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805章 至爱病毒

第2805章 至爱病毒

  自从千年前被重新激活以来,金狮界的造人工厂夜以继日,持续不断运转着,“制造”出了无数血统纯正,神魂坚定的“先天种”,构成了圣盟至善族的主体。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法宝构件高强度的使用和磨损,造人工厂的生产效率不断降低,故障率却不断提升,“制造”每一名“先天种”的成本逐渐提高,提高到无法承受的程度。

  因此,最近百年,这里的造人工厂便渐渐处在半停滞的状态,产量只有巅峰时期的十分之一。

  但这并不意味着,金狮界在圣盟诸世界中的地位就下降了,这里还遗留着一座和造人工厂配套的洪荒遗迹,拥有另一件极其重要的设施,令这里维持着圣盟后方“新兵训练基地”的地位。

  那就是专门用来给圣盟人洗脑,激发他们的洪荒基因和原始细胞,令他们觉醒全新神通的“通灵圣殿”。

  早在洪荒时代,通灵圣殿就是盘古文明联盟必不可少的公共设施。

  各个不同族类的碳基智慧生命,正是融入了通灵圣殿提供的“心灵感应磁场”,才能深刻体悟彼此的理念,才能瞬间将高层的命令,传递到联盟最细微的神经末梢。

  而到了今天,遍布在圣盟各地甚至星舰上的圣殿,更是至善上师控制底层“兵蜂”和“工蜂”最重要的工具。

  而金狮界的这座圣殿,不但历史最古老,规模最庞大,洗脑的效率和可靠性也最高。

  无论是前线刚刚俘虏的帝**民,还是圣盟土生土长,但疑似思想有些动摇的“兵蜂”和“工蜂”,全都会送到这里,进行“深度净化”,抹杀他们的情感、**和个性,再将诸神的光辉和至善上师的命令,灌注到他们一片空白的大脑里去,一个崭新的、合格的圣盟人就诞生了!

  因为前段时间圣盟刚刚占领了厚土界,俘虏了大批帝**民,所以来往于前线和金狮界的运输舰络绎不绝,光焰汇聚成了闪光的河流。

  他们源源不断运来了桀骜不驯,满腔怒火的帝国人,经过三到十天的调制之后,就变成温顺而忠诚的圣盟人,倘若是身强力壮的士兵,又觉醒了一些洪荒神通,就再运回前线去,击溃更多的帝国防线,掠夺更多的帝国人回来等于是用帝国人来打帝国人,无论损伤多少,都伤不到圣盟的根本。

  然而,傀儡王在金狮界制造的麻烦,却极有可能令这条高效而稳定的“洗脑流水线”,分崩离析,瞬间瓦解。

  在即将抵达圣盟规模最大的通灵圣殿之前,穿梭舰上,楚之晓通过蜘蛛战车李耀,向夜叉小队的其余几名成员,播放了一系列的视频。

  出现在这些视频中的,大多是荷枪实弹的士兵,甚至是武装到牙齿的铠师。

  但他们全都中了病毒,变得……奇奇怪怪的。

  第一段视频,是前线的一条壕沟。

  虽然圣盟和帝国的战略决战尚未爆发,但是在厚土界和附近几个大千世界,零星摩擦依旧此起彼伏。

  但这段视频中,三名士兵的枪口却不是对着壕沟外,而是对着拍摄者从双方的对话来看,应该是他们的长官。

  视频在抖动,双方的对峙非常激烈。

  拍摄者用十分严厉的口吻,让三名士兵放下武器,但这三名士兵的眼眸深处荡漾着粉红色的光芒,充耳不闻,继续朝他前进,最终,三把矢爆枪,都抵住了拍摄者的脑袋。

  “江雪在哪里?”

  第一名士兵的眼底流露出深深的哀伤,眼角挤出一滴晶莹剔透的眼泪,几乎要哭出来。

  “把江雪还给我。”

  第二名士兵苦苦哀求道,看样子,要向拍摄者跪下。

  “江雪,江雪……”

  第三名士兵的满脸茫然逐渐变成痴狂,而痴狂又渐渐狰狞起来,“你们杀了江雪?一定是,一定是!”

  拍摄者根本不知道这三名士兵在说什么,高叫道:“江雪是谁?士兵们,你们疯了,你们被天魔入侵了,放下武器,快放下武器!”

  话音未落,三名士兵就同时扣下了扳机,画面先是被猩红的血浆吞噬,随后又陷入深沉的黑暗。

  第二段视频,像是在某一艘星舰错综复杂的管道之间

  一条身影如野兽般上蹿下跳,躲避着追逐者的踪迹,一边逃跑,还一边狂吼乱叫:“江雪,江雪,你在哪里,你究竟在哪里啊?”

