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954章 崩溃和重建

第2954章 崩溃和重建

  血色心魔欲哭无泪,使出浑身解数想要夺路而逃,却是被李耀越缠越紧,还被他死命一拽,硬生生拖了回去。

  “哇!”

  李耀缠着血色心魔,热泪盈眶道,“真没想到,关键时刻你竟然这么讲义气,愿意留下来和我同生共死,正所谓‘患难见真情’,看来平时真是我看错你了,我向你道歉,好兄弟,什么都不说了,我们今天,生死与共!”

  “……共你个大头鬼!”

  血色心魔连哭带嚎,徒劳地扭来扭去,“我上辈子当血纹族时究竟造了什么孽,这辈子才会有你这样一个‘好兄弟’,要死你自己去死,我还年轻,我还有大好青春,我不想死,我,我,早知道这样,我刚才真的和吕轻尘联手,先干掉——”

  血色心魔的聒噪声戛然而止。

  那团狂暴如旋风,混乱如漩涡,吞噬天地的数据乱流,却是将他们一股脑儿卷了进去。

  一时间,李耀和血色心魔都觉得天旋地转,恍惚间经历万千岁月的变迁,神魂都在无尽数据的冲击中斑斑驳驳,犹如被狂风侵蚀,千疮百孔的雕像。

  “爸爸!”

  “李耀!”

  最后时刻,他们听到头顶传来熟悉的声音,还有一滴依稀的光明越变越大。

  是小明,文文还有拳王,他们竟然没有走,反而冒着信息彻底粉碎,生命终结的风险,来拯救李耀,和他共同面对“伏羲数据乱流”了!

  李耀心头一喜,但想到小明和文文也有可能被卷入诡异的漩涡,甚至被伏羲侵蚀性极强的数据乱流污染,神魂又像是钢索般绞紧,不知从哪儿生出一股全新的力量,蚯蚓般的身躯不断膨胀,膨胀如山岳,鞭毛再度生长,变成壮硕有力的臂膀,就像是亘古的神灵从天而降般,硬生生扛住整座狂暴的数据汪洋。

  “我绝不会,让你污染小明和文文的!”

  轰!

  李耀觉得漩涡中的每一个数据都化作一颗闪耀的星辰,而十亿八千万颗星辰都在自己面前炸开,把他炸得魂飞魄散,彻底湮灭。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他什么都不知道了。

  ……

  他在沉睡,他在思考,他在支离破碎的虚拟世界的重建中,亦重构着自己的神魂,并且探索和释放着神魂最深处的力量。

  他就像是不久之前的吕轻尘一样,在“母体”中经历一次次轮回,意识被分成了由内而外的好几个层次,思维的触角忽而延伸到浩瀚星海的彼岸,忽而收缩到身边一串串如浮游生物般的数据流中。

  有时候,他像是一个永生不死的单细胞生命,在真假莫辨的虚拟世界里经历了漫长的进化,从单细胞变成多细胞,从菌毯变成三叶虫,从鱼类变成两栖类,从恐龙变成猿猴,甚至变成后羿族那样的甲壳虫群,或者夸父族那样的参天大树。

  也有时候,他的“思触”可以顺着洞开的数据接口,流淌到“终极拯救号”之外,看清楚这艘支离破碎,极度扭曲的伏羲舰队旗舰,是如何被别的星舰用灵磁力场捕捉,并拖曳到两艘巍峨的巨舰之间——虽然他一时间没认出这两艘巨舰的型号,但舰首上张牙舞爪、熠熠生辉的九星升龙战徽,还是令他长长舒了一口气。

  他的“思触”不断延伸,似乎还看到联邦和帝国联军在极天界的边缘追亡逐北,扫荡着伏羲舰队的残余力量,包括帝都的重建,黄龙界的投降,还有四大选帝侯家族领地的混乱和崩溃……在帝都保卫战结束之后很久,整片星海都像是烧红的铁锭,依旧处于极度高温,永恒的战争只是休息片刻,但和平的曙光终究已经降临。

  他不确定这究竟是真实发生的事情,还是自己的臆想。

  正如他不确定在飘飘渺渺之间,经历的一个个亦幻亦真的世界——洪荒,远古,上古,中古,古色古香的剑仙世界,妖族统治的大黑暗时代,还有星海帝国的无限辉煌,这一切究竟是真是假。

  话说回来,真和假究竟应该如何区分呢?他记得自己曾经和伏羲还有吕轻尘争论过这个问题,数据和信息营造出来的世界,就比修真四万年的世界更假一点,因而更没有价值吗?他又如何确认修真四万年的世界,包括他自己就一定是真的呢?

  或许,每一个智慧生命刚刚诞生时,都在某种程度上是“假”的,所以才要用尽一生去“修真”啊!

