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823章 一秒钟的人类!

第2823章 一秒钟的人类!

  “我……自然知道这些画面的存在,亦知道我被‘创造’出来的意义!”

  楚之晓的嘴唇几乎咬烂,艰难喘息道,“但是,但是必须有人来承受这一切,才能维持最重要的秩序!”

  “哈,秩序,哈哈哈哈,什么样的秩序?”

  傀儡王双手捧腹,夸张地笑道,“是那些‘工蜂’在矿洞深处一声不吭、劳作至死的秩序;还是‘兵蜂’在充满高热、辐射和毒气的星舰底层,毫无防护地作业,平均寿命只有五六十年的秩序;还是眼前这些光明市民一样,在人造的美梦中,如猪猡般浑浑噩噩,一代又一代充当实验体,被人研究的秩序?即便这所谓的‘秩序’真能持续千年万年,又如何呢?难道你不觉得,人类永远生活在这样的秩序中,本身就是最大的悲哀吗?”

  “不,不用千年万年!”

  楚之晓低吼道,“在不远的将来,诸神终将苏醒,给我们所有人,都带来终极的答案!”

  “哈哈,诸神,你真相信诸神的存在吗,楚少校?”

  傀儡王愈发得意和不屑,黑洞般的双眸放出犀利的光芒,直刺楚之晓的神魂深处,粗短的手指摇晃更快,“不,你的眼睛告诉我,你并不相信这套鬼话,你对自己的身世充满了疑惑、痛苦和愤怒,但你却不知道该如何反抗,该向谁反抗,更不知道万一反抗成功之后,又该怎么样。

  “所以,你只能自欺欺人,不断用至善上师的谎言来麻醉你自己,让你伤痕累累、鲜血淋漓的神魂结痂只要结上了痂,便没有那么痛苦了,是不是?

  “也对,即便你是堪比化神的强者,是号称‘杀戮天女’的终极兵器,但是在五位至善上师和他们一手掌控的国家机器面前,你的任何挣扎和反抗都是那么微不足道和荒唐可笑,你的那么多兄弟姐妹都被他们扼杀了,只剩下你一个,又能如何呢?

  “倘若反抗是不可能的,那便只有服从,并且不断麻醉自己,强迫自己相信服从是唯一正确甚至神圣的事情,唯有如此,你的神魂才不会痛苦到支离破碎的程度,才能勉强活下去,像条虫子,像台机器一样活下去,我说得对吗?”

  “他说得太对了!”

  血色心魔有些激动地对李耀说,“我也是这么想的,这个傀儡王吕轻尘,简直就是我的知音人啊!”

  “立场,你的立场呢?”

  李耀说,“别被这些大反派随便一蛊惑,就这么快动摇好不好?”

  楚之晓的脸色一片惨白。

  她的神魂剧烈颤动,几乎无法在幻境中凝聚出自己的实体,身形如一缕缕烟霭般不断消融和飞散。

  她满脸痛苦,雪白的肌肤上出现了一条条又细又长的红线,真像是神魂伤痕累累,皲裂成无数碎片。

  “很抱歉,要用这种方式,撕开你刚刚结痂的伤口,一定很痛吧?”

  傀儡王致歉道,“只有这种方式,才能让你面对真正的自己,所以,对不起了。”

  “可是”

  楚之晓周身的红线越来越密集,双眸也渐渐失去了刚刚的色彩,她苦笑道,“既然你也知道,至善上师的力量无比强大,根本不是凡人可以抵抗,就算你能‘唤醒’我,又有什么用呢?”

  “请允许我再重申一遍,‘朝闻道,夕死可矣’。”

  傀儡王微笑道,“从长远看,任何人都是要死的,任何文明都是要毁灭的,关键是我们如何活着,如何在这片星海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

  “光明市的市民们究竟能否逃出生天并不重要,同样,倘若你能觉醒,能否推翻五名至善上师的统治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觉醒自我这一事实,就代表着人性的胜利,这就够了!

  “倘若‘魔童项目’最出色的实验体之一,历经无数次洗脑和忠诚教育的‘少校’楚之晓,都可以绽放人性的光辉,那放眼整个圣盟,还有谁不可以呢?

  “只要我能提取到你觉醒一刹那,神魂爆发出来的波纹形态,就有可能研发出新的……你们称之为‘大脑病毒’的东西,并且扩散到整个圣盟的神经末梢,让所有圣盟人都能体会到你破笼而出,找回自我的感觉!

  “那时候,即便永恒光明号上所有人都死了,你死了,连我都死了,但人类的精神就能永恒流传下去,人性的光辉就将照亮这个邪恶国度的每一个角落,会有千千万万的人,千千万万我们的同胞站起来,继承我们的遗志,像是我们一样痛快淋漓地爱,咬牙切齿地恨,轰轰烈烈地战斗,无限精彩地活着!

