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893章 我们的历史,你们的未来!

第2893章 我们的历史,你们的未来!

  “什么!”

  孟丽川愣住了。

  她并不是第一次见到帝国人。

  早在几十年前,就有帝国修仙者“苏长发”在联邦境内活动,还公开讲学,传授修仙大道。

  等到黑风舰队投降之后,又有更多帝国俘虏和移民进入联邦,主要集中在骸骨龙星,也就是现在的至远星上,却也有一部分辗转来到联邦内陆,广为人知。

  但联邦军毕竟刚刚和黑风舰队狠狠打了一仗,联邦人的同情心还不至于泛滥到会怜悯任何一个帝国人的程度。

  “地底原人”却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人类终究是生活在地面上和光明中的生物,即便一辈子居住在星舰里,但星舰内部的陈设和布置,也要尽量模仿出蓝天白云的环境,给人充足的阳光照明。

  孟丽川很难想象,一个人类部族在地底数万米,即将钻透地壳,接近地幔的极度恶劣环境中,生活整整一万年,是何等悲惨的经历。

  别的不说,光是亿万吨岩石带来的高温高压,就足以将人类的血肉之躯和自由意志都碾压成粉末,再从粉末碾压成虚无。

  仅仅“黑暗侵袭”资料片,几天的游戏体验,就足以令不少联邦人感到精神崩溃,更不要说,真真切切在黑暗中生活一辈子!

  “这,这是真的吗?”

  孟丽川喃喃自语。

  但先入为主,看着冰冰那张略带惶恐的俏脸,她已经相信了三分。

  她在这张脸上看到的,不仅仅是面对陌生环境的迷茫,还有对光明的无限贪婪和憧憬,更有对重归黑暗的极度恐惧——人类原本可以忍受黑暗,直到有一天,他们见到了光明。

  视频中,在金心月的鼓励下,冰冰终于鼓起勇气,面对亿万联邦人发言。

  她的发言结结巴巴,颠三倒四,有时候还忘记自己要说什么,在长久的沉默中,只是泣不成声,看得出并没有接受过良好的训练。

  但正是这样真诚而质朴的发言,才像是一枚枚熊熊燃烧的炮弹,击中了每一个联邦人的心。

  “我,我叫冰冰,来自极天界、天极星的地底,地底将近两万米。

  “我可以证明,‘黑暗侵袭’这款游戏主线剧情的绝大部分环境参数和初始数据,包括很多虚拟生物和地底突发事件,都是基于我们的生活,是100%真实的。

  “大家或许认为,这仅仅是一款古怪,邪恶甚至变态的游戏,是危言耸听,故作惊人之语,但是,但是很不幸,它不是的,它就是我们的历史,也有可能变成……你们的未来!

  “一万年前,我的祖先们为了躲避战火,不得不逃遁到了地底深处的避难所,并且在之后一万年间,一次次沉沦,沉沦,沉沦到了连蟑螂和蜥蜴都无法生存的黑暗中。

  “我们的世界,永远没有阳光,唯有岩浆和地火时不时会释放出恐怖的光芒,被高压驱赶的火蛇是最恐怖的凶兽,随时会夺走一片地质断层中所有生物的性命。

  “我们的世界,气温随时会高达数百度,没有冷却法宝,我们寸步难行,每一条岩缝中都塞满了干瘪的尸体。

  “我们的世界,稀薄和腐臭的空气都变成了价值连城的商品,为了巴掌大小一罐压缩空气,两个避难所的人们都可以大打出手,直到燃烧弹将其中一个避难所的所有人统统烧死,闷死为止,而地面上的统治者根本不用武力来镇压和消灭我们,只要控制住新鲜空气的输送管道,就扼住了我们的喉咙,我们不想自相残杀,就不得不乖乖服从。

  “在我们的世界,无论人们如何努力挣扎,耗费几代人的心血和生命建立的大型城镇,都有可能因为一场小小的地震而彻底湮灭,逝者的一切都被亿万吨岩石掩埋,永远,永远,直到星球爆炸的那一天,都不会有人知道他们的姓名。

  “这就是我们的世界,这就是每时每刻都发生在我们身边的‘黑暗侵袭’。

  “而我们还不是黑暗世界中最悲惨的一群人,至少我们仍旧保留着人类的意识,人类的记忆,人类的智慧和人类的外貌,尽管在黯淡无光的岁月中,我们的视力逐渐减退,无法分辨光明世界的绚烂多彩,但至少我们还保留着看见世界美好的能力,不像他们——”

  冰冰说到这里,声音颤抖起来。

  她忽然转身,向背后两块盖着幕布的立方体走去,用力将幕布掀了开来。

  “啊!”

  参加发布会的所有观众,顿时发出不敢相信的惊叫。

  那两块立方体,原来是两座透明塑钢材料炼制而成的医疗舱。

  医疗舱里蹲着两个人不人,鬼不鬼,周身覆盖着甲壳,眼睛已经退化,眼窝和头盖骨融为一体,好似夜叉的怪物。

  不少观众都发现,这种怪物在“黑暗侵袭”的主线剧情中也有出现,是数量最多,最常见的一种敌人,会给玩家造成极大的麻烦,玩家们都叫它“沼泽怪胎”。

  这些怪兽,的确像是沼泽般黏糊糊又讨人厌的东西。

  “各位星耀联邦的哥哥姐姐,叔叔阿姨,爷爷奶奶,请你们仔细看看这些……‘东西’吧!”

