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869章 唯一的反击!

第2869章 唯一的反击!

  当伏羲的计算力再一次如山呼海啸般,朝李耀和吕轻尘同时涌来时,两人都感受到了不可抗拒的威压和恐怖。

  这种感觉,就像是他们所处的空间出现了明显的边界,而且边界不断收缩,空间越变越小,又不断坍缩,从四维压缩到了三维,从三维压缩到了二维,甚至从二维压缩到了一个小小的点,一个光点。

  李耀和吕轻尘的神魂,正在被伏羲挤压成一个小小的光点,纳入它由无数光点组成的光团之中。

  或许,这团诡异的光团原本就是这么来的,是伏羲提取和挤压了无数人类强者的神魂,和它超卓的计算力混合在一起,才模拟出名为“意识”的东西。

  李耀和吕轻尘的神魂奋力挣扎,试图逃出伏羲的掌控,却像是落入白矮星、中子星甚至黑洞引力场的小行星,根本逃不出去,只是越陷越深。

  双方的计算力差距未必真有这么大,李耀和吕轻尘更掌握着伏羲所不具备,奇妙无比的“神魂”。

  但这里是伏羲的老巢,组成“终极拯救号”主控晶脑的上万枚计算单元,原本就是为了伏羲设计,伏羲熟悉每一个计算单元内部每一枚晶片之上,镌刻的每一道符阵的构造,能发挥出这些计算单元100%的性能。

  李耀和吕轻尘,不过是侵入伏羲老巢的两个小蟊贼而已。

  如果换成极天界、天极星地底的金晶塔,李耀身为金晶塔主人,完美掌控着金晶塔主控晶脑的一切性能,在那里展开决战,或许就是反过来,李耀镇压伏羲了。

  只可惜,没有“如果”。

  “啊啊啊啊啊啊啊!”

  李耀和吕轻尘再次受到伏羲无数情感数据包的攻击,在瞬息之间,品尝了亿万人最浓烈的痛苦,惆怅,沮丧和绝望。

  他们的神魂,就像是注入太多空气的气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起来,神魂的每一道褶皱里都出现了裂纹,神魂数据如气流般“嗤嗤”逸散,形成七彩纷呈的烟絮,袅袅上升。

  “想想……想想办法……它肯定有弱点……”

  李耀疼得都快从神魂褶皱里挤出眼泪,对血色心魔艰难道,“如果没有弱点,它不可能和我们废话这么久,直接上来一巴掌将我们拍死就行了!你,你不是最擅长分析和入侵么,快找找看它的弱点!”

  “我一直在找,但哪有这么容易?”

  血色心魔断断续续道,“它,它用了上百重防御和保护壳,甚至还有伪造出来的虚假数据库,将自己真正的核心数据保护得很好,我没办法看穿它的底层架构和元逻辑,怎么找到它的弱点?除非,除非——”

  “除非什么,你快说啊!”

  李耀惨叫,“我已经第三千五百二十四次品尝到女人生孩子的痛苦了,这次生的还是双胞胎,我受不了了,我真的抵挡不住,不得不将这些痛苦的数据释放出来,转移到你身上了,别怪我!”

  “别,别,我需要极度冷静地思考,不能受痛苦的干扰,你要顶住,你千万要顶住!”

  血色心魔飞快道,“四面八方所有的数据借口都被封锁,我们逃是肯定逃不出去的,就算逃出去,伏羲肯定在外面设置了陷阱和天罗地网等着我们,甚至有可能附着在我们的神魂之内,顺藤摸瓜找到天极星地底的金晶塔,发现小明和文文,那就糟糕了!”

  李耀心中一凛。

  和天底下所有的父母一样,他绝不会让伏羲的魔爪,伸到自己的孩子身上。

  “没错,我们不能逃,一旦被伏羲发现小明和文文,我们最后的底牌曝光,那就完蛋了!”

  李耀咬牙,“我要顶住,呼呼,呼呼呼呼,用力,呼呼,呼呼呼呼,啊!”

  “逃不能逃,战不能战,那就只剩下最后一个办法!”

  血色心魔尖叫道,“冲进去,朝着伏羲的思维中枢冲进去,去寻找它的核心数据库,闹个天翻地覆!

  “从刚才伏羲和吕轻尘的对话中,你还没发现吗?伏羲的计算力虽然强大,但它和小明还有文文这样真正的‘强人工智能’,还存在微妙的差异,它的‘自我意识’似乎更加薄弱一些,仍旧是‘忠实’执行着盘古族和女娲族输入的指令,只不过执行的手段极度扭曲而已。

  “所以,它的话有一半是对的,它的的确确不是人,不是拥有自我意识,不可预测和控制的智慧生命,它仅仅是一段高度发达,无比强大,但仍需要遵循元逻辑的‘弱人工智能’而已。

  “从这个意义上讲,它的自我意识甚至比‘拳王’更加薄弱。

  “对这样的‘弱人工智能’,只要我们能找到它的元逻辑,也就是它的第一使命,并想办法篡改或者直接删除的话,非但能瞬间击溃它,更有可能反过来操纵它!”

