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799章 军功章里有他的一半

第2799章 军功章里有他的一半

  这些狂信徒自称“觉醒者”或者“荣耀者”,而别的仍旧浑浑噩噩,毫无主观能动性的圣盟人则是“愚者”和“盲者”,他们的口号是“100%的信仰是不够的,120%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他们认为正是因为圣盟中的“愚者”和“盲者”太多,才会导致诸神的荣耀这么久都没能播撒到整片宇宙。

  现有的道路走不通,必须转变一种更加狂热和极端的方式,至于证据,不是摆在眼前吗?倘若现有的道路是正确的,何以荒废千年光阴,依旧没能解决一个“小小的帝国”呢?

  所以,这些狂信徒当然要闹得天翻地覆,唤醒更多的“愚者”和“盲者”,把他们的荣耀播撒到整个圣盟的每一束神经末梢了。

  如果说“幻灭病毒”使人消极怠工的话,“荣耀病毒”就彻底走向了反面,感染这种病毒的狂信徒,看谁都像是在消极怠工,都像是对至善上师和诸神不忠诚,都像是被域外天魔附体。

  于是,在无数星球和星舰上,都出现感染者大肆攻击他人的案件,而被抓捕的感染者往往还理直气壮,振振有词——他们是因为别人都在消极怠工,想要激发别人的忠诚和荣誉,提升工作效率,才“打醒”对方的。

  荣耀病毒愈演愈烈,到后来,甚至流传出了一种荒诞不经的说法。

  据说,五位至善上师中,有两位至善上师都赞同革新,要往“兵蜂”和“工蜂”的大脑中,注入更多积极向上的成分,让他们变得更加光明、坚定和狂热。

  但其余三名至善上师却有不同意见,仍旧犹豫不决,还要坚持现有的道路——注定毫无希望的道路。

  因此,他们这些“觉悟者”和“荣耀者”必须支持自己的至善上师,让那些犹豫不决的至善上师看到他们的力量!

  可想而知,这些荣耀病毒的感染者自以为在高层有了靠山,闹腾起来之后,究竟能造成多大的破坏,而这么荒诞不经的流言传到五位至善上师的耳朵里,又会造成多大的震动。

  荣耀病毒可比幻灭病毒的破坏力要大得多,甚至在五位至善上师之间都造成了若有若无的裂痕,也是从那时候起,傀儡王和他的神心会彻底浮出水面,成为整个圣盟的头号公敌!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幻灭病毒和荣耀病毒掀起的烈焰尚未扑灭,饕餮病毒又大肆扩散。

  如果说前两种病毒都太过虚无缥缈,太形而上的话,饕餮病毒便直指人类最原始的食欲,扩散速度更快,范围更大,也更加难以防御,无数“兵蜂”和“工蜂”都变成食尸鬼,甚至连身为至善族的祭司阶层都遭到了侵蚀,可见,傀儡王的修为和他制造“大脑病毒”的本领,真是与日俱增,无法阻挡!

  看完傀儡王的资料,李耀的神魂起伏,久久不能平静。

  “我忽然觉得,他比你强多了,真的。”

  血色心魔道,“你看,你来到真人类帝国之后,一连串的机缘巧合,误打误撞,先是抱皇后殿下的大腿,然后又靠龙扬君、小明还有文文的辅助,最后又要靠自己的小弟厉嘉陵撑腰——就这样都没能彻底解决帝国,仍旧要和雷成虎等修仙者妥协,煮了一锅半生不熟的夹生饭,而且连四大家族都没能干掉,说起来是什么‘帝国半壁黑风王’,实际上却是拖泥带水,不清不楚,软弱性和妥协性暴露无遗!

  “再看看人家傀儡王,看看人家!倘若他也是星耀联邦出身的老熟人,那当初应该也是单枪匹马,最多带领一支小队跳跃到圣盟的吧?

  “但人家就可以白手起家,制造出各种诡谲叵测的致命病毒,以一己之力,硬撼五位至善上师,把整个圣盟都搅得天翻地覆,无论圣盟出动多少‘神佑军’,‘净化者’和‘清扫者’,他始终都大摇大摆,逍遥法外!

  “傀儡王的存在,严重打击了圣盟高层搜集全部资源,和帝国背水一战的邪恶计划,拖延了圣盟主力集结和进攻的时间,逼迫圣盟高层不得不将大量精力和资源都投入到内部,要不然,说不定圣盟主力舰队早半年就出现在帝都的上空,那帝国早就完蛋了,哪里还轮得到你这个黑风王出来耀武扬威?

  “所以说,表面上看,是你拯救了帝国,间接拯救了联邦和整个盘古宇宙,但实际上,你的军功章里也应该有傀儡王的一半,甚至是一大半呢!

  “差距,这就是差距啊,这么一比,你和人家实在差太远了,怪不得在圣盟人的‘个体威胁数据库’中,傀儡王才是排名第一,而你仅仅是……‘前三’而已!”

  “喂喂喂,够了啊,我被人压过一头,于你脸上很有光彩是吗?”

