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907章 军事和政治

第2907章 军事和政治

  “为什么还不进攻?”

  三维立体光幕中,宋力行满脸阴云密布,直勾勾盯着宋不归,挂满了荆棘和倒钩的目光,简直要从行星表面一路穿刺到同步轨道上来,狠狠鞭挞宋不归的脊梁,“宋次帅,陛下和父亲大人都非常关心,革新贼军已经大咧咧闯入咱们宋家的腹地这么久,甚至盘踞在咱们最重要的资源和重工业基地‘玉鼎界’,大肆劫掠,狠狠蹂躏,眼看整个玉鼎界都要毁于一旦了!

  “值此生死存亡的危机关头,你手握帝国最强大的舰队,为何还不增援玉鼎界,和革新贼军决一死战,你究竟还在磨蹭什么,犹豫什么,害怕什么!”

  宋力行相貌堂堂,声若洪钟,即便吹胡子瞪眼时,都带着几分赤胆忠诚,怒其不争的气势。

  但宋不归却非常清楚,自己这位未来的族长,乃是一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不折不扣的草包,甚至是“领功我来,送死你去”的无耻小人。

  他就是那种生来把自己当成棋手,把别人当成猪猡,认为整个世界天然要围绕他转的那种人。

  很不幸,因为强大的背景,他的这种想法在绝大多数时候,都不算错误。

  他并没有什么军事才能,亲自指挥的几场战役都堪称愚蠢,除了低着脑袋一路猪突猛进之外,再没有更多的战术,在大肆鼓吹“奉献,牺牲,陛下万岁”这一套,并且抢占功劳,排除异己,推卸责任,坑害部下和战友这方面,却有着无师自通的天赋。

  他依靠无数人的鲜血和尸骸,再加上父亲强大的光辉,才一步步堆砌了自己的进阶之路,宋不归就好几次亲眼见到同袍被他送入火坑,甚至自己都险些被他当成炮弹打出去,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可笑这家伙还以为天下人都是瞎子,不知道或是早已遗忘他的斑斑劣迹,还经常吹嘘是他把宋不归一手提拔到回天舰队最高指挥官和帝国次帅的位置上,要宋不归日夜不忘,对他感恩戴德呢!

  虽然心中充满了沮丧和不屑,宋不归表面上还是一副谨慎和迟钝的模样,唯唯诺诺道:“委员长,回天舰队仍旧在演练当中,您知道,咱们这支舰队虽然配备了大量新锐战舰,却是四家的……残兵和预备役拼凑起来,彼此之间的协同作战,尚未打磨到圆融无缺的程度,官兵的士气也不算高涨,而革新叛军恰恰相反,连续打赢两场胜仗,杀入我方腹地之后又一路势如破竹,所向披靡,正是士气狂飙,锐不可当的时候。

  “依末将之见,既然敌人锐气正盛,倒不如避其锋芒,没必要贸然展开决战,就以回天舰队加上各地赶来的预备役固守黄龙界,甚至在黄龙界和敌人决一死战好了——黄龙界是咱们宋家苦心经营数百年的核心所在,绝没有这么容易被攻克,革新贼军真的敢来,就叫黄龙界变成他们死无葬身之地的修罗屠场!”

  这番看似豪迈,实则谨慎至极的话,丝毫没能让宋力行满意,宋家未来的大家长把眼睛瞪得如铜铃也似,上上下下打量了宋不归很久,这才道:“这是什么话?革新贼军势如破竹,所向披靡——这不还是你的问题吗,为何没能在敌人刚刚杀入宋家领地时,就及时拦截,彻底消灭呢?

  “现在,见到敌人势大,就吓得心胆俱裂,连出门迎战都不敢了吗?

  “哼,在黄龙界拉开架势,等着革新贼军来攻?真真好主意!我来问你,玉鼎界怎么办,咱们宋家最宝贵的资源、重工业基地和造船厂,就这样不要了?还有,现在黄龙界是天子巡行的所在,陛下的行宫就设在这里,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讨逆贼军攻克黄龙界,以黄龙界的资源疯狂扩充实力,然后长驱直入,杀到陛下和满朝文武的面前,这算什么,咱们宋家就是这么拱卫陛下和朝廷的吗?”

  宋不归很想说,雷成虎和白星剑一路杀入宋家腹地时,自己才刚刚当上这个倒霉的回天舰队最高指挥官——正因为乱作一团的四大家族中,竟无人敢和雷成虎对决,才轮到自己这个倒霉蛋和替死鬼勉强充数,自己能在短短月余,将四大家族的残兵败将和一帮卵毛都没出齐的预备役,调教到勉强堪称“精锐”,已经是天大的奇迹了,怎么现在,雷成虎杀进来的黑锅都要扣到自己脑袋上?

