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977章 山在那里!

第2977章 山在那里!

  “……”

  万小天彻底傻眼,每一个脑细胞都目瞪口呆,喉咙深处发出无意识的,“啊?”

  “就像这样,你想通过恒星光线的曲率测算,来捕捉空间涟漪的存在,想法很好,但用‘密度云’是算不出来的,如果是‘离散云’的话——”

  老李把皮搋子往万小天手里一塞,自己蘸了点擦地的拖把水,就在墙上行云流水,龙飞凤舞起来,不一时,就写了满满当当的一墙公式和算法,都是万小天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但定睛观瞧,却是石破天惊,豁然开朗的。

  “能看懂10%吗?”

  老李一边写,一边问。

  “差,差不多。”

  万小天心底涌起惊涛骇浪,不单单为老李写出的无比玄妙的算法,更为了老李这个人本身,他的声音都颤抖了,“老,老李,你怎么……你究竟……这到底……你是什么人?”

  “重要吗?”

  老李幽幽道,“对于这个世界而言,我或许是归人,或许是过客,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谁,你想要追寻什么,告诉我,年轻人,你为什么要研究‘超空间’?仅仅为了实现四维空间跳跃吗?倘若我告诉你,在‘这个世界’,四维空间跳跃是绝不可能实现的,你还要赌上生命,继续研究下去吗?”

  “四维空间跳跃是绝不可能的”,这个论断,很多学术界的前辈高人都说过,就连万小天的导师也曾斩钉截铁这么说,但万小天始终不信。

  可是,老李低沉而深邃的声音,却蕴藏着特殊的魔力,万小天不由自主就动摇了。

  但他觉得,老李是话中有话,老李说的“不可能”,和导师说的“不可能”,并不是一回事。

  “不,不是这样的,我不仅仅是想实现空间跳跃这么简单,我想知道真相,我想要知道空间、宇宙、世界的真相!”

  万小天觉得自己心底,忽然升起一股莫名的力量,他攥紧拳头,低吼道,“寻找真我的存在,验证世界的本质,探索宇宙之外的宇宙,这不就是我们最崇高的使命吗?既然宇宙就在那里,我们当然要去研究它,征服它,超越它,就好像登山者去征服世界上最高的山峰,‘山在那里’,就是唯一的理由!”

  “原来如此,我没看错人,你果然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年轻人,值得我将这些算法和公式传承给你。”

  老李眼底绽放着瑰丽的光华,脸上哪里还有半点智力残障人士的憨傻,他微笑道,“那么,倘若我告诉你,即便你拥有正确的公式和算法,最终得到的也只会是错误甚至绝望的答案,你还要继续吗?”

  “什么意思?”

  万小天紧紧攥住皮搋子,“老李,难道你知道超空间的奥秘,甚至宇宙之上的真相?”

  这个猜想,实在太荒谬。

  但发生在老李身上的一切,似乎都远不止用“荒谬”二字可以形容。

  万小天觉得,一个惊天动地的秘密,正在自己面前,缓缓揭开。

  “时间无穷,空间无尽,宇宙之外更有宇宙,无论我看似比你强大多少倍,面对无限宇宙,我们都一样无知和渺小,所以,我怎么可能知道什么‘真相’,甚至连‘真相’是否存在,都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老李说,“我们这些自诩为万物之灵的存在,恰似盲人瞎马,在进化的悬崖峭壁上一路狂奔,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竭尽所能,跑在你的前面,在我跌落悬崖之前,用‘踏踏’的马蹄,为你引路而已。

  “不,我不知道真相,但我们可以做一些或有趣或恐怖的假设,来猜测宇宙的终极图景,权当一场小小的思维游戏。”

  万小天听得入神,不由道:“你的意思是,你猜到了宇宙的真相,至少是宇宙真相的一鳞半爪?”

  “或许吧。”

  老李支着拖把,喃喃道,“或许我们所在的这个宇宙并非源自亘古以前的大爆炸,或者说,它产生于一场可控的,有预谋,有目的的大爆炸,是某个更高维度的存在制造出来的虚拟世界。

  “而这个更高维度的存在,并不仅仅制造了这一个虚拟世界,而是成百上千个虚拟世界,甚至,在计算力和能源足够的情况下,他可以创造无数个虚拟世界,形成某种‘多元宇宙’的概念。”

  “这——”

  万小天想了想,这种“高维创造论”在学术界倒并不新鲜,很多前沿理论里都有触及,他相信老李要说的,不仅仅这么简单,“为什么,这个高维存在为什么要创造这么多虚拟世界?”

