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829章 自欺欺人的战斗!(新年第一更!)

第2829章 自欺欺人的战斗!(新年第一更!)

  伴随着近乎梦呓的呢喃,缭绕在“黑梦”云海心脸上的迷雾,缓缓融解和流淌下来,就像两条混浊的溪流,在他不断颤抖的脸庞上纵横交错。

  而他始终隐藏在黑雾后面的双眸,也终于在李耀和楚之晓面前一览无余。

  无论李耀还是楚之晓,都从未见过如此清澈,如此深情,又如此痛苦的眼睛。

  即便光是想一想,隐藏在这双眼睛后面的神魂,究竟承受着多大的痛苦折磨,都令他们跟着酸涩起来。

  “支撑我在地狱中苦苦挣扎到今天的唯一理由,就是我的家人可以在美梦中度过余生。”

  云海心任由黑雾融解的泪水恣意流淌,道,“但是现在,永恒光明号变成这副样子,家人的美梦统统幻灭了,他们或许会想起往昔的一切,或许变成了穷凶极恶的野兽,或许会在冲击舰桥的时候被守卫击杀,或许会在永恒光明号的自爆中,被炸得粉身碎骨。

  “呵呵,呵呵呵呵,既然如此,我所做的一切,又有什么意义?我又何必继续对至善上师卑躬屈膝,像条狗一样摇尾乞怜呢?”

  他一步步朝楚之晓走来。

  “冷静点,黑梦。”

  楚之晓极不愿意和这个难缠的队友为敌,急促道,“你该不会认为,这一切都是我们造成的吧?”

  “放心,我不会迁怒于人,我知道这一切和你无关,你亦不过是一件可怜的工具而已。”

  云海心的脚步稍稍停顿,眉眼间的悲哀愈发浓烈,“只不过,傀儡王答应我,只要我听从他的命令,帮他完成一件小小的任务——也就是拖延住你,帮他打破你的心灵防壁,让你的脑域彻底开启,他就会拯救我的妻子和儿女,让他们继续过着无知而幸福的生活。”

  “怎么可能?”

  楚之晓尖叫道,“这么拙劣的谎言,你竟然都相信?永恒光明号已经崩溃了,就连至善上师动用整个圣盟的资源,在如此紧要的关头,都未必能复制一艘新的‘永恒光明号’出来,就凭傀儡王这个惶惶不可终日的宇宙公敌,他凭什么能保障你妻子和儿女的安全,并给他们虚幻的幸福?不可能的,他绝不可能掌控‘永恒光明号’这么大规模的实验舰,更没有那么充足的资源,维持一座虚幻的乐园!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不会想不到,醒醒吧,黑梦!”

  云海心笑了,笑得龇牙咧嘴,笑得无声无息,笑得比九幽黄泉的厉鬼嚎啕大哭还要难看。

  “没错,这么简单的道理,我当然能想到,但傀儡王依旧说服了我。”

  云海心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傀儡王指出了我们思维的盲区——谁说一座‘永恒光明号’这样的梦幻乐园,非要建立在现实世界呢?既然是梦幻乐园,直接建立在梦境中,岂不是更好?

  “是,相比至善上师掌控的整个圣盟的资源,傀儡王能掌控的资源自然极少,绝不可能维持如此庞大的‘永恒光明项目’,但仅仅劫持一艘中小规模的星舰,携带足够维持上百年的资源,徜徉于星海深处,谁都找不到的地方,还是有可能的吧?

  “星海浩瀚,要找区区一艘星舰,无异于大海捞针,昔日真人类帝国耗费大量兵力去搜索星海共和国的最后一艘星舰‘萤火虫号’,足足千年,亦是徒劳无功。

  “而这艘被傀儡王控制的星舰,自动化程度极高,用不着多少船员操纵,它运载的则是一批特殊的货物——人类的大脑。”

  “人类的……大脑?”

  楚之晓难以置信,“什么意思?”

  “很简单,傀儡王没办法救出我妻子和儿女的血肉之躯,这些东西太消耗资源,而且也没什么必要。”

  云海心解释道,“但他至少可以救出我妻子和儿女的大脑,将他们的大脑放置到特殊的生化仓中,注入高能营养液和神经交互液,再接驳各种晶线,给予不同的刺激,由此,就可以将我妻子和儿女的神魂,‘上传’到某个虚拟世界,傀儡王称之为‘灵界’中。

  “灵界就像是一款丰富多彩,美轮美奂,极尽奢华之能事的虚拟游戏,根本耗费不了多少资源,只要消耗一丁点计算力,就足以维持他们的幸福,比‘永恒光明号’上更多十倍的,无比的幸福!

  “傀儡王甚至还能扫描我的大脑结构,用计算力模拟出我的神魂特征,在虚拟世界里再造一个我,让这个虚拟的我和妻子偶遇并相爱,一家人开开心心地生活在一起。”

  “这——”

  楚之晓脸色煞白,半天说不出话。

  李耀亦生出头皮发麻之感,傀儡王——吕轻尘果然死性不改,走到哪里都要实现他的“虚灵计划”!

