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803章 永恒光明号

第2803章 永恒光明号

  “你说的无忧无虑的理想国是存在的,就在‘永恒光明号’上。”

  楚之晓对李耀道,“那里环境优美,空间宽敞,永远没有资源匮乏的忧虑,亦没有天魔侵袭的困扰,人们可以随心所欲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情,没有人需要像‘兵蜂’一样在前线枕戈待旦,也没人需要像‘工蜂’一样在阴暗潮湿的矿洞中无休止地工作,他们所需的一切食物和能源,都从一台被称为‘循环机’的巨大机器中得到,所有‘永恒光明号’的居民都相信,那是类似‘永动机’一样永不枯竭的存在,从未怀疑过‘循环机’的真相,根本不知道‘循环机’的背后,仅仅是圣盟长时间的‘投喂’而已。

  “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当然是无比幸福,没有半点痛苦,可以尽情享受人性的真善美了,但代价呢?代价却是,相比同等体量的正常星舰,永恒光明号只能搭载大约十分之一的船员,而它消耗的食物和能源,却超过同类型星舰的五倍,也就是说,以足够维持几十艘星舰和几十倍人口最低消耗的资源,源源不断供应到永恒光明号上,才能维持住这样‘虚幻的真善美’。

  “如果要让整个圣盟甚至全宇宙所有人,都过上永恒光明号居民们的生活,怎么可能呢?

  “更重要的是,如果投入了这么多资源,在虚幻的光明中找到了不断进步的方法,这些资源都算物有所值,但永恒光明号的实验结果却并非如此。

  “如果说,几百年前,永恒光明号上的第一代居民还没有忘记他们身为‘最后人类’的尊严和使命,仍旧在技术和修炼领域不断钻研和发展,试图有朝一日清除星球上的毒雾、污染以及辐射,让一颗颗星球重现生机,人类文明能再度扩张的话,那么随着老的居民死去,新的居民诞生,一代代居民沉醉在‘循环机’的溺爱中,他们便逐渐丧失了远大理想和进取精神,日渐沉溺在鸡毛蒜皮的小事和可笑的伪善中。

  “他们对外部世界越来越漠不关心,对永恒光明号上的一切越来越习以为常,甚至欲壑难填,不断要求更高层次的享受。

  “最初一代居民可以忍受人均十平方米的居住面积,以及每周五天的合成食物加上两天的类天然食物,并且还愿意花费大半天时间来学习和工作,探索更高层次的技术和神通;而到了几百年后他们穷奢极欲的子孙,却要求人均至少五十平米的居住面积,每天至少两顿滋味鲜美的类天然食物,大量富含营养的合成食物,仅仅因为滋味寡淡,都被他们满不在乎地浪费掉了!

  “而这时候,他们高度退化的大脑,都沉浸在无意义的娱乐中,早已忘记了学习和工作的重要性,甚至无法思考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船上的空间和资源都是有限的,即便再怎么循环,也最多维持和过去一样的程度,如何能变出那么多空间和资源,供他们享受呢?

  “你知道现在,永恒光明号上最重大的议题是什么吗?这些自诩为修真者和修真文明公民的寄生虫们,正在煞有介事地讨论,生理性别和心理性别的不同,那些生理上是男性,但自认为女性的家伙,有没有资格进入女厕所;还有,宠物该不该当成永恒光明号上的合法居民,享有和他们一样的权利,即便小猫小狗的数量再多,也不能随意捕杀呢!

  “呵呵,可笑吧,外面的世界战火纷飞,妖魔四起,这些生活在美梦中的寄生虫还在关心男人上女厕所以及宠物的问题!这样的‘修真者国度’是多么‘美好’,但又多么虚幻和脆弱啊!只要今天至善上师决定停止向永恒光明号输入能源和食物,明天零点一过,这个理想国就会轰然崩塌,从真善美的天堂变成人间地狱,这些寄生虫会在三天内统统变成尸体,而他们的尸体会在十天内统统被他们的宠物啃噬殆尽。

  “我举这个例子的意思是想告诉你,看上去很美的理想国是不存在的,人类是一种不完美的造物,我们随时随刻都需要秩序的约束和痛苦的刺激,没有秩序,我们的欲望就会无限放大,吞噬我们自己和整个宇宙;没有痛苦的刺激,我们就无法前进,就会从改造宇宙的机器,沦为可笑可耻可恶的寄生虫。

  “我知道自己承受了多少痛苦,亦知道自己经历过多少残酷的战斗,但这正是我存在的意义,我宁愿过现在这样的生活,宁愿以‘杀戮天女、夜叉小队队长、少校’的身份而活着,也不愿意生活在永恒光明号上,当一条浑浑噩噩、白白胖胖的寄生虫!”