  “这……呼呼呼呼……这……好痛……痛痛痛痛痛!”

  李耀的感觉,就像是一边在生孩子,一边在和血色心魔分析敌情,根本没法思考,“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但我们究竟要钻到哪里去呢?”

  “那里——伏羲营造出来,完全由‘非玩家角色’组成,自行推演的虚拟空间,那一个个历史片段里去!”

  血色心魔解释,“在伏羲的元逻辑里,这些虚拟空间就是真正的人类文明,亦是它存在的意义,相信它的核心数据库一定就隐藏在这里,只要我们能钻进去,就有可能将它自内而外击破!”

  “但是——”

  李耀勉强道,“钻进它的思维中枢,岂不是自寻死路,分分钟被它消化吸收?”

  “不,如果我们是被它吞噬,三魂七魄都被撕个粉碎,每一段记忆都变成碎片,甚至由碎片变成基本的数据和信息流,那自然很快会被它消化吸收。”

  血色心魔道,“但如果是我们主动钻进去,仍旧维持着神魂完整和坚不可摧的道心防壁,那它就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溶化我们的防线和外壳,将我们慢慢吸收。

  “那就好像蟒蛇囫囵吞下一只乌龟,要消化吸收,哪有这么容易?但如果是猛虎将乌龟外壳嚼碎,把里面的血肉骨骼都嚼烂再吞下去,消化起来就容易多了。

  “接下来,就是拼速度,只要我们赶在被它完全消化吸收之前,就能找到它的核心数据库,打破它的元逻辑,获取最高权限,来修改它的‘第一使命’,就能击败它!

  “唯一的问题是……”

  “还有什么问题?”

  李耀惨叫,“说话别大喘气,一次说完行不行!”

  “我们需要找到一处缺口,甚至引发一场混乱,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侵入进去,并删除我们入侵的痕迹,否则分分钟被伏羲找到,那也不行。”

  血色心魔道,“而且,最好能想办法先重创伏羲,让我们看清楚它的内部构造和最常用的数据模型,以便我们伪装成它思维中枢里的正常数据,好吧,我知道要求是多了点,但我也没办法,这可是伏羲!”

  “不是要求高不高的问题。”

  李耀欲哭无泪,“而是,这么要命的关头,我们怎么可能重创伏羲,在它的思维中枢之上,炸开一道缺口?”

  李耀自言自语之时,吕轻尘已经被伏羲的力量挤压成了一枚小小的光点,真像是一颗闪闪发亮的尘埃。

  他和李耀不同,神魂原本就饱受酷刑的荼毒,布满了千丝万缕的伤痕,即便有一半是伪装出来,但计算力和战斗力依旧降至谷底。

  更不用说,刚才被伏羲的光之触手插来插去时,还被伏羲在他的神魂内部植入大量类似“反病毒数据包”之类的东西,此刻发作,令他陷入无可挽回地崩塌。

  ——或许,还有另外一个小小的原因。

  就是在认真观察和仔细分析了李耀和吕轻尘的神魂之后,伏羲还是认为吕轻尘的威胁性稍微大一点点,所以确定了先粉碎吕轻尘,再吞噬李耀的步骤,将绝大部分计算力,都狠狠砸到吕轻尘身上。

  吕轻尘再也维持不住正常的神魂形态,只剩下这个比萤火虫还小的光点,朝李耀伸出一缕微弱的光丝。

  “吕轻尘!”

  李耀大急,一缕“思触”和吕轻尘的光丝纠缠在一起。

  一瞬间,无数信息和数据流,通过“思触”和光丝,在两人的神魂之内交流,流窜和激荡,0.1秒的碰撞,胜过千言万语。

  吕轻尘彻底明白了李耀和血色心魔的计划。

  李耀也能感受到吕轻尘对过往的悔恨,对星耀联邦的眷恋和深爱,对“虚灵计划”壮志未酬的不甘,当然还有对他本人的无奈和怨恨。

  “侵入它的思维中枢,自内向外击破它吗?果然是你的风格,数据层面上的斩首战术。”

  吕轻尘冷笑,“只不过,你似乎遇到了难题,没办法在它的数据库上打开一道缺口?”

  “你,你要干什么?”

  感受到吕轻尘熊熊燃烧的决意,李耀大惊失色,“吕轻尘,你别干傻事,你究竟要干什么!”

  “别啰嗦,我要干什么,和你无关,你只需要记住——”

  吕轻尘从神魂深处深深瞪了李耀一眼,一字一顿道,“你必须成功,一定要守住联邦,否则,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