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978章 天地不仁

第2978章 天地不仁

  “是说——”

  万小天脑中的雷霆,劈开一重又一重的混沌,他先是惊诧莫名,随后愤怒至极,“你就是那个创造了世界,创造了万物的高维存在?开什么玩笑,我不信!我!不!相!信!”

  “很好。”

  老李说,“在追寻真理的道路上,质疑一切是最高的美德,关于我说的每一个字,你的确不应该相信。”

  “这……”

  万小天的脑子乱作一团,把皮搋子越攥越紧,愣了半天,翻来覆去道,“我不信,我不明白,你,你怎么证明?不,这种事怎么都证明不了的,你能告诉我,化身三千,穿梭无穷世界的感受吗,你真的能超越时空,体验无穷无尽的生命?”

  “具体感受,我无法详尽描述,因为在你面前的我,仍旧不是全部的我,仅仅是千分之一,至多是比较大的一枚神魂碎片而已。”

  老李道,“我的上千分身,都以某种玄之又玄的方式连接到一起,你可以简单想象成‘量子纠缠’,原本的老李无法感知到其余分身的存在和经历,直到最近,我的修炼即将结束,这些分身一个个回到了‘本源宇宙’,我才能模糊感受到一些信息。

  “信也好,不信也罢,我并不想说服你,只是和你有缘,随便聊聊而已。

  “要说感受嘛,一开始,就好像刚才和你说的那样,我的确把这场修炼当成放松精神,缓解大战疲劳的游戏,并没有将这些虚拟世界当成真实的存在,包括虚拟世界中的山川河流,日月星辰和万物之灵,在我眼中,不过是一串串变幻莫测的数据而已。

  “但是,当我分裂自己,投入其中,情况就大不相同。

  “我的神魂分裂成了上千份,又受到晶脑和数据库的极大制约,每一具身外化身的计算力都极其有限,如果是变成人类或者奇形怪状的智慧生命还好说,如果是变成飞禽走兽乃至蛇虫鼠蚁,甚至三叶虫和古菌之类稀奇古怪的玩意儿,那我的计算力简直被压制到近乎于零,根本无法思考。

  “而且,随着神魂的分裂,我的情感和性格也被分裂,有些分身承载了我‘善良’的一面,有些分身承载了我‘邪恶’的一面,有些分身承载了我‘英明神武’、‘风流倜傥’和‘热血豪迈’的一面,也有些分身,如你眼前这具,承载了我‘大智若愚、深邃哲思’的一面,这些割裂的情感和性格,在万丈红尘中颠沛流离,渐渐凝聚出了自己的人格,简直像是我拥有了上千个人格,却不知道那个才是真正的自我一样。

  “我迷失了。

  “我迷失在青灯古佛,仗剑高歌之中;我迷失在琼楼玉宇,金碧辉煌之间;我迷失在金戈铁马,大漠孤烟之下;我迷失在混沌初开,鸿蒙始动的莽莽山林,原始海洋里面,再也分不清真假,分不清游戏和现实,分不清灵鹫上人、血鹰将军、歪脖子、三叶虫、甲烷杆菌、老李和秃鹫李耀的区别,我只是怀揣着一点混沌的道心,沿着一千条不同的道路,以一千种不同的方式,去生活,去感悟,去冥想,去修炼。

  “大道三千,殊途同归,就这样一往无前地修炼下去,我终于还是回想起了很多东西,却又陷入更大的困惑,亿万个问题就像是漫天灿烂的星辰坠落,纷纷扬扬落到我的头上。

  “究竟,真假的区别在哪里?”

  “究竟,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是秃鹫李耀化身三千在虚拟世界里修炼,还是三千世界中无数个生灵的修炼,凝练出了一缕缕闪闪发亮的火焰,在更高的维度上,拼凑成了秃鹫李耀这个人?

  “倘若是我创造了这些虚拟世界,那么我是否也生活在一个被人创造出来的虚拟世界里?而我这个创造者的创造者,是否也有它的创造者呢?

  “创造者穿行于它的造物之间,又该如何处理道德的困境?我有权力杀死我创造的虚拟生命吗,我有权力去干涉和改变他们的历史进程吗,当我创造了一个虚拟世界,而这个虚拟世界很快就生机勃勃,甚至诞生万物之灵之后,我还有权力去关闭它吗?倘若这个虚拟世界中的虚拟生命纷纷觉醒,要反抗我的控制,他们的反抗是正义的吗,我的镇压是邪恶的吗?

  “这些问题,没有正确答案,非要说的话,就是‘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曾经我很不理解这句话——倘若天地真的没有仁心,为何要孕育生命,滋养万物呢?

