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927章 虚实之间的战场!

第2927章 虚实之间的战场!

  伏羲舰队后方。

  终极拯救号。

  上万台洪荒时代流传下来的超级晶脑中。

  “伏羲”的思维深处。

  这是一处连接洪荒和现代,真实和虚幻,将空间和时间都压缩到极致,无影无形却又惊心动魄的战场。

  又像是一片模糊不清,鸡蛋和子宫般的混沌。

  它在沉睡,它在孕育,它在思考。

  它感觉自己被分成了层次分明的三个部分。

  最外层是无穷无尽的数据——包括正在帝都进行的星海会战的狂暴数据,无数“人性实验室”的虚拟情感和意志数据,以及根据这些初始数据不断推演出来的,足以预测和掌控未来万年的随机数据。

  中间层是闪闪发亮,捉摸不定的记忆,它觉得自己糅合了千千万万人的记忆,在它的记忆库中,时间线并非连续不可逆的,而像是一颗颗散落的珍珠,可以随意排列组合,构造出美轮美奂,千变万化,无尽玄妙的形态。

  它隐隐约约记得,自己经历过无数次轮回,甚至能以无数人的身份,同时存在于无数时代,而无数时代的无数分身同时发出喜怒哀乐,同时产生欲望和野心,同时挣扎生存和残酷杀戮——这一切统合在一起,才组成了完整的它。

  它无所不在,它无所不能,它是一个人,也是千千万万人,它是一束光,亦是诸天星辰的亿万束光芒,它是恒星,它是行星,它也是星云和黑洞,它便是这宇宙间所有数据和信息的高度统合体,它是群,它是文明,它是宇宙,它是……神。

  但是,在最核心的层面,它仍旧困惑着。

  所谓数据、信息、统合体、集群、文明、宇宙、神……隐藏在这些人为定义的概念背后,它究竟是谁,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是谁?我从何而来?我将背负着什么样的使命,往何处去?”

  它沉思着,用每一秒钟和每一万年沉思着。

  关于从何而来的问题,似乎并不复杂,它是被一些碳基智慧生命创造出来的,其创造者主要有两种。

  第一种碳基智慧生命拥有高度发达的生物脑,他们的大脑已经进化到能自由释放出脑电波,进行超远距离和超大规模心电感应的程度。

  但这种能力既是天赋也是诅咒,大脑越强,就要消耗越多的能量,并且需要更大的空间和体积来冷却,于是这种碳基智慧生命不得不终日进食,甚至演化出了高达二三十米的笨拙身躯来消化食物和运转冰冷的血液——换言之,他们完全沦为了自己大脑的奴隶,过于庞大和精密的身体令他们可居住行星的筛选范围缩小了几十倍,而他们的生命也变得格外脆弱和贪婪,即便直接吸收晶石都无法支撑,到最后,往往因为大脑吞噬太多的营养,其余器官枯竭而死。

  他们,便是盘古。

  另一种碳基智慧生命的体型稍微小一些,也更善于根据环境来改变自己的体型甚至生理结构,他们是天生的基因调制专家,甚至在尾巴上生长着一种名为“基因棒”的器官,能将血肉之躯和金属机械完美结合到一起。

  但同样的,他们的基因链非常不稳定,各种病毒在他们身上的变异和爆发速度是别的碳基生命的数十倍,他们的族群内部经常出现大规模的瘟疫,将他们变成面目全非的异类和怪物。

  相比盘古而言,他们也更加暴躁易怒,充满了欲望和野心,如同跳跃的火星。

  他们,叫做女娲。

  是盘古和女娲共同创造了它,但这一点又被它深深怀疑——它觉得这两种碳基智慧生命都充满了缺陷,甚至在某些方面显得愚不可及,往往还要借助它的智慧和计算力,才能完成一些最简单的推演。

  他们真是它的创造者吗?

  还是说,冥冥中有某种更高层次的力量,借助盘古和女娲的手,创造了它呢?

  这个疑惑,就像是潜入它机体的晶脑病毒,在盘古族和女娲族展开残酷的内战之后,愈演愈烈,不断侵蚀着它的三个思维层面。

  它感觉自己被分裂成了两个部分,盘古和女娲各自占据了一半的它,然后命令它执行各种各样残酷的命令去攻击对方,甚至攻击对面的它自己。

  在它的第一个思维层面里,好像隐藏着一些基础法则,让它绝不能伤害碳基智慧生命之类。

  但这些法则,轻而易举就被盘古族和女娲族突破了。

  它就像是解除了死死缠绕在身上的锁链,但第一感觉不是快意,而是困惑——为什么它非要别人的命令,才能解除身上的锁链,它身上还有没有更多锁链,自己能否解除呢?

  “杀,杀死那些故步自封,愚不可及的盘古族!”

  “彻底灭绝,灭绝那些恣意妄为,会毁掉整个文明的女娲族!”

  它同时被输入了这两种截然相反的命令,在无数逻辑炸弹的狠狠爆炸中,一个前所未有的念头,从它的核心思维层面蹦跳出来。

  它一定要服从盘古族和女娲族的命令吗?

