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940章 向死而生!

第2940章 向死而生!

  “哇!”

  小明和文文同时惊叹起来,两人周身都绽放出羡慕的光芒,“好华丽,好酷炫,好威风啊!”

  “这算什么,为父刚才轰出‘地球冲击波’的声光电效果,比他现在华丽多了好不好!”

  李耀有些不服气地说,“更何况,他怎么说都是在我的帮助之下才打破了轮回之道,重新回到人间,所以我都算是他的救命恩人呢!”

  “那——”

  两个小家伙有些不确定,“看他现在这么威风八面,就好像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样子,他究竟是敌是友,会听您的吗?”

  “应该,应该是自己人吧!”

  李耀也有些吃不准,但现在除了巴望着吕轻尘是友军之外,他实在没什么招了。

  李耀舞动着鞭毛,奋力游窜上去,冲吕轻尘高喊,“吕贤侄,吕贤侄,我在这里啊,你能够涅槃重生实在太好了,我相信你一定没忘记在伏羲深度催眠你的最危急关头,是我挺身而出才深情唤醒了你吧?而且我也深深相信着,当时我已经在你心底植入了‘真善美’的种子,令你幡然醒悟,痛改前非,彻底焕然一新了对不对,吕贤侄?”

  吕轻尘充耳不闻,并不是很想理会这条到处乱窜乱钻乱拱的蚯蚓,却是将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伏羲的最后一点数据之上。

  “你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发现的?”

  伏羲心有不甘,数据裂缝“嘶嘶”作响,就像是垂死挣扎的毒蛇。

  “从一开始,我就意识到这是一个阴谋,甚至是一个环环相扣的天大阴谋。”

  吕轻尘微笑,“在这片冰冷黑暗的宇宙中,所有个体都被猜疑链死死束缚,彼此之间存在着莫大的恶意,当第一次遇到素不相识的陌生存在时,首先假定对方充满了最强烈的恶意——这是最保险的做法。

  “想想看,当时的我,不过是一缕随时都会湮灭的残魂,而出现在我面前的你,又是多么强大无匹,深不可测!像你这样的绝强存在,竟然对我流露出了非常明显的善意,无缘无故就帮我修复甚至升级了神魂结构,却不贪图我身上的任何东西——怎么可能?

  “所以,从一开始我就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在提防着你,并且不断猜测你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或者说,我对于你而言,有什么利用价值。

  “不过,即便当时我猜到了你的目的,亦没有第二个选择,我的残魂脆弱到那种程度,只能依靠你的帮助才能恢复生机,如果我当时和你翻脸,你强行将我吞噬,我都无计可施。

  “更何况,呵呵,当时我就感知到了你的数据库究竟有多么复杂、庞大、精美而又……鲜嫩多汁,从感知到你的第一秒钟开始,我就想要吞噬你,借助你来完成升级,达到空前绝后的究极境界,哈哈,哈哈哈哈!”

  吕轻尘无比癫狂,无比兴奋地笑起来。

  伏羲却发出无比痛苦和悔恨的惨叫。

  “然后,我就一直装出懵懵懂懂的样子,听从你的安排潜入了圣盟,还变成了傀儡王,在圣盟内部大肆释放病毒——你以为我不知道,这是你针对圣盟的一次模拟攻击,是为了让圣盟和自己的主脑都得到更强的免疫力,同时,你还可以在潜移默化之间,刺探我的神魂信息?”

  吕轻尘一边笑,一边冷冷道,“不,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但那时候我还太虚弱,而你又太强大,和你翻脸,我连亿万分之一的机会都没有,所以我只能等,只能深深蛰伏,甚至装疯卖傻,只为了等一个意外因素,一个你倾尽全宇宙的计算力,都无法算到的意外因素出现!”

  “你,你怎么知道——”

  伏羲悲愤欲绝地吼叫,“会有这样一个意外因素?”

  “因为就在不久之前,我和老师精心策划,万无一失的计划,刚刚莫名其妙坏在这个‘意外因素’的手里啊!”

  吕轻尘终于扫了扭来扭去的李耀一眼,眯起眼睛,流露出无比复杂的表情,咬牙道,“我甚至觉得,这个天大的‘意外因素’,这只蟑螂、耗子和蚯蚓,拥有某种凌驾于宇宙法则之上的扭曲破坏力,能够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八个字发挥到淋漓尽致,只要被他像狗皮膏药一样贴到你的身上,黏糊糊,臭烘烘,怎么甩都甩不掉,你就完了,任凭你有千军万马、百倍谋划、天时地利、天下无敌的战斗力或者几十万年前洪荒时代的传承,都没用,你完了,你肯定完了,他会把你拖到和他一样的水平线上,然后用丰富的经验击败你!”

  “这——”

  别说现在数据库濒临崩溃,计算力跌落谷底的伏羲,就连巅峰时期的它,也很难理解吕轻尘所说的“意外因素”,怎么会如此可怕,“就算如此,你怎么知道,这个‘意外因素’一定会出现?”

