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814章 傀儡王的低级错误

第2814章 傀儡王的低级错误

  这个答案,别说夜叉小队,就连李耀听到,都微微一怔。

  这么巧,永恒光明号不就是昨天楚之晓才和他说过,圣盟的“人性实验室”之一,伪造成微型修真国度,专门用来测试“人类在资源极大丰富,永不枯竭情况下,社会形态演化”的地方吗?

  没想到,傀儡王竟然躲在那里。

  不过,仔细想想,倒也正常。

  现在圣约同盟的主要任务是和真人类帝国的斗争,至善上师的绝大部分计算力都要投放到战场上,而“人性实验室”这种东西,说到底也只是前沿性质的探索,是一步闲棋,在彻底消灭帝国之前,不太会受到至善上师的重视,躲在那里,安全系数比较高。

  另一方面,永恒光明号上的绝大多数居民,并不知道外界的真相,处在“与世隔绝”的状态中,他们的社会形态和灵网环境自成一体,也更方便傀儡王的蛰伏和操纵。

  更重要的是,倘若傀儡王真是吕轻尘,那么永恒光明号上的“修真国度”,有可能让他想起自己的家乡星耀联邦,或许,这也是他选择这艘“人性实验舰”充当巢穴的原因之一。

  有了关七星铺垫,李耀大大方方将自己锁定的地址和盘托出。

  两人追踪到的地址几乎一致,只是李耀更加精确一些,几乎精确到了永恒光明号上的某一台晶脑。

  当然,太过精确的意义并不大,因为傀儡王不可能蠢到只使用一台晶脑来发动入侵,一次大规模行动之后,肯定会销毁证据,替换一台新的,没有暴露过的晶脑。

  总之,只要确定傀儡王就躲在永恒光明号上,事情就好办了。

  果然,楚之晓并没有怀疑蜘蛛战车——李耀的“性能”突然变得强悍,只是称赞关七星最新研发出来的追踪模式相当好用,随后就通过通灵圣殿的通讯室,将大量数据传送回到异端审问局。

  半个小时之后,夜叉小队刚刚休整完毕,为自己和法宝都填充了足够的食物和晶石弹药,新的命令就传输过来。

  通灵圣殿发生的大规模骚乱,证明傀儡王已经起了疑心,事不宜迟,未免夜长梦多,再被他跑掉,夜叉小队立刻启程,赶赴永恒光明号,捣毁神心会,捉拿傀儡王!

  这次行动的难点并不在能否捣毁神心会,而是一定要在傀儡王有所察觉之前,堵死他仓皇逃窜的每一条路径。

  傀儡王极有可能在圣盟的各艘主力战舰和至关重要的星空战堡上都埋伏着眼线,大规模调动,一定会被他察觉。

  而且圣盟和帝国的战略决战,不日即将展开,在如此微妙的时刻,也不可能为了傀儡王一个人就打乱前线的所有部署。

  所以,夜叉小队仍旧是抓捕傀儡王的主力,当然异端审问局麾下的绝大部分净化者和清扫者小队,还有“神佑军”中几支擅长接舷战的特种部队,都会跳跃到永恒光明号的附近,支援夜叉小队的行动。

  最后,如有可能,五名至善上师都不希望抓捕行动破坏永恒光明号上的正常秩序——因为这场规模浩大的人性实验,已经延续了整整三百年,获得了无数有趣的数据,上面很想让这个懵懂无知的小世界继续发展下去,看看人类的欲望究竟能滋长到什么程度,又能将人类的灵性侵蚀到什么程度。

  倘若被战火吞噬,就等于前功尽弃,又要花三百年时间来积累。

  当然,更重要是傀儡王的生命安全,必须活捉,既不能被他逃走,更不能被他畏罪自杀,因为上面的想法和李耀不谋而合,都认为傀儡王不可能凭空出现,或许傀儡王亦是某个神秘存在的傀儡,而这个“神秘存在”,才是圣盟最危险的敌人!

  这次行动的代号,两个字,“抓鬼”。

  一个小时后,抓鬼行动,正式展开。

  带着如此艰巨的任务,夜叉小队的全体成员,和一队精锐的清扫者,以及“神佑军”中遴选出来的精英特种兵一起,搭乘一艘獠牙形态的强袭舰,缓缓驶入了金狮界边缘,最适合星海跳跃的空间。

  感受着舷窗外面浩瀚的星海,变得越来越缥缈和虚幻,李耀心中忽然浮现出十分古怪的感觉。

  快,实在太快了。

  从他知晓傀儡王的存在,到他化身蜘蛛战车,潜入夜叉小队,参与到抓捕傀儡王的任务,一口气从异端审问局跳跃到通灵圣殿,眼看又要从通灵圣殿跳跃到永恒光明号,辗转几个大千世界,时间却才过去了短短几天。

