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868章 并肩作战!

第2868章 并肩作战!

  李耀未必没想到吕轻尘会六亲不认,悍然出手。

  却没想到吕轻尘的神魂在饱受伏羲折磨之后,竟然还有如此迅捷的速度和诡秘的波纹。

  或者说,吕轻尘在被伏羲蹂躏到最凄惨之时,都还留了一手,并没有表现出来那么虚弱。

  这未必是他提前就发现了李耀,更像是狡诈的本能。

  李耀猝不及防,神魂彻底显形,来不及放出“思触”去纠缠吕轻尘飞快逃逸的神魂,就感知到伏羲那一连串漫天飞舞如萤火虫般的光点,汇聚成铺天盖地的“光爪”,朝他狠狠抓了过来。

  “咻咻咻咻咻咻!”

  光爪将李耀的神魂抓了个正着,无穷无尽的信息流,如同洪水决堤,大河泛滥,浪潮呼啸,涌入李耀的神魂。

  修为和生命形态到了李耀和伏羲的程度,彼此的交锋早已不再是简单的蛮力冲撞,而是以无数数据或者逻辑炸弹,直捣黄龙,摧毁对方的“道心”和“元逻辑”。

  伏羲在瞬息之间,往李耀的神魂中注入了洪水猛兽般的数据包,全都是它利用人性实验室提炼出来,人类最悲凉,最痛苦,最绝望的情感和记忆。

  李耀的神魂,顿时被无数记忆碎片和扭曲的幻象淹没。

  一万道极度痛苦的记忆,在他的意识之上堆积如山,几乎要把他的神魂压垮。

  生离死别的痛苦,失去家园的痛苦,从事业巅峰坠落的痛苦,身体饱受折磨的痛苦,被至爱背叛的痛苦,壮志未酬的痛苦,出师未捷身先死的痛苦,乐极生悲的痛苦……无数痛苦如无数条黑色毒液凝聚而成的蟒蛇,将李耀的神魂死死缠绕。

  有那么一刹那,他彻底失去了自己,仿佛真的变成这些记忆的主人,度过了无数段生不如死,苦不堪言的人生。

  他忽而变成一个因为判断错误,导致百万大军一朝丧尽的将军。

  忽而变成因为疏忽大意,害死所有孩子的母亲。

  忽而变成白手起家,辛辛苦苦打拼数十载成就万贯家财,却又血本无归,沦为乞丐的“前富豪”。

  当然更少不了变成无数莫名其妙就被投入监狱,忍受各种酷刑折磨的囚犯。

  苦苦苦,欲海红尘,众生皆苦,无数记忆碎片在他的神魂中交错,犹如烧红的铁链将大脑死死锁住,发出“嗤嗤”的冒泡声。

  幸好李耀曾经有吞噬欧冶子记忆碎片的经历,拥有极强的免疫力,否则,极有可能就陷入上万段痛苦记忆中,不可自拔,彻底沦陷了。

  然而,当无数极度痛苦的记忆片段统统湮灭之后,他的意识并没有回归现实世界,却是来到了一处感官剥夺,绝对黑暗的空间,他什么都看不到也听不到,包括空间的存在和时间的流逝,以及呼吸、心跳和脑电波的颤动,什么都没有。

  李耀想到伏羲刚才说的话。

  它要把吕轻尘的五感统统剥夺,只保留极度清醒下的思考能力,然后把吕轻尘关到一处绝对黑暗和死寂的世界,关上整整一万年!

  这或许是全宇宙最可怕的刑罚,远甚于刚才记忆片段中的痛苦人生,连李耀听了都觉得毛骨悚然,更别说此刻,身临其境了。

  尽管明知道这是伏羲的大数据攻击,并非真的抽取和镇压了自己的神魂,李耀还是不可遏制感到压抑、窒息、渺小和恐惧。

  在绝望中,一缕缕从未出现过的念头,如菌毯般在神魂的褶皱里暗暗滋长。

  “伏羲的计算力这么强,一切都在它的掌控之内,我们是自投罗网,自寻死路。

  “天道或者宿命是存在的,总有某种东西创造了宇宙,创造了我们,那它就一定能干涉和掌控我们,无法抗拒,不能摆脱,更不可能毁灭!

  “就算能摆脱伏羲的精神攻击,回到真实宇宙中,谁知道所谓的‘真实’究竟是不是另一个层面的‘虚假’?谁知道‘真实宇宙’是不是一颗小小的玻璃球,是神魔手中的玩物呢?

  “呵呵,修真修真,我修了一百多年真,连什么是‘真’,什么是‘假’都搞不清楚,还修什么真?

  “没有意义,一切都没有意义,或许只有投入伏羲的怀抱,让它带我去寻找终极的答案……”

  “李耀!李耀!”

