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944章 农夫和蛇

第2944章 农夫和蛇

  “不用拿爷爷来刺激我,我现在非常清醒,完全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绝不会重蹈爷爷的覆辙!”

  吕轻尘大手一挥,果然恢复极度冷静,一字一顿地分析道,“爷爷之所以身败名裂,主要因为他犯了两个错误。

  “第一,他不该将屠刀伸向自己人的脖子,不该背弃自己加入秘剑局时立下的誓言——竭尽所能保护每一个联邦人,却是在联邦广场上,害死了上万无辜者。

  “第二,更重要的是,就算他的计划能够成功,天元界真能艰难吞噬血妖界,也不可能抵御随之而来的黑风舰队,他的计划从一开始就注定失败,因为问题根本不是妖族,而是修仙者!

  “所以,从一开始,他的计划就是釜底游鱼的挣扎,根本没用的。

  “但是,我的计划不同。

  “我的计划并不涉及到任何一个联邦平民,我没害死一个无辜的联邦人,对吧?当然,攻打帝都的过程中,联邦远征军极有可能损失惨重,但这些都是军人,都是赌上了生命和尊严来征服星海中央,给联邦搏一条生路的,他们早就做好了牺牲的准备,而我则会让他们的牺牲,创造最大的价值!

  “第二,和爷爷不计后果的冲动不同,真人类帝国是我们最后的敌人,只要干掉他们,盘古宇宙之内,就再没有任何敌人,不会再出现一支‘黑风舰队’来威胁我们,所以,即便这一战付出的代价稍微多一点也没关系,我们大可以用上百年时间来休养生息,再贯彻我们的道心,实现我们的理念,策划冲出盘古宇宙的亿万年伟业,这,又有什么不好呢?”

  “不好,很不好。”

  李耀摇头道,“如果我们真的这么做,仍旧会死伤无数平民,帝都的,环首都圈诸世界的,还有此刻仍旧一片混乱,期盼着快速恢复秩序的外围世界的平民。”

  “那都是敌国的平民,你该不会是善良到连敌国的平民都要在乎,连敌国的花花草草都不忍心践踏吧?如果打仗时连敌国平民的生死都要考虑,那还打什么,不如投降算了!”

  吕轻尘厉声道,“别忘了,从一开始,就是隶属于真人类帝国的黑风舰队首先攻击联邦,对我们不宣而战!从那一刻起,联邦和帝国就进入了战争状态,直到此刻,或许有一些秘密约定,但明面上我们仍旧没有签订停战协议,没有任何一方投降,对不对?

  “既然大家仍旧处于战争状态,任何仁慈都是妇人之仁,我当然愿意遵循人道主义的原则,绝不虐杀和故意屠杀敌国的平民,但在战争过程中的‘附带损失’,难道还顾得了这么多么?

  “哼,你这样心慈手软,处处以帝国的利益为优先考虑,但人家未必这么想啊,农夫和蛇的故事想必你都听过,小心帝国这条蛇,有毒的!”

  随着吕轻尘的冷笑,他背后的光影和数据不断变化,显露出联邦远征军和帝国数支舰队纠缠在一起的画面。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这么简单的道理,帝国人不会不懂,现在咱们的联邦远征军就横亘在帝国的心脏,而你这个修真者更是控制着帝都的恒星级法宝和战网,这何止是‘卧榻之侧’,简直是帝国人眼珠里的芒刺了。”

  吕轻尘道,“就算现在联邦人和帝国人处在‘蜜月期’,大家为了共同的利益可以勉强合作,但随着圣盟的崩溃,彼此合作的基础正在飞快崩塌,你以为修仙者能容忍修真者滞留在他们的心脏,能容忍你和你的孩子,继续掌控金晶塔以及帝都的战网?最后,你以为帝国能容忍一个飞快崛起的联邦,填补圣盟的空白,成为他们最大的竞争对手?

  “不可能的,无论修仙者嘴上说得再好听,许下各种天花乱坠的承诺,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们注定容不下修真者和联邦。

  “归根结底,盘古宇宙实在太小,一山难容二虎!

  “人无伤虎意,虎有吃人心,李耀,我再说一次,不要让你那‘普通人的美德’,干扰了冷酷无情的大势推演,最终将联邦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天予不取,反受其咎,这是联邦唯一能掌控自己命运的机会,你一犹豫,全体联邦人都会被你害死的!”

