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911章 明知山有虎!

第2911章 明知山有虎!

  平心而论,选帝侯联军的贵族门阀并非各个都是利令智昏的傻子,白星剑的哗变和雷成虎的混乱来得太过突兀,的确容易让人想到,在玉鼎界晦暗不明的广袤星海中,是否设下了什么凶险至极的陷阱。

  但纵观古今,陷阱这种东西是否能奏效,和陷阱本身的高明程度并没有太大关系,更重要的是,摆在陷阱里的诱饵是否足够丰腴诱人,以及,走到陷阱前面的野兽,是否足够饥肠辘辘。

  人们往往只相信他们愿意相信的东西,一头饿到发狂的野兽,眼里只有鲜艳的血肉,鼻子只嗅得到肥腻的香气,却是根本看不到,陷阱里雪亮的刃牙的。

  此刻的选帝侯联军,就是这样一头饿到头昏眼花,不顾一切的野兽。

  身为选帝侯之子,宋力行的战略眼光和警惕性未必逊色于宋不归,但他和宋不归推心置腹的那番话完全没错——是否大举进攻玉鼎界,并非军事问题,而是政治问题。

  革新派的日子不好过,四大选帝侯的日子更不好过,连续两场稀里哗啦的惨败,折损了七成以上最精锐的战舰和训练有素的精锐,其影响可不仅仅局限在战场,一系列灾难性的后果,正在逐渐浮出水面。

  每天,四大家族领地内都会爆发无数示威游行和非法集会。

  每天,都有无数流言蜚语以传单或者秘密频道的形式扩散开来,宣扬革新派的主张,“蛊惑无知民众”。

  每天,都有无数中下层贵族在鬼鬼祟祟和帝都方面联络,并得到了帝都的承诺,只要他们响应“革新义举”,非但他们的罪责都会既往不咎,还能在大贵族肥硕的尸体上分一杯羹。

  这样的示威,阴谋和背叛多如牛毛,光靠武力镇压,是除之不尽,剿之不绝的。

  更何况现在四大选帝侯根本抽不出足够强大的武力,去镇压风起云涌的骚动。

  归根结底,在信仰弱肉强食,胜者为王的帝国,你在正面战场上接二连三吃了败仗,就是威风扫地,丧失了一切威慑和镇压的力量,谁会服你!

  还有资源,简单说,就是钱。

  身为舰队指挥官的宋不归,可以不管回天舰队的军费和维持行宫、巩固人心的费用究竟从何而来,但四大选帝侯却不得不为了一个铜板煞费苦心——自从帝都落入革新派之手,原本由朝廷发行的“帝国晶币”信用一落千丈,别说在外围世界,就算在四大家族治下的几个核心世界都不怎么好使,甚至出现了人们宁愿用“自由星币”来交易,或者用几种特殊的晶石充当硬通货,也不愿意使用帝国晶币的荒谬局面。

  武力可以夺走反抗者的生命。

  但武力绝不可能镇压资本的反抗。

  毕竟,当武力的执行者——那些士兵和中低阶军官,都不愿意接受帝国晶币为军饷的时候,再强大的武力都要土崩瓦解,荡然无存了。

  现在,四大家族凭借过去数百年积累的雄厚资产,还可以勉强支撑帝国晶币最后一点微薄的信用,甚至采取“军票”,“国债”,“以物易物”的原始手段,但谁都知道,在一个横跨亿万光年的信息化社会里,这种交易方式的效率究竟有多么低下,又有多么不可持续。

  用不了多么专业的财政专家估计,四大选帝侯都非常清楚,再没有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鼓舞士气,提升民间对帝国晶币的信心,整个“真人类帝国正统政府”的经济基础都要灰飞烟灭了。

  这便是宋力行在气急败坏时说的那句实话——没钱,谁他妈认识你是选帝侯,还是承武帝!

  除此之外,还有最关键,也是最要命的一点,选帝侯联军对圣盟主力舰队的规模和战斗力,并没有清醒的认知。

  这是理所当然的。

  从一开始,被四大选帝侯控制的“帝国元老院”就一直坚持,过去二十年的帝国反击战是酣畅淋漓的大胜,已经摧枯拉朽击溃了圣盟的主力,把圣盟人都赶回了贫瘠荒芜的老家,圣盟人再也造成不了半点麻烦了。

  对于雷成虎提出的,圣盟主力并未遭受太大损失,仍旧在黑暗中寻找决战机会的论调,庙堂之上的衮衮诸公都是嗤之以鼻的。

  虽然这样的主张有自吹自擂的成分,但长达二十年的吹嘘下来,不少贵族已经沉浸在胜利的谎言中不可自拔,吹牛吹得连自己都深信不疑了。

  四大选帝侯阵营,并没有未卜先知,全知全能的神仙存在,他们怎么可能想到,圣盟主力非但完好无损,还由一台洪荒时代传承下来,迄今为止整个盘古宇宙计算力最强大的超级晶脑“伏羲”控制?