  “何必如此大惊小怪,你应该知道,这种‘缸中之脑’技术,在圣盟都算是相当成熟了。”

  云海心淡淡道,“就在你诞生的‘魔童项目’里,亦有大量魔童失去了身体,只剩下大脑依旧活着,只不过他们是承受无休止的痛苦,而我的妻子和儿女将享受永恒的幸福,如此而已。

  “思想再开放一点,在灵械义肢和灵械义体都大行其道的今天,很多身受重伤的人都会替换身体器官,某些严重伤残的患者,丧失了99%的血肉之躯,只剩下大脑被灵械义体承载,不也很正常吗?”

  “但就算一个人丢失了99%的血肉之躯,甚至连大脑都失落了,变成鬼修,要依靠灵械义体才能穿行于人间,至少他感受到的一切都是真的!”

  楚之晓咬牙道,“而你却要把妻子和儿女都变成‘缸中之脑’,永远生活在一个虚假的世界,你真的头脑清醒,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云海心愣了半天,忽然抱着肚子,无比癫狂地笑起来。

  黑色的泪水从嘴角滑下,滴落在他的脚边,就像是黑色的血珠。

  “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假,真实和虚假的界限究竟在哪里呢?”

  云海心在狂笑中抬头,双眸清澈到李耀和楚之晓都无法直视的程度,“永恒光明号是物质组成,真实存在的,但永恒光明号上的人们,他们的生活就是‘真实’吗?

  “圣盟也是真实存在的,但至善上师的谎言,真能令所有人都深信不疑,那些被洗脑灌输出来的一切,就是你追求和捍卫的‘真实’的吗?

  “哦,我的老家,真人类帝国倒是真实的,但那种弱肉强食,尔虞我诈,血腥残酷的真实,又有什么意义呢,谁又愿意让自己的家人和后代,永远生活在那样的‘真实’之中?

  “倘若只有两条路可走,虚幻的天堂和真实的地狱,少校,你告诉我该怎么选,我想,不难吧?

  “或者,你教我,不听傀儡王的蛊惑,我又该怎么拯救自己的妻子和儿女,难道再一次去至善上师的脚下摇尾乞怜,求他们将我的妻子和儿女,安排到另一艘实验舰上?姑且不论圣盟还有没有第二艘‘永恒光明号’,就算有,那不也是一个虚假的迷梦,和傀儡王的缸中之脑,又有什么区别?

  “怎么选,怎么走,怎么才能拯救,你教我,你教我啊!”

  “可是——”

  楚之晓的眼神和心灵都有些混乱了,勉强道,“不要再自欺欺人了,傀儡王仅仅是利用你,他的目的就是要我们两个互相拼斗,两败俱伤,令我们的心灵防壁同时破裂,让他的力量能轻而易举侵入我们的脑域,深度解析我们的神魂!

  “等他真的达成目的,谁能保证他会兑现承诺?即便他想要兑现承诺,你的妻子和儿女,以缸中之脑的形态,孤零零待在一艘星舰上,又能持续多久?”

  “虚拟世界的时间概念和现实世界不同,在他们的感知中,再无忧无虑、舒舒服服过上几百年,应该不成问题吧?几百年之后的事情,就不是我能操心的了,或许虚拟世界会在刹那间崩溃,他们将毫无痛苦地死去,化作星辰间的一缕尘埃,和早就灰飞烟灭的我,在另一个维度重逢——对一个丈夫和父亲而言,还有比这更好的安排吗?”

  云海心的脸上,又挤出一抹僵硬的笑容,“至于自欺欺人,没错,我的确没办法保证,傀儡王能兑现承诺,说我是自欺欺人,也没问题。

  “但是你呢,少校?

  “我是自欺欺人,你又是什么?

  “傀儡王的谎言,和至善上师的谎言比起来,究竟有什么不同?我无法保证傀儡王一定能兑现承诺,你就能保证至善上师说的都是真话,那些该死的‘诸神’真会苏醒,引领我们走向永恒的光明吗?

  “放屁,都他妈是鬼扯淡,诸天神佛早就死绝了,现在,这片浩瀚无垠的宇宙中只剩下我,只剩下我们这些脆弱,迷茫,盲目,嗜血,疯狂,贪婪的人类!

  “你其实很清楚,就像我一样清楚,笼罩我们的一切都是谎言,只不过,身处无间地狱中,只要前面出现一丝微光,即便再遥远,再渺茫,甚至明知是假的,是自己的幻觉,都要不顾一切去追寻,去抓住,去守护,这就是人类,这就是我们可悲的人类啊!

  “归根结底,元婴也好,化神也罢,什么魔童、少校、黑梦、杀戮天女,我们都一样,我们都是小人物,小角色,小把戏,被欺骗和操纵,就是我们的宿命,不如此,又如何?

  “就算我是在自欺欺人,别揭穿我,让我保留一丝渺茫的希望——只要我能拼尽一切打破你的心灵防壁,让傀儡王能长驱直入,抵达你神魂的最深处,我的家人就能获得三五百年的幸福,这是……我能为他们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云海心的双眼再次被黑雾笼罩。

  或者说,以他的瞳孔为圆心,他的整个人都化作了一团黑色的迷雾,朝楚之晓劈头盖脑笼罩过来!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