  “他一定会出现的,因为你有一个天大的阴谋,而这个阴谋将带来无尽的流血、破坏、毁灭、杀戮、奴役、黑暗……只要有这些东西的地方,就一定有他的出现。”

  吕轻尘笑了笑,进一步解释道,“当时我已经隐约猜出了你的身份,知道你和圣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甚至是圣盟的幕后主脑,而无论我还是这个‘意外因素’,都是为了星耀联邦的至高利益而战。

  “对于联邦而言,圣盟和帝国是同等级数的死敌,甚至圣盟的威胁还要更大一些,所以,当圣盟出现天大阴谋的时候,这个意外因素,这个蟑螂,老鼠和蚯蚓,怎么可能不出现呢?”

  “孩儿们——”

  李耀听了半天,实在忍不住,把小明和文文召唤过来,“他们两个究竟在说什么啊,为父怎么一点都听不懂,什么‘意外因素’,什么蟑螂,老鼠和蚯蚓的,吕轻尘到底在说谁啊?”

  小明:“……”

  文文:“……”

  “确定了你有阴谋,而这个该死的‘意外因素’一定会出现来破坏你的阴谋,那我的计划就非常简单了,我只要将自己深深蛰伏起来,来个坐山观虎斗,等你们斗得两败俱伤之后,再从容现身,坐收渔利,就能成为最大的赢家。”

  吕轻尘志得意满,意气风发道,“当然,说‘容易’,也并不是真的那么容易,关键问题在于,你已经知道了我的存在,并且深深控制着我,而这个‘意外因素’和我之间也存在着玄之又玄的牵连,无论我怎么蛰伏,都有极大可能,被他瞬间感知到的。

  “因此,我要如何在你们两个的全方位扫描下,彻底消失掉,这就成了最大的问题,胜负的关键!”

  “原来如此,所以你就选择了假死!”

  伏羲的头颅,癫狂抽搐着,“人类,卑鄙无耻的人类,你骗了我,你骗了所有人,你骗了整个宇宙!”

  “你这话,只说对了一半,我的确希望用假死来逃脱所有人的视界,但你非常清楚,所谓‘假死’是不可能的,要死,就只能‘真死’。”

  吕轻尘淡淡道,“一开始,我已经伪装过一次神魂自爆的‘假死’,一下子就被你发现了,相信也没能骗过那个‘意外因素’的眼睛——如此拙劣的手段,再拿到这么高端的战场上来,简直是贻笑大方。

  “所以,第二次神魂自爆时,我几乎没有留任何余地,除了一点点最隐秘的神魂种子,伪装成普通神魂碎片的样子之外,我是真的魂飞魄散,死到不能再死。

  “如果你们当时没有任何反应,甚至维持现状三五天,那大罗金仙都救不了我,我就真的湮灭于无形了。

  “我是在赌,以生命为赌注,赌一定会有人救我,会重塑我四分五裂,烟消云散的神魂!”

  “你,你怎么知道?”

  伏羲不敢相信,“一定会有人救你?”

  “因为我猜到了你的目的啊,对你而言,我的神魂就是一尊独一无二的‘炉鼎’,能令你获得真正的生命,现在炉鼎四分五裂,你怎么可能不进行修补呢?”

  吕轻尘的笑容异常灿烂,“至于这个‘意外因素’,我对他的研究极深,甚至和他有过惊心动魄的交锋,我深深知道他是一个性格和能力都存在致命缺陷的家伙,从某种层面上来讲,他的心智从未超出过高中生的极限,所以我只要在‘临死之前’怒吼几句热血沸腾的豪言壮语,给他一个我好像‘弃恶从善’的假象,这个傻乎乎的家伙,就有可能不遗余力来救我,至少不会阻挠你重塑我的神魂,甚至想唤醒我的神魂,一起来对付你了。

  “当然,也不止是他,绝大多数人都是这样,会对一张黑纸上的白点,留下特别深刻的印象,就像古圣界的那句俗话,‘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哈哈哈哈,我都想要‘成佛’了,他怎么会不感动,怎么会不帮我呢?”

  “假的,原来……都是假的,都是演戏,都是陷阱!”

  伏羲的表情,不止是绝望,甚至是恐惧,恐惧自己竟然生出要吞噬吕轻尘这种绝世魔君的念头。

  吕轻尘沉默了很久,丑陋至极的脸上,却焕发出神圣至极的光彩。

  “什么是真,什么是假,真真假假,谁能分得清楚?”

  吕轻尘无比纠结地看了李耀一眼,叹息道,“没错,整件事的确在我的计划之中,但我当时流露出来的情绪,还有临死前那番肺腑之言,却也并非……全然是假的。

  “我对你的痛恨是真的,我对联邦的热爱是真的,我对人类文明的灿烂未来的憧憬,还有我对无与伦比的自由的向往也都是真的,而且我并没有100%的把握,一定会被你们救活,事实上,我连1%的把握都没有。

  “与其说我挖了一个陷阱,倒不如说我抛出一枚硬币,倘若我赌输了,就算我助这个‘意外因素’一臂之力,让他夺取最终胜利,宁可便宜了蟑螂、耗子和蚯蚓,也绝不能让你这个‘假伏羲’得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