  “为了修炼,或者说,为了他的进化,为了寻找他的真我。”

  老李说,“或许,这个高维存在,在他的……‘本源宇宙’里,已经进化到了极限,触碰到了很难打碎的壁障,被困在诸多因果之中,陷入‘当局者迷’的绝境。

  “他需要得到新的历练,新的启迪,新的机缘,才能破茧而出,超越巅峰。

  “于是,他创造或者说利用了上千个虚拟世界,将自己的意识分裂成上千份,分别投入这些虚拟世界,相当于用上千个分身,去鸿蒙天地和滚滚红尘中修炼。

  “一千个分身同时修炼,修炼速度至少提升上百倍,更能在无数段亦幻亦真的经历中,看清楚自己神魂的每一条褶皱和缝隙。

  “不,不仅仅是你我这样的智慧生命,他甚至幻化成一只蝴蝶或者一条蚯蚓,去体会以‘人类’的身份绝对体验不到的经历,然后,再将所有的分身凝聚到一起,提炼出一个全新的真我!”

  万小天听着听着,下巴又不由自主垮下来:“这,这太玄了吧!”

  “太玄了?那我换种容易理解的方式复述一遍——”

  老李揉了揉鼻子道,“你就当有个男人穷极无聊,又因为某种并不重要的理由,还没准备好和他老婆见面,于是就下载了上千个虚拟游戏,玩得不亦乐乎,并且自认为在游戏中得到了大量的宝贵经验和全新的人生感悟,我这么说,是不是就容易理解多了?”

  “……是。”

  万小天点头。

  “那么,重点是,你怎么知道自己并不是这个无聊男人正在玩的虚拟游戏中的虚拟人物呢?”

  老李看着万小天,目光变得无比深沉,“是,你当然觉得自己有血有肉,有炙热的情感和浓烈的想法,但这些都是可以虚拟出来的,只要有一座足够大的数据库,存储包罗万象的一切数据,并按照精密到极致的逻辑来运行,就可以针对所有输入条件,输出近乎完美的答案。

  “所以,你怎么知道自己并不是一座虚拟的数据库,你现在所思所想所感所答,都是机械筛选和条件反射的结果,而我又怎么确定,我是在和一个‘人’对话,而不是正对着一座虚拟数据库,喃喃自语呢?”

  老李半眯着眼睛,明明没有喝酒,却似有些醉了,醉得睡眼惺忪,似睡非睡,似醒非醒。

  万小天从未想过这个问题。

  或者说,绝大部分正常人,都不会去思考这么荒诞不经的问题,这不是杞人忧天吗?

  “喂,年轻人,你的脑子里刚才有没有闪过一个成语,叫‘杞人忧天’?”

  老李忽然问。

  万小天吓了一跳:“你怎么知道!”

  “别误会,我并没有办法读取你的思想,只是随便猜猜而已,因为‘杞人忧天’四个字,似乎最适合形容我刚才的问题。”

  老李凑了过来,脸上挂着怪诞的笑容,“但有一件事,你不觉得很奇怪吗?在你们‘天海文明’的历史上,明明就没有一个国家或者地方叫‘杞’,‘杞人忧天’这个成语,又是怎么凭空冒出来的呢?”

  万小天愣住。

  这个问题就像一道闪电魔咒,狠狠劈在他的大脑里,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每一个脑细胞都分裂开来,从里面绽放出了无穷无尽的,闪闪发亮的数据,仿佛自己和整个世界,都要同时崩溃!

  “啊!”

  万小天抱着脑袋,疼得想要打滚。

  说来奇怪,这一层的厕所往常非常热闹,总有人要进来使用,但他们已经在这里待了好久,外面却始终静悄悄的,仿佛整个世界都被冻结。

  “抱歉,我并非故意要你难受甚至绝望,也不是说你就一定是虚假的,而我就比你真实多少。”

  老李说,“事实上,我们同是天涯沦落人,我和你一样不确定自己究竟是虚拟还是真实,不确定我和我的世界是否被人创造出来,不确定我现在所想,是否真的‘我想’。

  “对绝大多数人而言,这种近乎扯淡的哲学问题,根本没有任何意义,的确是‘杞人忧天’。

  “只有极少数人会忍不住去琢磨,去思考,去修炼,去付出大多数人眼中最宝贵的一切,追寻虚无缥缈的,或许永远都找不到的真相,理由只有一个,就是你说的,‘山在那里’。

  “你我是同一类人,我们都是各自世界的‘登山者’,仙路浩渺,大道崎岖,上下求索之人是何等孤寂,能找到一位志同道合的小友,又是何等庆幸,这就是我在结束‘三千虚界,身外化身’的修炼之时,特地和你告别的原因。”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