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3053章 帝皇传说

第3053章 帝皇传说

  “我就是答案?”  李耀喃喃自语,“难道连堂堂‘帝皇’,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谁,从何而来,为何而生吗?”  “是的,在后世的神话传说中被称为‘帝皇’,留下无数光怪陆离,荒诞不经的传奇的男人,不过是一个迷途在星辰大海中的过客,一个用了一辈子来寻找答案的人,很可惜,直到生命尽头,他亦不知道自己乃至整个人类文明被创造出来的意义,以及我们……可能耽搁了亿万年的使命。”  守墓人的声音充满着苍凉、古拙和无可奈何的味道。  伴随着信息流的荡漾和涌动,四周若隐若现的幻象亦变得清晰起来。  那就像是时间回溯了几十万年,回到盘古文明刚刚发现太古遗迹,并且在这里建立了大型尖端实验室的时候。  “帝皇……我的记忆,从一枚小小的胚胎开始。”  守墓人的声音越来越低沉,像是梦境中发出的呓语,它进入了“帝皇”的角色,或者干脆就是在播放帝皇的遗言,“我就像是一枚漂浮在原始海洋中的古菌,在炙热而富有营养的海水中随波逐流,在短短几天或者几十天或者几百天内经历了从细菌到碳基智慧生命几十亿年才能走过的道路,然后我才意识到,自己并非漂泊在汪洋大海中,而是生活在一片人工模拟的营养液里。  “那实在是一种非常诡异的感觉。  “如果我真的是细菌,或者仅仅是一个细胞,哪怕是一个碳基智慧生命的胚胎,我都不应该产生自我意识和精密的思维能力,能‘意识’到自己的生存环境,甚至能释放出类似‘神念’和‘思触’的东西,去感知和探索周遭世界。  “但我偏偏拥有了这样的能力,能清晰感知到自己从一颗小小的,挥舞着鞭毛和触手的细菌,慢慢进化成多细胞生物乃至智慧生命胚胎的全过程,甚至能扫描到营养液外面的强化玻璃壁,以及培养仓外面辽阔而复杂的实验室。  “那是一座比你眼前看到的实验室,更加庞大和先进百倍的尖端实验室,似乎有成千上万个类似的培养仓在同时培养着一批批胚胎或者类似的东西,还有很多已经发育成熟,却不甚成功的胚胎,也被废物利用,在盘古族、女娲族的手术台和晶脑中切片研究,进行虚拟实验,各种稀奇古怪,异想天开的实验接连不断,日夜不绝。”  随着守墓人不断播放“帝皇”的遗言,周遭的环境也发生变化,真的出现了无数身着密封无菌服的盘古族和女娲族,埋头进行实验的场景。  手术台和晶脑光幕上的实验品,有各种奇形怪状的凶兽,然而其中绝大多数,还是能依稀辨认出人类的模样。  “当时的我,完全不理解洪荒种族所做的一切,只知道他们培养了成千上万个和我类似的胚胎,并且用各种方式刺激胚胎,想要激活蕴藏在胚胎深处的神秘力量,但绝大部分实验都失败了。”  帝皇继续用低沉而伤感的声音道,“一部分胚胎无法激活任何力量,在进化途中就戛然而止,变成各种没有丝毫智慧可言的碳基生命,茹毛饮血的野兽;一部分胚胎无法承受过于强烈的刺激,直接爆裂和毁灭,彻底融化在营养液中;而绝大部分胚胎虽然顺利成长为胎儿,又从胎儿变成婴孩,但呱呱坠地之后,亦没表现出任何超凡入圣的神通,除了生殖能力和环境适应能力比较强之外,简直手无缚鸡之力,比盘古族、女娲族、共工族、祝融族这些先进而强大的洪荒种族,远远不如。  “盘古族和女娲族的研究员们,似乎对实验结果非常不满意,我能感知到他们的焦躁和愤怒甚至是绝望。  “当时的我,只是一枚小小的胚胎,比细菌复杂不了多少,洪荒种族在我的认知中,何止是神魔,简直是某种更高维度的生命,竟然有某种东西能让他们都感到‘焦躁’和‘绝望’,我实在想象不出来,那究竟会是什么。  “总之,洪荒文明的研究员们在无数个胚胎身上进行了实验,又将失败实验的各项数据输入了下一批实验胚胎中,更换实验环境和刺激的参数,再遭受下一次的失败,然而在每一批胚胎的失败中,总有1%的胚胎能侥幸生存下来,既没有毁于强烈的刺激,也没有走上错误的进化之路,以比较羸弱的姿态发育成熟,他们只是维持着胚胎状态,默默吸收,继续蛰伏。  “我,就是其中最幸运的一枚胚胎,从细胞到胚胎再到胎儿状态,我用了整整三年。”  李耀眼前,浮现出一尊如水晶塔般的培养仓。  一开始,培养仓里除了淡绿色的营养液之外,似乎空空荡荡,没有任何东西存在。  唯有将神念释放到极限,李耀才能从营养液中扫描到一枚类似细胞的东西。  之所以说是“类似细胞”,是因为普通细胞的结构应该非常简单,但这枚细胞内部却玄奥繁复到了极限,就像是……蕴藏着整个宇宙。  随着时间流逝,围绕着水晶塔的研究员换了一批又一批。  从一开始身形高大,大脑畸形膨胀的盘古族;到人首蛇身,尾巴上拥有“基因囊”,能随意拆解和组合基因的女娲族;再到植物生命夸父族和虫群生命后羿族,以及祝融族和共工族等等,每一支洪荒碳基智慧生命都用他们独一无二的秘法来调制胚胎,往胚胎中注入了大量营养物质、基因片段、灵能波纹和信息流。  在这样的刺激和“投喂”之下,胚胎慢慢膨胀,从最初的细菌长成了一个直径超过二三十厘米的淡金色肉球,就像是将恒星收缩亿万倍之后的结晶体,缓缓旋转,一鼓一吸,释放着神秘莫测而绚烂瑰丽的光芒,的确如帝皇所言,整整三年,都在蛰伏和吞噬,提前一秒钟,都不愿意破壳而出。  “我似乎是整座实验室里,在胚胎状态坚持最久的实验体。”  帝皇道,“从无数胚胎中脱颖而出之后,自然也吸引了大部分洪荒研究员的目光,整个实验室的资源,都集中到了我的身上,让我承受了一次比一次更强的刺激,而我的确在这样的刺激下,看到了很多画面,觉醒了很多知识,很多不属于这个时代,这个宇宙的智慧。  “那就好像,这并不是我的第一次生命,而是我的‘转世’,在这一次被人从实验室里培养出来之前,我还活过一次甚至无数次,曾经在盘古宇宙之外广袤无垠的星海中战斗过,挣扎过,抵抗过,溃败过,绝望过,逃亡过!  “我的识海深处,闪现出无数画面,哪怕最简单的一副画面,都无法用笔墨来形容。  “我看到昔日的自己,或者和自己类似的人类,周身浮现着淡金色的流纹,天生拥有呼风唤雨和驾驭万物生灵的能力,我们脚踏庞大到不可思议的战舰,挥舞闪电和雷霆,遨游于星海乃至多元宇宙之间,征服那些形态和我们不同的智慧生命,剥夺他们的智慧,吞噬他们的文明,将他们文明的精华都融入到我们的文明中,甚至将他们文明的一切,都转化成信息流的形式,镌刻在我们的基因库里。  “无论是光辉灿烂的星海中央,超低密度星球上高大如山岳的巨人,还是海洋星球中,晶莹剔透、柔弱无骨的海洋人,又或者过于靠近恒星,几乎没有大气层,气候炎热至极的星球上诞生的太阳能虫群……各种貌似狰狞恐怖,连噩梦中都不会出现的智慧生命,统统被我们征服,成为人类基因库中,一点渺小而清晰的烙印。  “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人类体内的每一颗细胞,都是一座‘宇宙文明博物馆’,任何一串基因链上,都存储着至少数百种碳基智慧生命的一切,是一个个凝固的文明,这就是我们的战利品。  “我们以龙为象征,甚至可以完全解锁自己的能力,把自己变成真正的巨龙,所谓的‘龙’,便是吞噬亿万生灵,以亿万生灵的基因精华打造出来的超级生命。  “但是……  “即便强横如巨龙或者神魔的超级生命,在面对神秘莫测、浩瀚无垠的宇宙时,亦会触碰到无法逾越的极限。  “我们的文明在攀上巅峰之后,几乎瞬间就跌落谷底,那战无不胜的黄金岁月一下子就被砸了个粉碎,我们从多元宇宙的主宰者,沦为了颠沛流离的丧家之犬,百战百胜的辉煌和荣耀,统统变成了惶惶不可终日的屈辱和恐惧。  “我们的敌人究竟是谁?我们怎么会变成这副样子?倘若这就是我‘前世’经历的一切,那我又是如何从‘前世’来到‘现世’?  “我很想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很想继续探索那一副副光怪陆离的画面和无穷无尽的过去。  “但实验室里的洪荒研究员们,却不愿意让我继续接受过于强烈的刺激——我隐隐能感知到,他们似乎在……害怕我,人类的觉醒。”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nt

  :。: