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884章 朋友之道

第2884章 朋友之道

  “就是就是,就是欺骗消费者!”

  孟小浪嬉皮笑脸道,“不过爷爷,您消消气,我爸是我爸,我是我,这次您非帮您最好最好,最亲最亲的孙子一个忙不可。”

  “哦?”

  孟江一笑,“我就知道,你小子无事献殷勤,必定没好事,说吧,什么情况?”

  “那什么,上次不是和您说过,我们这一届毕业生的‘大比武’就要开始,一旦表现卓越,就有可能选拔到‘燎原舰队’里去吗?”

  孟小浪顿了一顿,挺起胸膛,咧嘴道,“我选上了!”

  “这是好事儿啊,我就知道!”

  孟江又惊又喜,“燎原舰队是联邦军王牌中的王牌,这样的大喜事,还不赶快回家和你爸妈说,难道要爷爷帮你说不成?”

  “不是的,我,我说了您可别生气,选是选上了,但您孙子一不留神表现太出色,现在上面又给了您孙子另一个选择。”

  孟小浪低头道,“有机会去……另外一支舰队。”

  “什么意思,燎原舰队已经是联邦军最强的王牌军,你不是经常说,读了军校就为去燎原舰队,去不了燎原,干脆卷铺盖回家吗?”

  孟江狐疑道,“你小子又闹什么幺蛾子,难道还有比燎原舰队更好的去处?”

  “这个——”

  孟小浪摇头,“我不能说。”

  孟江眯起眼睛,看了孙子半天,想了想,道:“那么,你们这支新舰队,要去哪儿呢?”

  “我不知道。”

  孟小浪继续摇头,“就算知道也不能说。”

  “哦,那爷爷再猜猜。”

  孟江道,“你们这支新舰队的危险和艰苦程度,一定远远比燎原舰队更高吧?”

  “我还是不能说。”

  孟小浪道,“爷爷,对不起,我什么都不能说,但还是希望您帮我在爸妈面前求求情,让他们放我去,您知道,当年我报考军校,他们就嘟哝了整整一年,要是知道我放着联邦主力燎原舰队不去,却去了一支神秘莫测的新舰队,不知猴年马月才能回来,他们能同意才怪呢!”

  “呵呵,我明白了。”

  孟江微微一笑,道,“你们要去星海中央打仗,真刀真枪玩命了?”

  孟小浪倒吸一口冷气。

  虽然什么都没说,但瞪圆的眼睛和惊诧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一切。

  就差没直截了当说出来,“爷爷,您怎么知道!”

  “废话,真以为你爷爷老了不成?”

  孟小浪没开口,孟江都知道这小子要说什么,他从孙子手里接过自己的剃刀,反复刮擦着,嘟哝道,“现在外面每天都有大喇叭在‘哇啦哇啦’,新闻换了一台又一台,都是远征星海中央的事,还有你爷爷店里这些老主顾,最少都当了几十年的大头兵,这点儿市面都拎不清,那还得了?”

  “那——”

  孟小浪的心事被说破,脸颊烧起了两团火,但偷眼观瞧爷爷的表情,并不见他多么急躁或者恼怒,便小心翼翼问道,“那,那,爷爷,万一,我是说万一真的去星海中央,您会支持我吗?”

  “支不支持先放在一边,先说说你非去不可的理由吧。”

  孟江把剃头刀妥妥帖帖收起来,偷偷摸摸从工具柜最下面的暗格中取出一个装剃须泡沫的小瓶子,揭开了盖,却是酒香扑鼻。

  他眯起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又就着孙子带回来的沙笋冻罐头,美滋滋咂了一口,示意孙子,“去,去门口待着,看你奶奶进了小区门口,就给爷爷发信号,对,就蹲那儿,给爷爷好好说说,你究竟怎么想的,放着家里吃喝不愁,舒舒服服的日子不过,非要去星海中央玩命?”

  “这,这还有怎么想,咱们联邦本来就以武为尊,浮戈城更是全联邦武风最盛的地方,是‘秃鹫之城’嘛,哪个浮戈男儿不想着一刀一枪,搏出个光耀万丈?”

  孟小浪把心一横,昂首挺胸道,“爷爷从小就教我,无论什么事,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既然读了军校,当然要进最厉害的舰队,当最出色的兵!原本我以为燎原舰队就是联邦第一,所以心心念念要进燎原舰队,但现在,有了更好的选择,一般人想去还没机会呢,淘汰率达到了99%以上,没理由我千辛万苦才通过试炼,却白白放弃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更何况,更何况——”

  “更何况什么?”

  孟江盯着孙子。

  “更何况,我还想帮爷爷扬眉吐气呢!”