  李耀忍不住道,“我是正道中人,行事自然多有顾忌,而这个傀儡王根本是个既卑劣又变态的疯子,连‘幻灭病毒、荣耀病毒、饕餮病毒’这么邪恶的东西都想得出来,当然,当然看起来比较嚣张点啦!”

  “但你不觉得,对圣盟这么邪恶的国家,只有傀儡王的手段才有效吗,正所谓‘以毒攻毒’嘛!”

  血色心魔道,“看完这些案例,我倒是越来越欣赏这个神秘莫测的老熟人了,哈,真亏他想得出来,‘有两位至善上师支持着我们,所有觉醒者,夺取我们的荣耀吧’,哈哈哈,我真的很想看到,这些话传到至善上师的耳朵里时,这五个家伙的脸色究竟怎样!”

  “拜托你的立场坚定一点好不好,我们可是修真者,绝不做这种以普通人的生命和尊严为武器的事情!”

  李耀沉声道,“说到底,傀儡王和至善上师并没有任何区别,都是为了自己的目的,恣意扭曲和抹杀人性,倘若傀儡王的神心会,真的夺取了整个圣盟的大权,他只会将圣盟改造成一个更加黑暗和邪恶的国度!”

  “哼,大道理当然是这么说啦。”

  血色心魔道,“但是,换成你是傀儡王的话,面对这样的圣盟,又该如何呢?

  “不,根本不用‘换成’,就说眼前好了,没错,被五位至善上师控制的圣盟当然不好,但你又能如何呢?就算你以毁天灭地的神通,将五位至善上师瞬间击杀,然后呢,你要拿偌大一个圣盟,数以亿万计浑浑噩噩,丧失人性的民众,以及上百个资源贫瘠,濒临崩溃的大千世界怎么办?

  “来来来,你告诉我,就凭你的‘修真精神’和‘人格魅力’,要怎么维系没有至善上师的‘后圣盟时代’,亿万生灵和上百个世界的安全、秩序以及最低循环所需的资源,又要怎么一点一滴唤醒‘兵蜂’和‘工蜂’的人性?

  “是,傀儡王是下了一剂副作用极强的‘猛药’,你觉得他不对,那你的药方呢,李神医?”

  李耀愣了半天,道:“无论如何,也不能这么瞎搞,总有别的办法吧?”

  血色心魔道:“哈!”

  李耀咬牙:“看看这些满脸痴呆,被抽得遍体鳞伤都不知道喊疼,只知道瘫在地上傻笑的幻灭病毒感染者;再看看这些以同类的血肉为食,化作野兽的食尸鬼,你以为,这是唤醒人性的正确方法?”

  “好吧,我错了,这不是。”

  血色心魔道,“播放*****才是。”

  李耀:“……”

  血色心魔:“……”

  李耀叹气:“算了,我伪装成蜘蛛战车已经很累了,不想和你吵,咱能换个话题吗?”

  “可以。”

  血色心魔道,“傀儡王自然是咱们关注的重点,但圣盟主力的动向更是重中之重,虽然异端审问局的数据库里,不可能有太多军事机密,但是从这些案件的发生频率和扩散范围,依旧能看出一些端倪。

  “你看,在两年前,傀儡王的各种病毒刚刚释放出来时,案件大多发生在可居住星球和资源星球上,但渐渐的,发生在星球上的案件越来越少,而发生在星舰上的案件却越来越多了。

  “还有感染范围,最开始,一次病毒发作往往就局限在一艘或者三五艘星舰之内,但是到了最近半年,一次病毒爆发,往往在几十艘星舰上都能找到感染者,这说明什么?”

  李耀沉吟道:“傀儡王制造精神毒品的技术越来越精妙了,而且他研发的各类型大脑病毒,也产生了稀奇古怪的变异,传染性和破坏力都变大了?”

  “这自然是一方面,但更重要的是,说明圣盟人的绝大部分力量,都从星球上转移到了星舰里,而且星舰越来越密集了。”

  血色心魔分析道,“你看,仅仅两年前,圣盟还有大量资源和军力都分散在各个大千世界的星球之上,彼此相距十分遥远,信息传输并不频繁,所以傀儡王的病毒,一次只能在一颗星球上爆发。

  “但是短短两年内,大量星球上的资源和军力,统统被整合到了一艘艘的星舰里,而且这些星舰也不断汇聚到一起,组成一支浩浩荡荡的舰队——或许是从一万年前的星海帝国大远征开始,就从未出现过的超级舰队!

  “正因为大量星舰都被压缩到了极小的空间内,彼此链入了同一个规模庞大、错综复杂的战斗数据网络,每一秒钟都有天文数字的信息在成百上千艘星舰之间流窜,所以,傀儡王的大脑病毒一经释放,才会造成这么大的破坏。

  “而这,也是圣盟高层急于在短期内就消灭傀儡王的原因,因为大战就要来了,他们的战斗数据网络只会越来越紧密,绝不可能为了傀儡王一个人,就分裂甚至瘫痪掉整个网络的。

  “换言之,如果我们能提前揪住傀儡王,想办法……操纵甚至吞噬傀儡王,那也有可能利用傀儡王的力量,在圣盟和帝国大战的关键时刻,击溃圣盟的整个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