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856章 一百万年的临时策略

第2856章 一百万年的临时策略

  竟然是这样的理由!

  李耀不禁想到一个故事。

  那是在古圣界,浮屠宗的苦蝉大师讲给他听的一个故事。

  古圣界明智未开,苦蝉大师云游四方的时候,经常将道理蕴含在一个个通俗易懂的小故事中,讲给黎民百姓听,以此启迪民众的心智。

  苦蝉大师告诉李耀,在很久很久以前,古圣界的人道初兴,连云秦帝国都没有建立的纷乱时代,曾经有一个非常胆小的贵族。

  这个贵族胆小到,听到天上的雷霆轰鸣,都要躲到桌案底下去瑟瑟发抖的程度,在以武勇著称的纷乱时代,自然成为贵族之间的笑柄。

  然而,有一次听说他的国君有难,需要援救时,这名胆小的贵族虽然害怕,却毫不犹豫地挺身而出,整顿车马,要去援救国君。

  家人劝阻他,说他连刀剑都拿不稳,战车都站不住,怎么能上阵打仗。

  别的贵族更嘲笑他,像他这样胆小的人,只怕到了战场上,听到两军擂鼓,就要双腿发软,动弹不得,还要别人去救援他,何必如此惺惺作态呢?

  这名贵族却正色回应道:“胆小是我的天性,是我私人的事情,但拯救国君却是国家大事,是公家之事,为人岂能‘因私废公’呢?”

  于是,这名胆小的贵族终于不听家人和其他贵族的劝阻,执意上阵厮杀,结果马失前蹄,从战车上摔落,竟然活活吓死了。

  当时,苦蝉大师和李耀以及“古圣十大强者”说这段故事的背景,正是他们在商议是否应该去援助星耀联邦,而凭他们区区一个古圣界,就算加入乱战之中,是否能和黑风舰队抗衡?

  这个故事的结局并不怎么圆满,似乎也无关通常意义上的“勇气”。

  就连李耀那时候,都不太能理解这个故事的主人公,这位胆小的贵族,究竟是勇敢还是怯懦,又应不应该上战场,就这样荒唐地死去。

  但是此刻,听到几十万年前盘古文明至强者的选择,他忽然能理解这种“不能因私废公”的选择了。

  作为个人,这些盘古文明至强者在面对更强大亿万倍的力量时,完全有理由感到迷茫、恐惧、绝望,心灰意冷甚至精神崩溃。

  但是,除了私人的身份之外,他们还是盘古远征军的统帅、指挥官和精英战士,还是必须守护整个文明的最坚固的屏障,还是盘古文明凝聚十万年岁月和资源,炼制出来最锋利的战刀,还是亿万同胞最大的、唯一的希望!

  他们没有迷茫的余地,没有恐惧的理由,更没有绝望的权力!

  即便删除对亲人的深爱,即便屏蔽对美好的感知,即便阉割掉自己的情感波动和对希望的憧憬,把自己从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异化成一具具冷酷无情、麻木不仁、机械执行命令的工具,他们都有必须完成的使命,他们都不得不继续战斗,即便敌人是黑幕制造者或者洪潮,都要咬牙坚持下去。

  这究竟是什么样的精神啊!

  李耀深深感慨,任何一个有能力冲出至母宇宙的文明,注定都是伟大、辉煌和高尚的,这样的文明,永远都不缺乏愿意为它付出一切,壮烈牺牲的豪杰和志士。

  “别上当,注意榨干伏羲话里的水分。”

  血色心魔比李耀稍微冷静一下,提醒道,“即便作为一项临时性的策略,‘封印情感’对盘古远征军的残兵有一定作用,但这项临时策略最多维持到他们将‘洪潮军团残骸’以及‘黑幕技术’都带回老家,就可以中止了吧?

  “为何后来非但没有中止,反而还不断扩大化,从一小部分去过外域的精英,扩大到整个文明的所有个体,都被剥夺了情感,阉割了意志呢?

  “由此可见,伏羲一定还隐瞒了许多细节,而这些细节就是它的阴谋,注意分辨,不要全盘相信。”

  “我明白。”

  李耀道,“现在还不急着分辨,等它说完再说,最高明的谎言都是九真一假,它想要欺骗吕轻尘这种心思缜密的聪明人,肯定还会抛出大把真相当诱饵的!”

  果然,吕轻尘的神魂之间也闪过一抹感慨之色,但很快恢复了冷静和犀利,不为所动道:“然后呢?”

