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877章 晴天卖伞

第2877章 晴天卖伞

  只是,古圣强者们心里虽然这么想,却缺乏足够的理论水平将意见和利益表述清楚他们毕竟是从“封建时代”直接跳跃到生产力极大发达的信息社会,短短几年前还在一块大陆上为了封建王权打得头破血流,现在就要他们决策诡谲莫测的星海霸权,也未免太强人所难。

  他们,包括和他们一样赞同出兵的“新四界”强者们,纷纷将目光投向了同一个人原黑风舰队副统帅,现在的“骸骨龙至远星开发委员会会长”,狄飞文。

  如果说,在座这么多强者里,唯有一个人是真心实意,不惜一切代价都想要援助帝国的,那无疑是原帝国修仙者狄飞文了。

  不,这个“原”字加的都有些多余,直到此刻,狄飞文亦没有放弃他帝国人和修仙者的身份,仍旧保留着非常暧昧的“双重国籍”。

  狄飞文的经历和他今天的地位,非常深刻体现了命运的跌宕起伏和不可预测。

  一百多年前的他,仅仅是万界商盟的一名普通执事彼时的万界商盟,也只是帝国边陲世界一个普普通通的商业联盟,是无数小商人在皇权和贵族魔爪下瑟瑟发抖,抱团取暖的松散结社而已。

  他只不过是凭借自己出身黑风界的血脉,先是成为黑风界和万界商盟之间的联络人,又渐渐掌控了万界商盟向黑风舰队输送资源的管理者,最后摇身一变,变成黑风舰队的副统帅。

  但他这个副统帅当得实在不是时候那正是黑风防线被圣盟人打得千疮百孔,黑风五界的大量星舰都仓皇逃窜,局面败坏到绝望之时。

  若非如此,也轮不到他这个小商人和后勤官出身,对舰队指挥和星海争霸一窍不通的家伙,成为散兵游勇的副统帅。

  当黑风舰队裹挟着大量资源,冲向或者说“逃往”星海边陲时,没有任何人看好这支舰队的前途,当然更没有任何人看好狄飞文本人的未来了。

  桀骜不驯的“黑风之王”黑夜明,绝不会心甘情愿受到任何人的摆布,连当时的神武皇帝陛下都别想命令他,更别说万界商盟和狄飞文了。

  狄飞文最多就是黑夜明和黑夜家族攥在掌心,一名忠心耿耿的财神爷包括狄飞文本人,亦是如此认为。

  他只需要统筹管理整支舰队的资源,至于具体的战略和战术,根本轮不到他插嘴,当然他更没有太多的私兵,可以去掠取更大的权力。

  而等到黑风舰队在星耀联邦面前撞了个头破血流,几乎全军覆没之后,狄飞文的命运,更是跌落谷底,眼看就要在黑暗星辰之间,死无葬身之地。

  就在这时,命运却和他开起了天大的,近乎荒谬的玩笑。

  黑夜明包括黑风舰队里所有最狂热的军国主义者和好战分子都死了,剩下的残兵败将溃散于星海之间,丧失了一切战斗意志,全都陷入六神无主,抓着救命稻草就死死不放的境地,连狄飞文这个素来没有太大威望的财神爷,都可以轻易收拢和命令他们。

  星耀联邦更没有这么大的胃口,一举吃掉黑风舰队的残兵,不得不给予他“战场起义”的权力,迎来了还算体面的媾和,以及一颗资源丰富的星球原先的骸骨龙星,现在的至远星,成为他们休养生息,恢复元气的基地。

  这是狄飞文好运的开始,却远远不是他一步登天的结束。

  按照一般的逻辑,狄飞文的举动算是彻底背叛了帝国,纵然他这个“败军之将”能统御黑风舰队残兵在联邦一直生活下去,渐渐融入联邦,成为联邦方面的高级将领,然而在真人类帝国方面,他却是不可饶恕的叛徒,要被钉上耻辱柱,扒皮抽筋,千刀万剐的。

  但那是旧帝国四大选帝侯家族控制下的逻辑。

  被革新派统治的“新帝国”,显然有不同的观点。

  革新派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力,不得不寻找星海四方的强力盟友,连正宗的修真者都可以合作,连“秃鹫李耀”的身份和道心都可以视而不见,正式授予他“黑风王”的爵位,又岂会计较狄飞文和黑风舰队残兵的过去?

  事实上,作为帝国和联邦之间唯一的中间人,狄飞文和黑风舰队残兵的作用一天比一天重要,地位也一天天水涨船高。

  新帝国和新联邦的官方,都有意无意忽略了狄飞文和黑风舰队残兵略显尴尬的身份,新的皇帝陛下,那头刚刚登基就面临天崩地裂,急需外援的小狮子,甚至煞有介事地授予了狄飞文帝国“二等侯”的爵位,褒奖这名昔日小商贩的“忠诚”和“武勇”。

  二等侯,堂堂真人类帝国的二等侯!

