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950章 最后一拳!

第2950章 最后一拳!

  他们明明是一体两面,在刚才对抗伏羲的战斗中,为了使出终极绝招“地球冲击波”,一起被榨干了神魂。

  但为了诈吕轻尘一诈,在李耀和吕轻尘周旋之时,血色心魔还是偷偷摸摸吞噬了大量毫无意义的垃圾数据,又将这些垃圾数据层层打包,高度压缩,伪装出神魂无比强大的模样,还和李耀唱了一出双簧,试图将吕轻尘吓跑。

  说实话,有那么一瞬间,吕轻尘的心灵防线的确有些崩溃,险些就要被他们唬住,中了虚张声势的空城计。

  ——倘若是一个吕轻尘素不相识的对手,或者那种光明磊落,美誉度极高,信用记录极好的对手,吕轻尘或许就上当,真的落荒而逃了。

  但正因为对手是李耀和血色心魔,考虑到他们以往的斑斑劣迹和各种卑鄙无耻的手段,吕轻尘还是把心一横,孤注一掷,死也要拼一把。

  果然被他一下子戳穿了李耀和血色心魔虚有其表的真面目!

  这实在不能怪李耀和血色心魔的演技不到位,怪只怪同样的招数他们已经用了太多次,早就给人留下了固化的印象。

  特别是上次在联邦保卫战中,类似的招数,他们早就在吕轻尘和天魔莫玄面前施展过,令吕轻尘深刻了解了他们的人品。

  吕轻尘笑得越来越轻蔑,也越来越讥讽,眉眼间满是狰狞。

  李耀和血色心魔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吞了口唾沫。

  “我就说嘛,这招行不通的,根本是浪费时间而已!”

  血色心魔哭丧着脸。

  “谁说行不通,分明是你的演技太浮夸了好不好,为什么每次要扮演嚣张跋扈,邪恶无比的大魔王,就非要搞个布满獠牙的血盆大口出来呢,这么夸张又没什么想象力的样子,人家当然不会相信!”

  李耀忍不住抱怨。

  “我浮夸?有没有搞错,我的演技绝对是炉火纯青、超一流的,一定是你自己露出了破绽——在我嘴里惨叫的时候,那叫声要多假就有多假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笑场你知不知道?怪我之前,还是多反思一下你自己的演技吧!”

  血色心魔反唇相讥。

  “我的演技有什么问题?告诉你,我秃鹫李耀纵横星海上百年,打遍八荒六合未逢敌手,,全是靠演技混饭吃的!你可以侮辱我的实力,甚至可以侮辱我的人格,但你绝不可以侮辱我的演技!还有,说到笑声的问题,你那个‘桀桀桀桀’的笑声究竟是什么意思?是,是有个成语叫‘桀桀怪笑’,但‘桀桀怪笑’并不等于发出‘桀桀桀桀’这样诡异的笑声啊,你看哪个正常人笑起来是‘桀桀桀桀’这样的,光是听到这样的笑声就非常出戏,一下子看穿你虚有其表的本质了好不好!”

  李耀越说越火。

  “所以现在是把所有责任都推卸到我头上喽?是你一定要我诠释出‘黑暗宇宙霸王’的气势,要表现得比他更邪恶百倍,让他清楚认识到自己一时冲动的后果,产生深深的悔恨之心啊!那我不‘桀桀桀桀’地笑,难道还‘嘻嘻嘻嘻’这样?这算什么‘黑暗宇宙霸王’啊!”

  血色心魔同样越吼越暴躁。

  “我是让你表现得邪恶点,但没有要你这么夸张啊,这里面微妙的差异,难道你都不能精确把握到,如果连‘狞笑’这种事都要我教,那还要你何用?还有最后,你冲得这么快干什么,你都没给他几秒钟时间考虑,就这么心急火燎冲过来要一口吞噬他,那他条件反射,本能反应,当然是出手防卫啦!如果你当时冲得慢一点,给他几秒钟考虑一下,说不定他就反应过来,夹着尾巴逃跑了呢?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李耀恨得咬牙切齿。

  “不是吧,我为你出生入死,两肋插刀,刚刚还被他插了好几十刀,你现在居然对我说这种话?好啊,既然对我这么不满,那就一拍两散,甚至决一生死啊,哪怕一分钟之后就要被他彻底消灭,我也要先干死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

  血色心魔尖叫。

  “那就来吧,我也早就想彻底消灭你这个十恶不赦的心魔了,来来来,我数一二三,大家一起动手,谁不动手谁是孙子!”

  李耀咆哮。

  “行,那就来决一死战吧,吕贤侄,千万不要拦着我,我们两个的事等等再解决,万事都等我干死这个人渣再说!”

  血色心魔怒发冲冠,不对,是怒鞭毛冲冠。

  一时间,两条小蚯蚓分别膨胀成了大蟒蛇,每一条鞭毛都高速颤动着,像是周身长满了螺旋桨。

  李耀和血色心魔怒目而视,深吸一口气,几乎同时暴喝:“三!”