  “这样的世界,才是未来应有的样子,对吗?”

  楚之晓说不出话来。

  但遍布全身的细长红线,却不断朝面部,特别是朝两个眼窝中钻进去,像是要吞噬她的眼球。

  “人性是抵挡不住的,无论至善上师还是诸天神魔都抵挡不住的,看看你的同伴吧。”

  傀儡王不动声色地说着,再次轻轻打了个响指。

  四周熊熊燃烧的鲜血烈焰中,除了他从“魔童项目”的资料库中窃取的,楚之晓从小到大接受严酷调制的画面,又多了十几副新的画面。

  画面的主角,赫然是“巨灵”元寇和“七星”关七星!

  只是,画面中的元寇不再是那个虎背熊腰,力拔山河的超级壮汉,却像是瘦弱而惶恐的孩童,抱着脑袋哇哇大哭。

  旁边几幅画面中,则是这个小男孩躺在手术床上,接受各种恐怖调制和强化改造的全过程。

  那血腥和残忍的改造,即便李耀看了,都暗暗心惊,咋舌不已。

  而在另一幅画面中,关七星却不断分裂,分裂成了七个乍一看一模一样的人,咬牙切齿地盯着彼此。

  他就像是陷入一座到处都是镜子的迷宫,四周墙壁和天上地下统统都是镜子,镜子里面还套着新的镜子,不断反射、折射和衍射,七个关七星又变成了七十个,七百个,七千七万个关七星。

  “啊啊啊,别过来,不要过来,痛,好痛!”

  手术台上的小男孩吓得哇哇乱叫,甚至尿了裤子。

  而另一张画面中,身为超级巨汉的元寇也吓得缩成一团,哭得稀里哗啦。

  关七星却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和镜子里的镜子里的镜子里的自己,恶狠狠道:“你不是我,我才是我,我究竟是谁,我是谁,谁是我,谁是我啊!”

  他猛地一头朝镜子撞过去,将镜子撞成万千碎片,却只是在每一枚碎片里,增加了一个新的自己。

  每一个自己混乱的眼神,令他愈发迷茫,几乎疯狂。

  “你竟然同时入侵了他们的脑域,令他们陷入幻境!”

  楚之晓不敢相信,“怎么可能,你的实力”

  “你还是不明白,并非我的实力有多强,制造幻境的技巧有多么高明。”

  傀儡王道,“而是他们你们自己体内藏着心魔。

  “倘若你们真的对至善上师和诸天神佛都绝对信仰、无比忠诚的话,我的致幻能力再强,都不可能侵入你们的神魂之中。

  “只可惜,在你们和每一个圣盟人的体内,都隐藏着心魔,这个心魔的名字就叫做‘人性’。

  “‘巨灵’元寇一开始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小男孩,甚至比同龄人更加瘦弱一些,是经过了常人无法想象,比你更严酷百倍的调制,才变成今天这副样子,这既是他的幸运,也不是他的不幸,他与生俱来的超级自我愈合能力,令他不得不忍受长达几十年的折磨,无法像早早死去的同伴那样永享安宁。

  “虽然他从五脏六腑到外表都变成了黑铁塔一般的钢铁巨兽,但是在神魂深处,他依旧是那个害怕痛苦和鲜血的小男孩,他害怕每次厮杀之后,都要被送回手术台去‘修复’,所以他竭力不让自己受伤,在自己流出哪怕一滴血之前,就用最疯狂的火力将所有敌人统统轰爆!

  “这就是他的心魔,难道你能说,这样的心魔不该存在么?

  “关七星亦是如此。

  “表面看,他是一名沉迷于技术,极度冷静的专家,从不在乎晶脑和灵网之外的任何东西,包括他究竟是谁,这个无解的问题。

  “但是,呵呵,怎么可能有人真的对‘我是谁’这个问题不感兴趣呢?他表面越冷静,内心的煎熬就越强烈,这个问题就像是一条充满了毒液的蟒蛇般死死纠缠住他的神魂,令他的神魂在不知不觉中,分裂成了互相仇恨的七块,每一块都想要吞噬其余六块,成为独一无二的‘关七星’。

  “没人渴望和他人共享一份记忆、情感和身体,这就是人类,对‘自我’极端重视的人类!

  “很抱歉,我的本意并非要你们陷入幻境,只是要撕开包裹你们神魂的厚重痂壳,让你们面对真实的自我,试图唤醒你们尘封已久的人性,让你们品尝到真正的人类的滋味,哪怕只能当半天,当一个小时,当一分钟,当一秒钟的人也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