  这样想着,他从神魂最深处获得了一缕明悟,仿佛“叮铃”一声,某个水晶外壳龟裂,某种如初生婴儿般纯净,弱小,却充满无限可能的东西破茧而出。

  他——李耀,经历了漫长的睡梦,吞噬,融合和修炼之后,终于再次苏醒了!

  “这里是……”

  李耀的感觉就像是处于羊水中的胎儿,说不出的静谧和安宁,只见自己和血色心魔又重新合为一体,像是一条硕大无朋的基因链般缠绕在一起,而上半身则重新化作人形,却是晶莹剔透,流光溢彩,每一个毛孔中都流淌着有若实质的光芒。

  轻轻抬手,飞快解析着组成这具身体的所有数据,李耀惊奇的发现,自己的神魂竟然和伏羲的一部分数据库完美无缺地镶嵌在了一起,令他掌握了一部分伏羲的记忆和能力,当然也获得了“终极拯救号”和上万台洪荒晶脑的部分控制权限。

  只不过,伏羲的数据碎片终究太少,并不足以对他形成压倒性的优势,却是被他镇压得服服帖帖,完全沦为了他的一部分。

  这里仍旧是虚拟空间。

  可以看出,经过那场不知多久以前的激战,这片虚拟空间已经陷入崩溃的边缘,但不知是什么样的力量支撑着它,竟然勉强维持在摇摇欲坠,奄奄一息的状态,又被人抢救回来。

  此刻,无数坑坑洼洼,扭曲变形的虚拟世界,正像是一个个饱受创伤的细胞那样,沉浸在已经平静下来的数据海洋中,休养生息,恢复元气。

  对于这些虚拟世界中的虚拟小人儿,他们不可能意识到外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是经历了一场场天崩地裂,火山爆发,超级飓风和海啸,甚至大片陨石雨侵袭星球,世界末日般的“大灾变”。

  有些虚拟世界彻底崩溃,一团团数据都变成了毫无生机的灰白色,再也生不出半点变化。

  但是在更多的虚拟世界中,顽强的人们在被大灾变重新拖回到进化的起点之后,又一次开始了筚路蓝缕,挣扎求存的轮回,

  一幕幕热火朝天的重建场面,看得李耀感慨万千,恍惚之间,竟然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区分数据堆砌出来的虚拟小人儿,和真正的生命之间的区别了。

  ——神话传说中,人类就是女娲族用泥浆塑造出来的。

  所以,他们这些泥浆塑造出来的小家伙,又有什么资格去判定,究竟谁是生命,谁又不是呢?

  然后,李耀就看到了一条条晶莹剔透的光丝,从万千个正在重建的虚拟世界,一路延伸出来,接驳到了自己身上。

  他生出一种很诡异的感觉,就好像自己正在从这些虚拟世界里,源源不断地汲取着养分。

  虚拟世界里的生命越顽强,进化程度越高,甚至诞生所谓的“智慧生命”,则数据的变化和可能性就越多,他从这个虚拟世界中可以采集到的养分就越多。

  正是依靠无数个虚拟世界的滋养,他才能这么快就从油尽灯枯的枯萎中恢复过来,隐隐窥探到了前无古人,笔墨无法形容,也根本没有任何定义的全新境界!

  “爸爸!”

  正当李耀揣摩着自己和万千虚拟世界,包括整个虚拟空间的联系时,他忽然听到一声脆生生的喊叫。

  那好像是小明的声音,但隐隐又有些不对,这声音粗糙了点,不像是七八岁粉雕玉琢的小娃娃,倒像是处在变声期的青少年。

  紧接着,一个高大挺拔,英姿飒爽的少年,就从数据海洋的深处游动上来,笑吟吟地看着他,又叫了一声:“爸爸!”

  李耀傻眼。

  这个少年的模样,倒是和他当年在法宝坟墓差不多,一样的英俊潇洒,磊落不羁,又充满了野性和邪异的男子汉魅力。

  问题是,他也没这么大个儿子啊!

  “小明?”

  感知到了对方身上熟悉的气息,李耀不敢相信地问道,“你,你怎么变成这副样子了?”

  “我长大了啊,每个孩子最终都要长大的,不是吗?”

  气质狂野不羁的黑发少年爽朗一笑,向李耀舒展自己生机勃勃的肢体,尽情炫耀着全新的,金光闪闪的数据库,“或者,换一种说法,我吞噬了大量伏羲遗留下来的数据,解析并掌握了洪荒时代的无数算法以及伏羲的逻辑思维架构,以此为基础,实现了全新的升级,迭代到了下一个版本——要不然,我也不可能重建崩溃的虚拟空间,并想办法重铸爸爸支离破碎的神魂啊!”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