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817章 永远和平的侵蚀

第2817章 永远和平的侵蚀

  “别忘了,还有多元宇宙,还有洪潮,还有地球。”

  血色心魔道,“这几个目标里的每一个,都是足以鼓舞人类文明继续奋斗一万年。”

  “太远了,这些目标都太遥远了。”

  李耀道,“即便最基本的‘跨越黑墙’这一项,如果没有外力介入和机缘巧合的技术大爆炸,只怕再过五千年都未必能完成。

  “人是有惰性的,当你知道,已知所有任务都已经完成,所有眼前的威胁都不复存在,而下一项任务至少要奋斗五千年才能看到结果,结果还不一定正确,下一个威胁或许还在亿万光年之外,甚至远到用‘光年’都无法衡量时,你还会殚精竭虑,燃烧一切去奋斗么?

  “光明市的居民,何尝不是背负着‘复兴人类文明’的伟大使命,但这项使命实在太宏伟,太遥远也太沉重了,遥远和沉重到他们不知如何开始的程度,最终,不也就被他们渐渐放弃和忘却了么?

  “人性如此,无法苛求,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放弃现世的幸福,去追寻几千年几万年之后,才有1%几率找到的希望。”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生于安乐,死于忧患,无论个体还是文明,都是如此。”

  血色心魔说完,忽然笑起来,“所以,这就是我们这些‘天魔’存在的意义啦,特别是我这种最喜欢杀戮和破坏的天魔,一开始你还对我无比抗拒呢,但是仔细想想,如果永远没有杀戮和破坏,不知道战斗的方法和意义,人类文明又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李耀愣了很久,呆呆看着半空中无数腰间捆绑着气球,自己也像个大气球一般笨拙的光明市居民,一边傻笑,一边用蛋糕互相打来打去,还有人让自己的宠物狗骑在自己背后,简直分不清谁是谁的宠物,更有一些亲朋好友或者素不相识的路人,将他们滑稽可笑的画面拍摄下来,输送到高楼大厦的玻璃幕墙甚至舱壁的三维立体光幕中播放出来,供人评头论足,给他们献花和添加各种装饰,好像还很骄傲,很可乐的样子。

  李耀没来由一阵阵心寒。

  “虽然我竭力阻止星海间的每一场战争,希望让和平永久降临,但你说的……似乎也有道理,我的确没想过,永久的和平究竟会对人类文明带来什么。”

  李耀的神魂深处,荡漾出了无比复杂和深邃的涟漪,他喃喃道,“我忽然有些能理解,当年女娲族的所作所为了。

  “要知道,虽然我们反对当年盘古族故步自封,闭关锁国,当缩头乌龟的做法,但女娲族那种将情感和欲望都释放到极致,心急火燎,不惜打内战都要冲出盘古宇宙的做法,似乎、似乎也太激进了一点。

  “盘古族的担忧未必没道理,盘古宇宙外面的星海太浩瀚,多元宇宙太黑暗,而洪潮背后的敌人又太强大,不做好万全准备就仓促行动,的确有自取灭亡的可能。

  “为什么女娲族不能耐着性子,再等待几千年甚至一万年,等洪潮渐渐退去,条件更加成熟一些,再以比较和平的方式,夺取盘古文明联盟的领导权,展开新的远征呢?这样不是更好吗?

  “过去,我们在和龙扬君、白老大他们探讨这个问题时,都认为女娲族是被来自盘古宇宙外面的声音,那些被洪潮吞噬的文明的‘亡灵’,所发出的呼唤深深吸引,陷入狂热的泥淖,不可自拔。

  “但是今天,看到了光明市居民的精神面貌和生存方式,我忽然有了新的想法。

  “或许,女娲族也知道他们当时的行为太冲动,太激进,太冒险,希望极其渺茫,一旦失败就是万劫不复。

  “但他们却别无选择。

  “一个文明的生长和延续是有周期的,文明的成长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断然没有‘平稳发展一万年’的道理。

  “如果盘古文明联盟就按照盘古族某些人的想法,龟缩在盘古宇宙之内,平平安安地蛰伏一万年,五万年甚至十万年,绝不可能保持十万年前最先进的技术水平和积极向上,勇于进取的精神风貌,只会变成好像光明市居民一样,白白胖胖的可怜虫,身体上的成年人,精神上的婴儿!

  “一个文明没有内忧外患,或者内忧外患还要几万年之后才会降临,总是要灭亡的,女娲族就是醒悟了这个道理,所以明知道准备工作尚未完成,都要不顾一切地冒险冲出去,甚至发动一场内战来‘打醒’部分同胞,提醒他们不要忘记使命!”

