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889章 无力回……天?

第2889章 无力回……天?

  “可恶……”

  论坛中的每一个字,都像是滚烫的钢钉,刺痛了孟丽川的双眼,戳穿了她的胸膛,烧红了她的掌心。

  她未必站在多么高的战略高度,坚信“唇亡齿寒”之类的大道理。

  仅仅是天生的倔强,令她无法忍受失败——特别是在自己代表“月魔战队”参加的第一场重要战略推演中,如此窝囊地失败。

  “滴滴滴!”

  冷却时间到,她又可以加入战团了。

  深吸一口气,凝聚心灵和神魂,孟丽川再度沉入神经交互液,紧闭的双眸却看到一连串五彩斑斓的数据流,她再度进入战略推演。

  这次,她扮演的角色是一支支援舰队的高级参谋,还是负责将燃料、弹药和宇宙战梭运输到前线最需要的地方,如有可能,将破损的星舰连带着伤员拖曳回来,在后方的大型维修堡垒内进行紧急修复,至少恢复三五成战斗力。

  一瞬间,数据的洪流,信息的漩涡,各种算式,图表和曲线组成的流星雨,劈头盖脑砸到了她的脑海中。

  在这种专家级别的战略推演中,基本看不到普通观众喜闻乐见的“星舰呈战列线排开对轰,宇宙战梭和晶铠战团交错血战,巨神兵开膛破肚、摧枯拉朽”之类场面,战争被极度简化或者说还原成了它本来的面目——无数冰冷的数据变幻,每一个数据都代表着一艘星舰或者成千上万条生命,数据的消失比棋子的湮灭更加微不足道,而孟丽川必须尽可能狠下心肠,不去思考这些数字或者棋子背后的含义,尽可能精确地把他们送到“应该死”的地方。

  这不是一项容易的工作。

  她承受的压力甚至超过了真正的星海舰队参谋和指挥官。

  因为真正的星海大战中,绝不会容许她一个人掌握这么多数据,调度这么多星舰的,会有许许多多的参谋、舰长和各级指挥官帮她分担压力,她只要当一颗简简单单的螺丝钉就好。

  而在这里,孟丽川不得不以每秒钟处理上百条信息的节奏,将联邦军寥寥无几的最后一批物资,精确分配到最需要的战线上去。

  有数据可以处理还算是好的,更多时候,当敌人发动了高强度的灵磁干扰,断绝了她的一切数据来源,她就像是盲人瞎马在悬崖上疾驰,只能凭借“直觉”、“天赋”再加上一点点“幸运”,来决定物资的投放。

  在超大负荷的计算量和洪水猛兽般的精神压力,双重冲击之下,短短半个小时,孟丽川的大脑再次突破疲劳的极限,达到崩溃的边缘。

  恍恍惚惚,她已经分不清,自己究竟在进行一场虚拟的战略推演,还是真的置身无比残酷的战场,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舰队,堕入毁灭的深渊。

  那一行行枯燥乏味的数据和一副副错综复杂的图表,全都化作了栩栩如生的幻象。

  孟丽川仿佛看到,无数联邦星舰在极天界的边缘起火燃烧,变成一只只尖叫的蝴蝶。

  又好像看到,黑暗星空被撕开一道道流血的伤口,更多、更快、更凶猛的圣盟星舰跨越虫洞,降临到他们头顶。

  在恒星辐射的扰动下,双方舰炮激射而出的不可见光波,统统散发出既瑰丽,又恐怖的光彩,光线交错,扭曲,交融和缠绕,就像是星海中突兀出现了无数条斑驳而绚烂的大蛇,互相撕咬,吞噬着。

  代表联邦的大蛇,却是不可遏制地,被代表圣盟的大蛇,一点点吞了下去。

  “不可以,绝不可以!”

  孟丽川咬牙,不知哪儿爆发出来的力量,计算力竟然瞬间提升五倍,麾下的每一艘补给舰都像是她的神经末梢,被她精准无比、恰到好处投放到位。

  由她负责的这条战线,联邦军的火力输出强度瞬间提升一倍,令无数圣盟星舰湮灭于辉煌的火海中,不少资深队员纷纷在通讯频道中,向她这个新人发出了“赞赏”的表情。

  只可惜,在近百万艘星舰波澜壮阔的对决中,个体的力量终究是渺小的,无论孟丽川这条战线发挥再神勇,都无法挽回其余几十条战线的颓势。

  更何况,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当孟丽川耗尽了最后一批物资,她麾下所有的补给舰都变成空空荡荡的铁罐头时,她也就彻底没辙啦!

  “丽川,你的脑波激荡幅度不对劲,快退出来,快退出战略推演!”

  隐隐约约,孟丽川听到有个声音在耳边焦急地呼唤。

  “可恶,可恶,可恶,我们怎么会输,这次推演根本是乱来的,乱来的!”

  孟丽川杀红了眼,对耳边的警告声置若罔闻,目光穿透纷乱的数据,射向了并不存在的圣盟舰队。

  “丽川,你快要走火入魔了,快退出,快!”

  那个声音继续叫道。

  孟丽川耳边听到的却是论坛上那些讥讽,嘲笑,尖叫和灰心丧气的叹息声。

  “放屁,我们才不会输呢,我才不会就这样认输呢!”

  孟丽川咬牙,每一个脑细胞都在沸腾,燃烧和爆炸。

  “强制退出,强制退出!”

  耳边的声音尖叫。

  孟丽川眼前的数据乱跳,显示出有一支圣盟舰队发现了她这支小小的补给舰队。

  对方战舰的加速度和转向灵活性远远高于她的运输舰,她无处可逃了。

  孟丽川冷哼一声,毫不犹豫,操纵麾下的补给舰摆出了正面迎击的阵型——但因为导演组的设定,她这支舰队的“士气值”和“指挥度”都跌至谷底,连“玉石俱焚”的姿态都很难摆出。

  于是,她还没有准备好“慷慨赴死”,敌人就如饿虎扑羊般冲进她的舰队,孟丽川眼前的数字纷纷化作闪耀的流星,流星汇聚成一片惨淡的白光,将她的神魂彻底闷住,她连最后一句脏话都没骂完,就干脆利落地昏死过去。

  ……

  孟丽川睡了这辈子最沉的一觉。

  也做了最多,最恐怖,最荒诞不经的噩梦。

  绝大部分噩梦都和星海大战有关,她就像是陷入一片粘稠的沼泽,沼泽上飘满了油脂,然后,油脂被人点燃,她眼睁睁看着自己和同伴的脑袋,熊熊燃烧起来。

  这样的噩梦不知重复了多少次,孟丽川才勉强睁开了猩红的眼睛,怔怔瞧了天花板半天,才确认自己醒了过来。

  但她依旧头痛欲裂,疼得好像有人劈开了她的脑袋,往里面硬生生塞进去一艘星舰。

  空气中漂浮的消毒水味道,还有旁边“滴滴滴滴”的监护仪器让她确认,自己躺在医院的医疗舱里。

  时间应该过了很久,久到她很用力想了一会儿,才想起自己“上一刻”在干什么。

  “比赛,我在比赛呢!”

  孟丽川心中一紧,猛地坐起来,只觉得天旋地转,脑袋里那艘星舰狠狠开火,把她又重重砸了回去,顺便还双耳齐鸣,眼冒金星。

  “哎哎哎,干什么呢,还想再躺三天三夜啊!”

  一张圆滚滚,看着有些“憨态可掬”的面孔,出现在医疗舱的上方,笑眯眯地看着她。

  “桃子姐!”

  孟丽川俏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地叫了一声。

  “桃子姐”名叫姜白桃,是“月魔战队”老资格的一线队员,亦是手把手将孟丽川带进门的前辈,按修真界的规矩,就算是她的“引路人”,两人自然交情匪浅。

  “头好痛,我,我怎么了,桃子姐?”

  孟丽川按着太阳穴,深吸几口气,“比赛,我们还在比赛呢,你怎么出来了?”

  “有一个坏消息和一个好消息。”

  姜白桃笑道,“坏消息是你不顾一切激荡脑细胞,狂飙计算力,险些把自己的脑血管统统撑爆,陷入最严重的走火入魔,已经在医院里躺了三天三夜,真是不要命的小丫头。

  “好消息是,‘险些’走火入魔,就是没有走火入魔的意思,非但不会留下半点后遗症,而且你还‘临阵突破’,在自己都没察觉的情况下,连升了好几级呢!当然,具体的大脑状况,还要进行一系列的测试才知道,等你养好了,慢慢再说啦!

  “总之,三天前你的表现可是‘惊为天人’,现在整个战略推演中心都知道有你这样一个不要命的小丫头存在,非但黯月基金会里不少强者都调取了你的详细资料,摩拳擦掌想要重点培养你,就连军方、耀世集团和各大宗派,对你都很感兴趣,认为你潜力无穷,想要把你挖过去呢,喂喂喂,你不会离开对你这么好的‘桃子姐’的吧?”

  “啊……”

  孟丽川有些不好意思,脸颊微微发红。

  放在过去,这样的好消息足以让她一蹦三尺高,载歌载舞一番。

  不过,在经历了那样惨烈的星海大战后,她对于个人境界的高低,忽然没那么在乎了。

  “比赛——结束了么?”

  孟丽川见姜白桃一副风轻云淡,喜笑颜开的样子,心里浮现起一丝渺茫的微光,“难道,我们最后关头,奇迹逆转,竟然——赢了?”

  “逆转个鬼,都打到弹尽粮绝,全军覆没了,还怎么赢,当然是输了,输得一败涂地,稀里哗啦,创下咱们‘月魔战队’和对面‘血影战队’纠缠十几年来最大的败迹,唉唉唉,真是耻辱啊耻辱!”

  姜白桃十分干脆地说。

  “哎?”

  孟丽川大惑不解,喃喃道,“输了,我们竟然输了,那,那桃子姐为什么感觉这么轻松,甚至还很高兴呢?”

  “高兴?”

  姜白桃揉揉自己的胖脸,笑嘻嘻道,“大概是看到你平安无事醒过来,不由自主就很高兴吧?”

  “唉,我醒来有什么用,咱们终究是输了,现在论坛上一定把咱们骂到狗血淋头了吧?”

  孟丽川郁闷道,“还有民意调查,支持‘立刻出兵’的人数还剩下多少?20%?10%?不会连5%都没有了吧?”

  “呃,这个么……”

  姜白桃的表情忽然变得很奇怪,干咳一声,道,“现在三大权威论坛的综合民调显示,支持‘立刻出兵’的人占68%,不确定的占17%,认为应该‘从长计议,三思后行’的人只剩下15%了,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支持‘立刻出兵’的人数占比还在不断提升。”

  “什么?”

  孟丽川目瞪口呆,再次直挺挺坐了起来,又直挺挺砸了回去,顾不得头晕目眩,却是尖叫道,“有没有搞错,怎么会这样!”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