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835章 一次性防疫服

第2835章 一次性防疫服

  李耀看着这些萎靡不振,任人宰割的光明市民,一个个就像是狂嫖滥饮之后陷入无限空虚的失败者,心中又是愤怒,又是唏嘘。

  他们如同被人玩坏的木偶,所有扯线和关节统统断裂,很长一段时间内,恐怕是无法恢复了。

  不过,李耀估计至善上师不会直接将整艘永恒光明号上所有人都“处理”掉,这些人遭到了傀儡王全新病毒的侵蚀,应该是非常好的“实验体”,能用来搞清楚,傀儡王的本源和来历。

  所以,李耀还有时间,通知帝国和联邦的援军,突袭“井中界”,将永恒光明号劫走。

  现在最重要,是弄清楚傀儡王和至善上师背后的秘密。

  还有,三天,难道三天之后,真的就是帝国和圣盟的决战吗?

  也不知道雷成虎和白老大的讨伐舰队,能否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击溃四大家族的残余力量,及时回援帝都。

  更不知道丁铃铛领导下的星耀联邦,是否能做出“出兵星海中央”的决定。

  但无论希望多么渺茫,李耀都会全力以赴,将它紧紧攥在掌心的!

  蜘蛛战车在光明市区内风驰电掣。

  李耀的计划是先找到“巨灵”元寇和“七星”关七星,再去找“少校”楚之晓。

  通讯网络已经恢复,夜叉小队四名成员的定位都非常清晰,元寇和关七星并不难找,只是他们的状况,就相当微妙了。

  看起来,两人都经历了一场傀儡王的深度入侵,神魂被绞得七零八落。

  “巨灵”元寇就像一个饱受折磨的小男孩,抱着自己的胳膊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即便是李耀的出现,都会激发他神经过敏的颤栗。

  关七星却像是精神分裂,对着街边的玻璃窗喃喃自语,甚至还用力拆卸自己的身体。

  “少啰嗦,我要把你拆了,我要把你拆了!”

  他对着镜子里的自己低吼道。

  即便傀儡王的精神控制如潮水般渐渐退去,这两名神魂原本就有些畸形的“夜叉”,也用了很久才从噩梦中挣脱。

  接着,他们就像是那些如梦初醒的光明市民一样,萎靡不振,瘫软在地,几乎连路都走不了了。

  “我究竟……”

  他们将脸深深埋在十指之间,声音抖得厉害,“在干什么啊!”

  “巨灵,七星?”

  李耀急得在两人周围团团乱转,有心想帮他们镇定神魂,又怕暴露出自己的底细,只能眼巴巴看着他们自行恢复。

  不等他们彻底从混乱中复苏,李耀就生拉硬拽,把他们拽到了楚之晓面前。

  有些出乎李耀的意料,楚之晓和云海心的战斗,并没有分出胜负。

  或者说,分出了胜负,却没有闹出人命,“黑梦”云海心同样像是泄了气的皮球,翻了肚皮的死鱼一样,倚靠在墙角边,丧失了全部的希望和生气。

  他浑身上下都沾染了凝固的血块,但呼吸很均匀,不像是受了致命伤的样子。

  即便有伤,也不在身上,而是在心里。

  李耀心思电转,瞬间理解了他的反应。

  傀儡王自爆神魂,放弃了对所有傀儡的控制,云海心自然从他的蛊惑中挣脱。

  眼看大势已去,傀儡王的承诺不可能兑现,云海心的妻子和儿女没死的话,极有可能又落回至善上师的掌控,那么,和楚之晓的战斗还有什么意义?

  摆在云海心面前的,只剩下一条路——回到至善上师的脚下去摇尾乞怜。

  这就是他如此落寞和绝望的原因。

  倒是“少校”楚之晓,表面看古井无波,绝对平静,也不知她心里究竟掀起了多高的惊涛骇浪,更不知道她为何手下留情,没有杀死云海心。

  “红猪,过来。”

  楚之晓貌似平静地向李耀招手,“你刚刚去了哪里?”

  “我……不知道。”

  李耀装出迷迷糊糊的样子,“我的主控晶脑好像受到了强烈的干扰,我失去了方向和目标,刚刚听到少校的召唤,才清醒过来。”

  “那么,你还记得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么?”

  楚之晓单膝跪地,打开了蜘蛛战车背上的控制面板,检索着蜘蛛战车拍摄到的最新画面。

  为了配合自己被严重干扰的说法,李耀早就将大部分声音和画面都严重扭曲,或者干脆删除了。

  “不记得了。”

  李耀脆生生回答。

  “那……就好。”

  楚之晓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半点异样,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她好像不想让上面发现云海心……和她自己的异样。”

  血色心魔悄悄对李耀道,“或许,她虽然没有被傀儡王侵蚀,但也被深深动摇了往昔的信仰,开始怀疑起周遭一切来了。”

  “少校……”

  李耀想了想,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了,好像心神不宁的样子?”

