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917章 议长之怒!

第2917章 议长之怒!

  “这——”

  见习参谋孟小浪目瞪口呆,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他他,他刚才听到了什么,堂堂星耀联邦最高议会的议长,应该高居于庙堂之上的领袖,竟然,竟然要带头发起冲锋?

  亲临前线是一回事,带头冲锋,冲在整个战阵的最前方,这又是截然不同的另外一回事,放眼人类文明过去十万年的历史,哪有一个最高领导人这么……悍不畏死的?

  孟小浪眨巴着眼睛,再看看身边的同袍,所有人都满脸震惊和迷茫。

  但再看看光幕中丁铃铛鲜红如血,熊熊燃烧的战袍,他们都意识到,自己并没有听错,有着“赤焰龙王”称号的议长大人,真的要,真的要充当联邦战刀的刀尖之上,最闪耀的一道锋芒!

  孟小浪的脸还有些冻结,但血管神经和五脏六腑深处,已经有一团力量烧灼起来,不知谁第一个开始怒吼,总之,半分钟之内,狂热的吼叫声响彻了孟小浪的周围,也响彻联邦军的每一艘战舰之上。

  “联邦军,碾碎阻挡我们未来的所有敌人,前进,前进,前进!”

  ……

  “这!”

  就连“昆仑号”上的所有议员和强者都大吃一惊,面面相觑之下,没人知道是怎么回事——联邦议长亲自出击这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他们怎么一点都不知情呢,该不会是丁铃铛自作主张吧,这也太,这也太——

  ……

  “这也太乱来了!”

  联邦军总旗舰“燎原号”上,总参谋长白开心第一百次发出歇斯底里的怒吼,“她以为她是谁,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猛将吗?这是我们的第一次出击,第一次!我们根本连敌人的底细都没摸清楚,连所谓的‘友军’是否真的那么可靠,还是挖了个坑要陷害我们都不知道,她身为堂堂联邦的最高领袖,修真文明的象征,她竟然就要不管不顾地冲出去?这么大的事,难道都没有程序,都不用议会民主表决的吗?”

  白开心暴跳如雷了半天,在脑海中将议会和军法的诸多条例瞬间过了一遍,貌似,呃,貌似是没找到,“当联邦议长想要不顾一切冲锋陷阵这种情况发生时,议会的表决程序”。

  也是,制订联邦法律、修真基本法和议会表决程序的先辈们,谁能预见到,联邦人民竟然会选出这样一位野蛮莽撞的议长啊!

  “太乱来了,一定要阻止,怪不得她不愿意在舰桥上发表全军讲话,非要在机库里发表,还说什么和广大基层官兵在一起比较有气氛,气氛个鬼,她就是心虚,在躲着我,要自作主张,我早该想到!”

  白开心吹胡子瞪眼,心急火燎想要接通议长那边的通讯,但是,毫不意外的,丁铃铛已经切断了对他的通讯。

  或许,要等她的“大炎龙雀”冲到所有星舰的最前方,她才敢恢复对白开心的通讯吧?

  “我们——”

  白开心知道现在再赶到机库去阻止已经来不及,气得哭笑不得,直揪头发,“怎么摊上这样一位议长?”

  ……

  “议长大人,您不觉得,这么做实在太鲁莽,应该三思而后行吗?”

  “燎原号”的巨神兵整备车间中,金心月张开双臂,挡在丁铃铛面前,三分之一的目光是钦佩,三分之一的目光是迷茫,但还有三分之一的目光,是毫不犹豫的坚定。

  饶是这个能想出“黯月计划”的昔日妖女是何等胆大妄为,却也没想到她的议长,她的师娘,也是她一生最强的竞争对手,会胆大包天到这种程度。

  说丁铃铛“鲁莽”,已经很给面子了,应该说是“疯狂”才对!

  “鲁莽?”

  丁铃铛停了下来,将满头熊熊燃烧的紫红色长发都捋到脑后,用超合金发箍简简单单扎起来,似笑非笑地看着金心月,“仅仅是‘鲁莽’而已?难道你真正想说的不是‘疯狂,愚蠢,有勇无谋,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之类的话吗?”

  “哎?”

  金心月完全搞糊涂了,“议长……师娘,既然你都知道,为何还要一意孤行?你可是联邦议长,无论出了什么意外,都会极大影响联邦军的士气,很抱歉,如果不给出一个满意的解释,我绝不会让你冒险,逞一时之快的!”

  “是吗?”

  丁铃铛的眼睛和嘴角都弯了起来,看着满脸认真的金心月,笑道,“就凭你,能阻止我?”

  “能不能,都要阻止。”

  金心月咬牙道,“这是我的职责,正如你的职责就是老老实实坐镇中枢,绝不能轻易冒险一样!”

