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826章 云海心的苦衷

第2826章 云海心的苦衷

  “哇!”

  李耀道,“怎么被你一说,好像这次任务的难度又提升了好几倍的样子?原本要在帝国和圣盟之间达成‘恐怖平衡’就难于登天,现在又加一个傀儡王吕轻尘从中作梗,岂不是难上加难?”

  “本来就是!”

  血色心魔道,“你的目标是在帝国和圣盟之间达成平衡,自然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就像一个两头不讨好,到处受气的老妈子,面对两头穷凶极恶的猛虎一样,别说任务失败,就算任务成功,说不定都有人要说你软弱和妥协呢!

  “但吕轻尘不同,他的目标就是不断挑动圣盟和帝国之间的矛盾,确保双方的战略决战能如期展开,并且战火越烧越旺,在烧干双方最后一滴血之前,千万不要熄灭。

  “反正,哪一方实力比较强大,他就在内部搞搞破坏,拖拖后腿;哪一方看上去就要全面崩溃,他就暗中助拳,火上浇油,打,打,打,把星海中央打成最凄惨的废墟!

  “破坏总比平衡容易,吕轻尘的任务实在比你轻松太多,而只要双方真的打到精疲力竭,战至一兵一卒,他就极有可能,控制圣盟的残余力量,进而吞噬帝国的散兵游勇,为远道而来的联邦远征军设下陷阱,再一口吞掉联邦的精锐!

  “甚至,他根本不用什么阴谋,就将自己的真实身份,向整个星耀联邦公开好了,又如何?他让星海中央的两大霸权玉石俱焚,把帝国和圣盟都打成一片狼藉,他给了联邦唯一的崛起机会,这是连你这个‘三界至尊,联邦国父’都不可能提供的,千载难逢的机会!难道联邦人不会和他联手收拾残局,确立联邦的宇宙霸权,却要和他血拼到底么?

  “当然,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吕轻尘肯定修炼到了,那时候他绝不会强迫联邦人接受‘全人类虚拟化’的理念,他最多在自己控制的圣盟这块地盘上进行试验,让联邦人慢慢看到他这一套体制的优越性,再用上百年时间来潜移默化地改造联邦,我想,这个耐心他还是有的。

  “总之,只要被他成功以蛇吞象,控制圣盟的话,他手里可打的牌就很多了,完全不必像联邦时期那么窘迫和疯狂,到时候,即便他正大光明展开大道之争,你亦未必是他的对手!”

  李耀暗暗啐了一口:“阴险!”

  “拜托你不要每次都把这么显而易见的事实说出来好不好,这样除了浪费口水之外,只会显得你气急败坏,无计可施。”

  血色心魔道,“如此说来,吕轻尘设下这个陷阱的目的,也就昭然若揭了他并没有说谎,夜叉小队的队长,‘少校’楚之晓,的确是至关重要的目标,是吕轻尘整个计划不可或缺的关键一环。

  “这是因为,楚之晓是‘魔童项目’最完美的实验体,可以说代表了圣盟洗脑技术的最高结晶,只要彻底解析了楚之晓的神魂,就能反过来掌握圣盟洗脑技术的致命破绽,甚至找出五名至善上师心灵防壁的漏洞!

  “你也知道,对圣盟这种‘准蜂群文明’的战斗,和对抗帝国的战斗不同,究竟消灭敌人多少星舰和多少部队并不是关键,关键就在那些‘蜂后’,也就是五名至善上师!哪怕一艘星舰都不消灭,只要捣毁主脑,控制蜂后,就等于掌控了整个圣盟!

  “正因为楚之晓有如此巨大的价值,傀儡王吕轻尘才不惜以自己为诱饵,都要说服楚之晓。

  “我想,他说不定正在调制一种专门针对五名至善上师的大脑病毒,只要他能说服楚之晓彻底敞开自己的神魂,让他研究‘杀戮天女’的神魂构造,研究至善上师留在楚之晓神魂深处的痕迹,就能完成新型大脑病毒的调制,一举侵蚀五名至善上师!”

  李耀和血色心魔的神魂展开激烈碰撞时,楚之晓亦要沉迷于傀儡王吕轻尘的蛊惑中。

  倘若神魂会流汗的话,李耀的神魂这会儿肯定变成喷泉了。

  事态紧急,他也顾不上暴露不暴露的问题,催动神魂,朝楚之晓扑去。

  “少校!”

  李耀尖声尖气地叫道,“我……人家来救你了,你千万不要相信这个大坏蛋,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啊!”

  “嗯?”

