诚再提升十倍,百倍,千倍,万倍,达到无比狂热的程度!

  “我们必须学会独立思考,思考如何以更好的方式对诸神效忠;我们必须学会‘热爱’,热爱我们的领袖至善上师,我们还必须学会仇恨,仇恨我们最该死的敌人——域外天魔!”

  这就是“荣耀病毒”会带给感染者的“觉悟”。

  过去的圣盟人只是简简单单的工具,既不知道爱,也不知道恨,只是机械执行命令而已。

  但现在,中了“荣耀病毒”的人们“觉醒”了,他们深深热爱着领袖,又痛恨着敌人,并且狂热信仰着众神,变成了最炙热的“狂信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