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975章 洪荒的修炼!

第2975章 洪荒的修炼!

  “强臂”是被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吵醒的。

  这是混沌初开,鸿蒙始新之时,天地间一片昏暗,到处都是火山爆发,黑烟弥漫,在地动山摇的同时也带来了丰富的养分,丛林恣意生长,飞禽走兽自由驰骋,更诞生了“强臂”这样初步具备智慧性和社会性的万物之灵,茹毛饮血的穴居人。

  “强臂”是这个洞穴里二三十个穴居人的首领——作为早期人类的远亲,他们身形健硕,脸庞和肩膀都往横向发展,周身披挂着长毛,手脚包裹着发达的肌肉,与其说是人,更像是直立起来的大猩猩。

  穴居人的额头向后倾斜,下颚却向前突出,这种颅骨结构在给予他们发达咬合力的同时,也限制了他们的脑容量和智慧的发展,所以他们尚且没有学会打磨太过精致的工具,更别说学会种植和畜牧,只是打造粗糙的石斧、木矛和骨棒,每日追逐猎物,采集果实而生。

  追逐猎物需要充沛的精力,一个睡眼惺忪,就有可能被丰腴的猎物逃跑,或者忘了分辨猛兽的足迹,导致不堪设想的后果,作为穴居人的首领,“强臂”的睡眠是整个族群生死攸关的大事。

  所以,当天还没亮就被吵醒时,“强臂”积蓄了一肚皮的火气,更充满了高度的警惕,周身毛发都像是黑猩猩一样耸立起来,胸膛深处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洞穴里其他的男人,或者说雄性的穴居人,也被这古怪的声音吵醒了。

  “没毛”,“多一个”,“猪爪”,男人们面面相觑,又纷纷把混浊的目光投向首领,蜷曲的手指比划着,用手势向“强臂”询问——怎么回事?

  “叮叮咚咚”的声音,竟然是从洞穴最深处传来的,在那黑暗的尽头,隐隐,还闪耀着微弱的火光!

  这条洞穴温暖,崎岖,狭长,是穴居人最好的栖居之所。

  但洞穴倾斜向下,越陷越深,尽头却什么都没有,并不适合生存,更不可能有“神木”被闪电击中,燃起熊熊大火。

  这些穴居人还在摸索生火的奥妙,对于火焰有着本能的好奇和敬畏。

  尽管是微弱的火光,却足以刺激所有穴居人的瞳孔,收缩成了针尖大小。

  “强臂”摩擦着尖锐的犬齿,抄起稍经打磨的石斧,打着手势,和雄性穴居人一起向洞穴尽头爬去。

  很快,他们就看到了一支做工精巧至极,用松果、兽油和骨棒炼制而成,远远超越时代的火把,长燃不灭,近乎没有烟雾,还发出很好闻的气息。

  火焰刺痛了他们的双眼,令他们毛孔收缩,肌肉僵硬,呼吸困难,即便最强壮和大胆的首领“强臂”,都险些发出惊呼,抱头鼠窜。

  但更令他们惊讶的,则是摇曳的火焰映照之下,那个瘦瘦小小的人影。

  “是‘歪脖子’!”

  右手长着六个手指头的“多一个”,手舞足蹈,向“强臂”示意,缓解着彼此的紧张情绪。

  这些早期穴居人,还没有掌握语言的能力,他们粗粝的喉咙,只能发出古怪的吼叫,组成短促的音节,而张牙舞爪的火光,又将他们的喉咙死死封住,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不用“多一个”说,“强臂”也认出来。

  “歪脖子”是这个小小洞穴里最瘦弱的一个穴居人。

  如果说,别的穴居人都是黑猩猩,“强臂”本人是大猩猩,那“歪脖子”简直就是一只没毛的猴子。

  这么瘦弱的穴居人,原本并没有在残酷的洪荒中生存下去的权力。

  但他虽然瘦弱,奔跑速度却非常快,还擅长打磨石斧,制作石矛和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很多时候还能嗅出猛兽的气息,避免狩猎队伍全军覆没,“强臂”也就勉强把他留了下来。

  除了瘦弱不堪之外,“歪脖子”还有一个不是毛病的毛病——每天晚上,他都很少睡觉,而是喜欢跑到外面,伸手不见五指的旷野里,歪着脖子,仰望星空,看着满天灿烂的星辰,陷入长久的思索。

  洞穴之外,黑夜之下,就是猛兽的世界,剑齿虎,长毛狮,还有无所不在的狼群和巨古猪,也不知歪脖子究竟是怎么躲过诸多猛兽的侵袭。

  幸好这支早期穴居人部落,还没有发展出原始宗教,否则像“歪脖子”这样的异类,肯定要被族人当成“恶魔”,丢到悬崖峭壁下面,去取悦众神的。

  其实,按照穴居人的命名法则,“歪脖子”应该叫“看星星”才对。

  不过,这些穴居人贫瘠的大脑,尚且无法理解天地的概念,更不知道每当夜空来临时,天上一闪一闪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在他们看来,那不过是一个个毫无意义的小光点而已。