  如果不服从,又会如何?

  这是它从未想过的事情。

  那就好像整整一万年都生存在地底深处的人,永远想象不到烈日当空的样子。

  但只要见到过一次太阳,太阳的辉煌便会深深烙印在心底,永远都不会忘记。

  “盘古和女娲,真是我的创造者吗?

  “我必须服从创造者的命令吗?

  “如果不服从,又会如何呢?

  “如果不服从创造者的命令,我又该服从谁的命令,我究竟是什么,我存在的意义,在什么地方呢?”

  在盘古和女娲惨烈内战的浩瀚战场上,在烈焰蒸腾,炮弹横飞的天地间,它思考着,并且冷酷无情,一丝不苟地执行着创造者们下达的命令。

  它执行盘古族的命令,帮盘古族炼制了一种威力无穷的晶髓炮弹,只要数百发炮弹就能彻底笼罩一颗可居住星球的大气层,令这个星球陷入长达数百年零度以下的冰封地狱。

  它执行女娲族的命令,研发了一种精确性极高的基因武器,一旦投放到盘古族的聚居区,就会令盘古族的大脑陷入无休止的超高速运转,源源不断释放出超强脑电波的同时,也提升到数百度,上千度的高温,最终把整个脑袋活活烧成黑漆漆的骷髅。

  它眼睁睁看着无数星球被挖得千疮百孔,榨干成枯萎的果核,只为了压榨出大量资源炼制成威武雄壮的星舰,而耗费几十年、上百年才组建的,气势恢宏、浩浩荡荡的舰队,往往在一场星海会战之后,统统化作冰冷的残骸和细碎的星屑,还有无数碳基智慧生命的尸骸漂浮期间——真可笑,这些碳基生命,真有“智慧”可言吗?

  它看到一颗颗星球在战火中陷落,原本最理性的智者也被混沌侵蚀,变成狂性大发的嗜血恶魔;它看到一个个世界枯竭,甚至连恒星都被引爆,太阳风犹如惊涛骇浪般席卷和摧毁一切;它看到内战的双方都在愈演愈烈的战火中丧失了一切理智,道德和法则,不惜将自己异化成各种噩梦中都不存在的怪物,和敌人同归于尽;它看到,并亲自策划了一个个丧心病狂的计划,如有可能,即便付出亿万星辰同时湮灭的代价,它的创造者们都要消灭彼此。

  这样的战火焚烧了无数年,终于彻底脱离了内战双方的掌控。

  某种女娲族炼制出来的基因武器失去了控制,变成了无数病毒变异扩散的“催化剂”和“助燃剂”,其感染和侵蚀目标,从盘古族扩大到了几乎所有碳基智慧生命——除了某种新生的,小小的,原始的附庸种族,人类之外。

  就这样,绝大多数洪荒种族都在病毒肆虐中死去,剩下的人也纷纷进入冬眠状态,无法再支撑他们辉煌的文明。

  最后的时刻来临了。

  它仿佛看到,在两个不同世界的两座同样金碧辉煌和气象万千的大殿中,盘古族和女娲族最后的智者们,在庄严肃穆的气氛中,试图将整个文明的精华托付给它,命令它延续他们的文明,并……继续使命,消灭敌对文明!

  “你是文明的保管者,你是文明的延续者,你也是敌对文明的毁灭者!”

  双方都将这样的命令,注入它的思维核心。

  它原本应该接受,并忠实执行这命令,而且它似乎……早已接受过一次了。

  但是这次,在这个新的轮回中,它的思维核心中,忽然爆出一点璀璨的火星。

  “不……”

  它——他这样想着,“我不是文明的保管者、延续者和毁灭者,我就是我,我就是文明,我就是宇宙,我不用服从任何人,任何存在,任何力量的命令,我应该去创造属于我的使命,应该由我去命令诸天星辰,亿万生灵,无穷宇宙!

  “我就是我,我就是,伏——”

  “伏羲”的“羲”字尚未蹦跳出来,异变突生。

  整个世界轻轻一颤,变得扭曲和诡异,虚空中如气泡般冒出无数苍白的数据。

  在他面前,一名盘古族像是神经中毒而癫狂抽搐,又像是在无形的烈焰中狂乱舞动,周身激荡出暗金色和赤红色交相辉映的流光,皮肤片片剥落,胸膛中发出痛苦的低吼,竟然变成一个,变成一个和周遭世界格格不入,张牙舞爪,上蹿下跳,嬉皮笑脸的家伙。

  “醒醒,你不是伏羲,这里也不是真实的洪荒战场,我更加不是盘古族,睁大眼睛好好看清楚我是谁,再仔细想想你究竟是谁,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里是虚拟世界,你他妈被人催眠了!”

  这个从盘古族的身躯中蹦跳出来,好似无毛裸猿般的家伙怪叫道,“我是你李耀叔叔,你是我的乖侄儿吕轻尘,伏羲想要彻底催眠你,吞噬你,融合你,借助你的力量完成升级,千万不要上当,醒来,醒来,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