  “三”字出口,两条小蚯蚓瞬间化作两道金色和红色的流光,暴射出去。

  只不过,不是冲着彼此,而是完全朝着两个不同的方向。

  李耀一把抄住小明,血色心魔一把捞起文文,飞快旋转的“鞭毛螺旋桨”输出了强大的推动力,令他们瞬间就将速度飙至极限,眼看0.1秒就要逃到数据海洋的边缘。

  但就在这时……

  两道刺眼的刀芒,像是早就预料到了他们会落荒而逃一般,等待在数据海洋的边缘,蓄势待发了很久。

  直到此刻,朝两条小蚯蚓狠狠斩去,将他们狼狈不堪地逼了回来。

  一刀一刀又一刀,刀芒恍若连环霹雳,把两条小蚯蚓重新逼回到吕轻尘的面前。

  李耀、血色心魔和吕轻尘,大眼瞪小眼,场面一时间变得死寂,有点儿说不出的尴尬。

  吕轻尘脸上的表情,与其说是志得意满,倒不如说是为李耀尴尬,甚至为百年前曾经崇拜过李耀的那个自己尴尬。

  “……”

  周身鞭毛统统被斩断的李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能干咳一声,腆着脸道,“轻尘啊,你听我慢慢解释,那什么,其实整件事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不是故意要诈你,只是想借这段无伤大雅的小插曲,告诉你一些做人的道理——我们真的不可能控制所有事情,你看,我不就没控制好,玩砸了吗?

  “演技是假的,但道理是真的,千万不要被自己的黑暗面纠缠住,要不然就会变成现在的我一样,被这个心魔拖累,怎么甩都甩不掉,真是好惨的!”

  “别听他的,吕贤侄,他就是故意想诈你,好趁机逃之夭夭,再去找老婆来帮手,把你打扁!”

  血色心魔叫道,“就连我也是迫于他的淫威,才不得不昧着良心来欺骗你,但现在我彻底想通了,真的,我想清楚了,和你联手是一个非常不错的主意——以我的智慧加上你的战斗力,放眼整片盘古宇宙,还有谁是我们的对手?嘻嘻嘻嘻,你说是不是?”

  “轻尘……”

  李耀说。

  “吕贤侄……”

  血色心魔说。

  吕轻尘幻化的光之巨人脑袋上,太阳穴的位置,仿佛有好几束血管一样的光芒,瞬间崩断了。

  “你这家伙,简直是联邦的耻辱,让我送你下九幽黄泉,省得你继续丢人现眼了吧!”

  吕轻尘竭尽全身力气,发出歇斯底里的吼叫,整片数据海洋的所有法则,统统化作闪电萦绕于他的拳头之上,重拳就像是裹挟着无数把利刃的龙卷风,朝李耀和血色心魔轰来,却是将这两个家伙,劈头盖脑地笼罩到里面。

  ——即便面对伏羲时,吕轻尘都没有这样狂怒过,怒到完全不在乎自己是否能完美消化吸收伏羲,都要把李耀打扁的程度。

  “完蛋了!”

  李耀和血色心魔同时怪叫,这一次,他们是真的连半张底牌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团毁天灭地的龙卷风越变越大,越滚越近。

  当然,就算刚才,他们两个的双簧也根本算不上什么底牌,不过是拖延时间而已,只希望将时间拖延到……

  就在密布刀剑的龙卷风暴即将把李耀和血色心魔彻底撕碎时,他们的头顶忽然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爆响,好像有一颗熊熊燃烧的陨石落入大海,掀起的巨浪几乎清空了半个数据空间,而强劲无匹的冲击波,则要一下子贯穿整个虚拟世界!

  随着冲击波的扩散,整片数据海洋都在熊熊燃烧,海水变成了岩浆,岩浆不断沸腾和爆炸。

  一团突如其来的超高压缩数据流,犹如一枚黑黢黢的陨石,不偏不倚,正好轰击在吕轻尘激荡出的龙卷风暴之上,一下子把龙卷风暴砸了个粉碎。

  随后,陨石就横亘在李耀和血色心魔的面前,帮他们抵挡住光之巨人的攻击。

  伴随着一阵刺耳如机械运转的噪音,黑色陨石渐渐展开,变成一尊威风凛凛的钢铁巨人,周身布满了密密麻麻,玄奥繁复的符文,那符文的特征和盘古宇宙古往今来所有的灵符都不同,更像是来自……另一个宇宙!

  “这是——”

  吕轻尘看着自己支离破碎,慢慢愈合的右臂,有些不可思议地盯着新出现的对手。

  扫遍了自己和伏羲的数据库,他都找不到这样一个强敌的资料。

  “拳王!”

  李耀和血色心魔欢呼雀跃,他们终于等到了除伏羲、小明、文文之外,盘古宇宙最后一个强大的信息生命!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