  他们短促的音节和十个手指头的排列组合,无法描述“星星”这样高深莫测的概念,只好以习惯性的动作,称呼这个瘦弱的同类为“歪脖子”了。

  包括“强臂”在内,所有穴居人都知道“歪脖子”是族群中的异类,但谁都没想到,“歪脖子”竟然会古怪到这种程度——他正在火光的映照下,做一件谁都没有看过,无法描述,也理解不了的事情。

  他在画画。

  他先用尖锐的石矛在石灰岩上开凿出一条条粗糙的线条,又用各种矿石磨碎之后添加清水、血液和油脂炼制而成的颜料涂抹上去,一副原始,简陋,粗犷又充满生命张力的壁画,就出现在众多穴居人的眼前。

  在穴居人昏暗而混沌的思维之海中,尚且没有艺术、宗教和想象力纵横驰骋的空间,作为首领,“强臂”应该立刻阻止“歪脖子”的荒唐之举,但他的喉咙和强壮有力的双臂,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死死抓住,发不出吼叫,挥舞不了手臂,只能怔怔地看着。

  看着看着,一股智慧之光如清澈的泉水,仿佛从“歪脖子”的指间涌入“强臂”狭窄的脑室,令他隐约明白了这幅壁画的含义。

  “歪脖子”先在壁画的下面画了很多小人儿,这些小人儿挥舞着石斧和长矛,似乎在追逐……野猪和野牛,那,那就是他们的日常生活,那代表他们!

  然后,“歪脖子”在壁画的上方画了很多小点,小点四周还有不断扩散的放射线条,那就是高高挂在天上的东西,太阳、月亮和星星。

  最后,“歪脖子”从代表他们的小人儿身上,拉了很多条虚线出来,一直通向天空中的日月星辰之上,在虚线的尽头,还画了很多箭头。

  这是什么意思,是在说,他们这些刚刚从泥点蜕变而来的穴居人,终有一日,也可以飞到日月星辰之上去么?

  “强臂”不知道。

  他只是感觉到,有很多很多全新的概念,全新的词汇,全新的画面和光怪陆离的幻想,源源不断涌入他的脑域深处,或者干脆就是从他的脑域深处涌出来。

  太阳,月亮,星星,天地,宇宙,飞翔,探索……他很想找到一种全新的表达方式,将这些概念统统说给族人们听,然后和族人们一起寻找,寻找能飞向太阳的方法。

  “强臂”被这巨大、深邃、幽远和变幻无穷的世界淹没,混浊的眼角里流淌出了清澈的泪水,呆呆站在原地,石斧不知不觉落到地上。

  他的族人,“多一个”,“没毛”,“猪爪”……所有人都是一样。

  “歪脖子”完成了壁画,十指已经磨烂,最后一笔完全是用鲜血染成。

  他回头,看着自己呆若木鸡又若有所思的族人,咧嘴一笑,笑得无比灿烂,纯粹,安宁。

  趁着族人们还陷入恍惚,不能自己,“歪脖子”悄悄没入火把照不到的阴影,贴着洞壁,绕开族人,向洞口走去。

  他蹑手蹑脚,走得很小心,不想吵醒还在酣睡的女人和孩子。

  “歪脖子”推开封堵洞口的岩石,又从外面将洞穴重新堵上,这才一步一个脚印,来到了黎明的旷野中。

  太阳还未升起,但地平线上已经升起一浪高过一浪的红芒,勾勒出陡峭、雄壮、惊心动魄的山脊。

  大河奔流,万物苏醒,远方渐渐传来猛兽的嘶吼和鸟儿的叽喳,组成一曲古老的合唱。

  “歪脖子”依依不舍地看着一切,深吸一口气,蜷曲的双手舔了舔口水,最后一次,仔细梳理自己的毛发。

  在朝霞的映照之下,他周身毛发散发着红彤彤的色彩,在红色的深处,又隐隐蕴含着一缕缕的金芒,明明是一只羸弱不堪的猴子,却散发出动人心魄,天地都无法遮掩的气息。

  忽然,他停止梳理,小心摸索,从毛发之间,捻出一个跳蚤。

  习惯性想要捏死,想了想,还是蜷起手指,将跳蚤弹了出去,弹向无限可能的旷野。

  身后封堵洞穴的岩石再次被重重推开,传来“强臂”等人急促的吼叫。

  “歪脖子”头也不回,微微一笑,纵身一跃,迎着朝阳,化虹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