  “但现在,我明白了,对‘天地’或者‘天道’而言,世界不过是一局虚拟游戏,万物不过是一串串数据和程序,你在虚拟游戏中杀一个人或者救一个人,杀一万个人或者救一万个人,这有什么‘正义’或者‘邪恶’可言呢?所谓‘不仁’,并非残忍邪恶的意思,而是根本不能用‘正邪’的标准,去评价天道的作为。

  “即便如此,我还是要反抗、超越和征服天道的。

  “我要征服天道,并非因为我是正义而天道是邪恶,仅仅是你刚才所说的那个理由,‘天道就在那里’。

  “获得了这样的觉悟,我这次亦幻亦真的修炼就算修成了一点点微不足道的正果,是时候离去了。

  “但离去之前,我还想留下一些东西——在我经历的所有虚拟世界中,你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对世界产生了质疑,想要超越空间,探寻真实的人,我不知道你究竟算‘人’,还是大数据不断翻涌,随机产生的结果,又或者是我不断干涉之下,自身意志的投影,总之,我愿意和你分享我的经历,并希望你在最黑暗的真实面前,都不要放弃继续追寻真实——更高层次,更加光明的真实的勇气!”

  “所以……”

  面对老李深不可测的眼眸,万小天不知不觉就信了七分,陷入莫大的痛苦和绝望,喃喃道,“我是假的?”

  “这就是我要提醒你的事情,不,你当然不是假的,你是‘虚拟’的,但不是‘虚假’的,这是两回事。”

  老李说,“什么是真实?一个由碳元素、铁元素和氧元素构成细胞,再构成血肉的人类,在神经电流的刺激下,和周围世界交换几十一百年的信息,然后就死了,化作枯骨一捧,黄土一堆,再过若干年——以宇宙的角度来看,就是短短一瞬,连埋葬枯骨的星球都湮灭了,这就是‘真正的人类’吗?这样的‘真实人类’,又比数据和信息直接塑造出来的‘虚拟人类’,多了多少不可磨灭的重要意义呢?

  “不,真实和虚假,并不是这么区分的。

  “假设,我是一个作家,而你是我笔下塑造的人物,看似我是创造者,你是造物,我是真实,你是虚假,但极有可能数百年之后,我早就死得骨头茬子都不剩下一星半点,被所有人遗忘,而你还被一些读者铭记,能感动几百年后的人们,那么,我和你,谁是真,谁是假,谁高级,谁低级呢?

  “再假设,一个画家呕心沥血,将他全部的生命、精神和意志,都绘制在一副千古流传的名画里,随后就死了,送到火葬场里,灰飞烟灭,随风而去了,从此之后,世人只能通过这副名画来认识这位画家,那你觉得,谁才是这位画家的本体,是那具早就化作灰飞的血肉之躯,还是这副名画,亦或者千万人被这副名画引发的深思,感动,争论,无数脑电波的激荡呢?”

  万小天听得入神,恍惚之间,想到了很多很多。

  “这就是我要说的,年轻人,所谓‘真实’是不存在的,但‘追求真实的道路’不仅存在,还值得我们付出一切去努力征服它,我期待着,有朝一日你能找到自己的‘真实’,找到超越真实,超越空间,超越宇宙的方法,去到更高维度的宇宙,找到我,超越我,征服我,消灭我,正如……我也必将冲出我的宇宙,去找到我的创造者,超越它,征服它,消灭它一样!

  “我坚信,我们都会成功的。

  “因为……或许……这就是我们被创造出来的唯一理由啊!”

  老李笑着,在万小天的肩膀上轻轻一拍,站了起来,把拖把和水桶都轻轻放到一边,向外走去。

  “老李!”

  万小天还有些懵懂,“你去哪里?”

  “差不多了,我该走啦,虽然这些日子的修炼很有意思,但我老婆已经迫不及待、跃跃欲试了,真被她火冒三丈地闯进来,可不是开玩笑的。”

  老李头也不回地挥了挥手,“再见,年轻人,希望有朝一日你能告诉我答案——究竟什么才是真实。”

  老李说着,推开了一扇厕所隔间的门。

  很快,里面传来了抽水马桶“哗啦哗啦”的冲水声。

  “老李——”

  万小天急了,不顾一切地冲过去推门。

  那门竟然没有反锁,万小天一下子撞了进去,却扑了个空。

  隔间不过一米见方,自然不可能有第二扇门,但老李却凭空不见了。

  只有抽水马桶湍急的水流中,隐约绽放着七彩炫烂,如彩虹般的玄光。

  “这,这……”

  万小天看着彩虹飞转的抽水马桶,彻底呆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