  肥胖的小丑微微一怔,棉花糖一样的手臂顿时幻化成一条黑色的长鞭,朝李耀狠狠劈来。

  以李耀的神魂强度,倘若激发出全部实力,当然能轻而易举挡住这一击。

  但他现在伪装的,仅仅是一台普普通通的蜘蛛战车,就算拥有一定程度的人工智能,但也绝不可能是傀儡王的对手。

  李耀只好硬抗这一记精神冲击,被劈得七零八落,摇摇欲坠。

  “呵呵……”

  傀儡王吕轻尘似乎完全没想到,把他打成残魂逃之夭夭的宿敌,竟然变成这副模样,他丝毫都没起疑心,懒得在李耀身上浪费丝毫计算力,目光稍微一扫,就回到了楚之晓身上,“如何,楚少校,你觉悟了么?”

  “红猪!”

  楚之晓却见不得李耀伤痕累累,支离破碎的模样,眼底即将断裂的血丝瞬间退散,怒吼道,“不许伤害我的红猪,你这个混蛋!你和别人没什么两样,都只是想操纵我而已!即便我真的觉醒,也未必要成为你的奴隶!”

  轰!轰轰轰轰!

  刚刚缠绕在她周身的血丝和迷雾统统爆炸,她的神魂在爆炸声中极限绽放,激射出无数把烈焰战刀,将幻境劈了个粉碎,那滑稽可笑的小丑,亦在阵阵冷笑声中,消散在迷雾里。

  “红猪”

  破除幻境像是消耗了楚之晓全部的精神和体力,她双腿一软,就要跪倒在地。

  但是对蜘蛛战车的挂念,却令她咬牙坚持住,踉跄着朝李耀走来,“你没事吧?”

  “我……人家没事,刚才好可怕,人家的数据库似乎遭到了非常严重的攻击,险些被那个大坏蛋彻底控制,幸好少校及时觉醒了!”

  李耀的声线在颤抖和兴奋之间来回移动,毫无半点伪装的痕迹,“少校刚才说得太棒了,您不应该成为任何人的奴隶,你就是你,是独一无二的‘少校’!”

  “是吗?”

  确认自己真的回到现实世界,楚之晓如释重负地长舒一口气,但叹息之后,却是苦笑。

  杀戮天女的眼底满是迷茫。

  似乎不知道接下去,究竟该做什么,究竟该到哪里去。

  没错,她是堪称终极兵器的杀戮天女。

  但人世间多的是杀戮无法解决的问题。

  外面光明市民们狂怒的嚎叫声还没停息。

  黑色的迷雾却不知从何而起,越来越浓郁,渐渐笼罩这座废弃建筑的每一寸空间。

  楚之晓的瞳孔骤然收缩,她听到身后传来枯叶落地般的脚步声。

  李耀和血色心魔的神魂亦荡漾出了微妙的涟漪,他们同样感知到了一道强大的生命磁场靠近。

  “黑梦”云海心,从黑雾中无声无息地出现,就像是一具生无可恋的行尸走肉般,直愣愣盯着“少校”楚之晓。

  云海心和楚之晓,黑梦和少校,异端审问局夜叉小队中两名最神秘的“异类”,在黑雾中,冷冷地对峙。

  “你不会现在才告诉我,你一直都是傀儡王的爪牙,在夜叉小队里充当卧底吧?”

  楚之晓瞬间恢复了“少校”的冷静,锐利如刀刃的目光切开黑雾,死死锁定云海心的双手、双腿和身上每一束足以发力的肌肉。

  “不是,直到片刻之前,我从未私下接触过傀儡王,更没有和他说过半句话。”

  云海心摇头,苦涩道。

  他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哀莫大于心死的味道,甚至令李耀产生错觉,仿佛他只剩下一具空空荡荡的皮囊,真正的云海心早就死了。

  “那你刚才失踪,究竟去了哪里?”

  楚之晓道,“现在出现,又是什么意思,杀我么?”

  “我不想杀你,或许也杀不了你。”

  云海心道,“我只想说服你,帮傀儡王说服你。”

  “这就真是奇怪了。”

  楚之晓道,“今天之前,你从未私下接触过傀儡王,而你刚才失踪,也不过十分钟左右,我看你也不像是被洗脑的样子你原本就是最难洗脑的那种人,那么,傀儡王究竟用什么方法,收服你为他效力?”

  这个问题,令云海心始终被黑雾笼罩的双眸,变得愈发深邃和神秘。

  “你们不是一直都很好奇,我没有被洗脑,却心甘情愿留在圣盟‘为虎作伥’的原因么?”

  云海心忽然说了一句全不相干的话,“现在,你还想不想知道?”

  “难道,你留在圣盟的原因,就是傀儡王一句话就能收服你的原因?”

  楚之晓道,“果真如此,不妨说来听听?”

  “其实很简单。”

  云海心神情恍惚,像是站立不住,喃喃道,“因为我的老婆孩子,一家大小都在永恒光明号上,他们都是光明市的市民。”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