  他深吸一口气,暗暗告诫自己切莫动怒——这几日苦思冥想如何同雷成虎周旋,已经榨干心血,神魂极度脆弱,再勃然大怒的话,极有可能走火入魔,耐着性子解释道:“委员长,玉鼎界没那么容易陷落的——现在只不过是玉鼎界的驻防舰队被一扫而空而已,但玉鼎星和几颗资源星球依旧掌控在地面守军的手里,作为重工业基地,玉鼎星同样有非常完备的地面和地下纵深防御体系,只要宋军不轻举妄动,就固守待援的话,支持三年五载都没问题。

  “而另一方面,咱们的回天舰队在正面战场上,未必是革新贼军的……”

  “你想说,咱们不是革新贼军的对手?”

  宋力行眯着眼睛,冷冷问道。

  “不,不,末将的意思是,战刀不出鞘时,威胁或许更大,回天舰队没必要和革新贼军正面抗衡,只要蛰伏在黄龙界按兵不动,引而不发,就是对革新贼军最大的威慑!”

  宋不归道,“有回天舰队在黑暗中虎视眈眈,革新贼军势必不可能投入100%的兵力去强袭玉鼎星和几颗资源卫星的地表,那么,我们互为掎角之势,这条防线就万无一失了

  “革新贼军看似占尽了战场上的优势,但其劣势也非常明显,那就是孤军深入,缺乏补给,无法将优势转换成胜势,只要他们久攻不克,士气必然萎靡,后方也必然骚动,到时候,我军再给予雷霆一击,势必能一鼓而下!”

  “哼……”

  宋力行的脸上依旧挂着浓浓的阴霾,对宋不归的提议不置可否。

  “委员长,末将以为,这是军事上最稳妥的打法。”

  宋不归把心一横,干脆硬着头皮道,“末将并非畏敌如虎,只不过,雷成虎在战略,战术以及军中威望等诸多方面,都远远凌驾于末将之上,这也是事实,既然有机会以逸待劳,何必非要贸然出击呢?”

  “宋次帅,你的意思是,你懂军事,本委员长就不懂军事了?”

  宋力行的眼睛瞪得比刚才还大,而鼻孔张得却比眼睛更大,冷冷道,“你我都懂军事,但我却比你多懂一样,那就是政治!

  “我不管从军事上怎么看待眼前的局势,但是从政治上说,玉鼎界是必须夺回来,而且战火绝对不能烧到黄龙界的!

  “第一,玉鼎界是咱们宋家最重要的资源和重工业基地,是我们宋家赖以争霸星海的最大本钱,我们绝不能眼睁睁看着战火席卷到玉鼎星的地面和地底,把我们最大的本钱付之一炬!父亲是这个意思,我也是这个意思,我想,身为宋家一份子的你,应该也是这个意思吧?

  “第二,现在朝廷里有很多杂音,认为革新叛军长驱直入,势不可挡,极有可能威胁到陛下的安全,所以,要把天子行宫的所在,从咱们宋家,挪到其余几家的领地上去,哼,这些鼠目寸光的猪狗,火烧眉毛了,还要玩‘狭天子以令诸侯’的把戏,你觉得,咱们好不容易才拥立了新天子,以黄龙界为行在,能轻而易举就拱手让人么?”

  “这……”

  宋不归瞪大了眼睛,他倒是没想到,或者说没工夫去想这种事。

  很明显,皇帝在哪家的地盘上,哪家就是四大选帝侯中的霸主,基本上朝廷就是哪家说了算。

  但这并不意味着,其余三家捆绑到一起,无法和这个霸主抗衡。

  现在,宋家是四大家族中的魁首,自然也成为众矢之的,其余三家联合起来对抗的目标。

  宋不归倒不觉得,眼下这个节骨眼,其余三家是真想要把承武帝这块烫手山芋碰到手里,很明显,皇帝在谁手上,革新叛军就打谁嘛,除了宋家之外,哪家受得了被雷成虎这号凶神钻到腹心之地去闹个翻天覆地?

  不过,借着“担忧陛下安危,建议移动行宫”这件事,和宋家博弈,多压榨一些好处,却是贵族门阀之间的常规操作了。

  “父亲大人在朝廷里的压力极大,已经向陛下和满朝文武都做了保证,绝不会让革新叛军的兵锋,侵入黄龙界的任何一片星域,一定将敌人彻底歼灭于玉鼎界!”

  宋力行斩钉截铁道,“宋次帅,事已至此,你意如何?”

  宋不归张了张嘴,只觉得满肚子迷茫,却又无话可说。

  “归人……”

  见他进退维谷的样子,宋力行换了语气,脸色活络了一些,低声道,“大家都是宋家子弟,打断骨头连着筋,我和你实话实说,就朝廷现在的意思,打是肯定要打的,但具体怎么打,里面的讲究颇多,你要不要听?”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