  “没事,没有。”

  楚之晓简短道,熟练地摸出医疗药剂给自己疗伤,貌似冷漠的目光环视一圈,“还愣着干什么,赶快收摄心神,镇压伤势,准备执行新的任务。”

  夜叉小队——这支极其特殊的“异端部队”,还有资格执行新的任务么?

  这个问题,别说李耀,就算夜叉小队的四名核心成员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被傀儡王深度侵蚀,信仰有没有动摇,算不算是“隐藏极深的感染者”。

  自然,更不知道“上面”会怎么看待他们,是依旧把他们当成忠诚的战士,还是顺手好用的工具,亦或者……需要绝对隔离,全面清理,深度净化的对象?

  但是,正如云海心刚才对楚之晓说的,星海浩瀚,无论他们的神通再强,境界再高,亦不过是小角色、小把戏,哪怕洞悉了自己的全部命运,又能如何?

  面对庞大的蜂群,任何一只工蜂和兵蜂的反抗,都是可笑、徒劳的。

  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默默舔舐伤口,什么都不去想,尽量自欺欺人,把自己变成一台毫无思想也就不会痛苦的机器,直到下一项任务的来临。

  任务果然来了。

  还是谁都没想到的,至关重要的任务——抓捕傀儡王!

  “走,去光明市医疗中心,傀儡王的本体应该就在那里,已经失去反抗能力了!”

  楚之晓一跃而起,大步向前走去。

  元寇、关七星和云海心三人紧随其后,紧绷的神经都稍稍松弛下来。

  既然如此重要的任务,再次落入他们手中,至少证明他们还没完全失去至善上师的信任吧?

  李耀却是一万个想不通。

  明明大批“光子部队”和神佑军都已经到场,将医疗中心围得水泄不通,而且傀儡王的神魂看上去也支离破碎,不死都要变成植物人,为何还要依靠这支……看上去就不怎么靠谱的夜叉小队,执行最终一击?

  特别是,当他们回到李耀刚才蛰伏过的地方,光明市医疗中心的外围,见到佩戴特殊“防干扰和抗侵蚀”头盔的神佑军时。

  这些神佑军,为何不自己进去抓傀儡王,或者找“光子部队”也可以啊,找夜叉小队,不是多此一举么?

  直到云海心开口,李耀才算稍稍理解,非要夜叉小队不可的原因。

  “我们是防火墙。”

  云海心苦笑道。

  “什么意思?”

  其余三名成员见到医疗中心防御森严,水泼不进的场景,亦是小小吃了一惊,对云海心的话,更是大惑不解。

  “你们不知道防火墙是什么东西么?就是大火蔓延过来时,将某块草地或者树木彻底铲除,再用各种防火材料搭建的壁垒。”

  云海心解释道,“就好像修炼者脑域中的‘心灵防壁’,或者晶脑网络的‘防御体系’,也可以统称为防火墙。

  “没错,傀儡王就在里面,也有可能丧失了战斗力,他的本体并不难抓。

  “但问题并不在于抓住他的本体,而在于如何抓住他的本体,却不被他感染。

  “傀儡王就像是一个……携带着成百上千种致命病毒的超级感染者,任何人和他近距离接触,即便穿着看似再保险的防疫服,都有可能被感染。

  “试问,在这种情况下,究竟该派什么样的人去抓他,才能将损失降至最低呢?”

  其余三名成员面面相觑。

  “已经被严重感染的人。”

  楚之晓冷冷道,“既然已经被感染了一次,就不会被再次感染,或者说,被几种病毒感染和被几百种病毒感染,结果都是一样的。”

  “没错,看来上面的确没有对我们产生‘怀疑’,而是已经‘确定’,我们在刚才和傀儡王的交锋中,已经受到了不可估量的侵蚀和感染。”

  云海心笑了笑,“既然如此,与其让更多‘纯洁无瑕地信徒’卷入其中,还不如让我们把整件事负责到底,让我们去和傀儡王近距离接触,其余所有人都不用直接接触傀儡王,就可以把损失和危险系数都降至最低。

  “所以,我们就是防火墙,就是防疫服,一次性的防疫服,在完成任务之后,可以送入焚化炉中烧掉的,沾满病毒的一次性防疫服,嗯?”

  楚之晓沉默片刻。

  “别说了,走吧,执行任务。”

  她轻轻一跺脚,带着三人加上李耀,向光明市医疗中心的深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