  “那么,如果我不是一时冲动,而是深思熟虑之后,有不得不去的理由呢?不是一个理由,而是三个。”

  丁铃铛伸出三根手指,不等金心月诧异,就顾自道,“第一,你应该非常清楚,虽然我们的主力是倾巢而出,及时跳跃过来,赶上了帝国内战最关键的一场战役,但正因为太过追求速度,我们的舰队根本没有准备好,大量星舰缺乏足够的燃料和弹药,甚至只有三五个基数的火力储备;还有很多星舰的随舰官兵都是临时拼凑,很多人是刚刚从军校拉出来的新兵蛋子,连血都没见过;甚至有不少星舰是只适合近地轨道防御的低级别战舰,都没有完成强化改造,是滥竽充数,先天不足,带伤上阵。

  “这些情况,非但你我一清二楚,连不少基层官兵和高层强者都心知肚明,知道我们是虚张声势,某种意义上,这不仅仅是一场军事冒险,更是一场‘战略欺诈’,就看敌人是否被我们唬住了。

  “所以,我们的配合并不默契,官兵们的士气也绝对算不上高。

  “更何况,这是我们来到星海中央的第一战,是我们第一次真正意义上,面对传说中的帝国主力,官兵们会有所迟疑,甚至万分紧张,都是很正常的,在这种情况下,除了我带头冲锋之外,你觉得还有什么办法能在短短几分钟内,让全军上下都鼓起120%的勇气,发动决死的冲击?

  “呵呵,反正我这个名不副实的‘三军最高统帅’,原本就不擅长战略指挥,大舰队调动之类的事情,还是不要干扰白参谋长这样的专业人士去处理专业的问题,我就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放点儿小小的光芒吧?”

  “这……”

  金心月沉吟片刻,不得不承认,丁铃铛说的是实情。

  “第二,你知道,尽管议会勉强通过了‘倾巢而出’的议案,但还是有很多人反对这样的军事冒险,我怕万一前线战事不顺,这些人会再闹出什么幺蛾子,又缩了回去。”

  丁铃铛继续道,“联邦议长亲自出战,无论胜负如何,甚至我身受重伤,都能在民间激起极强的舆论,哪怕仅仅是‘为议长报仇’这样的理由,都能迫使那些畏首畏尾,犹豫不决之辈,没办法再走回头路,不可能再推翻‘倾巢而出,战至最后一滴血’的决议!”

  “原来如此!”

  金心月恍然大悟,却像是第一天认识丁铃铛一样。

  “第三,最重要的一点,你觉得我很莽撞和疯狂是吧?那就对了,我就是要给所有人,特别是星海中央的修仙者们,留下这样的印象!”

  丁铃铛微微一笑,道,“和真人类帝国相比,星耀联邦是一个小国,即便帮新帝国打赢了这一仗,我们在谈判桌上,依旧没有足够的筹码。

  “倘若我们这边的谈判人员是一个足够理性的人,一个标准的政治家,很难讨到什么好处,很容易就被革新派修仙者吃得死死的。

  “但如果我们这边的谈判者是一个毫无理智,肆无忌惮,横行霸道,为所欲为,彻头彻尾的疯子呢?

  “有时候,一个不按常理出牌,随时敢于掀桌的疯子,反而更容易把水搅浑,在谈判桌上争取到更大的利益。

  “星海中央的家伙,不是把我们星耀联邦当成穷乡僻壤的野蛮国家吗?那就让我这个‘蛮族女王’,痛痛快快撒点儿野,给他们留下‘蛮不讲理,丧心病狂’的深刻印象,让他们知道,我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敢干,不满足我的要求,我分分钟都会一拍两散,大不了大家一起死!

  “我扮‘疯狂’,你扮‘理性’,你我一唱一和,新帝国的那个小皇帝,叫‘厉嘉陵’还是‘武英凌’的小东西,才会被我们忽悠得晕头转向,所以,作为我这个‘蛮族女王,华丽登场’的第一战,我怎么可以不冲锋在前呢?”

  “……”

  金心月瞠目结舌,三观受到极大冲击,甚至是“惊吓”。

  她原本以为,只有她这种瓜子脸的狐媚面孔,才会耍弄阴谋诡计。

  没想到,连她最亲爱的师娘,浓眉大眼的丁铃铛,也学坏了!

  “别这样满脸震惊地看着师娘,就好像师娘真是头大无脑的蛮婆一样。”

  丁铃铛伸出两个手指,轻轻挑起金心月的下巴,微微一笑,“就算真是蛮婆,这几年议长也不是白当的,哪还会像过去一样冲动?放心去做你的事,顺便帮我向白开心他们解释一下,相信他现在一定气得跳脚呢!”

  丁铃铛推开金心月,大步向自己的巨神兵“大炎龙雀”走去。

  “对了,还有一个微不足道,小小的私人理由。”

  爬上大炎龙雀的胸甲,丁铃铛已经将镌刻着九条蛟龙的面甲放下,只露出一双熊熊燃烧,凶芒毕露的眼睛,却是回过头来,对金心月一字一顿道,“李耀失陷在星海深处,我还急着要去找他,这些不长眼的杂碎却还要在我面前碍手碍脚,真是叫人火大。

  “管他妈究竟是选帝侯还是皇帝还是诸天神魔,妨碍我丁铃铛找老公的,统统都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