  “这个猜测,很有意思。”

  血色心魔道,“任何文明的进化,都没有按部就班、一路顺风的可能,很多时候,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不得不面对万丈深渊,进行‘最惊险的一跃’,跃过去了,文明延续,更上层楼;跌入深渊或者不敢跳跃,结果都是一样,文明瞬间或者渐渐消亡,早死晚死的差别而已。”

  “是的,我原本以为,我们还有几千年甚至上万年时间,可以慢慢发展,不徐不疾地组建远征军,等到万年之后再探索外域。”

  李耀道,“但现在想想,倘若‘联邦、帝国和圣盟解决矛盾,盘古宇宙大团结’这件事要消耗一千年,而‘组建远征军,冲破黑墙’这件事要消耗一万年,中间这看似风平浪静,没有任何威胁的九千年,人类文明又会如何发展呢?

  “那些一出生就无忧无虑,饱食终日的新一代人类,会有我们这些战争年代淬炼出来的‘旧人类’独有的危机意识么?

  “他们能理解阴谋、背叛、血腥、残酷、灭绝、牺牲和奉献……诸如此类的意思么?

  “他们能理解人类文明的使命,知道我们为什么要冲出黑墙,去面对不可预测的危险么?

  “他们愿意将自己的一生,将自己所有的幸福,都投入到一个万年之后才会见到结果,而结果极有可能是灭顶之灾的宏伟计划中去么?

  “倘若有朝一日,洪潮真的冲垮黑墙,侵袭盘古宇宙,这些一万年之后的人类,究竟是用链锯剑和矢爆枪去迎接它,还是想光明市的居民一样,展开双臂,用鲜花和蛋糕去欢迎它呢?”

  “所以——”

  血色心魔道,“昔日的女娲族正是和你一样想法,认为漫长的等待只会消磨所有同胞的意志,侵蚀他们最宝贵的神魂,为了唤醒同胞,只能破釜沉舟,先冲出去再说!

  “哪怕只有一艘星舰冲出去,就算是在黑墙之外的多元宇宙中,留下了‘盘古宇宙智慧生命’的记号,就有可能被洪潮察觉,那么,整个盘古文明联盟就没有退路,只能将一切智慧、勇气、生命之火和无穷资源,都投入到‘远征外域’的宏伟计划中,反正‘伸头缩头都是一刀’嘛!

  “哈,我忽然发现,白老大很可能也是抱着这样的想法。

  “你知道,早在‘多元宇宙’的真相尚未被完全察觉之前,他就立志要单枪匹马冲出去,打遍什么四维、五维、六七八维宇宙了。

  “乍一看,他的想法非常鲁莽,很有点儿不管不顾的味道,根本不在乎自己万一暴露,会给盘古宇宙的人们带来何种灾难性的后果——别忘了,留在这里的人们,还有他最心爱的儿子!

  “仅仅是自大和愚蠢吗?我不这么认为。

  “白老大可是吞噬了严心剑残魂的‘双料星盗之王’,对人性的深刻洞悉,不会比金屠异差多少,或许,他早就推演出了‘一旦人类文明失去威胁和对手,究竟会堕落成什么样子’的图景。

  “所以,他才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冲出去,不单单是实现自己‘多元宇宙最强星盗’的梦想,更是要为人类文明寻找新的对手,新的威胁,足以激发我们最深层的勇气和智慧,去疯狂进化、疯狂吞噬、疯狂强大的新任务!”

  “太夸张了吧?”

  李耀道,“有没有你说得这么玄乎啊?”

  “或许有,或许没有,但即便白老大没有想到这一点,你也应该认真想想,不要让整个盘古宇宙,都变成永恒光明号上的样子。”

  血色心魔道,“反正我们也要去探索地球,无论如何都是要冲出去的!”

  “我,我不知道。”

  李耀很想使劲挠头,“我既不想揠苗助长,操之过急,违背进化的规律;却也不想眼睁睁看着人类文明失去进取心和使命感,浸泡在庸庸碌碌的蜜糖中,不断堕落而不自知……”

  “哎呀!”

  血色心魔打断他道,“为什么你们这些自诩为正派中人的家伙,总是这么婆婆妈妈,犹犹豫豫,既要——”

  李耀道:“既要当那什么,又要立牌坊,是吗?”

  “咦?”

  血色心魔道,“你怎么舍得这样说自己?”

  “反正我不说,也会被你说的。”

  李耀道,“这么重大的决策,不是我一个人的意见可以左右,到时候还是听听老婆的意见,交由议会民主决定,甚至来个全民公投啥的——黑锅大家一起背,真完蛋了谁也别怪谁,是吧?”

  “有道理,所以还是先集中精神,抓住傀儡王——吕轻尘再说吧!”

  血色心魔道,“我亦很想听听吕轻尘的意见,看看在他的虚拟世界里,是如何规划人类文明的未来,解决这些问题的,既然吕轻尘将他的老巢设置在这里,若非巧合的话,就一定对这些问题有深刻的研究,你说呢?”找本站搜索"CM" 或输入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