  孟小浪深吸一口气,见左右无人,便攥紧拳头,斩钉截铁道,“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您‘孟江’不单是李耀的同学,更是‘孟小浪’的爷爷,您有一个超级厉害的孙子,一定会在星海中央建功立业,大放异彩,奇遇连连,成为新一代的联邦战神,未来百年的传说的,哈哈哈哈!”

  没错,孟小浪从小就有一个天大的秘密——被整个联邦视为荣耀和奇迹的‘三界至尊,秃鹫李耀’,曾经创造过无数辉煌和传说的英雄,更是浮戈城的城市象征,和他的亲爷爷,竟然是高中同班同学呢!

  不过,那时候爷爷和李耀的关系似乎并不怎么好,以前隐约还听爷爷提过,两人闹过什么矛盾,爷爷还……欺负过李耀!

  所以,爷爷在家里都不怎么爱提“李耀”这个名字,偶尔孟小浪的爸爸提到了,爷爷还会瞪眼,满脸凶巴巴的样子。

  孟小浪从懂事以来,就一直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就是那种……明明是记载在教科书上的历史人物,却和自己最亲近的人发生过某种纠缠,古古怪怪的感觉。

  更莫名生出一股“连爷爷的同学都可以办到,没理由我办不到”的志气。

  更何况,孟小浪有时候会鬼使神差想到,如果爷爷少年时代真的和“秃鹫李耀”闹过矛盾,那爷爷一定非常郁闷吧——因为面对“秃鹫李耀”这个级数的绝世强者,爷爷永远没办法把场子找回来了。

  没关系,爷爷找不回来的场子,就让孙子代劳,总有一天,他孟小浪会创造比“秃鹫李耀”更大的辉煌!

  孟小浪面红耳赤,有些尴尬地把自己这番小心思,都一五一十告诉了爷爷。

  没想到孟江盯着他看了半天,忽然放声大笑,笑得前仰后合,差点儿没把装在剃须泡沫里的酒都洒出来。

  “哈哈哈哈,好孙子,真是好孙子,这事儿怪爷爷,哈哈,哈哈哈哈,这事儿真的怪爷爷!”

  孟江笑了好半天,才在孙子错愕的眼神中止住,他深吸几口气,却是憋得面皮青紫,匀了半天气,才对孙子挤挤眼睛,示意孙子过来,“来,告诉你一个秘密,如果你是抱着‘为爷爷争一口气,非要超过秃鹫李耀不可’的心思,才想去星海中央的话,那大可不必了。

  “爷爷的确和李耀是高中同学,但并没有任何矛盾和过节,恰恰相反,那时候我们的关系极好,是死党中的死党。

  “就连李耀的婚礼,爷爷都去参加了,还有他在古圣界度过百年归来,阻止了黑风舰队的侵袭之后,亦没和爷爷断了联络,所以,你就不要胡思乱想啦!”

  “什,什么!”

  孟小浪目瞪口呆,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在面前崩塌,结结巴巴问道,“爷爷和李耀竟然是死党,怎么可能,我明明记得爷爷和爸爸说过,你们那时候关系很差,爷爷还找人打过李耀,结果被李耀狠狠——扇了耳光!”

  “那是骗你爸的。”

  孟江眨了眨眼道,“你爸的性格你最清楚,刚才都说过,整个人都钻到钱眼里去,钻不出来了嘛!他早就挖空心思在琢磨,该怎么利用他老子和李耀是高中同学这件事,扩大他的生意,要是再被他知道,他老子和李耀竟然是死党,那还得了?他真敢死缠烂打把李耀请来当咱们店里的形象代言人,帮他推销什么‘全自动形象设计舱’和‘随心百变帖’,你信不信?

  “李耀这个人其实很随便的,凭爷爷和他的交情,就算请他来推销咱们店里的生发剂,估计都没问题,但这是老子的交情,岂能让那个狗东西这么浪费?干脆和他说,爷爷和李耀有仇,彻底断了他的念想,哈哈,你是没看到我第一次说这句话时,他的表情,那叫一个心痛欲绝,眉毛都快哭掉了!”

  孟小浪默然无语,实在搞不太懂自己的父亲和祖父,那无比奇特的大脑回路。

  “这么大的事情,您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害得我一直咬牙切齿,心心念念要帮您——扬眉吐气呢!”

  孟小浪抱怨道,“瞒着我爸也就算了,没理由连您最好最亲的孙子都瞒得这么辛苦吧?”

  “在爷爷这一百多年的人生里,这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有什么好提的呢?”

  孟江笑眯眯道,“我是李耀的死党,更是孟远的儿子,于思云的丈夫,孟波的父亲,孟小浪的爷爷,‘浪潮形象设计中心’的创始人——在我心中,后面这些身份,远远比第一个身份更重要得多得多,难道在面对自己的孙子时,我已经没任何牛皮可以吹,非要拿自己的朋友来炫耀吗?”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