  所以,在四大选帝侯阵营的研判中,圣盟入侵舰队的整体规模和战斗力,比真实数据至少缩水了70%以上。

  将这样大幅缩水的原始数据输入晶脑,进行战略推演,就得出了一个非常“可怕”的结论。

  圣盟人的进攻,不过是骚扰,最多是恼羞成怒的报复,是不甘心几十个大千世界被白白夺走,不顾一切对帝都展开的报复。

  或者说,圣盟人玩的是声东击西的把戏,表面进攻帝都,实际上目标仍旧是那几十个刚刚失掉的大千世界。

  换言之,“革新叛军”是有可能守住极天界、天极星的。

  这就相当不妙了。

  不管贵族门阀表面如何不承认,但事实就是,现在革新派蛊惑了全帝国绝大部分民众和底层修仙者的心,有某种“大义名分”在手,越来越成为“人心所向,众望所归”。

  选帝侯这边连续几场会战都打得一塌糊涂,令人失望之极,倘若再被革新派击败了圣盟入侵者,守住了极天界、天极星的话,岂不是更坐实了对方“真命天子,帝都之主”的身份?

  此消彼长之下,人心和民意进一步向革新派聚拢,则选帝侯这边真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所以,这一仗必须打,而且必须胜利,必须趁革新叛军被分割成东西两线,而且雷成虎断去一臂的时机,将其彻底歼灭,才能挽回战略主动。

  这都算是某种,“必胜的信念”吧?

  接下来十二个小时,更加精确的情报陆续传到了黄龙界的行宫之内。

  有可靠消息说,雷成虎和白星剑这两大“贼将”,过去半个月一直有摩擦,积累了极深的矛盾。

  最大的矛盾就是,部队是否要停下来喘一口气,好好休整一番。

  虽然革新叛军进攻玉鼎界的步伐看似十分顺畅,一路并没有遭遇太大的抵抗,但终究是以小小的舰队去攻击庞大的星球,再加上连续几次“围点打援”,亦消耗了大量燃料、弹药和将士的气力。

  他们虽然没有攻下玉鼎星,却俘获了大量星舰和星空战堡内的物资。

  白星剑的意思是,部队暂停进攻三天,消化吸收这些星舰和战堡内的物资,要不然,这仗也打得太苦了。

  雷成虎却狠狠拒绝了他的提议,并且毫不留情斥责他这是流寇作风,针对玉鼎星的镇压一秒钟都不能停,直到守军投降,倘若给守军喘息之机,就前功尽弃了。

  双方的主张都不算错,立场却有微妙的差异,雷成虎是一心为了新帝国,即便战至一兵一卒都在所不惜,白星剑的私心却更重,将麾下舰队视为自己的私产,怎容许自己纵横星海的本钱,白白折损在帝国的内战中?

  这是两人分歧的起点,之后战事愈激烈,两人的间隙就越深,直到星耀联邦传来拒不出兵的消息,就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白星剑的确将卑劣无耻的流寇作风发挥到淋漓尽致,趁着雷成虎所部对玉鼎星一号卫星发动猛攻时,不管不顾地全速撤退,将雷成虎的侧翼彻底暴露出来,撤退时还带走了前一阶段战场缴获的大部分战利品,那些几乎完好无损的星舰。

  玉鼎星的守军主帅也算是知兵之人,趁机杀出大气层,猛攻雷成虎羸弱的侧翼,竟然将堂堂“战神”的舰队都拖入了泥泞不堪的混战,直到此刻,乱战仍在持续,再高明的指挥艺术都施展不出来,全凭士气,勇气和血气,而在这方面,接二连三收获坏消息的革新贼军,绝对不占优势。

  当然,玉鼎界守军的大部分主力战舰早就折戟沉沙或者被白星剑带走,守军只剩下为数不多的驱逐舰,能在近地轨道勉强周旋,时间太久,雷成虎自然可以摆脱混乱,收拾残局,将守军一口吃掉。

  因此,现在玉鼎界的守军急需得到黄龙界的大军援助,来个“一锤定音”!

  这道确凿无疑的军情,点燃了所有贵族心底的战火。

  胆怯和狂妄是一枚硬币的两面,最胆怯的心灵往往容易被虚无缥缈的火焰,烧出狂妄无畏的光芒——尽管这光芒只能持续短短片刻。

  绝大多数贵族昨天还把雷成虎当成妖魔蛇蝎,避之不及,这会儿又上蹿下跳,摩拳擦掌,迫不及待要粉碎雷成虎脑袋上“战神”的招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