  “不是这样的,吕轻尘,你冷静下来听我说,我当然也考虑过‘一山不容二虎’的问题,更不会对修仙者抱有太多天真的幻想,但现在,摆在修真者和修仙者之间,的确有一条渺茫的和平之路。”

  李耀苦口婆心,“我相信革新派修仙者和过去的修仙者是不同的,第一,他们亲历了旧帝国的堕落和败坏,知道过去的修仙者究竟有多么贪婪、愚蠢和羸弱,过去的修仙大道根本是一条死路,即便为了自己的生存,他们都不至于重蹈覆辙。

  “第二,为了夺取帝国的最高权力,革新派修仙者不得不发动中下层乃至普通人的力量,经过这次‘尊皇讨逆,革新帝国’的荡涤,整个帝国的中下层和普通人阶层都已经觉醒——人一旦见过光明,就再也无法忍受黑暗了。

  “第三,现在的帝国皇帝厉嘉陵,是一个倾向于将修真大道和修仙大道融合到一起,将革新进行到底的人,我甚至觉得他的大道和你的大道非常相似,我不知道他未来会变成什么样,但至少,绝不可能是武英奇那样。

  “第四,你也说了,我们掌控着金晶塔和帝都的战网,甚至还能掌控大部分伏羲舰队,这些力量,都可以作为威慑帝国的存在,监督和协助帝国走向革新,一步步踏上正确的道路,把修仙者同化成修真者,却是将失控、混乱和毁灭的风险降至最低,难道你不觉得,这样才最稳妥吗?”

  “哼……”

  吕轻尘不为所动,冷笑道,“说来说去,你还是要将联邦的安危甚至人类文明的命运,交给帝国人、修仙者来掌控,由那个小皇帝来决定我们的未来?”

  “我也不想这样,但我们别无选择。”

  李耀诚恳到快要吐血了,“打破旧秩序容易,但重建新秩序,真是比登天还难,凭我们现在的实力,根本办不到。

  “没错,如果一切都按照你的计划,的确有可能攻陷帝都,将革新派修仙者的一切希望都扼杀于襁褓之中,令整片星海都陷入‘既没有新帝国,也没有旧帝国’的力量真空状态。

  “问题是,然后呢?

  “星海中央已经遭到末日般的浩劫,各个世界都处在恐慌和混乱中,不少世界缺乏和外界的贸易,沦为一座座黑暗中的孤岛,物资匮乏,秩序荡然无存,随时都有可能陷入饥荒和内战状态。

  “这时候,如果再传出联邦人翻脸,新帝国毁灭的消息,相信我,整片星海都会在一瞬间沦为炼狱的。

  “到时候,我们小小的联邦,凭什么去镇压诸世界疯狂的叛军、溃兵和野心家?凭什么去恢复当地的秩序,给亿万饥肠辘辘的灾民送去最基本的食物和清水?凭什么去打通陷入瘫痪的星海商贸网络?又凭什么理直气壮说,我们代表着正义,是来帮助他们的?不,我们就是制造炼狱的罪魁祸首,历经千辛万苦才建立起来的一丁点对修真者的信任,都将冰消瓦解,再没有一个修仙者和一个星海中央的普通人会相信我们,相信修真大道,相信联邦了!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如果整片星海都化作炼狱了,你认为联邦还能独善其身吗?这一切,你想过没有?

  “还是那句话,年轻人往往过于迷信暴力,认为一场战争的胜负就足以决定一切,但作为你的叔父辈,一个曾经用暴力解决过很多问题,却又发现更多问题的前辈,我真的要劝你一句,没这么简单!现在的星海中央,就像是一个病入膏肓,奄奄一息的病人,即便你的本意是好的,而且掌握着天下无双的手术刀,但一刀下去,他仍旧会死的!

  “对于这样的危重病人,现在绝对不能动大手术,只能先用汤药细细调理,至少把他的身体养壮一点,再慢慢用一连串的小手术来徐徐图之,这么做,当然很复杂,很纠结,很容易反复,而且也不保证100%的成功率,但这却是唯一的办法,你究竟明不明白?”

  “我明白了,你是担心战后重建的问题。”

  吕轻尘沉吟片刻,道,“你是担心,即便我们攻陷了帝都,也没办法将全帝国的官僚体系和公务员阶级都清洗一遍,即便我们能把整个帝国的血管和神经末梢都清洗一遍,也没有足够多的管理者能胜任多如牛毛的底层岗位,那么,只要那些神经末梢依旧是旧系统的修仙者盘踞,就依旧充斥着贪婪,腐败和堕落,不可能服从我们的命令,只会变本加厉地祸国殃民,打着我们的幌子来捞取好处?”

  “呃……”

  李耀想了想,道,“你的理解,似乎有些偏差,但也有道理,帝国太大,积弊太多,短时间内,不可能一扫而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