  放在百年前,无数四大选帝侯家族出身的强者,白白煎熬一辈子,无数次勾心斗角和你死我活地斗争,都休想得到二等侯的爵位。

  即便在帝国反击战,爵位如帽子般批量发放的特殊时期,想要在胸口佩戴上代表二等侯的日月宝剑勋章,亦要货真价实的战功,要用成吨的铁和血来铸造!

  倘若被帝国过去三五百年间所有的二等侯知道,狄飞文仅仅率领着黑风舰队残兵,在骸骨龙星上逍遥快活,就从天而降一顶“帝国二等侯”的高帽,肯定会气得从棺材里爬出来,哪怕烧成了灰,骨灰都要重新凝结,大发雷霆的。

  不过,正因为知道自己的身份非常微妙,立场也相当尴尬,所以狄飞文在得到帝国二等侯的爵位之后,愈发低调,亦表现得对联邦愈发“忠诚”,在好几次联邦和帝国的远程谈判中,他都立场坚定站在联邦一边,狠狠砍了帝国的谈判代表好几刀,帮联邦榨出了大量帝国的珍贵技术。

  狄飞文非常清楚,自己和黑风残兵的身家性命和一世富贵,都在联邦,而不是帝国身上。

  联邦越强,则他们对帝国就越重要,他们的价值就越高。

  倘若帮着帝国对付联邦,甚至彻底消灭了联邦,那就到了兔死狗烹,帝国追究他们这些“无耻叛逆”罪责的时候,什么二等侯一等侯,都是人头落地的下场。

  狄飞文将立场摆得很正,“远征星海中央”这么敏感的话题,更不是他这样一个双重身份的降将,可以轻易干涉的。

  因此,会议一开始,狄飞文就正襟危坐,眼观鼻,鼻观口,一副老僧入定的模样,嘴巴像是上了拉链,打定主意要沉默到底。

  甚至连古圣强者韩拔陵毫不掩饰的目光,他都视而不见。

  说起来,狄飞文和古圣强者们,特别是和来自鬼秦草原的王者“韩拔陵”,关系相当不错。

  古圣强者大多不是纯粹的修真者,特别是韩拔陵这个野心勃勃的“古典军国主义分子”,对帝国的修仙大道有着浓烈的兴趣,远胜于联邦看似温情脉脉的修真体制。

  为了治愈古圣界因为人口爆炸引发的饥荒、瘟疫等等痼疾,也为了大规模开发骸骨龙星,联邦从古圣界运送了大量移民到骸骨龙星去生活,这就令狄飞文和韩拔陵有了非常密切的工作接触机会。

  韩拔陵和燕离人、苦蝉大师这些人不同,他在政治上极有野心,敏锐洞悉现在联邦和帝国之间若即若离的关系,更知道狄飞文平步青云的原因,再加上两人的确气息相投,短短数年,便结成莫逆之交,政治上的某种同盟。

  现在,古圣强者渴望一场辉煌的战争,来进一步提升自己在联邦中的位置,但又没有太明确的理由,去反驳白开心抛出的诸多问题,自然将希望寄托到了狄飞文身上。

  狄飞文平日里未必没有存着结交古圣界等几个新世界的豪强,来制衡“旧联邦系统”,为黑风残兵取得更强独立性和更光明未来的心思。

  但此时此刻,众目睽睽,这番心思更不便直截了当暴露出来。

  直到联邦议长丁铃铛也将刀锋般的目光射到他身上,他的嘴角才荡漾出一抹苦笑,直到自己无论如何是逃不过去了。

  “狄将军,帝国是你的老家,倘若联邦真的出兵星海中央,少不了还要你发挥重要作用,包括联邦军和帝**的协同合作,联邦军的安全问题,以及……战胜之后缔结盟约、诸多条件的商榷,都需要你大大出力。”

  丁铃铛直言不讳道,“关于白总参谋长刚才抛出的诸多顾虑,你有什么看法?”

  这是逼他非要撕破举棋不定、暧昧不清的伪装了。

  狄飞文在心底轻轻叹了一口气,不知怎么,又想起一百多年前在帝国老家的生活。

  那未必是多么温暖,多么美好的回忆。

  但无论再黑暗,再冰冷,老家毕竟是老家啊!

  “我已经很久没有指挥过舰队,不,应该说我从没有指挥过舰队,大概是星海之间最不称职的‘舰队统帅’了吧?军事上的决策,自然以白总参谋长的意见为准。”

  狄飞文笑了笑,道,“从骨子里,我一直是一个商人,仅仅是一个低买高卖,斤斤计较的小商人而已。

  “站在商人的立场,我想问诸位一个问题,倘若一个商人想把雨伞卖出高价的话,究竟该选晴空万里之时,还是暴雨倾盆之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