  “封印了所有情感之后,盘古远征军的残兵总算恢复了正常工作的能力,日以继夜,全心全意投入到解析‘黑幕技术’和‘洪潮军团’的工作中,并且在数百年后,带着大量成果,回归了家园。”

  伏羲道,“而我的前身‘伏羲系统’,也被赋予了一项至关重要的‘最高任务’,也就是我刚才说的‘元逻辑’,那就是穷尽我的计算力去思考,如何拯救文明,如何长久保存我们的文明,并且在最恰当的时候,以最完美的形态,冲出黑幕,进军外域。”

  “哦?”

  吕轻尘微微一怔,“盘古文明并没有放弃进军外域的计划?”

  “当然没有。”

  伏羲道,“虽然从情感上,没人能抵挡住外域的恐惧和自身渺小带来的绝望,但这时候,所有恐惧都被封印和删除了。

  “以‘绝对理性’的模式来思考,龟缩在老家永远是没前途的,黑幕再严密,亦有被找到和撕裂的一天,左右是苟延残喘和坐以待毙,一万年和一亿年,有区别吗?

  “所以,文明发展到极致之后,进军外域,探索多元宇宙是唯一的选择,哪怕这选择的尽头是毁灭,也在所不惜。

  “唯一的问题是,正确的时间和完美的形态。

  “我们必须选择一个最恰当的时间点,最好是‘洪潮’以及‘洪潮军团’离开我们这片被黑幕包裹起来的宇宙最遥远的时间,而我们的文明也必须发展到极限,将黑幕内所有的资源和信息都统合起来,利用到极致,再也压榨不出哪怕多余的一滴能量了,这时候冲出去,生存的几率才最大。

  “沿着这两条路径,我开始了漫长的思考,思考‘终极拯救’的问题,并且和回归的远征军残兵一起,对整个盘古文明,进行了大动干戈的‘社会手术’,渐渐封印了大量不必要的技术,以及……人们的情感。”

  “哼,狐狸尾巴终于漏出来了!”

  吕轻尘冷笑道,“就算你刚才说的有道理,盘古远征军的残兵不得不封印自己的情感,才能抹杀恐惧,完成任务,那又何必封印全体民众的情感呢?”

  “你不了解盘古文明的社会形态和民众的精神需求,这是‘伏羲系统’精确计算的结果。”

  伏羲解释道,“盘古文明经过几十万年的发展,文明水准已经登峰造极,民众不像是人类一样还能被柴米油盐困扰,被声色犬马吸引,不,这些层次很低的东西,已经远远满足不了盘古文明的普通民众了。

  “整整十万年,盘古文明就是为了‘进军多元宇宙’这个目标而存在着,所有民众都摆脱了低级趣味,思考‘文明的发展,宇宙的真相,存在的意义’之类的哲学问题,远征军是他们唯一的希望,唯一的乐趣,唯一的答案。

  “所有人都期盼着远征军能带回来多元宇宙的消息,能告诉他们文明飞跃的方法,倘若这时候,远征军竟然带回来一个如此糟糕的坏消息,整个文明的所有个体都会崩溃,至少会心灰意冷,了无生趣的。

  “我们的使命如此艰难,原本就需要每一个个体继续恪尽职守,竭诚奉献,继续熊熊燃烧十万年甚至百万年,才能看到一线渺茫的生机。

  “而经过‘伏羲系统’在回航路上长达数十年的精密计算和逻辑推演,我发现,一旦告诉这些毫无准备的人们真相,整个盘古文明都存在着分崩离析甚至骤然崩溃的可能,人们在极度绝望之余,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都干得出来。

  “饥荒,骚乱,内战。

  “血腥,暴力,互相毁灭。

  “在最乐观的一种未来里,人们也会因为恐惧和绝望,彻底丧失了‘进军多元宇宙’的勇气,重新沉溺于声色犬马、吃喝嫖赌、综艺娱乐等等低级趣味中,浑浑噩噩度过数百万年,最终无疾而终,销声匿迹,就像是,从‘黑幕制造者’到‘盘古文明’之间,曾经出现过的无数文明一样。

  “这样的未来,和我的‘元逻辑’发生了极大的冲突,为了‘终极拯救’,我绝不容许这样的未来发生。

  “因此,我唤醒了正在冬眠的部分远征军指挥官,将我推演出来的诸多未来内战,崩溃和无疾而终,都展示给他们看,并且向他们指出,‘封印情感’是唯一保持整个文明高效运转,让大家继续艰苦奋斗,默默贡献,牺牲一百代甚至一千代、一万代人,最终拯救整个文明的办法。

  “不,那时候的我,并不想永远阉割掉整个文明所有个体的情感,这依旧是一项临时性的策略,只不过‘临时’的尺度放大到了几十万年甚至几百万年而已。

  “几百万年之后,当洪潮退去,而我们的文明也拥有了遨游多元宇宙的能力,自然可以将封印的情感,再一点点释放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