  那神情而哀伤的声音,听上去简直要把心脏化作血水,从嗓子眼里喷出来。

  他越跑越远,走投无路,前方是一扇维修专用的紧急气密门。

  这扇门后面,经过狭长的甬道和另外两道气密门,就是冰冷的宇宙。

  在没穿防护服或者晶铠的情况下,即便凝聚金丹的强者,也不敢在宇宙真空中待多久的。

  但这头深情的野兽,却像是看到了什么幻觉,毫不犹豫拧开了气密门,口中喃喃道:“江雪,我来救你了,别怕,江雪,我来救你了!”

  他钻进气密门,又将门重重砸上,消失在黑暗中。

  半分钟后,画面外传来刺耳的警报声,那是有人强行打开最外面一道气密门,脱离星舰,进入宇宙真空的声音。

  这人身上除了包裹着一件维修雨披之外,没有任何防护装置。

  他的命运可想而知。

  果然,画面一闪,来到半个小时之后,就看到一些穿着灰色防护服的人,将他的尸体从真空中拖曳回来,已然冻僵成一座雕像,而脸上依旧清晰烙印着迷狂的眷恋。

  第三段视频,像是一段审问记录。

  看下方的时间,是半天前刚刚新鲜出炉的。

  被五花大绑,牢牢锁死在金属椅上的,赫然是一名须发皆白,道貌岸然的祭司。

  然而这名至少一两百岁的祭司,脸上非但充斥着七情六欲的沟壑,眉眼之间,还闪耀着年轻人独有的执着和痴迷,形成一种极其诡异的矛盾感。

  “江雪……江雪……”

  这名祭司拼命挣扎,任由枷锁深深嵌入自己的血肉,甚至把骨骼刮得“嚓嚓”作响都满不在乎,只是瞪着眼睛,一个劲儿叫道,“把江雪还给我,你们这些恶魔,把江雪还给我!”

  坐在他对面的审讯者,是两名普通部队的净化者和清扫者。

  “我们可以把江雪还给你。”

  他们对视一眼,其中的净化者面无表情道,“但你必须先告诉我们江雪究竟是谁?”

  “江雪……”

  须发皆白的祭司,脸上荡漾出两道动人的红晕,痴痴地笑着,“是我老婆。”

  “哦?”

  净化者和清扫者眼底的茫然一闪而过,沉吟片刻,净化者又问道,“江雪是你的老婆,那你又是谁呢?”

  “我是”

  这应该是再简单和明确不过的问题,这名祭司也一瞬间就要脱口而出,但就在他要说出自己的身份时,一股剧痛忽然袭击他的大脑,令他整个儿都抽搐起来,眼底如泉水涌动般,满溢出浓烈的迷茫。

  他像是喝醉酒一样眯起了眼睛。

  “我是……”

  他歪着脑袋,认认真真想了很久,最后露出笑容,“我是高欢。”

  “高欢?”

  清扫者继续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来自什么地方,担任什么职务,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我不知道。”

  祭司咧嘴笑着,“你在说什么,我不知道,想不起来了,我只知道我叫高欢,是江雪的丈夫,江雪还没有死,我们终于……又可以在一起了。”

  两名审讯者再追问下去,祭司翻来覆去就是这么两句话,他只记得自己名叫高欢,而江雪是他最深爱的妻子,他别无所求,只要和妻子团聚,无论怎么用刑,或者怎么催眠,都是这话。

  视频到此结束。

  还有几十段视频,亦是类似的内容,都是不同身份、不同年龄、不同职业的圣盟人,为了一个名叫“江雪”的女人而痴狂,做出各种离经叛道甚至如疯似魔的行为。

  擅离职守,枪杀长官,亡命天涯,甚至纠缠女性圣盟人,见人就问“你是不是江雪”,诸如此类。

  “目前可以明确的是,在过去的七十二小时内,有分散在不同星舰和星球上的大批圣盟人,同时被激活了脑域中的某种病毒,激起了无比强烈的……爱情。”

  楚之晓深深皱眉,道,“通过刚才的视频,想必你们也看出来了,这种病毒的发作形态和幻灭病毒、荣耀病毒以及饕餮病毒都是不同的,它会篡改受害者的记忆,让受害者误以为自己是一个名叫‘高欢’的人,而这个‘高欢’又深深爱着另一个名叫‘江雪’的女儿,而他活下去的唯一目的就是找到江雪,把江雪从某个地方营救出来。

  “这是我们发现的第四种大脑病毒,根据发作的原理和形态,姑且称之为‘至爱病毒’,这种病毒和进化版本的‘饕餮病毒’一样,都能干扰包括至善族的祭司阶层在内,几乎所有圣盟人,而且感染者有很强的攻击倾向,任何阻挡他找到江雪的人,都是他攻击的目标。”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