  在圣盟执行任务,和在联邦以及帝国时截然不同。

  星耀联邦自不必说,即便在真人类帝国,他所面对的,也是一个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富有个性的人。

  无论是帝国皇后厉灵海,帝国首相东方望,万界商盟总执事金玉言,甚至黑星大帝武英奇,都是具体的人,有自己的理念,野心,欲望。

  然而在圣盟,除了“魔童”以及“夜叉”这样的异类,无论最底层的“兵蜂”还是“工蜂”,还是身为至善族的祭司阶层,包括异端审问局的局长,甚至刚刚在随身晶脑的圣光中出现的至善上师,他们都没有特点,没有个性,面目模糊不清,完全不像是具体的人类,而是一个符号,是某种象征,是没有戴着面具的假面鬼,是一台庞大机器上的构件。

  想象有一台星球大小,由一百万亿个零件组成的,庞大、精密而坚固的机器,包括异端审问局长和至善上师在内的所有人,都是这台机器里一颗颗微不足道的,随时可以被取代的螺丝钉——这就是李耀执行任务的感觉。

  以星舰为载体,永恒漂泊于浩瀚的星海中,令人感到无比渺小和孤独。

  而区区一艘星舰,不足以维系最基本的资源循环,不得不依靠虚无缥缈的灵网,从某个未知的地方领取任务,得到补给,又加深了人对某种至高力量的信仰和崇拜,不知不觉被剥夺了个性和自我,异化成了庞大机器的一小部分。

  以至于,只要随身晶脑上发送过来随便一条命令,就成为律令天条,足以让人们毫不犹豫去奉献和牺牲,根本无需搞清楚发送命令的究竟是谁,亦不用思考命令背后的真相。

  这就是圣盟,一台字面意思上的,不折不扣的,被激发到极致的“国家机器”。

  只是……

  任何机器的背后,总有一个操纵者。

  即便现在没有,在很久以前的过去,总会有人设定好机器的程序和任务。

  圣盟这台庞大机器的操纵者究竟是谁呢,是那五个面目模糊不清、毫无个性和特点的至善上师,还是沉睡中的盘古族,还是……别的什么存在?

  李耀正沉吟间,感受到了血色心魔扩散过来的神魂涟漪。

  “喂,你有没有觉得,这件事很古怪?”

  血色心魔道。

  “什么古怪?”

  李耀微微一怔,反问道。

  “就是傀儡王这么容易被我们锁定的事情。”

  血色心魔道,“你想啊,傀儡王将他激活高欢的所有监控视频和数据统统粉碎,删了又删,几乎无法恢复——若非我们天赋异禀,又是他的老熟人,熟悉他的手段,几乎就恢复不了了。

  “由此可见,他极不愿意被人发现他的存在,顺藤摸瓜找到他,对不对?”

  “这不是废话?”

  李耀道,“傀儡王当然不愿意别人找到他,找到他就是一个死啊,这有什么问题?”

  “你别急,听我说。”

  血色心魔道,“问题在于,如果傀儡王真的不想别人找到他,又何必留下那名被他控制的高级祭司,这个漏洞或者说‘活口’呢?”

  “嗯……”

  李耀心思电转,瞬间反应过来,被血色心魔这么一点拨,他也发现了不对,“有道理,表面上看起来,刚刚在通灵圣殿发生的那场激战,真叫一个惊心动魄,又是大批感染者张牙舞爪,血肉横飞,又是高级祭司仓皇逃窜,最终自爆而亡,又是我们大玩灵网追踪的特技,神念在七八十来个大千世界之间‘咻咻咻咻’乱飞,搞得和惊险大片一样。

  “但是,根本不用这么麻烦,傀儡王从一开始,就没必要留着这名祭司的活口,在完成了‘激活高欢’的任务之后,直接杀人灭口,干掉这名祭司,岂不是干干净净,一了百了,神仙都不会知道他躲在永恒光明号上了?

  “好,就算这名高级祭司是他安排在通灵圣殿内的重要棋子,他好不容易才将这名高级祭司侵蚀,一开始还舍不得杀,那等到夜叉小队来到通灵圣殿查探时,总应该痛下杀手,预先灭口了吧?

  “楚之晓他们是先审问了几十名工作人员,才轮到高级祭司的,傀儡王明明有充足的时间‘壁虎断尾’,他为何不这么做,非要弄一场惊险刺激的大场面,到头来还是被我们揪住尾巴,锁定他的本尊所在?这么低级的错误,不太像是傀儡王——吕轻尘会犯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