  这时候,李耀忽然听到血色心魔刺耳的尖叫。

  就像是神魂最深处被狠狠刺了一下,李耀猛地打了个哆嗦,醒了过来。

  这才发现,他刚刚在恍惚中仿佛度过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现实世界不过短短几秒钟。

  伏羲的光爪刚刚收回去,光影闪烁之间,似乎也对他这么快恢复清醒感到微微诧异。

  “好险!”

  李耀心思电转,瞬间搞清楚了自己刚刚所处的状况,不由惊得神魂一僵。

  伏羲的数据轰炸实在太厉害了,它刚刚一口气往李耀的神魂中丢了堪比上百台超级晶脑同时运算好几天的数据量,几乎充塞李耀的每一道神魂涟漪,强行占据李耀99%的计算力,甚至尝试着解析并侵蚀李耀的道心,令李耀的道心从逻辑层面直接崩溃。

  一旦李耀对道心产生深深的怀疑,神魂就像是玻璃搭建的高塔,瞬间就会被自身重量压垮的。

  幸好李耀早就吞噬过大量记忆碎片,能分清楚“别人的记忆”和“自己的记忆”之间的区别。

  幸好李耀的神魂来自神秘莫测的地球,天生就拥有极强的反干扰和抗侵蚀能力。

  幸好李耀还分裂出了第二重人格“血色心魔”,相当于为神魂编写了一个特殊的副本,双重人格互为犄角之势,其中一重人格陷入迷惑时,另一重人格能及时提醒,方能立于不败之地!

  事到如今,李耀才知道什么叫“骑虎难下”。

  这一战的凶险程度,远远高过前不久和黑星大帝武英奇那一战。

  和武英奇的决战,即便失败,大不了一死了之。

  而和伏羲的战斗,一旦失败,极有可能连死都死不了,而是会被它捕捉并改造成极其特殊的试验品,先享受一万年生不如死的酷刑折磨再说。

  “该死,这里是它的主场,它的计算力远胜于我们几十倍,硬拼计算力,绝不是办法!”

  李耀的原则就是能逃跑的时候绝不硬拼。

  但这时候,准备从舰尾突围的吕轻尘,也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狠狠弹了回来,滚回到李耀身边。

  李耀心念一动,“思触”立刻纠缠上去:“吕贤侄,事到如今咱们两个来自星耀联邦的同胞兼亲密战友就不要这么生疏了,大家并肩作战,才有希望干掉这个怪物啊!”

  “放开我!”

  吕轻尘又惊又怒,没想到李耀的“思触”如此诡异,缠住他的神魂就阴魂不散,令他动弹不得,气得大叫,“谁和你是‘亲密战友’,我们明明是不共戴天的死敌,当日若非你妇人之仁,我又怎么会变成残魂,远遁万里,流落星海,最终被这怪物捕捉?”

  “话不是这么说,你我的分歧并非私仇,而是大道之争,大家的目的,都是为了星耀联邦!”

  李耀急道,“你也听到这怪物要对联邦干什么了,你现在一走了之,将来怎么回去满目疮痍的联邦,见受苦受难的同胞?”

  “哼!”

  吕轻尘冷笑,绝望道,“难道我还可以回去联邦么?”

  “可以的,可以的!”

  李耀忙不迭打包票,“虽然你是犯了弥天大错,但联邦人民绝对会给你一条改过自新的出路,真的,只要你愿意乖乖和我回去,接受正义的审判,我保证以联邦国父的滔天权势帮你上下活动一下,估计你绝不至于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最多死缓,然后缓期执行变无期徒刑,你关个百八十年,再有什么重大立功表现,再想办法特赦一下,应该就能重获新生了这就是金屠异后来走的路子,联邦容得下一个金屠异,自然也能容得第二个,如何,这个方案,是不是很有吸引力,当‘第二个金屠异’啊!”

  “……”

  吕轻尘哑口无言,挣扎却愈发猛烈,大有挣脱李耀的纠缠,投奔伏羲的怀抱之势。

  “你!”

  血色心魔也快被李耀气疯了,“这时候还说什么‘死刑缓期执行’,什么‘无期徒刑’,什么‘金屠异第二’什么鬼,你觉得金屠异的下场很好看?吕轻尘脑子有病才会答应这种条件,重新投奔联邦的阵营!”

  “那,那我该怎么说?”

  李耀急道,“难道骗吕轻尘说他能安然无恙回归联邦,非但不会受任何责罚,还有机会竞选下一任联邦议长,正大光明推广‘虚灵计划’?拜托,我肯说,也得他肯信啊!”

  李耀、血色心魔和吕轻尘乱成一团时,伏羲亦吞噬了刚刚从李耀神魂上扯下的信息碎片,就像是品尝到甘美血液的鲨鱼,每一个光点都熠熠生辉,光芒汇聚成锐利的波纹,就像是鲨鱼的利齿。

  “你们两个不用争执了,今天,一个都跑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