  楚之晓说着,在蜘蛛战车的脑袋上用力拍了一下,像是要将这番话深深拍到蜘蛛战车的晶脑里。

  她做到了。

  李耀被楚之晓这番话喷得晕头转向,更被如此大规模“人性实验室”的真相弄得目瞪口呆,神魂深处掀起惊天狂澜。

  用几十艘,或许是几百艘星舰,花费几百年时间,一代又一代人类的一生,来进行规模浩大的“人性实验”,这,这件事已经远远超出了“邪恶”的极限,李耀不知该如何评价了。

  而针对楚之晓的洗脑,也不是像李耀过去所想的那样,硬生生切割和扭曲大脑,却是“摆事实,讲道理”,带着几分让她心甘情愿的味道。

  可怕,太可怕了!

  “这样的实验,岂不是要消耗很多资源吗?”

  李耀忍不住问道,“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为了更好的掌握人性,制订圣盟的下一步发展策略。”

  楚之晓理所当然道,“偌大一个圣盟,无数世界,无数星球和星舰,亿万人口,如果不进行小规模的实验,来确定策略的有效性,那才是不负责任吧?”

  李耀无语,想了半天,道:“可是,这样的实验终究是虚假的,永恒光明号上的居民并不知道外界的真相,才会故步自封,不断退化,倘若他们知道部分真相,确立了某种理想,或许就会利用充足的资源,不断发展他们的文明呢?”

  “纵然能发展他们的文明,又如何?”

  楚之晓道,“即便永恒光明号上的居民能打破他们的外壳,但我们依旧无法打破笼罩在我们这个宇宙之上的外壳,我们都被困在壳中,困在一艘……硕大无朋,恢弘壮阔到无法想象的星舰里,但无论这艘‘宇宙星舰’有多么庞大,空间和资源仍旧是有限的,我们仍旧需要压抑情感、欲望和自由意志,在绝对秩序的庇护下,才能长久生存下去,任何看似热血沸腾的冲动之举,都是加速死亡而已。”

  “我,我还是不太明白。”

  李耀怯生生道,“为什么我们不能打破这艘‘宇宙星舰’的外壳,或许外面就有无穷无尽的空间、资源和……希望?”

  “打不破的。”

  楚之晓淡淡道,“几十万年前,诸神早已尝试过了,即便真的打破了外壳,外面也只是更黑暗百倍的真相,和更加穷凶极恶的敌人而已。”

  李耀奇道:“少校,你怎么知道?”

  “至善上师告诉我们的。”

  楚之晓道,“至善上师说,几十万年前的诸神——盘古文明联盟,正是为了对抗宇宙之外,最凶残的敌人,才纷纷陨落,陷入沉睡,保住了我们几十万年的安宁,这些敌人甚至以人类的情感和欲望为食,一旦嗅到我们七情六欲的滋味,就会无孔不入地侵入进来,将我们彻底灭绝,这也是我们必须压抑情感和欲望的主要原因之一。”

  李耀愣了一会儿,道:“宇宙之外的敌人,是域外天魔么?”

  “不是,域外天魔和这些敌人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

  楚之晓道,“域外天魔是我们可以理解和对抗的敌人,但真正来自宇宙之外的敌人,是我们无法理解,也无法对抗的,我们只能躲起来,深深躲在黑暗中,屏住呼吸,捂住嘴巴,将心跳和脉搏都降至最低,什么都不要想,也什么都不要做,等待,静静地等待。”

  李耀沉默片刻,道:“我们等待什么呢?”

  “等待诸神的苏醒。”

  楚之晓道,“至善上师告诉我们,诸神在沉睡中思索对付宇宙之外敌人的策略,而且一定能想到的,我们只要静静等待诸神的苏醒,并且在那之前为他们提供充足的资源,把自己打造成最强悍的军队,到时候,服从诸神的命令就可以——这一天,不远了。”

  “啊……”

  李耀忍了半天,还是忍不住问道,“少校,你相信至善上师的说法吗?”

  楚之晓怔怔看着李耀的晶眼,看得李耀心里发毛,这才再度点上一支烟。

  “相信。”

  背负着“杀戮天女”宿命的女人幽幽道,“除了相信诸神,我们还有什么选择呢?”找本站搜索"CM" 或输入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