  冰冰的声音隐隐带上了哭腔,颤声道,“或许你们认为,他们是单纯的怪物,是畸形的野兽,是黑暗和邪恶的化身,但你们错了,他们或许凶残,但并不邪恶,他们也是有血有肉的人类,是我们的同胞,只不过比我们的运气还要差,落入地底更深处,无法用笔墨形容的黑暗而已。

  “如果没有来自星耀联邦的修真者,‘秃鹫李耀’的帮助,或许我生活的城镇也会在今后一万年,慢慢异化、畸变成他们的样子。

  “如果你们还对未来犹豫不决,眼睁睁看着星海中央被邪恶吞噬,那你们也会重蹈我们的覆辙,在今后一万年、两万年间,慢慢品尝到恐怖游戏化作现实,沉沦于黑暗中不可自拔的滋味,最终,也变成我们,甚至他们的样子。

  “所以,求求你们,我代表星海中央所有生活在地底,惨遭压迫和蹂躏,堕入黑暗,早已窒息的‘地底原人’,求求星海边陲的同胞们——请救救我们,请帮助我们逃离黑暗,摆脱苦难,免除奴役,也请用尽你们所有的力量,拯救你们自己的后代,你们自己的未来,不要,千万不要落入我们的结局!”

  冰冰向观众们深深一鞠躬。

  短短几分钟的讲话像是耗尽了她所有的气力,她脸色煞白,身形颤栗,鞠躬到底时,忽然摔倒在一边,昏厥过去。

  那两只,或者说那两“个”关在医疗舱里的“沼泽怪胎”,亦是上蹿下跳,张牙舞爪,嘶嘶尖叫,将人类未来最悲惨的形象,深深镌刻在每一名观众的心底里。

  游戏发布会在一片混乱中草草结束。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件事的余波却远远没有平息,在之后短短十二小时内,化作惊涛骇浪,席卷整个联邦。

  “小冰冰的发言震撼了无数联邦民众——我们这代人从小到大接受的教育都是要‘拯救星海中央受苦受难的人类同胞,解放全宇宙’,这是不容亵渎、不容置疑、不惜代价的信仰,而这,似乎是第一次有‘星海中央的苦难同胞’,真真切切出现在我们的眼前。”

  姜白桃道,“黑风舰队虽然也带来了大量平民,但这些平民原本就是来搞拓殖的,严格意义上来讲,也算是侵略者的预备役,自然激不起人们的怜悯和拯救欲望。

  “但冰冰这样的‘地底原人’,惨遭压迫,苦大仇深,根红苗正,简直是最典型的‘被拯救者’,政治上正确到了极点,再加上小姑娘长得的确可怜又可爱,瞬间俘获了无数联邦人的心。

  “更何况,那些‘沼泽怪胎’的样子也实在吓人,谁会希望自己的子孙后代,落到这样的下场?

  “所以,民调结果就变成现在这样,啊,短短半个小时,支持立刻出兵的人数又上升了1%,真是民意滔滔,势不可挡啊!”

  孟丽川默然,翻来覆去将整件事琢磨了很久。

  年纪轻轻就成为月魔战队的一线队员,脑筋没有不好使的,刚才是昏迷太久,大脑还没彻底清醒,才会迷迷糊糊跟着姜白桃的思路走,这会儿,不断清晰的脑海中,便冒出一个个的问号。

  敌我悬殊的巅峰对决,来自黯月基金会内部的尖刻评论,“黑暗侵袭”恰到好处的发布会,还有远道而来的帝国小姑娘,包括站在小姑娘身后,月魔战队那位神秘莫测的大老板金心月……一切的一切,都串联成一条蜿蜿蜒蜒的线,就像是诡秘的毒蛇爬过草丛,留下的痕迹。

  “啊……”

  孟丽川若有所思地叫了一声。

  “你怎么了,这样的结果,不好吗?”

  姜白桃问道。

  “不是不好,我只是——”

  孟丽川看着姜白桃若无其事的脸,皱眉道,“我只是,不喜欢这样。”

  “不喜欢?”

  姜白桃笑了笑,“相信我,士兵也不喜欢打仗,不喜欢抽出自己或者敌人的肠子,缠绕在对方的脖子上,把对方活活勒死的感觉;不喜欢血肉和骨骼被履带碾碎的声音;不喜欢和星舰一起化作星海中的齑粉,连半句遗言都无法留下。

  “但是……但是啊但是……”

  这位月魔战队的老队员,也是曾经在黯月基金会的情报分析部门工作过很多年的大姐站起来,走到窗前,看着外面人工营造出来的蓝天白云和风平浪静。

  她沉默了很久,眼底闪过和孟丽川一样的迷茫,但很快用职业化的冷静掩饰,淡淡道:“但是,这些不被人喜欢的事情,总要有人去做的,是不是?”

  “轰!咔!”

  “哗啦!”

  百花城的光幕天穹之上,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一场人造风暴即将席卷整座城市,整个联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